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枫心愤恨难当,他甚至为何会被赵仓人教训也一无所知,自认并未的罪过几人。

    轰地声,青枫左脸被赵沧狠狠击,甚至使用了真气,青枫嘴角溢出鲜血,却吭也不吭一声。

    “嘿嘿……青枫,你最近不是很狂吗,还有你那个周月师妹,今日的苦难,可不会那么容易过去。”赵仓拍了拍青枫脸,冷声阴笑。

    听闻赵仓提起周月,青枫当即暴怒道:“你们敢碰周月师妹的一根手指,我定不会放过你们,林师兄和周月师妹关系也不错,你们不要乱来!”

    “林师兄?!”赵仓满脸‘惊恐’,看向身前的另外两人:“林师兄,就是那个新来的土包子吗,听说很厉害!我好怕,你们怕不怕?”

    闻声,另外两位外门弟子捧腹大笑,其一人道:“什么狗屁林师兄,老子一根手指便能捏死他,等会我找完周月,就去找你那个林师兄。”

    “你们……莫要欺人太甚!”青枫满腔怒火,却又无处发泄。

    “嘿嘿,我看着这小杂碎,你们去将那贱人绑过来。”赵仓冷笑道。

    ……

    大约半刻钟之后,周月果然被两位外门弟子带到此处。

    “你们……这是做什么……”周月被两位外门弟子丢在一旁,身躯蜷缩成一团,并且看向了不远处的青枫。

    “嘿嘿,干什么,等会你就知道了。”赵仓冷笑,旋即看向两人:“林浩怎么没抓来?”

    “哼,林浩那小子不在房,否则我一并抓来。”某位弟子冷哼道。

    “那小子运气倒是好……”赵仓看向青枫:“小子,不过你和周月的运气,可没那么好了。”

    言罢,赵仓将目光落在周月身上。

    “你们!有种冲着我来,欺负女子算这么回事!”青枫怒吼。

    话音刚落,青枫便被某位外门弟子一拳砸在脑上。

    ……

    “那是……”此刻,在百米之外,沧风正在修行,刚准备回去外门,却正见到这一幕。

    “青枫师兄和周月师姐,这怎么一回事?那赵仓和另外两位师兄,不正是海峰师兄的朋友吗……”沧风神色诧异,原本想要上前阻止,但转念一想,立即否了这个念头。

    深夜身份,周月和青枫被绑到这偏僻之处,肯定事有蹊跷,如果他贸然上前,说不准自己都会被留下。

    “不行,我要去报告执事!”沧风心下定主意,瞧瞧离开。

    沧风在外门,并没有一个朋友,若王傲天和方孟等人,虽然同时进入宗门,但总觉得不是一路人,所以也未深交。

    此刻,沧风脑想起林浩,青枫和周月两人,似乎和林浩的关系也还算不错,这件事沧风觉得并不简单,所以想找个人商量一番再做决定。

    只可惜,沧风却发现,林浩并不在房内。

    “不管了,再这样下去,还不知道会发生何事,先去禀报夜北大人!”当下,沧风顾不得太多,转身便离开。

    穿过外门后山时,沧风却是发现,林浩竟一个人躺在地面上,一双眸子正出神的盯着半空。

    “林师兄!是不是林师兄?”沧风连忙喊道。

    闻声,林浩收回目光,缓缓起身,看向沧风,奇怪道:“是我,怎么了?”

    “太好了!”沧风连忙跑上前,将来龙去脉告诉给了林浩。

    听完沧风的描述,林浩眉头深皱,既然那赵仓等人经常跟在海峰是身边,很有可能是因为自己而连累了青枫和周月。

    “在何处,速带我去!”林浩开口道。

    “不可!赵仓人的实力,都达到了‘大地位’巅峰!我们不是对手!现在还是赶快去禀报执事,让执事大人处理比较妥当!”沧风连连摇头。

    “来不及了,夜北执事镇守在山脚下,现在去禀告,来回时间不短,你马上带我过去!”林浩道。

    沧风想了想,却觉得也有些道理。

    只不过,让他报个信是没问题,但若让他出手相救,和位‘大地位’巅峰师兄作对,沧风可不太情愿。

    毕竟他刚入宗门,还是新人,日后时间还长着,不想树敌。

    对此,林浩似乎也看懂了沧风的想法,道:“沧师弟,你不现身,只要带我过去便可。”

    闻声,沧风叹了口气,最终点头同意,如果不必他出手,倒也可行。

    林浩跟着沧风,两人速度都算极快,几分钟后,来到一处偏僻之地。

    “就在前面……林师兄我帮不了你,就先走了……”沧风有些尴尬。

    “多谢!”林浩点头,并未怪罪沧风,如果换做林浩,甚至他根本不会管这种事。

    ………

    此刻,青枫狼狈不已,嘴角的血已经将上衣染红,远处的周月嘴角也有血迹溢出。

    林浩见状,不由蹙眉,周月和青枫两人,心肠不坏,并且对他也比较照顾,今日却可能是因为自己被人这般羞辱……

    “谁!”

    见有人疾步走来,沧风顿时一惊。

    他们的所作所为,若被人发现传了出去,执事知晓后,定会关他们禁闭。

    “是那土包子!”其一位弟子最先发现林浩,当即喜道。

    “嘿嘿,这小子之前没找到他,现在竟自己送上门来了。”赵仓盯着林浩,冷笑不已。

    当即,青枫和周月也看向林浩,神色复杂。

    赵仓人,实力都已达到‘大地位’巅峰修为,他们人若是联手,林浩可能没有反抗的余地。

    “呵呵,林浩,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赵仓话至半途,忽然脸色一变,立即看向四周。

    看这林浩的模样,似乎并不是碰巧路过,若他已经得知自己将青枫和周月绑来,或许会向执事告状……

    只不过,赵仓等人,并未发现夜北执事,可以说除了林浩之外,没有任何人前来。

    “林浩,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赵仓警惕问道。

    “自然有人说。”林浩神色平淡。

    “只有你一个人来?”赵仓依然怀疑,他完全找不到林浩敢一人前来的理由。

    “只我一人,现在我来问你,是谁指使你们这样做的。”林浩虽心已猜到几分,但还要一个确认。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