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可不愿意去冒这种风险。

    “你是何人,给狮虎兽治疗为我的任务。”眼见女子不搭理自己,林浩偏偏拦在女子身前,不让她通过。

    “紫韵,医师。”女子淡淡开口,玉体散发一丝幽香。

    “医师?”林浩不由打量女子数眼,像这般年轻的医师,并不多见,即便是在宗门之内也如此。

    “我管你是什么医师,任务是我的,谁来也不能抢。”林浩丝毫不客气,直言说道。

    “昨日也是欧阳副堂主请来为凶兽医治。”女子见林浩态恶劣,不由蹙眉。

    “那你便去找欧阳副堂主。”林浩可不管那么多,这件事谁来都没商量。

    很快,女子静了下来,一双美眸打量林浩:“外门弟子治疗高阶凶兽,未免儿戏。”

    说白了,女子压根不相信林浩懂得医术,甚至对林浩说的话也充满了怀疑,欧阳朽副堂主怎会给一位外门弟子指派治疗高阶凶兽的任务。

    但这位外门弟子却是死缠烂打,就是不让自己通过,女子也不好动手。

    “谁给你的胆量。”女子收回目光,轻声开口,音柔似风……

    “姑娘,你莫要以为我想给这虎狮兽治疗,如果不是欧阳朽副堂主直接指派的任务,林某也绝对不会在这里同你浪费时间。”林浩神色淡漠。

    “如此说来,是欧阳副堂主对你刻意刁难了。”女子紫韵神色不变,恬然,安静。

    “这是你说的,我没说。”林浩耸了耸肩,他还真怕女子去给欧阳朽打小报告。

    闻声,女子摇了摇头:“既然这样,我便给你一些时间,在此等候。”

    知道是欧阳朽副堂主故意刁难这位外门弟子,那紫韵自然也不会多加干涉,让其早些任务失败也好。

    林浩告谢一声,随后继续朝狮虎兽走去。

    紫韵站在林浩不远处,并未开口,她静静关注。

    虎狮兽虽为宗门驯化饲养,但面对陌生面孔,依然会无比警备,并且咆哮暴怒,普通外门弟子,想要接近并不容易。

    此刻,虎狮兽一双兽瞳死死盯着林浩,眼前林浩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虎狮兽当即一声咆哮,震的人耳膜发痛。

    “听话,别动。”林浩哪管虎狮兽戒备不戒备,莫要说它现在身体有恙,即便全盛时期,林浩也不会怕了它。

    走至虎狮兽身前,林浩蹲下身子,双手轻抚摸在虎狮兽身躯之上,想要检查病因所在。

    但林浩的举动,却瞬间将虎狮兽惹怒,毫无征兆的一口朝林浩要咬去。

    林浩早有差距,毫无慌乱,意境层次的力量,瞬间朝虎狮兽释放而出。

    随着意境层次力量汹涌而出,虎狮兽身躯打了个寒颤,目光忌惮的盯着林浩,不敢再有任何敌意举动。

    林浩的意境层次,不说普通高阶凶兽,即便是精英级的高阶凶兽,也同样能够起到一定镇压效果,对付虎狮兽,手到擒来。

    眼见虎狮兽不敢继续造次,林浩嘴角微微扬起,双掌在其身上不停探索。

    虎狮兽满脸委屈的模样,时不时打量林浩一眼。

    此刻,紫韵美眸闪过一丝诧异光泽,虎狮兽在这位外门弟子面前,竟如此乖巧,这倒还算稀奇事儿。

    ……

    大约十息功夫时候,林浩双掌离开虎狮兽,随后从怀将银针取出。

    “银针……”见状,紫韵立即开口:“你用银针作何。”

    “给虎狮兽治病。”林浩直接道。

    闻声,紫韵身形一闪,若白蝶轻盈,瞬间拦在林浩身前:“胡闹。”

    “姑娘,我知你是医师,但你可否不要一直妨碍我做任务?!”林浩有些看先紫韵,烦不胜烦。

    “凶兽同人一般,身躯有禁忌穴位,若毫无反抗时被银针刺入,破坏禁穴,会死。”紫韵也冷冷道。

    林浩算是听明白了,这位女子压根不相信他能够医治凶兽,拿出银针来,在紫韵眼,也是一场胡闹。

    “死了就死了,关你何事,你若有意见便去找欧阳朽副堂主。”林浩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治疗凶兽的任务,反正是欧阳朽副堂主交代下来,就算他真把凶兽给治死,最多算他任务没完成,然后记个大过,别人没有权利干涉。

    此话一出,女子竟无言以对,圣兽堂的任务,她并不方便插手,尤其是副堂主直接指派的任务,如果她出手干预,有违规矩。

    见紫韵神色,林浩便不再理她,将银针施在狮虎兽身上的各处穴位。

    凶兽的穴位和人不同,甚至每一只凶兽体型、品种不同,穴位也都差别很大。

    所以,很少有人会用银针为凶兽治疗,这在旁人看起来,的确有些惊世骇俗了。

    正是如此,方才紫韵才会想要阻止林浩,并且说他在胡闹。

    而然,对林浩这种层次造诣的医道而言,这些并非是什么问题,凶兽的许多穴位虽然不同,但大穴位不会有任何改变。

    而且,这只虎狮兽的也并非是受伤,应该是误吞了无法消化的坚硬物体,这才毫无精神,并且食欲不振,多日没有进食。

    很快,林浩将银针收回,站起身来。

    旋即,在紫韵诧异的目光下,竟虎狮兽从口吐出一大颗白色的晶体。

    “这……”紫韵微微一愣,当即将目光落在林浩身上

    “过来。”林浩朝虎狮兽轻声唤道。

    像高阶凶兽,也很通灵性,心知晓方才是林浩对它进行医治,从地面爬起身后,很乖巧的朝林浩走去。

    前方地面上,还有一些凶兽食物,林浩让虎狮兽将食物吃完后,便让它回到了笼。

    此时,林浩松了口气,虎狮兽完好无损,就算是欧阳朽副堂主不待见自己,似乎也没什么理由继续为难他,毕竟任务已经完成。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告辞。”林浩朝紫韵点了点头,头也不回的大步朝外门方向走去。

    “且慢。”忽然,紫韵上前,柔声开口。

    “还有什么事?”林浩止步,看向紫韵。

    “你叫何名?”紫韵问道。

    “林浩。”林浩也不隐瞒,如实回答。

    “林浩?”闻声,紫韵深思,旋即又道:“莫非,你便是孟孤执事口的医道天才?”

    前些日子,孟孤执事从外执行任务回宗,便来到圣医堂检查伤势,并且提起在偏远小镇,有一位医道造诣很高的少年,能够使用银针救人。

    那时,紫韵还并未在意,但昨日遇见孟孤执事,又说那位少年已经加入仙剑宗,名字便叫林浩。

    “我和孟孤执事的确认识。”林浩点头承认。

    还不得紫韵继续开口,林浩便已经转身离去。

    “这少年……有些不俗。”紫韵美眸内,竟泛出一丝好奇之色。

    ……

    半个时辰后,斗兽场空无一人,许久,相貌美艳的年女子移花,同沐婉两人重回此处。

    这两位女子,心多少担忧,欧阳朽副堂主让外门弟子为虎狮兽治疗,若一个不好,出了什么纰漏……

    方才她们两人前来的路上,正巧遇上林浩,但林浩却说,虎狮兽已经被他治愈,年女子同沐婉如何能够相信。

    很快,年女子目光扫过全场。

    “虎狮兽也不见了?”沐婉黛眉一挑,心有些不祥预感。

    “不会吧……”此时,年女子的目光落在远处铁笼,虎狮兽正在其,并且精神抖擞,和之前有很大区别。

    随后,年女子走上前去,连忙将笼子打开。

    虎狮兽从笼走出,并未有什么异状,年女子检查半箱,神色诧异:“虎狮兽……没事了……”

    “什么?”沐婉一愣,这里之前除了那位外门弟子之外,可并未有旁人,如此便是说,是那外门弟子虎狮兽治愈?

    可这怎么可能,就算是圣兽堂的执事移花,最早也需要到明日的这个时候,才有可能将虎狮兽治愈,一位外门弟子,能在几个时辰之内,将虎狮兽治愈?

    无论如何,沐婉很难接受。

    旋即,移花将此事禀报给了欧阳朽,副堂主跟着移花来到斗兽场,这才得知言符其实,虎狮兽的确已经治愈,并且已经能够进食。

    “那是金刚石?”沐婉见远处有一块透明晶体,捡起后打量一番,惊疑道。

    “不错!”年女子移花点头,这块金刚石正是被虎狮兽误食。

    “那小子……莫非真是罕见的控兽天才?”欧阳朽心微动,神色诧异。

    他本是刁难,从未以为林浩真的能够将任务完成,而且还是短短的几个时辰之内!

    欧阳朽副堂主难以置信,这种速度,就算是连移花也无法做到,林浩的年岁才多大?竟能达到这一步!

    “天才……罕见的天才……原本以为,他能够接近虎狮兽都算不简单,没想到,竟还如此快速将虎狮兽体内的金刚石取出!”欧阳朽副堂主,眼闪现出一丝狂喜的神色,这等天才,无论如何,一定要让他加入圣兽堂!

    “欧阳副堂主安好。”忽然,从斗兽场前方,走来一位少年。

    “你是,圣医阁的吧。”欧阳副堂主打量少年,淡淡点头。

    “是,堂主大人让我将这草药交给移花姑姑,每日按时喂给虎狮兽,堂主大人还说,虎狮兽体内的金刚石有可能会导致其体内受损,所以这几日进食也需谨慎。”少年开口笑道。

    此话一出,包括欧阳朽副堂主在内的人都是一愣。

    这少年的意思,似乎是他们圣医堂主将虎狮兽治愈……

    “对了……”沐婉忽道:“昨日欧阳副堂主碰巧遇见圣医副堂主,请她今日来为虎狮兽看上一看……我还以为真是那林浩将虎狮兽治愈,原来是圣医堂主的所为。”

    闻声,欧阳副堂主眼狂喜之色顿时消失无影,她倒也记起此事,昨日的确是自己请圣兽副堂主来为虎狮兽医治。

    “回去转告你们堂主,多谢她出手帮忙。”欧阳朽看向少年道。

    等少年离开之后,欧阳朽副堂主一声冷哼:“我还以为真是什么天纵奇才,原来是狐假虎威,那小子,品性如此恶劣,竟敢欺骗老身!”

    见欧阳朽副堂主发怒,移花连忙告罪:“副堂主,也怪移花相信了那少年的鬼话,不该将这等假消息告诉给副堂主。”

    “不必自责。”欧阳朽副堂主挥手,随后道:“这等弟子,也不必将其留在宗门了,你马上去让夜北前往圣兽殿见我。”

    言罢,欧阳朽右臂一挥,转身便离开斗兽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