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在天都国内,宗门才是唯一可以称上武道圣地。

    有一重天势力的世家将弟子送入宗门圣地,并不奇怪,而且算是常见。

    像是当初林浩得罪的那位星辰羽,他身后的星辰家里也是一重天势力,不是同样将星辰羽送入仙剑宗修炼。

    “咦……你们看,那骑马的小子,竟是一个人!”

    很快,有目光落在林浩身上。

    像林浩这般,孤身一人便要前往宗门圣地的少年,倒是稀奇少见,大多数都有世家高层跟着,绝不会让一位少年独自前往仙剑山。

    “快些走……仙剑宗每月才招收不到二十位弟子,莫要让别人抢先,到时候名额满了,又要等一个月的时间。”

    “嘿嘿,急什么,哪个势力不是择优录取,到了山脚下,会有圣地执事大人带我们上山,然后参加试炼……”

    ……

    数个时辰之后,林浩终于抵达仙剑山,山脚下已经有许多少年男女,包括各世家的长辈高层。

    他们都在等待着宗门的执事大人下山,带他们前往山上。

    在仙剑宗,如果未得到允许强行闯山者,下场只有一个,那便是死,会被斩掉脑袋。

    此刻,许多少年男女聚集在一处,互相介绍各自的身份,以便熟悉认识。

    “我叫王傲天,来自西北。”某位身材高挑,长相还算俊俏的男子笑道。

    “西北地的王傲天……莫非是来自西北的王家?!”闻声,不少人吃惊。

    王家的势力强大,在西北地区设有大分族,每一处分族有上百分支,是绝对的大世家。

    “原来是傲天兄,久仰久仰,在下沧风,来自沧月城。”又一位少年笑道。

    “哦……他就是沧月城的城主之子,早年便听说过。”某些少年看向沧风,神色敬畏。

    沧月城乃是天都皇朝最繁华的城池,远非流云城可以相提并论,甚至于,沧月城直超天都国皇城,便是连天都皇室,也得给沧月城主几分面子。

    某位女子在人群极为显目,她肩上趴着一只狐狸形的灵宠,本身相貌也是极为美颜。

    “狐狸灵宠……莫非那女子是彩天城城主之女……”众人看向迎面走来的女子,心讶异。

    些许少年盯着女子眼睛也都是看直了,这女子相貌美艳,不可方物。

    “彩儿妹妹好久不见,未曾想连你也来剑仙山了。”沧月城主之子沧风,看向女子,满脸笑意。

    “嗯。”女子点了点头,也并未多言。

    “这女子……果然是彩天城城主之女……那可是咱们天都国最强的大城,连沧月城都要逊色分!”

    “据说彩天城城主的势力,已经达到‘天灵’境界,旗下也是高手如云,除了二十八城联盟的大统领,连皇室都不放在眼!”

    一些少年男女心惊肉跳。

    女子好似众心捧月般被围在间,许多少年纷纷上前搭讪,甚至有人一些大世家传人表达自己心的爱慕之情。

    唯有林浩,站在一旁,面无表情,他对这些毫无兴趣,只是心想着,仙剑山何时才会开启。

    就在此时,虚空上方忽然传来一声飞禽的鸣音。

    “高阶王者级飞禽!是凶兽飞禽王!”

    “哦……那似乎是,天都国二十八城联盟的大都统坐骑……莫非连他的子女都来了。”

    一些长辈看向虚空,有些人面带笑意,有些则是神色凝重。

    很快,一阵强风袭来,高阶王者级凶兽挥动双翅,缓缓落在地面。

    飞禽背部,站着一位年纪大约六旬左右的老者,而老者身后则是一位相貌惊人的女子。

    女子一头长发至腰,身穿白裙,面容清秀,神色恬淡,有着出尘之姿。

    “快看,竟是诗语!”一些大世家弟子满脸惊喜。

    诗语,号称天都国二十八城的美人天才,一张相貌甚至连皇室的皇子都要倾心,并且年纪不大,已打开第四道地门,是天才的天才!

    见到诗语从高阶飞禽王者背部走下,许多天才弟子都纷纷围了上去,之前还炙手可热的彩儿,却被冷落了许多。

    ……

    “吼!”

    后方又是一声兽吼之音传来,一只数十丈的凶煞白虎忽然现身在此。

    “天呐,又来了……天都国五大世家之一的上官世家……那是他们家供养灵兽!”

    “不简单啊……据说那白虎是当年上官家主进入传承明,获得一场大机缘,硬是从传承明带回了这只白虎……也是自那之后,上官家才开始崛起,吞并了上百世家,成为天都国五大世家之一……”

    眼见白虎出现,高阶飞禽凶兽眼泛出一丝炙热的光泽,有战意浮现。

    白虎似有所察觉,盯着王者飞禽,口一声怒吼,随着吼声,王者飞禽浑身一颤,再也不敢有任何挑衅的神色目光。

    “上官老弟,许久未见。”此刻,那六旬老者朝白虎方向走去。

    自白虎背部,落下一位年男子和一位少年,这年男子便是天都国五大世家之一的上官家主,少年则为他亲子,名叫上官影。

    “统领……”见到老者,上官家主一愣。

    随后,一些各自熟悉的长辈们,也都上前方打着招呼。

    若西北地的王家,沧月城主和彩天城主等人,和上官家与统领也都并不陌生。

    很快,这一些后辈便也很快熟悉了起来。

    “呵呵,上官老弟,你这儿子上官影年纪轻轻,竟也打开了第四道地门,着实不简单啊。”统领望着前方的冷峻少年,轻声笑道。

    “都统的女儿不也是一样,我看与我这不争气的儿子年纪相仿,实力也相近,今日又一起来到仙剑山,日后必是要在宗门修行,必是投缘啊。”上官家主别有深意道。

    一些天才少年不由感叹,凭诗语和上官影都是天才的天才,年纪轻轻便已打开第四道地门,通过宗门考核,几乎不会有任何问题。

    随后,王傲天和沧风等少年天才,都上前去和上官影、诗语打招呼,由于长辈们本就互相熟悉,未过一会,这些少年天才也都能说上几句话。

    说不准,众人通过宗门考核,日后便是师兄姐妹了。

    彩天城的彩儿颇受冷漠,她心有些不悦,随后不经意扫到前方的某位少年。

    只见那少年一身黑色劲衣,身后背着一把重剑,目光始终看向仙剑山,似乎和这个世界隔绝了一般。

    “喂,你在看什么?”少女彩儿觉得那黑衣少年有些不似寻常,年纪虽看似十四岁,但眼却没有丝毫稚嫩的神色,整个人如同一座冰山。

    彩儿一声,引起不少天才少年的注意,许多双目光纷纷落在远处的林浩身上。

    “咦……那小子是什么人,从之前便站在这里,一直望着仙剑山,还没跟任何人打过招呼。”

    “好怪的小子,身前竟然还有匹马……莫不是一个人来到仙剑山的吧。”

    “应该不会……想要进入仙剑宗修行,必须要有推荐资格,像一些小世家,每段时间都会有一个推荐资格,必须由家长辈带上推荐信才有资格参加进宗考核……”

    此时可此,林浩动也未动,似乎压根未听见彩儿声音。

    见那黑意少年竟丝毫不搭理自己,女子心微怒,自从诗语来了之后,她便被众人冷落,尤其这少年,自己主动开口,他竟是回也不回一句!

    ……

    “那小子究竟是什么人,这般高冷自傲,彩儿好歹也是彩天城主之女,主动找他说话,他却装作没听见,好无礼!”

    “这或许是某处大势力传人或者弟子也未必,像天都国那些少年王者,都是如此,性格冰冷狂妄。”

    甚至有一些大世家的长辈,目光朝四周望去,想要看看那黑衣少年纠结来自何处,是否出自大世家。

    “我,我和你说话,你怎不理人?”彩儿走上前去,用力的拍了一下林浩的左肩。

    当即,林浩身躯一震,满脸不悦。

    他方才正在试图沟通第道地门,却被这不知从何处冒出的女子所打乱,心涌出一丝怒意。

    “何事!”林浩看向女子,冷漠开口,声音有些强硬。

    闻声,彩儿微微一愣,此人怎会这般无礼,那冷漠至极的面容,好似万年寒冰。

    “你怎这般无礼?”彩儿眼也有一丝怒火在燃烧。

    无礼?

    林浩不知道自己何处无礼,这女子倒是恶人先告状,突然打乱自己的晋升,反说自己无礼。

    此时,在场许多少年天才看向林浩,那黑衣少年倒是狂妄强硬,也不知究竟出自哪家势力。

    不少人猜测,林浩很有可能出自大世家,或许不输给西北的王家,甚至上官家等。

    一人一马,身旁又不曾有长辈跟随,甚至对彩天城主之女都如此强势淡漠,的确让人好奇黑衣少年的身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