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信!即便灵根已碎,我也要重创武道!”少年林浩,脸上挂着不屈。

    他曾打开了第二道地门,以神魂搜索到了天石身,身躯强若钢铁,即便是刀剑,也难伤分毫!

    可现如今,林浩却连第一道地门也无法重塑,这种巨大的落差,让林浩无法接受。

    轰隆隆……

    随着话落,大地仿佛都在颤抖。

    林浩的神魂,瞬间涌入大地深处。

    这是一处地底世界,是武者修炼的根本,为‘五大地门’的第一道地门。

    一旦成为武者,便可用神魂闯‘五大地门’。

    每道地门都极其凶险,稍有不慎,便会陨落其,不过,却也有数不尽的强悍灵身和机缘。

    如林浩以往在第二道天门搜出的天石身,便算宝品灵身,可让身躯坚若磐石,金刚不坏。

    武者不止能够在地门搜寻到独特且强悍的灵身,若运气好时,甚至可以发现无坚不摧的神兵,蕴养在神魂内,为自己所用。

    每突破一道地门,都是艰难万分。

    不说凤临镇内,即便在‘流云城’的四大世家,能够突破到第道地门的天才,也都屈指可数。

    ……

    此时,林浩身在第一道地门,想要重获灵身。

    前方,有无尽岩浆,炙热的温度,可以将普通人瞬间融化,左侧,乃是却是一片汪洋,散发着柔和的光晕,还有数不清的金刚顽石,刀剑枪戟,这些都属于淬体根本。

    若能够沟通到刀剑灵身,日后修炼刀剑,将会事成功倍,能迅速大成。

    若武者的神魂,能成功与岩浆沟通,肉身便可化作岩浆躯体,是属于自然的力量,也为第一道地门的宝品灵身。

    “我既然能够进入第一道地门,就证明我还可以成为武者!”林浩咬着牙,朝岩浆走去。

    岩浆在‘五大地门’,属于第一道地门宝品灵身,一旦成功沟通,林浩便能化身岩浆身躯。

    林浩神魂,飞速朝岩浆奔去,武者独有的强大神念化作滔天巨兽,瞬间涌入岩浆内,要同岩浆融合为一体。

    与此同时,林浩瞳孔猛缩,断碎的灵根竟无法承受岩浆之力,口当即喷出一道血箭。

    轰!

    万丈巨兽被岩浆所焚,当场炸成虚无。

    而林浩的神念也被第一道天门逐出,再度回到本体。

    “哈哈,林浩,就凭你现在的残躯,也妄想沟通第一道天门的霸者躯,不知死活。”

    “虽然不太想用废躯这个词来形容你,但想来想去,实在找不出别的词语,林浩,死心吧。”

    见林浩如此,一些林家弟子,看向林浩的眼神,有着毫不掩饰的鄙夷和不屑。

    “失败了……为什么……”林浩有些呆滞。

    他本是林家总部弟子,成功打开过第二道地门,肉身霸绝,刀枪不入!可此时,他竟连第一道地门也无法重建!

    这倒不是因为林浩悟性差,而是林浩的灵根在宗门世界被人打断,实力从第二地门急速倒流,如今连第一道地门也无法开启。

    一些同林浩还算有些交情的分支弟子,连连摇头。

    这位曾经高高在上的林家总部弟子,如今却落个如此下场。

    世事多变,总叫无法预测。

    ……

    “林浩,你建立地门失败,日后我和雨瑶的事,你没资格管。”

    开口少年名唤林风,在林家分支有小天才之称,后辈武力排行第二,除家主之子林童外当属最强。

    “雨瑶和我情同手足,他虽被雨叔许配给你……但雨瑶对这门婚事却不情愿,还请你放过雨瑶,莫在逼她。”林浩看向林风,心力交瘁。

    他虽然不喜欢雨瑶,可雨瑶和他情同兄妹,而林风此人,品格阴险无赖不说,平日里更是拈花惹草,在各大风月场所出没。

    可雨家就是看他天资好,强行定下了婚约,要是嫁给他,瑶儿以后一定不会好过。

    而且他今早去雨家拜访,更是看雨瑶遍体鳞伤,脸上还有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虽然雨瑶不愿说,但是林浩知道,这是林风所为!

    林浩不忍雨瑶痛苦一生,这才约林风相谈,希望林风日后待雨瑶好些。

    林风却同林浩立下了赌约,只要林浩当着这些分支后辈的面,重建第一道地门,便放弃这门婚约。

    可是,他的灵根在宗门世界被人打断,已经失去了成为武者的资格。

    想要重建第一道地门,难如登天。

    直白些,林风是想当众人的面好好羞辱林浩一番,让其莫要多管闲事。

    ……

    “就凭你现如今这废躯,也敢管我的家事?日后见到雨瑶滚远些,否则断了你的手脚。”林风盯着林浩,嘴角挂着冷意。

    “我只想让你对雨瑶好些,毕竟她和我一起长大,情同兄妹。”林浩平了平情绪,尽量让自己冷静。

    “天大的笑话,既雨府将他许配与我,我便是她的天,我要她干什么她就得干什么,就算我要她死,那贱人也得乖乖照做!”林风冷笑,撇了撇嘴,看向林浩满是不屑。

    一旁分支弟子,也都嗤之以鼻。

    “呵,雨瑶不过是林风兄众多玩物的其一个罢了,林风兄要怎样蹂躏雨瑶,都是林风兄自己家事,谁让雨瑶已经是林风兄的未婚妻。”

    “林浩,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就凭你这废躯也敢管林风兄的家事?!现在雨瑶可是林风兄的未婚妻,就算当街施暴也和你无关!”

    几位少年后辈,纷纷嘲讽道。

    ……

    “林风,你如此紧张我的未婚妻,是不是已经和她做了苟且之事,你若承认,她这种破靴我倒会考虑还给你。”此刻,林风嗤道。

    “放屁!雨瑶与我只是兄妹关系,岂能如此侮人清白!”林浩顿怒,若自己灵根未断,定要将林风这混账打成残废!

    十多年前,林浩的父亲,在某处秘境发现雨瑶,将她收养,只是后来发生了一些可怕的变数,这才将雨瑶托付给雨家,两人胜似亲兄妹,怎会做苟且之事!

    “敢骂我?你林浩是活腻了!”闻声,林风一跃而起,身若展翅雄鹰,气势极为凌厉,朝林浩攻来,他已成功创立第一道地门,用神念融合‘天鹰身’,很是霸道。

    见状,林浩就地一滚,若泥鳅般朝前方滑去。

    只听轰地声炸响,林风一掌劈空,将地面震出一道手掌印来。

    “这就是林家总部天才,林浩的绝世武学驴打滚?月妹,你看这小子,废人残躯,你怎会喜欢他?”林风拍了拍手,看向人群内的某位女子,神色傲然。

    女子名叫林月,林家分支某位执事的爱女,当初同林浩的关系还算亲近,并心生爱慕。

    可今日在看林浩,那以往的爱慕之意顿时烟消云散。

    “月妹,你当初曾说过,只要我能打败林浩你便考虑我,而今我一根手指便能捏碎他。”林风看也不看林浩,径直朝女子走去。

    ……

    “月妹……林风品行不正,而且已经有未婚妻,你莫要受他蛊惑!”

    见林风死性不改,竟还想将林月收入房,当即怒道。

    而然,林月却是神色淡漠一语未言。

    “月妹,你的事轮不到我做主,当初交给你保管的‘回元丹’,不知你能否还给我……”林浩起当初有一颗丹药,曾交给林月代为保管。

    他这具残身的力量正在迅速流失,若有‘回元丹’定能坚持几日。

    林浩心还有一丝幻想,坚持一段时间,或许总部便能找出方法恢复自己的灵根……

    “没见过。”林月面无表情,一语打碎了林浩的幻想。

    “月妹……你……”林浩愣至当场。

    “月妹何曾为你保管丹药,你若在信口雌黄,后果自负。”林风道。

    “如果灵根未碎,也不需要‘回元丹’,怪你垂涎‘流云城’洛家的小姐洛颜儿,在宗门被打断根骨,咎由自取。”某位少年嘴角微扬,发出一声讽笑。

    林浩看向林风和林月等人,双拳紧握,眼像有怒火在燃烧。

    他们口的洛颜儿,是‘流云城’洛家掌上明珠,也正是因为此女,林浩的灵根才会在宗门被人打断。

    灵根乃是武道根本,灵根破碎,武道根本即毁,实力也会快速流逝,直至成为普通人。

    ……

    “或许,我还有一线生机能够重塑灵根。”林浩深呼一口气,不顾众人的嘲讽之音,转身离开后山,朝分支内殿走去。

    大约一刻钟功夫,林浩来到分支大殿,四周有黑甲侍卫守在门前。

    “雨家的侍卫……”见到雨家侍卫,林浩微微一征。

    想必是雨家分支家主来到此处,同林家分支家主商事。

    林浩倒也不避嫌,径直朝大殿内走去。

    “林公子且慢。”忽然,走出两位黑甲侍卫,拦在林浩身前。

    “两位兄弟,我有要事找林战家主,不知为何拦我?”林浩有些莫名,雨家的侍卫在林家拦他,似乎没有这个道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