悬崖边:

  一个面黄肌瘦,摇摇欲坠的女人毫无生恋地站在边缘上,像在凝望着什么。

  而她的身后不远处却跑来了一男一女,喘着气看着她。

  “古晓月,你约我们来这里干嘛?”

  夏志新一脸愤怒地看着古晓月,语气有着浓浓的不屑与厌恶。

  “夏志新,我身上的慢性毒是你下的对不对?”

  古晓月眼里闪过一抹恨意,看向夏志新时却语气淡然,令人看不出任何情绪。

  夏志新微愣了一下,心里泛起一抹不明的心虚,却又冷哼了一声:“我爱的人是晓晴,而且她已经怀孕了。你不死,她怎么上位?”

  “你……咳咳……”

  古晓月脸色瞬间泛白,重重地咳了几声,吐了一口血,咬牙:“所以,你对我一直都是虚情假意?”

  “没错!古晓月,你有什么资格得到志新哥的爱?”

  古晓晴嘲讽地看了古晓月一眼,语气说不出的傲慢与鄙夷:“若不是你手上有爷爷的古老医书,他才没空理你呢!”

  “什么?”

  “你不用装傻了。爷爷那老不死的,居然把医书交给了你,想让你做深德中医院的接班人,让我怎能甘心?”

  “你爸分明不是爷爷的亲生儿子,而你更不是他的亲孙女,有什么资格继承?”

  “你胡说,我不信!”

  “由不得你不信,这事是奶奶偷偷跟我爸说的。如今那老头死了,你也该物归原主了。快把医书还回来!”

  古晓晴阴沉地看着古晓月,一副势在必得的神态。

  古晓月一脸错愕,更是不可置信。

  她爸不是爷爷的亲生儿子,而她也不是亲孙女?

  怪不得奶奶一直压迫和针对她,原来这才是真相。

  蓦地,古晓月瞪大了眼,呼吸急促:“古晓晴,爷爷的死是不是你们动的手脚?”

  古晓晴愣了一下,脸上泛起一抹狠意,哈哈大笑:“是又如何?那老不死的老家伙偏心你,他若不死,我怎么成为医院的继承人?”

  “古晓晴,你这么做不怕天打雷劈吗?”

  古晓月闻言,心里涌起一股滔天的怒气,气愤吼道。

  “呸,废话少说。快把医书拿出来。别说是那老家伙,就是你爸妈也死得活该!”

  “你……”

  古晓月身子僵了一下,脸上泛起一抹愤恨的狰狞与扭曲:“我爸妈也是你害死的?”

  “哈哈……可惜你知道得太迟了。你一个将死之人,知道真相又如何?把医书拿出来,或许我一时心软,能帮你收尸。估计也就穆煜琛那木头当你是宝。”

  古晓晴得意一笑,眼里却闪过一抹不明的嫉妒与不甘,缓缓走向古晓月。

  古晓月面色扭曲地看着她,指甲掐在肉心里,心有着刺骨的疼,嘶叫了起来:“啊……”

  蓦地,她一脸死灰之色,眼里却迸射出绝烈的光芒,上前便伸手拉住古晓晴往悬崖拽:“古晓晴,你休想!”

  古晓晴吓了一跳,尖叫了一声:“志新,救我!”

  夏志新见状,急忙上前拽回古晓晴,并毫不犹豫地用力一脚踢开了古晓月。

  瞬间,古晓月的身子往悬崖坠,风呼呼在耳边响,吐出的血,漫天飞舞,心充满了愤恨与不甘。

  “夏志新,古晓晴,你们会有报应的!”

  “小月,不要……”

  恍惚间,古晓月的耳边响起了另一声铿锵有力的声音,一张冷峻的脸变得紧张与慌乱,在她的脑海盘旋,趴在悬崖边缘有着心疼,乞求,深情与绝望。

  她苦涩一笑,缓缓闭上眼,眼角却滑落一滴晶莹的泪珠:穆煜琛,若有来世,我一定不负你深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