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是什么人,不知道灵兽场内的凶兽,都是宗门饲养吗,你竟敢如此!”

    “这少年是谁,以前好似没见过……”

    “应该是这两日才进宗的新人,实在太不懂规矩了。”

    许多外门弟子看向林浩议论纷纷。

    此刻,林浩则是有些莫名其妙,既然圣兽堂都已经说了,让他们尽快将场内凶兽关进笼,那他这般做,又有什么不对。

    海峰的眼寒光一闪,落至林浩身上,冷声呵斥:“小子,你竟敢如此粗暴的将凶兽丢入笼!”

    林浩倒是浑不在意,解释道:“凶兽并未受伤,我想应没什么关系。”

    “没受伤?!好,若凶兽伤到一丝皮毛,今日便拿你试问。”海峰一声冷哼,随着众人朝前方走去。

    巨笼旁,众人打量片刻后,发现正如林浩所说,那凶兽的确没受伤,所以那新来的弟子,似乎也不算犯规。

    谁知,海峰又说到:“没受伤也不行,灵兽场内的凶兽,都是宗门花大代价驯化,若是让它们受到惊吓,那该如何是好,你也担当不起。”

    对此,林浩也有些无语,这海峰颇有些没事找事的嫌疑。

    “海峰师兄说的不错,凶兽都是宗门花了大代价驯化,若受到惊吓,很有可能引起凶兽之间的恐慌,若到时候出了任何纰漏,就你一个新入宗门的弟子,岂能担当的起!”

    “哼,现如今新来的小子,都是这般没有规矩吗,你来灵兽场任务,应该等着师兄给你指派所要做的事,居然不管不顾自己动起手来,你该当何罪!”

    当下,有数位外门弟子,面色不善,想要给林浩这样的新入门弟子一个下马威。

    林浩摇了摇头,也懒得多说什么,旋即,林浩纵身一跃,将远处另一只阶凶兽也给丢入笼。

    与其同这些人多费口舌,还不如加快进度。

    见林浩如此不服管教,海峰面色顿寒,他冷声道:“给这小子记一大过,这次的宗门任务,算失败,一会禀报给夜北执事。”

    闻声,还不等林浩说些什么,随后而至的青枫却满脸笑意跑上前来,看向海峰道:“海峰师兄……别啊,这小子昨日才进的宗门,还不懂规矩,你若是现在给他记大过,并且判定他任务失败,对他月考察期影响太大了,并不至于……”

    “青枫,我不是让你和周月两人去外面守护着,谁让你们擅自进来的!”海峰眉头一皱。

    如今千灵师姐在此,他也不好表现的太过。

    “那你倒说说,如何才不算犯规。”林浩拍了拍手,开口说道。

    “小子,我们这些人,实力都比你强,资格都比你老,你要称我们为师兄!没规没矩!”

    “这小子太狂妄了,海峰师兄一定要记他大过,判他这次任务失败!”

    林浩一句话,又引来几位弟子不悦,只是,大部分外门弟子也都一笑置之,心清楚,海峰等人是想给这样的新人弟子立立威,如果千灵师姐不在的话,必然会更加过分。

    “那不知,我要如何做才行。”林浩拍了拍手,开口说道。

    某位站在海峰身前的外门弟子,冷声一笑:“你这样刚入门的弟子,难道还想驯化凶兽不成。”

    “呵呵……像这种新人,不懂规矩,也是情有可原,既然如此,作为师兄,我便演示一番。”海峰有意无意看向身前的千灵,这倒是个难得的好机会,不止可以在新人面前立威风,并且还能让千灵师姐看看自己的我对凶兽的气势威慑。

    “灵师姐,你觉得如何。”海峰朝着身旁的白衫女子,轻笑道。

    “可以。”千灵并未拒绝。

    闻声,海峰嘴角微微扬起,大步朝前方走去。

    ……

    “嘿嘿,小子,你可看好了,在灵兽场,海峰师兄可以称得上代表人物,连圣兽堂的一些执事都想让海峰师兄加入圣兽堂。”

    “不错,海峰师兄对凶兽的震慑力,外门绝对能够拍得进前五,很少有人能够相提并论。”

    很快,海峰走到一只阶精英级凶兽身前,双眼若寒冰般扫过凶兽,冷声道:“回去!”

    随着话落,那阶精英级凶兽嘶吼一声,很是不甘的回到了笼。

    见状,在场不少弟子连连拍手称好,而海峰偷偷打量千灵时,却发现女子神色平淡,似乎并没有多少惊奇。

    当即,海峰心有些不悦,转而朝林浩道:“看见没有!”

    闻声,林浩神色不变,这海峰似乎是想引起女子的瞩目,只不过,这点程度的威压,内门弟子又哪里能够看得上眼。

    “海峰师兄,看这小子的神色,似乎对你还有些不服气!”

    “一个新入门的弟子,竟敢如此对师兄无礼,海峰师兄,今日无论如何,都要记这小子大过,宗门日常任务也记录失败!”

    海峰身前几位外门弟子,开口说道。

    闻声,海峰看了千灵一眼,随后点头道:“记大过一次,任务失败。”

    当即,周月和青枫两人都叹了口气,让不让林浩进灵兽场,他却是不听,现在可好,不止任务没有完成,反而还被记录大过一次,这就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只是,周月两人觉得,海峰倒有些过分,林浩昨日才入宗门,很多规矩也并不懂得,第一次任务便算失败,并且还记大过,对林浩的考核期很不利。

    而且,林浩似乎也并未做错什么,若之前将凶兽伤到,那也就罢了,可结果并没有。

    “等等。”忽然,林浩开口。

    闻声,海峰等人看向林浩。

    “我看你也就不过如此。”林浩冷笑,这海峰显然是想在白衫女子面前显显自己的威风,林浩岂会让他如意。

    “小子……你说什么……”海峰面色一冷,这新入门的弟子,竟敢这般和他说话。

    “我说,你也就不过如此,没什么过人之处,也不知你自傲的本钱究竟从何而来。”林浩神色不变,缓缓说道。

    林浩一语,让在场不少人瞪大了双眼,甚至连白衫女子千灵也忍不住打量一番,像他这种新进入宗门的生面容,敢在灵兽场对师兄们口出狂言……

    以往,这样的弟子倒也存在过,那些大世家的天才一脉,进入宗门后,依然觉得自己高高在上,目无人,将外界的一切坏习惯带进宗门,只不过,到最后不是被记大过逐出了宗门,便是被治的服服帖帖。

    像林浩这样的弟子,他们也见过不少,无非是初生牛犊不畏虎,最终吃亏到倒霉的,却还是他自己罢了。

    “你爱记大过便记大过,爱记录任务失败也可以,不过在我看来,你也没几斤几两。”林浩耸了耸肩。

    当下,许多立的外门弟子大感好奇,而海峰众人则怒火烧。

    “呵呵,老一辈的弟子原来就是这样对待新人,不过如此。”林浩不屑一笑,转身便要离开。

    他说这句话,自然是给千灵所听,海峰想逞威风,林浩却偏偏不让他如意,他爱记自己大过,便让他记。

    言罢,林浩头也不回,大步朝灵兽场外走去。

    此刻,海峰面色阴沉,好似能够滴下水来,他还是头次被刚入宗的新人搞到如此没有面子。

    “站住。”忽然,海峰拦在林浩身前,冷冷一笑道:“莫要说我欺负新人,现在便给你一个机会。”

    林浩不急不缓道:“说来听听。”

    “你既然说我们在你眼不过如此,那只要你在驯服凶兽的一途上胜过我,今日之事,便算没有发生。”海峰冷笑道。

    眼见林浩未给出回音,海峰身后某位外门弟子讽道:“小子,之前的狂妄哪里去了,方才不是说,海峰师兄的驯兽实力,在你看来不过如此吗。”

    “呵呵,这新人不过也就只是空口说大话罢了,大地位初期的实力,随便一位外门弟子,也不是他能够相提并论,还想驯化凶兽,可笑至极。”

    旁人心都清楚,海峰明面上是给了林浩一个机会,其实不然,在场能够凭气势震慑凶兽的,也就只有寥寥几人罢了,甚至许多‘大地位’巅峰弟子,也无法像海峰那般完全震慑凶兽。

    “这位师弟,你便和海峰道个歉,这件事我担保不会让夜北执事知晓,并且你的大过也都不用记了。”此时,一位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子,好意说道。

    这男子也已打开第四道地门,和海峰不相上下。

    “不错,既然李逍师兄都已开口,你只要和海峰师兄道个歉,这件事便算过去。”

    “新来的师弟,认个错吧,总比记大过要好,毕竟通过宗门的考核并不容易,千万莫要为这点小事葬送了前途啊……”

    一些立的外门弟子,都好意提醒林浩。

    他们以为,即便林浩的性格有些冲动,但毕竟是宗门新人,不懂规矩也是正常,再者,海峰等人的行为,也有些稍微过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