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夜北执事心有些为难,紫韵虽然年轻,但毕竟是堂主级别,比起欧阳副堂主还要高了一个级别,但若按照资历而言,紫韵堂主却比不过欧阳副堂主……

    这可是有些让人不知如何是好,夜北执事无论说些什么,都势必要得罪一位高层。

    “夜北执事,你管理外门,对外门弟子的前途可是需要负责,林浩如果拜本座为师,日后前途不可限量。”欧阳朽副堂主开口说道。

    “欧阳副堂主说的有理……”夜北执事想了想,点头道。

    “或许并非如此,林浩治愈虎狮兽,使用的乃为银针,是我医道一途手段,同控兽一途关系不大,本座身为仙剑宗医道至高,认为林浩拜师与本座最为合适。”紫韵也轻声开口。

    “这……”夜北执事满脸尴尬,他可不想做那些得罪人的事。

    “呵呵……紫韵堂主医术虽超绝,但毕竟年轻,比起林浩也未达上几岁,若林浩拜紫韵堂主为师,这并不适合,况且年轻男女整日混在一处……”欧阳朽副堂主冷冷一笑,话只说了一半,但意思却已经点到。

    夜北执事额头渗出一丝冷汗,当下欧阳副堂主的话,的确不算是轻……

    只不过,紫韵堂主并未在意,淡淡一笑,若春风轻拂,从容大度,这点是欧阳朽副堂主无法相比的一点。

    欧阳朽副堂主自一开始便对紫韵堂主不服气,认为紫韵年轻,即便实力和医道造诣惊人,但资历却是不够格,无法胜任堂主一职。

    其实,欧阳朽在仙剑宗是副堂主,而紫韵为堂主,虽然属于两个不同的堂口,但在职位上却相差整整一个级别。

    但欧阳朽却仗着老资历,从未将紫韵放在眼,否则她昨日巧遇紫韵堂主,也不会说出让她去治疗虎狮兽的请求来,一位副堂主使唤正堂主去给凶兽治病,说出去也不合道理……

    欧阳朽正是看在紫韵堂主年轻,并且不喜计较,这才会变着法的欺负她,但这次欧阳朽副堂主却是失算了,在收林浩为徒的事上,紫韵并未打算让步。

    “欧阳副堂主想收天才弟子为徒,这点本座毫无意见,但林浩的天赋一脉,显然属于医道,同控兽似乎关系不大,所以本座不能见他的天赋被扼杀。”紫韵淡淡道。

    “呵呵,紫韵堂主年轻,目前并不适合收弟子,况且,林浩的天赋,正是控兽一途,低阶、阶、高阶,这阶凶兽穴位大不相同,甚至每一类的凶兽都有很大区别,林浩却能够迅速摸清虎狮兽的穴位变化,以及病因所在,甚至将虎狮兽短时间内治愈,显然为控兽天才,无论是凶兽和妖兽,同人可不一样,希望紫韵堂主千万不要混淆才好。”欧阳朽副堂主冷笑道。

    闻声,紫韵平淡道:“莫非欧阳副堂主见过使用银针给凶兽治病的吗,紫韵的确见识有些不足,尚未见识。”

    “这有什么,虽然老身也未曾见过,但无论使用什么,都只是一种手段和器具,莫非器具的使用,也能够拿出来证明什么吗。”欧阳朽副堂主不屑一顾。

    此刻,她已经认定,林浩绝对是控兽天才,自己必须要收林浩作为弟子,至于这紫韵堂主,或许是故意和她作对!

    当下,年女子移花和沐婉对视一眼,事情的转变实在出人意料,从原本的惩处林浩,变成现如今弟子争夺,实在难以想象。

    “不必多言,本座意决,林浩必须拜本座为师。”紫韵玉臂一挥,语气有了些强势。

    “呵呵,这只怕紫韵堂主说的不算,林浩是外门弟子,是夜北执事的管辖弟子,就算要决定那也只能让夜北执事来决定。”欧阳朽副堂主也强势道。

    夜北执事不由苦笑,这转来转去,烂摊子竟又转了回来,让他如何去选,一位是年轻堂主,另一位是有资历的副堂主,两边都不好得罪……

    可如今的情况,无论自己如何帮林浩选择,都会得罪一人……

    “夜北执事,我相信你的眼光,林浩显然是控兽天才。”欧阳副堂主看向夜北执事,开口说道。

    “是……但,这……”夜北执事在紫韵堂主和欧阳副堂主的注视之下,非常为难,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忽然,夜北执事面色微喜,连忙正色道:“其实,关乎林浩前途的决定,本执事也不好拿主意,毕竟当事人是林浩,无论控兽一途,或者医道一途,林浩自己心绝对比我要清楚,所以我觉得让林浩自己选择比较合适。”

    此话一出,紫韵和欧阳副堂主也懂夜北执事的意思,他的确是有些为难,可若让林浩自己来选择,倒也没什么错,毕竟关系到林浩日后的前途。

    “林浩,你若拜本座为师,本座定不会亏待与你,将会倾囊相授,日后莫说凶兽,就算是妖兽,你也未必没有可能驾驭,而且,我圣兽堂主对你也有些兴趣,千万不要看某紫韵堂主美貌出尘,便耽误了自己的前途啊……”欧阳朽副堂主苦口婆心,开始劝说。

    “本座却不这般认为,林浩若成为本座弟子,天赋才不会浪费。”紫韵也说了一句。

    旋即,在场数人的目光都落在林浩身上,看看他自己如何选择。

    见状,林浩不由暗自苦笑。

    医道一途,林浩并不重视,而且,他也不认为紫韵的医道比自己要强,至于控兽一途,林浩更加一窍不通,这只是使用意境层次上的力量对凶兽进行安抚或震慑罢了。

    若非要让林浩自己做出选择,无论紫韵堂主,亦或者欧阳朽副堂主,他都不会去选。

    林浩的目标是要进入内门,并且使用传承明提升实力,拜这两人为师算怎么一回事。

    “抱歉,弟子才疏学浅,控兽和医道都不精通,所以只能拒绝紫韵堂主和欧阳副堂主的好意,还是等弟子进入内门再说……”片刻之后,林浩缓缓开口。

    此话一出,除了紫韵堂主之外,欧阳副堂主等人满脸诧异。

    拜宗门高层为师,是多少弟子的梦想,而今日一位副堂主,甚至堂主要收他为徒,林浩竟然直言拒绝,一句才疏学浅便打发了!

    对此,夜北执事却满脸欣慰,不管林浩为何拒绝,但如此一来,他却不容得罪紫韵和欧阳朽,甚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