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没多久,海峰便又万分后悔,他的威胁没有任何作用,反而又迎来林浩若雨点般的拳打脚踢,险些昏厥当场。

    下方,彩儿神色呆滞,望着战台上的林浩,心又恐又惊。

    她原本以为,这位从偏远小城来的少年,并没有什么实力修为,甚至能够通过宗门的考核,都有一些运气成分在内,但在今夜,林浩的霸道强势,完全逆转彩儿的想法。

    此人哪里是没什么修为,所展现的实力分明就是一个小怪物,就像是凶兽的化身!

    “林师弟,还不住手!”终于,那位一直未开口的梅姓师姐道。

    轰!

    话音刚落,整个演武台一阵抖动,海峰被林浩一脚踢在腹部,巨大的力量将海峰直踢飞出十米远,掉在演武台下方。

    众人再看海峰,已经一动不动。

    “杀人了,林浩杀人了!”

    “这小子……怎如此狠毒,竟把海峰活活打死?!”

    台下众人纷纷朝后方退去,有些惊慌无比,生怕林浩凶性大发,殃及池鱼。

    忽然,一道白色残影闪至,正落在林浩身前。

    “孽障,宗门圣地,岂容你放肆!”来人一声冷喝,面无表情,但却又不怒自威。

    老者身着白袍,年岁大约六旬上下,气势滔天,竟是‘天灵’级强者。

    “参见执法大执事!”见到老者,众人面色微惊,当即行礼道。

    此刻,林浩的左臂被老者轻轻一拍,身形踉跄,险些飞出战台。

    林浩体内被巨力侵袭,但本身体魄强大,所以很快便稳了下来。

    见状,老者眼闪过一丝异色,但很快却又敛去。

    “此子无法无天,绑起来带入执法堂!”老者冷喝道。

    “是!”

    老者身后,两位执法堂弟子立即上前,要将林浩制裁。

    “且慢!”就在此刻,远处又闪过一道身影,众人看清,正为夜北执事。

    方才,王傲天跑至仙剑山脚找到夜北执事,说林浩凶性大发,在海峰认输投降的前提下,还将海峰打成残废。

    夜北听闻来龙去脉之后,便知大事不妙,宗门有明规定,演武台上,只要认输,对方便不可继续出手。

    夜北也没心情问出个究竟来,全速赶往外门,恰巧见执法大执事也现身在此,还要将林浩绑进执法堂。

    那执法堂普通人哪里能够去,进去就要掉层皮……

    现在的林浩,不仅仅是外门普通弟子这般简单,需知,圣医堂和圣兽堂的正副堂主,都要收林浩为徒,若真有个长两短,夜北并不好交代。

    但若林浩真犯了宗规,那自然是要惩处,可事情毕竟还没有弄清楚,夜北执事不解,林浩为何无缘无故会和海峰打了起来。

    而且,林浩只打开第道地门,而海峰则打开了第四道地门,两人的实力和修为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之上,结果怎会是海峰被打成残废?

    见到夜北执事,执法堂大执事点了点头,开口道:“夜北执事,你来的正好,此子和某位外门弟子一战,在别人投降的情况下,还将对手活活打死,心性如此歹毒,绝留不得。”

    “什么……打死?!”闻声,夜北执事满脸诧异,林浩虽说性格有些偏冷和孤僻,但也不至于凶狠歹毒才对。

    对此,夜北执事满心怀疑。

    “不错,夜北执事,林浩将海峰打死了!”王傲天连声开口,指着不远处已经没了动静的海峰。

    “绑走!”执法堂大执事似乎也没了什么耐性,直接让两位跟随弟子出手。

    见状,夜北执事却大步上前,出声道:“且慢,这件事本座需要调查一番再做定论。”

    夜北可是有前车之鉴,所以也不敢随便下定论。

    “哼,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夜北执事哪里还需要调查,即便是要调查,也先将这孽徒先带去执法堂,由本座来审问。”执法堂大执事不悦。

    宗门执法堂,绝对是禁忌般的存在,只要有弟子被带入执法堂,必是要掉层皮,甚至有许多犯下大错的弟子,进入执法堂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不可,等上一会,如果调查属实,林浩自然让你们带走,但现在本座还是要问上一遍。”当下,夜北执事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毕竟他的职责是管理外门,而林浩又是外门弟子,即便林浩真犯下什么滔天大罪,也应当由自己亲自审判,关执法堂什么事。

    一般而言,执法堂负责内门弟子,像在外门,若弟子的普通小错,根本不会让执法堂来过问。

    退一万步来说,哪怕的确有外门弟子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也应先为管理外门的执事审问调查一番,确认之后交给执法堂。

    就目前执法堂大执事的所作所为,已经有些违规的嫌疑。

    此时,执法堂大执事眉头一挑,夜北执事莫非老糊涂不成,自己要带一位弟子去执法堂,他为何如此护着,那海峰明明已经被人打死,事实摆在眼前。

    “怎么,我执法堂难道没资格审问?”执法堂大执事冷哼道。

    “呵呵,一切还是按照规矩来。”夜北执事也不同他口舌之争,大步走至海峰处,蹲下身子为海峰检查。

    “人没死,只不过残了而已,卧床数月配合上好丹药还有机会恢复。”忽然,林浩的声音,淡淡传出。

    闻声,众人都是一愣,本以为林浩凶性大发,将海峰活活打死,但他现在却又说海峰并没有死。

    只不过,也有许多人并不太相信,认为林浩只是想逃脱宗门惩罚的借口罢了。

    片刻之后,夜北执事点了点头,朝身旁的海峰道:“你去一趟圣医堂,多请一些医师来。”

    “弟子遵命。”青枫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执事的话,他自然无法违背,虽说心巴不得海峰死了才好,但如果海峰真的死去,林浩一定会倒血霉。

    “人没死?!”执法堂大执事陷入沉默,旋即冷道:“不管如何,在对手已经投降认输的前提下,将人打成重残,这都说不过去,执法堂一定要进。”

    夜北执事对执法堂大执事好一顿安抚,这才争取到一些时间,无论如何,那老者毕竟身为执法堂大执事,如果执意要带走林浩,他也没有办法。

    “林浩,到底发生如何状况,你怎会同海峰在演武台上打了起来!”很快,夜北执事站起身,目光落在林浩身上。

    对于林浩,夜北执事头痛不已,这小子似乎就是一个惹祸精,走到哪里都不太平,非要惹出一些纰漏来。

    林浩抱拳,开口道:“这件事不怪弟子。”

    林浩此话一出,不少外门弟子纷纷冷笑,海峰在演武台上明明都已经求饶认输,可林浩却不依不饶,依然将海峰打成了残废,现在却说不怪他。

    “放肆,海峰在演武台上,是否已经认输!”夜北执事喝道。

    “是。”林浩淡淡回答。

    “莫非你不知,同门师兄弟切磋,点到即止,海峰已经认输,你为何下手如此狠毒!”夜北执事怒道。

    对于林浩,夜北执事也抱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他倒不介意林浩的出生,只要潜力足够便可。

    这小子,医道天赋和控兽天赋都惹的那正副堂主如此喜爱,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可偏偏做要做出这种事来,自毁前途!

    夜北执事盯着林浩,他要一个答复。

    林浩沉默片刻,随后开口道:“夜北执事,我不会无缘无故挑战海峰,是他先招惹我,夜半时分,让人将周月师妹和青枫师妹绑进了小竹林,对两人进行殴打和侮辱,周月师妹和青枫师弟都是我的朋友,也正是因为我,青枫才做出如此行径,弟子自然要讨一个公道。”

    林浩一番话说出,在场众人陷入沉默。

    不少人心都清楚,林浩挑战海峰的愿意,这的确是海峰先不对,非要欺负林浩这样的新入门弟子。

    “竟有此事?”夜北执事眉头一皱,随后道:“青枫和周月何在,出来回话。”

    “夜北……夜北大人……弟子在。”周月从人群走出,怯怯的看向夜北执事。

    “青枫呢。”夜北道。

    “青枫师兄……他方才被您指派去圣医堂青医师了……”周月回答。

    闻声,夜北执事点了点头,此时打量周月,的确是有明显的伤痕。

    “周月,我来问你,林浩所说的,可是实情。”夜北执事盯着周月。

    “是……林师兄句句属实……海峰指使赵仓等位外门师兄,骗我打开房门,将我绑了出去……青枫师兄也是如此,并且绑我之时,赵仓还去了林师兄的房间,但那时林师兄恰巧不在,否则连林师兄都绑了……”周月实话实说,将之前所发生的事情描述出来。

    闻声,不少人冷笑,那赵仓还绑林浩,连海峰都被林浩打的没有还手之力,落个重残身,赵仓等人就更不用说,如果当时林浩在房,只怕残的那个人就是他。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