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首男子眼有凶光闪现,他开口道:“唐宇师弟,情况都调查的如何了。”

    闻声,男子身后的少年微微一笑:“星辰师兄,都已调查清楚,那小子名叫林浩,从流云小城而来,如今已通过宗门考核,成为外门弟子。”

    “没想到那小子倒真上了仙剑山……”星辰羽沉吟片刻,道:“你说的那些,我大概都已知道,我比较关心他身后有什么人。”

    “星辰师兄,他应该和孟孤执事有些关系,我听冷执事提起,那小子便是被孟孤执事介绍,所以才有考核资格。”唐宇想了想,说。

    孟孤?

    星辰羽微微一愣,当初他在流云城白家拍卖阁时,见林浩从拥有一块仙剑宗高层令牌,心有些顾忌,所以未敢下手,没想到,林浩的身后,原来不过有一位执事撑腰罢了。

    前些日子,星辰羽被某位长老收为记名弟子,如果只是那孟孤执事,他倒也没有任何忌惮至心。

    “呵呵……我道那小子身后有多大权势撑腰,原来是孟孤而已,对了,他和孟孤有什么关系。”星辰羽又问道。

    毕竟,孟孤是仙剑宗一位执事,如果林浩真是孟孤的亲戚一脉,他也不太好动手。

    “听冷执事说,似乎是孟孤执事欠了那小子什么东西,两人并无关系,起码不是亲属一脉。”唐宇解释。

    “既然如此,唐师弟,你去一趟外门,和外门那几个小子沟通一番。”星辰羽毛嘴角微微扬起。

    本以为林浩早死在曼陀罗异种引起的兽潮之下,谁曾想,竟然被他逃过一劫,甚至还让那小子成了仙剑宗弟子。

    “小子,这是你自寻死路。”星辰羽心凶毒光泽闪烁。

    “星辰师兄,我有些不理解你的意思,找外门哪个几个小子?”唐宇奇怪询问。

    “去找那几位外门能排上名号的弟子,将那小子好好照顾一番。”星辰羽道。

    闻声,唐宇点了点头。

    ………

    圆月悬挂高空,在这仙剑山上,好似触手可及。

    外门后山,某位白衣少年负手而立。

    唰地声,几道人影闪至,看向少年,异口同声道:“见过唐宇师兄!”

    “好,你们几人在外门实力还算不错,新来林浩我看他有些不舒坦,你们几人便好好整治他一番,若日后去了内门,自有好处。”唐宇淡漠说道。

    “唐宇师兄的吩咐,自当遵从。”几人答应。

    ………

    翌日晨初,林浩口吐出一道浊气,修为基本已经稳固,并朝大地位阶修为迈进。

    仙剑山上灵气浓郁程度是百炼山脉的十倍不止,林浩有自信,若在仙剑山上修炼,他可以尽快将打开第四道地门,甚至于第五道地门。

    只不过,是否能够尽早将修为提升到‘天灵’境界,林浩心也没底,毕竟从地门和天门之间隔着一道巨大的天堑,就算林浩,也无法凭借这些浓郁的灵气程度轻易跨越。

    当林浩打开房门时,上官影和诗语等人都已聚集,等着夜北执事的吩咐。

    今日是众人入宗第一日,需要按照执事吩咐完成一些宗门内的日常任务,据说还有酬劳可以领取。

    像他们这些刚刚进入外门的弟子,有个月考核期,如果任务接的很少,或者失败次数较多,月之后几乎便会被赶出仙剑宗,所以也没人敢马虎,包括即将要进入内门的上官影和诗语。

    未过片刻,夜北执事便从远处走来。

    “参见夜北大人。”见至夜北执事,众人恭声道。

    夜北点头示意,看向诗语和上官影两人说:“你们的外门任务便免了,一会同我去内门。”

    “是。”两人齐齐开口。

    旋即,夜北执事看向王傲天:“你去浮屠塔给两位内门弟子帮忙,那两位内门弟子愿意出十块下品灵石。”

    “十块下品灵石?!”王傲天神色微喜,竟还有这等好差事,需知,他们每月的俸禄也还不到十块下品灵石。

    “彩儿,你去仙剑山顶捕捉灵蟾,这是一位长老弟子发布的任务,捕捉到二十只也会有十块下品灵石。”夜北执事道。

    “遵命。”彩儿点头。

    很快,夜北执事的任务一一发布,每人的任务量都算比较轻松,并且报酬也比较高。

    “林浩,许多外门弟子正在灵兽场,你也去帮忙,这并非内门弟子所发布的任务,所以也没有酬劳。”最后,夜北执事看向林浩。

    没有酬劳?

    闻声,林浩微微一愣,王傲天他们都有酬劳,为何自己却没有任务酬劳?

    只不过,林浩也未提出质疑,没有便没有,他倒也不在乎十块下品灵石。

    等夜北执事带着诗语和上官影离开后,众人看向林浩,纷纷冷笑一声。

    “就只是小世家弟子的命,偏偏要入宗门圣地,只怕有些人撑不了个月,便要被赶出宗门了。”方孟打量林浩,冷声笑道。

    林浩也不在乎,既然任务已经发布,那他没必要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

    林浩看也不看方孟一眼,大步朝前方走去。

    从夜北执事口得知,灵兽场合斗兽场相近,在仙剑山的边缘地带,饲养了许多凶兽,据说,甚至还有妖兽存在。

    半个时辰后,林浩来到一处诺达的广场。

    广场外有一尊石雕,类似妖兽的模样,大概便是灵兽场所在。

    “请问,这里是否为灵兽场?”林浩看向前方的一男一女,轻声询问。

    这一男一女身穿黑衣,也是仙剑宗外门弟子。

    “小子,灵兽场都不认识,你新来的?”男子打量林浩几眼,开口道。

    林浩也不否认,点头道:“是,昨日才进宗门。”

    “难怪。”男子点头:“我也是仙剑宗外门弟子,进宗有半年了,我叫青枫,这是周月师妹,你怎么称呼?”

    “林浩,今日奉命前来灵兽场帮忙。”林浩回道。

    “林师弟,我看还是算了吧,我和周师妹都被赶出来了。”青枫叹了口气。

    “为什么?”林浩不解。

    “实力不够呗,我和周师妹在里面又帮不上忙,那些师兄师姐都在驯化凶兽,我们只能在一旁看……”青枫尴尬一笑。

    对此,林浩也没多言,他还巴不得留在外面,不过,既然这是他的任务,自己则必须要去做,否则到时候任务完成不够,有可能会被赶出宗门。

    “我还要进入帮忙,不打扰了。”林浩和二人打过招呼,大步朝其走去。

    见林浩不听劝告,青枫撇了撇嘴,心想,一会还得被赶出来。

    “青枫师兄,我们还是进去吧,等会儿夜北执事若知道我们什么都没做,一定会被处罚的。”周月神色怯怯。

    “好,进去就进去,不过我估计,等会我们和那林师弟,都会被一起赶出来。”青枫嘿嘿一笑,同周月重新走进灵兽场。

    灵兽场内极其广阔,有许多被宗门驯服的凶兽在其,若当初斗兽场内的笼凶兽,便也都是出自这里。

    灵兽场,许多凶兽被关在笼内,但更多的则是在外游荡。

    林浩的任务,是听从这些老一辈的外门弟子吩咐,至于具体做些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放眼望去,大约有二十人之多,大多在各自忙碌,将一些阶王者级凶兽,甚至高阶凶兽重新赶回笼。

    这原本该当是圣兽堂的工作,只不过现在都被外门弟子给承包了,圣兽堂还美其曰是对外门弟子的磨砺。

    林浩扫过全场,在场这二十位弟子,其大部分,实力达到‘大地位’巅峰,还有几位已经打开了第四道地门。

    ……

    此时,许多弟子正在极力驯服散落在外的凶兽,但成功率都不是很高,有些坚持了甚至有半刻钟,还是败下阵来。

    想要这些凶兽自己乖乖回去,谈何容易,还不能伤它们分毫。

    “孽畜,胆敢放肆,乖乖回去。”此刻,某位黑袍男子,面对一只阶凶兽,冷声一喝。

    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阶凶兽最终却是乖乖跑回了笼内,不敢造次。

    “海峰师兄厉害!”

    “只需一声,那孽畜便不敢和海峰师兄作对……”

    当下,不少外门弟子看向那黑袍男子,赞不绝口。

    这一切,也都看在林浩眼,武者的气势,震慑凶兽,倒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当即他也明白了来此处究竟是做什么,不过是凶兽乖乖回到笼罢了,这还不简单。

    林浩原本是想,等着那些外门弟子将任务交代下来,但等了许久,自己却无人问津。

    未过多久,一位白衫女子却是忽然出现在灵兽场,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目光。

    “快看,千灵师姐来了!”

    “这就是前不久成为内门弟子的千林师姐吗……还是第一次见,好美……”

    随着白衫女子的出现,吸引住了众人目光。

    “灵师姐。”见到女子,海峰满脸柔笑,走上前去。

    女子颔首,轻语道:“圣兽堂需要大家快些将凶兽们赶入笼内。”

    闻声,海峰微微一笑,自信满满:“灵师姐放心,有我在此,不会拖延。”

    ……

    “何必这般麻烦……”林浩不由奇怪,不过是将凶兽赶回笼罢了,既然是宗门饲养,只要不伤它们便可。

    当即,他飞身到一只体积较小的凶兽身前,不给那凶兽任何反抗的机会,只听轰地声,林浩一把将其丢入远处的笼。

    与此同时,数十双目光瞬间落在林浩这个新面孔身上。

    “坏了坏了……这下子可闯祸了!”见状,刚重返灵兽场没多久的青枫,暗叹一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