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副堂主也只是故意刁难那弟子一下,本就知他不可能完成任务,并没有想同夜北执事说,现在看来……”沐婉也摇了摇头,心对林浩很是不屑。

    说谎欺骗高层,罪不可赦,将他赶出宗门,都已经算是轻的。

    …………

    日落黄昏,天空一片金色,在这仙剑山上,四处美景。

    外门,所有弟子都已经任务赶回,等待夜北执事前来审阅。

    青枫看向满脸淡然的林浩,轻声道:“林师兄,今日你都做的啥任务,完成了没有?”

    闻声,林浩笑了笑,点头道:“在斗兽场做一些小任务,已经完成。”

    得知林浩任务完成,青枫和周月这才松了口气,像林浩这般,刚进入宗门,目前还在考察期间,如果连日常任务也无法完成,对日后能否通过考察期,有着很大影响。

    “林师兄,你的任务难吗……斗兽场是圣兽堂管理,据说圣兽堂的任务最难,成功率也是宗门最低的,仅次于圣医堂呢……”周月怯怯的看向林浩,见林浩朝自己望来,立即羞红了脸,不自然的低下头去。

    林浩也没在意,笑了笑道:“并不算难,比较顺利,应该没事。”

    “那就好……”周月小声说道,声音很轻,除了她自己,连站在她身前的青枫也未听清。

    “哈哈,凭林师兄的本事,完成圣兽堂的任务最合适不过,上次在灵兽场,林师兄一口气镇压五只凶兽,这可不是吹出来的。”青枫嘿嘿笑道。

    在青枫等人看来,林浩去做圣兽场的任务最合适不过,毕竟,林浩的在控兽一途上的天赋还算不错,他们不能相提并论,甚至已经能够和圣兽堂的一些弟子进行比较。

    片刻之后,夜北执事从远处走来,神色阴沉,让在场弟子心一惊,众人很少能见夜北执事这般神色,许多外门弟子忐忑不已。

    夜北执事出现后,众人静若寒蝉,无一人敢开口说话,深怕惹怒这种状态下的夜北执事。

    此刻,夜北执事并未开口说话,目光扫过全场,旋即开口冷冰冰道:“今日,有宗门高层找到我,对你们其一人的所作所为非常失望,最后决定逐出仙剑宗。”

    夜北执事此话一出,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夜北执事口的人究竟是谁。

    许多弟子心虚不已,他们之的确有些人浑水摸鱼,但往日都没发生过什么事,莫非今日会这般倒霉,被高层发现?!

    林浩倒是满脸轻松,欧阳朽副堂主虽说是刁难他,可自己却也完成了任务,将虎狮兽治愈,无论如何也怪不到他的头上。

    正当众人心发虚时,夜北执事的目光,竟直直落在林浩身上。

    见状,众人也随着夜北执事看向林浩。

    当即,不少弟子心松了口气。

    林浩有些莫名其妙,夜北执事方才所说,要逐出宗门的弟子,该不会是自己……

    “林浩……好,你很好,非常好。”夜北执事盯着林浩,神色阴沉,开口冷笑道。

    闻声,林浩抱拳:“不知夜北执事何出此言,弟子不解。”

    “呵呵,好个不解。”夜北执事道:“今日圣兽堂交给你的任务,你完成的如何了。”

    “弟子已经完成,并未有任何不妥之处。”林浩倒淡然。

    “完成?!林浩,你放肆!”夜北执事一声怒喝。

    “放肆?不知弟子是如何的放肆法,还请夜北执事说来听听。”林浩神色不变,淡淡道。

    此刻,方孟和王傲天等人幸灾乐祸,这小子倒胆大,明显已经犯下大错,如今还敢同夜北执事这般说话,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林浩,我便告诉你,今日圣兽堂欧阳副堂主找到我,说你欺骗高层,任务未做却说已经完成,你还敢在此地装傻充愣,想要罪加一等吗!”夜北执事厉声怒斥。

    任务未完成?!

    林浩眉头一皱,这绝不可能,他明明已经狮虎兽体内无法消化的金刚石给取了出来,并且狮虎兽已经并无大碍,又怎会说任务未完成……

    “莫非,是欧阳朽副堂主故意这般说,想驱赶我离开宗门不成……”林浩思绪飞转,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太可能。

    欧阳朽为圣兽堂口副堂主,即便自己拒绝加入圣兽宗,得罪了他,但也不会被如此记恨,完全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夜北执事,弟子的任务,的的确确已经完成,是否其有些什么误会。”林浩开口说道。

    “哼,林浩,你莫要再此处狡辩了,欺骗高层,面对夜北执事,丝毫不知悔改,还如此狡辩,不肯认错,我看你是要罪加一等!”此刻,方孟看向林浩,义正言辞。

    “嘿嘿,不错,像这种从偏远小城来的土包子,性格顽劣,根本没什么教养,并且谎话连篇,从今日之事便能够看出一二来,这样的人留在宗门,只会抹黑了宗门。”王傲天也冷声笑道,目的便是为了痛打落水狗。

    “林浩,不必解释,马上离开宗门,从今以后,再也不准踏入仙剑山一步,否则,后果自负!”夜北执事盯着林浩道。

    “离开宗门,呵呵……只怕这件事不调查个水落石出,我可能不会离开。”林浩神色无惧。

    宗门有宗门的规矩,不可能无缘无故便驱赶弟子离宗,这是仙剑老祖当年请教九霄天帝时,九霄天帝为其定下的规矩。

    现如今,他们想要赶自己离开仙剑宗,可以是可以,但需要拿出理由。

    如果任务真的没有完成,林浩不会赖在此处,但若有人想要故意找他麻烦,林浩也绝对不是个怕事的主。

    “林浩,你大胆!”王傲天喝道。

    谁知,王傲天发现,林浩却看也不看他一眼,同昨日的神色态度,完全一样!

    当即,王傲天眼凶光闪烁,甚至有一种出手的**。

    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夜北执事惩罚过林浩,并将其逐出宗门后,在对他动手不迟。

    “林浩,你是什么身份,竟然敢对夜北执事如此说话,真以为没人治你了!”方孟冷哼一声,随后有意无意看向夜北执事。

    此刻,夜北执事也被林浩所激怒,恶劣根的宗门弟子,他见过不少,但像是这般恶劣的弟子,夜北执事却还是头一次见。

    当即,夜北执事冷哼一声道:“林浩……莫非你是挑战本执事忍耐的极限吗。”

    若非是看在孟孤执事的面子上,夜北执事岂能留林浩如此放肆!

    “夜北执事,敢问可还曾记得宗门规矩。”林浩丝毫不畏惧夜北执事的目光,从容开口。

    “小子……你说什么……”夜北执事脸色难看至极,一位外门弟子,竟敢问自己记不记得宗门规矩!

    “我说的话,并非是对夜北执事有何不敬,但既然说我任务没有完成,便需要拿出证据,否则的话,岂能服众。”林浩道。

    当下,许多外门弟子心发毛,这林浩的胆量,未免也太大了!说是没有对夜北执事不敬,但却已经明显在挑战执事的权威!

    “林师兄……别说了……”青枫满头冷汗,拉了拉林浩的衣角,夜北执事已经动怒,若继续说下去,保不齐夜北执事会做出什么……

    只不过,林浩却并未停止,继续开口:“如果想让我离开宗门,并非不行,拿出我任务未完成的证据来,如果拿得出,林某人自当头也不回,立即离开。”

    “你还想要证据……本执事说的话,就是证据!”夜北执事冷道。

    “哦……弟子熟悉宗门所有的规条,但还从不知道,执事说的话便是证据。”林浩并未有丝毫盛气凌人,只是平淡从口说出,当能够形成某种惊人的气场。

    夜北执事被林浩激怒,若换做以往,必然要出手教训这等弟子,但林浩毕竟是被孟孤执事亲自推荐,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林浩说的不错,那便是规条……

    如果弟子感觉自己受到冤枉,的确可以与人对峙,找到证据,亦或者让宗门拿出证据,这是仙剑老祖亲自定下的规矩,莫要说执事,就算仙剑宗宗主也无法违背老祖的定下的规矩。

    “好好好……好你个牙尖嘴利的弟子,林浩,既然你要证据,那本座便给你证据……只不过,等会儿证据若要是拿出,你的下场,一定不会只是被赶出宗门这般简单。”夜北执事阴沉道。

    “只要能够拿出证据。”林浩耸了耸肩,并不在意。

    “好,既然如此,你随我去!”夜北执事转身离开,林浩也跟在后方。

    此时此刻,望着林浩离开的背影,不少外门弟子心惊不已,这仙剑宗有史以来,还是第一次有弟子敢同执事较劲!

    许多外门弟子瞧瞧对林浩竖起了大拇指,不说别的,就算是这种气魄,也让他们自叹不如,望尘莫及。

    挑战执事的权威,并明确标明执事说的不算数,必须拿出证据来才行,这已经不仅仅是有勇气这么简单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