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朽副堂主和移花等人,神色无比诧异,这小子竟如此干脆拒绝高层的收徒邀请!

    若换成别的弟子,只怕必然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并且无比激动,毕竟能够拜在仙剑宗高层门下,身份地位,在弟子之会有显著的提升。

    “小子,你为何拒绝?”欧阳朽副堂主诧异问道。

    加入圣兽堂他不愿意,自己要收他为徒,这小子竟还不同意!

    “弟子才疏学浅,并非控兽一脉的天才,所以不想浪费副堂主的时间。”林浩委婉开口。

    “林浩,你不要妄自菲薄,你是什么材料,本座都看在眼,既然决心收你为弟子,本座必然会全力去栽培你,用宗门最好的资源!”欧阳朽副堂主尽力劝说,她的确很欣赏林浩的天赋,若能够被她所栽培,日后前途不可限量。

    就此刻看来,林浩控兽一途的天赋,已经完全超过圣兽堂所有绝大部分天才弟子,在这个年龄段,无一人能够和林浩比肩。

    “副堂主,不止是弟子才疏学浅,而且,弟子对控兽一途也没有什么兴趣,只是想要早些进入内门罢了,没有其它想法。”林浩直言道。

    “进入内门?”闻声,欧阳朽副堂主眉头一皱,她看林浩,武道天赋也就是普普通通,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就算在外门修炼几年,进入内门之后,也只是普通弟子罢了,将来不会有什么大出息。

    而圣兽堂不一样,属于特殊人才,如果林浩能够加入圣兽堂,拜自己这位副堂主为师,将来很有可能能够控制高阶王者凶兽作战。

    而且,圣兽堂不光是她这一位副堂主,还有正堂主存在,如果正堂主得知林浩的天赋,并且也出手指点一番,在未来的日子,或许仙剑宗能够出现第一位能够驾驭妖兽的绝世天才,他们天都国的控兽一脉,或许会在真正意义上的崛起!

    想到这里,欧阳朽副堂主目光炙热无比,心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管这小子如何想法,她一定要让林浩加入圣兽堂,并且培养成一位真正的控兽天才!

    “林浩,你莫非还在记恨本座进入对你的误会,这事情都已经解释清楚,如果你心还有芥蒂,本座也愿意同你赔个不是,毕竟这误会是由本座未调查清楚所引起,是本座不对。”随后,欧阳朽副堂主叹气道。

    闻声,沐婉和年女子移花都是一惊,堂堂圣兽堂副堂主,竟然对一位普通的外门弟子道歉,这实在让两人有些难以接受。

    尤其是沐婉,心非常不服气,她身为圣兽堂第二天才,就不相信这位外门弟子的控兽天赋和实力,能够远超过她!

    “副堂主大人,您这是何必,他既然不识抬举便算了,想要加入圣兽堂的天才,不知道有多少,难道还差这小子一人,再说,就算他真是控兽一脉的天才,也无法和程昱师兄相提并论,两人都不是一个层次的!”沐婉神色不悦,心无法平衡。

    沐婉口的程昱,乃是仙剑宗圣兽堂第一奇才,不止对凶兽无比了解,甚至能够驾驭凶兽进行作战!

    程昱本身的实力便无比强大,堪比内门弟子,加上身为控兽一脉的超级天才,能够驾驭凶兽战斗,其实力达到一个非常可怕的地步,即便在仙剑宗内门之,也有很大的名气!

    沐婉心认为,林浩的控兽天赋,比起她便已经相差甚远,但又不方便这般直接说出,所以便把圣兽堂第一天才程昱搬出来。

    闻声,欧阳朽副堂主并不反驳,就从目前来看,林浩比起程昱,乃至是沐婉,都相差甚多,但林浩却胜在年幼,比他们岁数都要小,况且程昱在林浩这个年纪时,也就未必能够达到林浩这样的程度。

    所以从长远的目光而言,林浩若是真正成长起来,应该不会弱于程昱。

    “欧阳副堂主,既然林浩不愿拜师,你还是莫要继续勉强比较好。”片刻后,紫韵堂主淡淡说道。

    在紫韵堂主看来,林浩虽然在控制兽一途上,或许会有比较大的发展空间,但他最大的天赋,还算医道。

    自然,紫韵堂主也不会勉强林浩,如果他执意不愿拜自己为师,那也便算了。

    欧阳朽听紫韵堂主一言,神色很是不悦,她要收林浩为弟子,关这个年轻貌美的堂主何事,现在说这种话,摆明了是和自己过不去。

    “呵呵……林浩是仙剑宗弟子,如今还年轻,或许不知道他自己以后要走的路,本座既身为仙剑宗高层,自然有权利帮助弟子改正,而此刻,本座正是在这样行动,收他为徒,不止是对仙剑宗好,对林浩自己也好。”欧阳朽副堂主冷笑道,她在用行动告诉紫韵堂主,自己可不将她放在眼。

    对此,紫韵堂主也没有反驳,她的性子淡漠,不喜口舌之争,尤其在宗门弟子身前,更加不会。

    “欧阳副堂主,属下有个主意。”忽然,年女子移花开口说道。

    闻声,欧阳副堂主看向移花,轻声说道:“移花,你有什么主意,但说无妨。”

    “欧阳副堂主,林浩既不愿拜师,我们也不需要勉强,但同样得有一个条件,不如让林浩同程昱一战,如果林浩能够胜出程昱,便证明他天赋异禀,到时就算拒绝拜师,那也不行,可若林浩败给了程昱,那边随他去。”

    此话一出,欧阳副堂主面色怪异,这移花心打的是什么算盘,林浩控兽一途的天赋,虽然不错,但若是要和目前的程昱比起,那本根不在一个层次之上,林浩又怎么可能会胜出。

    退一万步说,林浩压根不想拜师,就算控兽一途的实力比程昱要强,林浩也完全可以放水,想赢不容易,想输掉那太简单不过。

    此事,林浩点了点头,年女子移花的这个提议,他非常能够接受,只要到时候自己做做样子,很快便能够败下阵来……

    “移花姑姑的提议很好,我也觉得非常可行……”沐婉微微一笑,同移花对视一眼。

    只不过,欧阳副堂主却摇了摇头,冷冷道:“提议是不错,但规则却要修改,反过来更加可行。”

    反过来?

    移花和沐婉等人不解,这反过来是什么意思……

    欧阳朽木副堂主解释道:“让林浩和程昱一战可行,如果林浩胜了程昱,那拜师或者不拜师,便让林浩自己做主,可若林浩败在程昱手,那林浩就必须要拜本座为师。”

    “啊……这……怎么会……”沐婉顿时失色,欧阳朽副堂主将规则这般一改,林浩岂不是必然要成为副堂主的弟子?

    凭林浩的实力,怎么可能会是程昱对手,想要胜过程昱,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副堂主,如果林浩胜了程昱,那完全证明林浩是控兽一脉的惊世奇才,怎反而不让他拜师了,这似乎有些……”移花想要劝说。

    谁知,欧阳朽副堂主却道:“这有什么,本座说可以便可以,如此定下来便好。”

    见欧阳朽副堂主脸色沉下来,移花连忙说是,不敢继续多说。

    谁都能够看出,林浩想要胜过程昱,根本不可能,而欧阳朽这样的规矩,就是肯定林浩会败下阵来,一旦失败,林浩就要拜副堂主为师……

    如今,欧阳朽吃了秤砣铁了心,一定要收林浩为弟子,否则也不会修改这离谱的规则。

    “林浩,本座的提议,你觉得如何。”随后,欧阳朽副堂主看向林浩,含笑说道。

    闻声,林浩连连摇头:“这……似乎并不如何,我对控兽一窍不通,让我和圣兽堂最顶尖的第一天才用控兽的手段战斗……这只怕不妥……”

    林浩也有些无奈,欧阳朽副堂主根本就是一只老狐狸……

    “呵呵……林浩,话也不是你这样说,既然你不想拜本座为师,那便全力击败程昱便可,机会本座不是没有给你,如果你不愿意,那现在就乖乖拜我为师。”欧阳朽副堂主眼精光一闪,轻声笑道。

    林浩未能想到,这欧阳朽副堂主的行事作风竟这般霸道犀利,莫非圣兽堂之人都是这样的性格?

    眼见林浩沉默,欧阳朽副堂主嘴角微微上扬,此刻摆在林浩眼前的就只有两条路,一是战胜圣兽堂最强天才,这样他就可以不用拜师,第二便是败给程昱……

    但无论如何,结局都只会是第二个,没人认为林浩真的会胜过程昱,这完全没有丝毫可能性存在。

    当下,林浩也是有些头痛,与其如此,还不如让自己去挑战宗主干脆,胜过宗主便不用拜师,胜不过便拜师……

    其实在旁人心,林浩挑战程昱和挑战宗主的区别不大,因为都没有任何胜出的可能性。

    最终,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林浩终于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如果林浩不答应,那就像欧阳副堂主说的,直接就认她为师。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