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过夜北执事。”守殿两位弟子,恭声说道,随后为夜北执事让路。

    进入大殿后,夜北执事让人将来龙去脉禀报给欧阳朽副堂主。

    在圣兽大殿等待了大约一刻钟后,欧阳朽副堂主带着年女子移花和沐婉现身在此。

    “见过副堂主。”看夜北执事现身,夜北执事道。

    闻声,欧阳朽副堂主点头:“夜北,事情我已知道,可是,莫非这点小事,也要我们拿出证据不成。”

    欧阳朽副堂主神色不悦,看也不看站在夜北身后的林浩。

    夜北执事摇了摇头:“副堂主,宗门的确是有这个规矩,这小子抓住此点,非要我拿出证据,并不承认自己任务没有完成。”

    “林浩,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沐婉看向林浩,面色冰冷。

    这位外门弟子,竟然能够厚颜无耻到这种程度!

    “什么地方都好,副堂主给我指派的任务是治疗狮虎兽,而狮虎兽已经痊愈,我的任务也算完成。”林浩道。

    “胡说八道,狮虎兽明明就圣医堂主所治愈,你敢说是你?”年女子疑惑也不悦道。

    “好,既然如此,斗胆请那位圣医堂主来对质。”林浩懒得解释,只要对质一番,便水落石出。

    “小子,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就凭你也妄想见圣医堂主?!”沐婉冷笑。

    “若是这样说,你们又凭什么说我任务没有完成,不给出证据便要驱赶我离开宗门,这便仙剑宗的规矩吗。”林浩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丝讽笑。

    现如今,林浩毕竟还是仙剑宗弟子,必须按照仙剑宗的宗规对待。

    “好,仙剑宗自有规矩,既然你要证据,便领你去圣医堂。”欧阳副堂主转生离开大殿。

    等到水落石出之后,她定要好好惩戒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

    圣医阁内,欧阳副堂主亲自到访,几位弟子连忙去禀告堂主。

    片刻后,一位白袍女子缓步走来,面容秀美无比,每一个动作,配合面容,都有出尘之姿,好似不食人间的仙子。

    “竟是她?”林浩看向女子,微微一愣。

    这女子,正是今日在斗兽场对自己百般阻挠的紫韵,未曾想年纪轻轻,竟已是仙剑宗的一堂之主,实在令人吃惊。

    这个年岁,成为仙剑宗内门弟子都怕有些不够,而紫韵竟是仙剑宗圣医堂堂主……

    “紫韵堂主有礼了,老身不请自来,还望莫要见怪。”见到紫韵出现,欧阳朽副堂主淡淡道,她对这位年数尚小的堂主,从来也未服过气,更别提对她行礼。

    紫韵微微颔首,音若春风拂过:“不知副堂主来有何要事。”

    “是这般,老身此次前来,一是为感谢紫韵堂主出手相助,救治了虎狮兽,二来是想感谢紫韵堂主的草药。”欧阳朽副堂主道。

    “狮虎兽?”紫韵疑惑,狮虎兽不是眼前这位少年所医治吗,而欧阳朽副堂主怎会算在自己头上。

    “夜北执事,你来的正巧,紫韵有不情之请,还望夜北执事能够答应。”紫韵也未太在意,一双美眸落在夜北执事身上。

    闻声,夜北执事连连摇头:“紫韵堂主大人可不要这般说,若有何事尽管吩咐便是,夜北一定竭尽所能。”

    一堂之主,身份绝不弱于宗门长老,可以说整个宗门最高层的人物,他不过是一位宗门执事,哪里会想到紫韵堂主这般客气。

    “紫韵看外门一位弟子,想让他进入圣医堂,并且还想要收其为徒。”紫韵轻声道。

    此话一出,夜北执事顿喜,竟有外门弟子能够被紫韵堂主看,不知是谁有这般大的福分,他也自然也不会拒绝。

    不止是夜北,就连欧阳朽副堂主心也是好奇,眼前这位年纪轻轻的紫韵堂主,生的美貌,天赋恐怖,眼光自然也是极高,以往连那些天才内门弟子她都看不上,这次会看一位外门弟子,并且主动找夜北执事要人,这倒是个稀奇事儿。

    “紫韵堂主,不知你看上外门哪位弟子?”夜北执事开口问道。

    “我看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紫韵面带笑意,一对眸眸落在林浩身上。

    “是……”夜北执事疑惑,可见紫韵堂主立即看向林浩,顿时大惊:“紫韵堂主看的弟子是他?!”

    “不错,正是他。”紫韵堂主承认。

    欧阳副堂主连声道:“不可,万万不可,这小子品行恶劣,绝对不能被紫韵堂主你收入门下。”

    莫要说欧阳副堂主等人吃惊,就算连林浩这个当事人,也有些诧异,圣医堂这位年轻的堂主,竟要收自己为弟子,倒是怪了。

    “品行恶劣,不知此话如何说。”紫韵堂主不解,她对林浩并不了解,所以欧阳朽副堂主提起,紫韵也有些疑惑。

    “是这样。”夜北执事说道:“紫韵堂主,今日你在斗兽场将虎狮兽治愈,可林浩却偏所虎狮兽为他所治愈,像这样冒领功劳,并且敢对高层撒谎,并且不敬的弟子,必须要逐出宗门,所以紫韵堂主不能够收下他。”

    闻声,紫韵当即一愣,她面色有些古怪:“想来是夜北执事误会了,今日我虽是要为虎狮兽治疗,但林浩却不许,自称是他的任务,最后反而是他将虎狮兽治好,所以同我毫无关系。”

    夜北执事和副堂主,乃至年女子移花等人以为,林浩的恶行被揭穿之后,紫韵堂主一定会打消收他为徒的荒唐想法,但谁也没想到,紫韵堂主会说出这番话来。

    连通副堂主欧阳朽在内的几人,愣在当场,似乎还未从紫韵堂主的话回过神。

    片刻之后,移花首先道:“紫韵堂主,您身份尊贵,可不要护短这样的恶性弟子,而且我看他天赋一般,是万万不配给紫韵堂主做徒儿的。”

    “不错,紫韵堂主,这小子几斤几两,岂能在如此短时间内为虎狮兽治愈,不要护着他了。”夜北执事也连忙道。

    只不过,紫韵堂主却是笑了笑,轻声一语:“怕是诸位误会,正是林浩为虎狮兽治愈时展现的医道天赋惊人,所以我才会有收他为弟子之心,何况,我与他素昧平生,也不相识,怎会护短,虎狮兽的的确确是林浩治愈。”

    此时,夜北执事还在劝说,但欧阳朽副堂主却陷入深思之,林浩口口声声说虎狮兽是他治愈,连紫韵堂主也承认,只怕………

    “林浩,虎狮兽的确是你治愈?”欧阳朽堂主看向林浩。

    “是,如果不信,你们大可以将金刚石再次让虎狮兽吞下,看看我是否有办法让它吐出来。”林浩从容淡淡,事实便是事实,假不了。

    “欧阳副堂主还请莫要继续怀疑,林浩为虎狮兽治疗,我便在斗兽场,一切看在眼,如果还是不信,我也赞同他的方法。”紫韵堂主轻笑。

    这一刻,欧阳朽副堂主诧异的看向林浩,紫韵堂主如此解释,必不会有假,那也正是说,虎狮兽的确是被林浩所治愈,他并没有说谎,所以才会底气十足……

    “哈哈……好好好,倒是老身糊涂了,如此一位控兽天才老身看走了眼,林浩,这件事是本座的不对,冤枉了你。”欧阳朽副堂主打量林浩,眼有喜色浮现。

    难怪堂主让她想办法将这小子收入圣兽堂,果然是一块璞玉!

    年女子移花诧异的看向林浩,这位外门小子………并未说谎,虎狮兽,是他所治愈!

    短短时间内,能够知晓高阶凶兽的病因所在,且能迅速找到对应方法,可以说对凶兽了若指掌,此子的确是控兽一脉的天才,资质或许超过了往届所有随圣兽堂弟子!

    沐婉也吃惊不小,心却还是不服气,林浩才多大,看起来不过十四岁,怎么会有如此大的本事,竟比她还要厉害。

    林浩对欧阳朽副堂主炙热的目光视若无睹,只要能够还他一个清白即可,总不能之前被圣天宗赶出来,这次又被仙剑宗扫地出门,若真是如此,以后只怕没哪个宗门会收他了。

    “林浩……你真的没撒谎?”夜北执事似乎有些后知后觉,奇怪的盯着林浩。

    “夜北执事说呢。”林浩淡淡道。

    闻声,夜北执事老脸一红,他在仙剑宗当了二十年执事,以往还从未冤枉过任何一位弟子,而今日听了欧阳副堂主的话后,也未调查便判定林浩有恶行,的确属于失职。

    “夜北执事……方才紫韵的请求……”见夜北执事有些懊恼,紫韵堂主轻声道。

    “是是是……副堂主能够看上林浩,是他的福气,本执事自然不会拒绝。”夜北执事连连点头。

    “夜北执事,这可有些不妥!”忽然,欧阳副堂主眉头一皱,脸上的皱纹更深。

    “不妥?”夜北执事未能理解,询问道:“欧阳副堂主,为何不妥?”

    “咳咳……是这般,老身也想打算收林浩为徒,毕竟他的控兽天赋实在极好……”欧阳朽副堂主道。

    “可……这,宗门弟子若是拜师,也只能拜师一位,没听说能拜两人的……”夜北执事有些为难,重新审视林浩,这小子究竟隐藏了怎样的天赋,竟让紫韵堂主和欧阳朽副堂主都想要收他作为弟子,这在宗门,很少会出现如此情况。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