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的华娱 楔子

小说:荣耀的华娱 作者:胖子爱吃炖豆角 更新时间:2019-08-22 10:45:07 源网站:棉花糖
  “各位俊男美女们。热爱婚庆公司举办的大型4分钟相亲活动进行第二个环节,十秒钟快问快答,请男士们各就各位!!!”

  沪上的一个会场,整整一百人,五十男,五十女。

  随着主办人的一声热烈召唤,已经坐好的女士那里,等待着男士排队落座。然后进行十秒钟快问快答环节,十秒钟过后,座位依次轮换,直到结束,然后就是最后的贴牌时间。

  这是婚庆公司举办的热心宣传活动,并不收费,目的只是促成了情侣配对后,扩大公司名声影响的同时,也会有潜在客户的培养效率。一举两得。

  第一个环节4分钟互相介绍接触已经过去了,只是毕竟没法和每个人都碰面,最多碰面接触机会就是现在进入排排队的时间。女士围成一个圈坐好就行,男士进行轮换座位,和不同女士都有接触机会。虽然只有十秒钟,但是也是为了可以直接不犹豫的询问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

  “你今年多大?”

  “36。”

  “你36了?这么大还没结婚?”

  “恩……工作忙。”

  换人

  “你做什么工作的?”

  “网络小说作者。”

  “哦是吗?我平时也看网络小说,你写什么题材的?玄幻?言情?科幻?历史?”

  “恩……娱乐明星。”

  “…………”

  换人

  “你有房吗?”

  “没有。”

  “这个年纪了还没房?怎么混的?”

  “……”

  换人

  “你有车吗?”

  “没有,也不会开车。”

  “又没房又没车,还这么大年纪了。上这坑人来了?”

  “……可我有内涵啊。”

  “内你MB。”

  “哎你怎么骂人呢?”

  换人

  “84年出生……有孩子了吗?”

  “我没结婚。”

  “什么原因?身体吧?看你有点虚。”

  “…………”

  换人

  “你月薪多少?五险一金有吧?加上奖金,有年假吗?”

  “我……不一定。看小说打赏和订阅成绩。”

  “那就是说手停口停?”

  “差不多吧……”

  换人

  “……”

  “额……你没什么问的吗?”

  “没有。”

  “……好吧。”

  换到最后,基本都不说话了。看到他就摆弄手机,等待下一个。

  容耀有点后悔来参加这个相亲见面会。知道自己条件不够主流还跑这来找刺激。

  “好了,今天相亲见面到此结束,最后一个环节。请把你手里属于自己的号码,贴在你心仪对象的背后。”

  主办人在五十个男士都站在一排之后,高声叫着:“美女们!行动起来吧!!!”

  五十位女士都嘻嘻哈哈的,或者腼腆偷笑的,拿着自己爱的号码牌,开始排着队去贴。

  这个是婚庆公司举办的,不是婚介公司举办。两者有区别。

  后者是专业的,前者主业是婚庆业务,相亲活动是顺带。

  所以每个女士手里不止一个牌子,可以多项选择。理论上你五十个都贴上也可以,为的就是照顾男士的自尊心。让再不受欢迎的男士都不至于一个贴牌都没有。

  可是凡事都有另一面。

  如果这样的话,还能有谁一个贴牌都没有……那就是丢人丢到家了。比如……容耀。

  “呵~”

  他觉得自己都对不起自己的名字。

  几乎五十位女士都从自己面前走过去了,但是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胸前,和一个个路过他的女士,不管美的丑的,年轻的还是有孩子的。天南的海北的,对他来说都一个样。

  无视。

  容耀扯起嘴角笑了笑,默默后退,在一排男士的背后,朝着门口走去。

  因为男士多,女士也不少。更没有谁关注到已经有一个人离开。

  ——

  “呼~”

  坐在地上,容耀看着车来车往,半响拄着膝盖起身,慢慢朝前走。

  吱嘎。

  一辆车停在他面前,马自达小跑。红色亮眼。

  “嗡~”

  车窗打开,一个戴着墨镜,披肩发二十八九岁的美女探头示意:“那位大哥,去哪?载你一段?”

  容耀一愣,没等说话,对方笑着:“可能是艳遇哦?”

  容耀后退:“不是仙人跳?”

  美女失笑:“你觉得你有什么值得人跳一下的?很有钱啊?”

  容耀皱眉思考,美女开口:“我是刚刚相亲的一员。我早观察到你了,只是不想让别人注意就没贴牌,也没有和你有过多沟通。我是想私下和你聊聊,可以吧?”

  容耀一顿,好像对她有印象。只是自己没关注,那些有孩子二婚的都没看上他,她这种比较亮眼抢手条件气质都好的,根本也轮不到容耀去思考。只是没想到,她关注自己?

  容耀开门上车,不是因为觉得中奖。相反,他好奇的是肯定有其他目的。当然,仙人跳就是开玩笑了。

  “嗡嗡~”

  汽车启动开走,倒是已经散场出来的相亲男女们,看到刚刚这一幕都面面相觑。

  这两位知名度在刚刚的相亲队伍中是一样的。

  一个是条件最好的女士,一个是条件最差可以无视的男士。

  他俩……居然私下勾搭到一起了?

  ————

  “重新介绍一下好吗?”

  车上,女士一边开车,一边开口:“我叫马璐,28岁。未婚。父母做生意,我担任自己家公司的副经理。年薪50万,不算自己家的资产。还有房产……”

  看着平静的容耀,开口道:“总之条件就是不错。应该碾压99人……包括你。”

  容耀看着她:“按照这个风格介绍吗?”

  女士笑:“感觉你谈吐气质不错啊。就是你说的,有内涵。”

  容耀恩了一声:“你听我介绍完再评价。”

  看着马璐,容耀开口:“我叫容耀,84年出生,36虚岁。要什么没什么,介绍结束。”

  “呵。”

  马璐开口:“你这种自嘲式的自我评价,掩盖不了你的自卑。说明你不够成熟。”

  容耀摇头:“我很成熟,因为我没掩盖。我是挺自卑的,我都后悔来这个相亲会。”

  马璐好奇:“你家人催你来的?36不结婚哪怕是男人都有点太大了。不知道的以为你二婚呢。”

  容耀沉默片刻,轻声开口:“我没父母,不是说了吗,要什么没什么。”

  马璐惊讶,半响开口:“抱歉……”

  容耀看着她:“你让我没父母的?”

  “哈?”

  马璐茫然。

  容耀开口:“那你抱歉什么?”

  马璐笑出来:“你这个思维这么跳跃的吗?”

  看着容耀,马璐开口:“对了你说你是……写小说的?”

  容耀点头:“娱乐明星。”

  马璐疑惑:“还有这种……题材吗?没太懂。”

  容耀开口:“虚拟一个男主角,然后和现实明星进行情感和影视剧综艺互动纠葛,满足书友的YY心态和猎奇心态。”

  “恩……恩。”

  马璐点点头,没再多说。

  容耀笑:“直说吧。我这条件一目了然,你关注我什么?”

  马璐神色异样,轻笑开口:“就不能是我慧眼识人?看到你平凡的外在之下,优秀的内心?”

  容耀摇头:“我以前也觉得自己挺特别的。哪怕我长得不帅,年纪又大,家庭条件又不好,又没什么本事。至少还算个小说作者,还能养活自己。”

  马璐开口:“现在不这么认为了?”

  容耀笑:“现在啊。我觉得自己很可笑,既然长得不帅年纪又大,条件又不好,又没什么本事,假假的算个小说作者,偏偏还是个靠YY明星为生的题材。我不知道自己到底特别在哪……”

  看着马璐:“然后我确定自己的确很特别……”

  马璐询问:“特别什么?”

  容耀轻叹:“特别不要脸。”

  “呵呵。”

  马璐笑:“你挺幽默的。”

  容耀摇头:“这不是幽默,如同你说的,自嘲中寻找活下去的意义。只能阿Q精神的去平衡自己,社会中还是平凡的人更多。然而即便是这样,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这种平衡心态也没用了。”

  马璐皱眉:“为什么没用?的确平凡的人更多啊。”

  容耀看着她:“因为和一样平凡的人,至少他们拥有年轻。我连这一点都没有了。”

  马璐抿起嘴角,半响开口:“恕我直言,你这么悲观,那你年轻时候……没好好把握吗?”

  容耀看着她,开口道:“那是个浪浪的撕刀瑞。”

  马璐笑:“浪浪撕刀瑞?这还叫平凡?”

  容耀也笑,随即询问:“你真有兴趣知道?”

  马璐点头:“反正兜风嘛,我油是满的。”

  不过看着路边,马璐开口:“我们去咖啡厅坐坐?”

  容耀一顿,点头开口:“别天价那种啊,我真付不起。”

  “呵呵。”

  马璐停车示意:“去先付款那种可以了吧?”

  容耀摸摸鼻子,下车关门:“是不是什么条件都没有,还多了个小心眼?”

  马璐没多说,和他一起进去。

  别说,容耀长相穿着普通又年纪大的此刻,从来享受不到回头率的他,因为和马璐并肩而行,许多人都看着马璐……当然也看着他。

  容耀多少有些虚荣心,也第一次挺起胸膛走路然后……

  “咳咳咳~”

  挺过头了,肺没给力。

  “少抽点烟吧。”

  马璐没多说,只是随口劝了一句。要了咖啡冷饮坐下。

  容耀点头:“可悲的是我并不抽烟。”

  马璐笑了一声,随即等待他开聊。

  容耀喝了口冷饮,凉快了很多。情绪多少也平复了很多。看着马璐期待的目光,缓缓讲述自己的过往。

  “我孤儿出身,自己勤工俭学绿色通道念完了一个大专。”

  “毕业后没门路,学历不高,能力和外貌性格都一般。最后只能做一个操作工,要么就做一个业务员。”

  “薪水不高辛苦都能忍,但是做操作工都被师傅骂因为他老婆生孩子没钱送礼,做销售因为另一个业务员要多报销发票占我份额,让科长炒掉。”

  “我发现不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而是人的能力性格天注定。”

  “后来不想在外面做事了,自己能力不行。也好像没法出头,幸好小时候爱好点文学,作文写的好。就去兴起的网络小说市场打拼。一开始成绩不好,但不服输。写的冗长,又虐又狗血,勉强混了温饱。成绩慢慢好起来之后,自己也越来越宅。”

  “和社会脱节,不和人接触。只是在网路世界里生活。”

  “一直写娱乐小说,可惜后来渐渐管的严了,不让用真名,不许影射。最后只能有原创的名字,代入感变差,成绩变差。”

  “和我一批的作者,同龄的要么成神了,要么就转行了。只有我还舔着脸写着娱乐题材混饭吃。一直到现在,越来越差,自己越来越落伍,因为年纪越来越大。和新时代的年轻读者代沟越来越深。”

  容耀看着马璐,耸耸肩:“说完了。”

  马璐咬着吸管看着容耀,半响皱眉:“你怎么说了半天都是你写小说的过程?你的生活呢?”

  容耀笑着:“这就是我的生活。”

  马璐不解:“没朋友?”

  容耀开口:“书友算吗?”

  马璐好奇:“亲戚?对了你是孤儿。”

  看着容耀,马璐笑着:“总不至于没有过女朋友吧?”

  容耀笑。

  马璐惊讶:“一个都没有?”

  容耀开口:“我写书成绩一般,没什么名气。但是有一点,我自己至少很投入。我得先特别喜欢特别特别喜欢那个明星,当她是我的恋人,然后才会写出故事。”

  马璐不敢置信:“就是说你从大学毕业到现在,都靠精神YY明星为你女朋友过恋爱和感情生活?”

  容耀呵呵笑:“厉害吧?”

  马璐神色怪异打量容耀:“你……你不会还是……”

  容耀点头:“处男?理论上是。”

  马璐忍着笑:“理论上?”

  容耀用右手,握着咖啡杯子,喝了一口。

  “噗。咳咳……”

  马璐喷了,不停咳嗽。

  容耀很体贴的用右手拿着纸巾递过去……

  “不……不用了!!谢谢……”

  马璐吓得躲,容耀呵呵笑,纸巾放在一边。

  “哇~”

  看着容耀:“你简直是极品啊。”

  容耀没说话,只是随意笑着。

  许久之后,马璐开口:“那你……我是说……生理和心理你都可以在书里满足自己吗?现实生活简直等于没有。社交活动为零。那你打算一直这样下去?”

  容耀摇头:“我不是相亲来了吗?”

  马璐沉默。

  容耀询问:“你是不是觉得我,做人特别失败?这个年纪了,事业没有前景,人生几乎没有任何收获,甚至未来都难以确定?自己都过成这样,还去找另一半?坑人一样。”

  “没……”

  马璐犹豫一下,看着容耀:“不过既然你自己都明白,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容耀开口:“年轻时候觉得自己能力不够,只能同时做一件事。而且做就要做好。写书我看到前景了,很多网路小说作者成为大神都名利双收登上人生巅峰。我没有好的家庭条件,没有太大能力,没有创业基础,也没有什么特长,写网络小说是我可以让这么平凡注定庸碌一生的人,唯一实现自我价值的出路。于是我放弃一切,以写书以成功的目标为借口,放弃一切。只为了可以成名。”

  马璐皱眉:“即便如此,你这个题材怎么可能成名?你越成名不是越有明星告你?”

  容耀笑:“是啊。我还做梦觉得写娱乐可以成神呢。其实就是不敢也没能力转其他题材的借口,当然我自己沉浸在写娱乐小说的乐趣中也无法自拔。现实越残酷,越想逃避到网络和小说的世界。最终其实现实不是你可以逃避一辈子的。”

  马璐沉吟许久,没有说话。直到最后,失笑询问:“那你到底想找一个什么样的?就是说……你今天能来相亲,至少带着期待吧?五十位女士,你一个都没看中吗?”

  容耀想了想,开口道:“说实话,我更多是沉浸在被别人各种审视到后来无视的那种伤自尊和压力,其余的也没想那么多。”

  马璐支着下巴:“实话实说。感觉即便如此,听了你的经历,你好像要求还不低。”

  容耀索性开口:“的确。我想找个年轻的,不是我喜欢年轻的。而是我不想有太多人生经历的女人,那样感觉就俗气了。而我一直是宅男,我的心里并不复杂,也没经历过太多社会上的事。我可以做到身心都还算简单。”

  马璐失笑:“而且还得是处女,特别纯净文静的?”

  容耀笑:“会出现在梦里的那种……”

  马璐摇摇头,显然也是对容耀的想法“折服”了,无话可说。

  容耀轻叹,看着马璐:“我知道我的想法有点异想天开。自己这个条件还要求那么多,所以我沉浸在自己小说了。小说里的人物都是我来调控情节塑造,我想要什么样的都有。哪怕那是假的,至少让我还相信有真爱。我有精神洁癖,我以为的。现在看来就是精神病。已经从虚幻世界里出不来了。”

  马璐有些无奈看着容耀:“你这样……会耽误自己一辈子的。”

  容耀点点头:“好了,感谢你能听我说这些。人不管多特别,没有功成名就,没人会注意你在乎你愿意听你说什么。功成名就的人,挖个鼻屎或许人家都能分析出一些深意。我以为今天我又是被无视的结局,没想到是现场相亲一百人中条件最好的你对我关注,开车载我,请我喝咖啡还愿意听我聊一聊我奇葩又无趣的短暂人生故事。”

  直视马璐:“现在该我听你说了。别怪我现实,我不信我有什么条件能吸引你特别关注的。要么你有什么话想和我说,要么你有什么事想我做。我不确定我做不做得到,我至少愿意听听。”

  马璐目光变幻,看着容耀:“你这样,不觉得辛苦吗?”

  容耀摇头:“辛苦,但是自己选的路,已经错过的人生,就走下去吧。”

  马璐询问:“我很好奇如果年轻时候,或者小时候,你家庭条件很好,你会选择什么样的路。”

  容耀想了想,笑着开口:“做艺人吧?或者搞文艺。写书,做导演?做编剧?或者做演员,做歌手,我写娱乐也是因为喜欢。有时候看电影电视剧,觉得让我去演我能演得更好。剧本让我编,我会编的更合理更感人,或者一些歌,不该只是唱,应该是怎么唱,唱给谁。又或者至少学学乐器,钢琴,学跳舞……总之和这些有关的我都想做。”

  “这个……”

  马璐摇头:“你这个年龄,不太现实了吧?”

  容耀笑了笑:“你都说了如果年轻的话……”

  马璐开口:“不过做编剧还是有希望的。你的年龄以编剧来说,不算大。”

  容耀好奇打量马璐:“你是娱乐公司HR啊?”

  “呵。”

  马璐摇头:“我如果是什么HR也不会去相亲现场挑人。”

  容耀点头:“直说吧。不用犹豫,大家也不熟。大不了我不同意呗。大家都不用有负担。”

  马璐喝了口饮料,将吸管丢开,靠在椅子上看着容耀:“我怀孕了。”

  容耀一愣:“额……然后呢?”

  马璐没说话。

  容耀惊讶:“你不会是……是想……”

  “找你接盘。”

  马璐点头:“我是这个意思。”

  容耀下意识攥紧拳头。

  马璐失笑:“你不是想打我吧?”

  容耀看看自己拳头,随即摇头:“不是。是自己情绪失控的肢体反应。”

  马璐开口:“情绪失控?你不是说大家不熟,大不了不同意吗?”

  容耀沉默,半响开口:“但是你让我感觉除了相亲没人看得上我,居然只能做接盘侠这么堕落?”

  马璐看着容耀:“我不想说或许这就是现实。哪怕你没什么能力和存款和好工作,至少你年轻的话也不用被这样对待。当然我已经直说,不是骗你。我也可以给你条件,比如事业的帮助。或者哪怕养着你也可以,你继续做你想做的事。”

  容耀起身:“恩……谢谢。我先走了,我也相信你会找到比我条件还好至少会帅很多年轻很多的接盘侠。祝福你。”

  马璐倒是没挽留,只是看着朝门口走去的容耀:“你不是说你不用答应我的要求,但至少可以听听我的故事吗?做为我听你故事的回报?”

  容耀回头,看着马璐,半响轻笑:“别闹。我的人生才是奇葩,你的人生其实挺正常的,并没有多特别。”

  说完迈步离开了,马璐看着他背影很久,沉默下来。

  ————

  “呼。”

  回到家的习惯,洗澡然后躺在床上。用床单擦干身子。

  反正,不会有人来,也不会有人看到,也不会有人在意床单会不会弄湿。

  自由到了一定程度就会变得孤独和寂寞,偶尔容耀也会在午夜梦回时有这样的感觉。不然也不会听书友建议,去了这次相亲。

  他根本也不是住在沪上,而是在沪上附近一个县级市嗨宁。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得从家乡黑省来到浙省。一呆就呆了这么多年,不过根本也没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自己一个人。

  “铃铃铃~”

  突然手机响起,看着危信一个陌生申请。

  容耀看着申请叙述。

  “本来就可以这样结束了,但是我有点不甘心。从热爱婚庆公司那里要了你的联系方式,因为我觉得你很没有风度,自己说得痛快了,还鼓励人家说出要求。结果听完接受不了直接就走。”

  容耀失笑,知道对方是谁了。

  不过随手丢开,没有回话的意义。

  只是没一会,又有提示。

  容耀拿起一看,还是她。

  “你不接受申请没关系,但你说话不算,我就用申请叙述讲述也可以。”

  容耀还是没理,起身去做饭吃饭。

  孤零零的煮饭,炒菜,打开电脑点了一个电影边看边吃。戴上耳机,房间几乎没有什么声音。

  这样个日子,每天都如此,习惯了。

  只是吃完洗碗后,躺在床上休息一会。坐着太累,职业病了。

  手机终于不响的时候,看着好多条提示。

  容耀拿起一看,果然她还真在申请理由叙述中讲述自己的故事了。毕竟如果你不设置拒绝任何申请,人家理论上可以一直申请的。

  容耀呼出一口气,那就看看吧。当时自己情绪的确有点不稳定,虽然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可终究自己装得比,没有装明白,看着好像落荒而逃一样。

  “你说的对,我的故事没那么特别。甚至有点狗血俗套。我怀孕了,但是对方不想要孩子。所以我们分手了。我的家庭条件完全不在乎我自己做一个单亲妈妈。我也养得起。但是我父母都是经商的,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他们不允许我做单亲妈妈,而我以前已经堕胎很多次了,不能再堕胎了。不然以后可能不孕。”

  “我有两个男朋友,第一个初恋在大学。毕业后分开了。他劈腿。”

  “第二个就是孩子的爸爸,我们相处了五年。他不喜欢戴.套,却偏偏不想要孩子。宁可我吃药。起初我只是觉得心里不舒服,没多想。后来才知道他在国外有老婆和孩子。自己在国内发展装单身,还借着我的关系做生意。”

  “我相亲是想找个接盘的。说起来也不是接盘,至少我不会瞒着对方。我会开好条件。你说的对,你不是唯一人选。这次不行就下次。或许我能像你说的一样,找个更好的。只是如果没有今天车上和在咖啡厅和你的聊天,我也不会再联系你。”

  “老实说,如果讲一见钟情你自己都未必信。可是你的谈吐,你的过往经历,你的人生,让我很感兴趣。当然我也知道,我分析你是有精神洁癖,还有中度的妄想症。不肯面对现实。我自认为条件好,可是跟你小说里的假象女友,漂亮又可爱,又有人气名气,又只对你一个人好,又纯洁又善良,这些统统都没法比。”

  “尤其我现在还是以疑似羞辱你做接盘侠为条件。但我觉得你不如现实一点,我只是遇人不淑,我不是渣女。我很期待和你有进一步的接触,希望你也试试放宽一些条件,最重要的是,放过自己。”

  “我就说这么多,我只是觉得或许你平凡的外表,不年轻的人生,还有很普通的条件,可能会有很不错的内心和内涵。如果你想通了,明天早上9点以前联系我。因为我明天还要继续参加相亲会找别的合适的人。你自己都说过其实不难找,我也有点抱歉把你当成这样的人选。或多或少是对你的侮辱。说声抱歉。”

  “希望你可以相信我已经不是想单纯找接盘的男人,而是同你有继续发展的意向。”

  “等你。马璐。”

  之后,就没了。

  容耀一直看了很久,不由笑出来。这笑很复杂,苦笑?好笑?又或者,欣慰的笑?

  不知道。

  将手机重新丢开,容耀沉默许久,却看着墙上贴着的,她的海报。

  他有点犹豫,不是因为动心,而是对自己坚持的怀疑。

  海报不是只有她,写了这么多年娱乐小说,谁红换谁的。

  他的坚持有点可笑,说爱着自己小说中的人物和现实的明星,其实也只是逃避现实的借口。他没那么死忠。

  三十好几奔四的人了。该坚持的不坚持,该放弃的不放弃。该转变的不转变,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对自己曾经定下的目标,追求的上限越来越低。

  他迷茫自己的前路在哪里,他不自信自己的外在条件,自己的大龄和跟不上时代的头脑思维和三观,不敢和无能去尝试突破。

  一个彻彻底底的loser。

  最最遗憾的,是自己曾经年轻的岁月,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他错过了自己最好的年华,浪费了自己最宝贵的人生。

  彻彻底底的失败者,否定自己所有的一切,成了自己曾经最鄙视的那个人。

  他很想把自己的经历写成一本书,警醒现在的年轻人。觉得社会压力大,几乎下班就回家刷手机,刷抖M,玩游戏。越来越少社交活动,宅在家里,进行自杀式恋爱。天天嘲讽自己单身狗又不主动去撩妹,浪费宝贵的青春。

  只是容耀觉得或许只是自己一个人这样吧?现在的年轻人甚至同龄人撩妹的,自信的,不宅的,都有很多很多。他的个人生活根本没有什么借鉴性和反思性。

  他写了很多小说都是穿越的,因为他总期待如果重来一次自己会在恢复的青春岁月里做些什么曾经遗憾没有做过的事。

  唱歌跳舞演戏创作他不是开玩笑,是真的想过。可惜那个时代的条件不允许,自己的个人条件也不允许。

  他只能在自己的书里过瘾。幻想自己长得高,长得帅,还有才,还有女人缘,还可以撩妹。走到哪里都是风云人物,而不是被人无视的小透明。

  只是没有如果,没有重来。不然哪有遗憾?

  Loser就是loser,最可怕的是哪怕重来一次还是这德行怎么办?或者比这还惨这么办?

  吓得容耀闭上眼睛,他想睡觉。

  他习惯什么事想不通不愿意想或者没答案就睡觉。

  他只剩下最后一个期待就是,睡醒一觉,明天或许会更好。

  虽然没有一次实现过,每天都是一个样。

  一天又一天,一天,又一天……

  只是他不知道,命运终于发生改变。

  明天不会和以前每天一个样……

  他,没有明天了。

  ————

  “还是没来?!”

  马璐在第二天早上的时候,等着电话。

  得不到的总会多少不甘心,尤其马璐尽管已经高看了容耀,却还是认为两人差距很明显。自己放在那里都该是挺耀眼的存在,经济条件和外貌年纪都算上。

  尽管是找人接盘,自己也说的很清楚。第一不瞒他,第二自己对他已经有了很多接盘以外的兴趣,主动求发展,对方还端起来了。不回信息至今没通过验证,电话不来一个。

  马璐犹豫一下,干脆直接拨打。对她来说也没什么患得患失的心情,至少容耀不会给她这种感觉。

  然而富家女自我感觉良好就会比较偏执,电话不接。马璐想着这次就算了,可是开车去下一个相亲场地,中途刹车停下。又打了个电话,依然不接。

  马璐有点情绪波动了,干脆调头,朝着嗨宁而去。

  她从热爱婚庆要的不止是手机号码,还有详细地址。这些是必须要求的,以便于有什么纪念品或者需要的,可以邮寄或者通知。一路一个半小时而已,就抵达了。左找右找终于找到,进不了门。因为是二楼,租的房子,下面还有大门。

  她只能重新打电话,结果都能听到屋内有手机铃声响起,就是不接。看着开着的窗户,马璐干脆喊了几句。

  没人听,没人应。

  “我在楼下!!你不至于吧?!”

  马璐哭笑不得,倒是没有多少气愤的情绪,而是有点鄙视。至少印象在自己心里下降很多。

  既然这样,也算是那份不甘心淡然了很多。为了这么一个人不知道。终归还是个loser,哪怕面对的勇气都没有。昨天说的那么好,大不了不同意,可以听听。现在就是各种不联系各种躲,社交障碍?反正不像个男人是没错了。

  倒是巧,房东在。

  今天休息,出来洗衣服。看到一个开这么好的车的女人找容耀,也是稀奇。住在这五年了,从来没人找他。都是独来独往也不和谁交流。大致聊了几句,都是南方本地人,一个方言语系的。干脆还是上楼看看。

  马璐面带轻笑,已经无所谓了是吧?

  结果进去二楼的一个房门前敲门又打电话,里面依然不接,也没回应。本来马璐还想再嘲讽几句……突然觉得不对。

  因为里面是一点声音没有。

  这不应该。哪怕他故意的也不能一点声音没有。木头门隔音也没多好。

  去询问房东,是不是人出去了。

  房东惊讶表示,自己今天休息,早上开始洗衣服到现在,没看到他出门。

  听马璐一说,房东也有点急。

  拿着备用钥匙试着开门,反正也不是自己开门的。

  “睡觉?!”

  结果进去在床上就看到容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土方法鼻息鉴定,没有了呼吸。

  “妈呀!!”

  两人真的吓一跳,赶紧报警后,结果发现。

  人的确是死了,但是没有他杀和自杀的迹象,甚至法医初步坚定也没有什么隐疾突发的现象。

  很奇怪。

  而之后的几天也收到报告,身体健康,死因的确不明。只是终归不是他杀的话,他也好像没有什么亲属。

  最终就这样不了了之。

  而葬礼和收敛等等,是一个认识一天,一面之缘,怀着孩子想让他当接盘侠的富家女,好心提供了后续结束了他短暂的一生。

  富家女莫名在葬礼留下一滴眼泪,那也许是唯一一个为loser容耀,流过眼泪的女人……

  在这一世。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荣耀的华娱,荣耀的华娱最新章节,荣耀的华娱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