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丹药阁

 热门推荐:
    听林浩一口回绝,这倒让罗峰和女子有些诧异,毕竟一块品灵石的价格已经算是不低。

    “林浩小兄弟,实不相瞒,一块品灵石已经是我们拍卖阁能给的极限,再多就不行了。”女子摇了摇头。

    “如果这是极限,那只有作罢,等下次有机会合作。”林浩摇头,转身便要离开。

    “林浩等等!”见状,罗峰叫住林浩:“这样,再过一月便是我们拍卖阁一年一度竞拍盛会……林浩兄弟你一月后来拍卖阁拍取一件物品,无论多少银两拍得,都由我们阁内为你买单。”

    最终,罗峰出了一个底线。

    “成交。”林浩也知见好就收,一本《风雷掌》原本已为他争取足够多了利润,若继续狮子大张口,难免惹人讨厌,而且这也不是林浩的风格。

    随后,林浩和拍卖阁签订了一份协议,双方谁人若违背协议上的规定,将有‘天域’武道联盟会追究责任。

    林浩签字画押,随后从女子手接过一块品灵石和一块拍卖阁的上客令牌。

    日后凭这上客令牌,林浩便可随意出入拍卖阁,并且免费拍得一件宝物。

    ……

    离开拍卖阁,林浩径直朝着流云城最大的一家丹药阁走去。

    丹药阁内有不少珍品丹药出售,但价格也是贵的离谱。

    极其普通的丹药材料,少说也需要数百两白银,若是那些好一些的,几万甚至价值几十万两白银价格的丹药也有出售。

    刚走进丹药阁,其琳琅满目的丹药便让林浩看花了眼。

    丹药种类繁多,天材地宝倒也不少,但唯一可惜的是炼丹手艺太过粗糙,达不到林浩心的最低标准。

    自然,林浩的眼光是极高的,尤其在炼丹一途上,当世无几人能同其争锋。

    掌事是一位年约四旬左右的男子,身材略胖,满脸的福气相。

    见林浩出现,掌事站起身来,目光落在林浩身上用最快的时间打量一番,最后微笑道:“小兄弟,需要什么?”

    闻声,林浩点头道:“我需要一些药材,不知贵阁内有没有存货。”

    “药材?”闻声,管事脸色变得有些怪异。

    入丹药阁,一般而言都是购买成品,购买材料的少之又少。

    材料炼丹繁琐,而且大部分世家没有炼丹的手段,而且最为重要的是,材料普遍而言比丹药的价格还要更高!

    “小兄弟,我们这里不卖普通材料。”管事道。

    “灵谷和血青不知道可有?”林浩直言。

    “灵谷和血青?”此话一出,那掌事又重新坐了下来,盯着林浩:“小兄弟,看你的穿着,应该是林家的外门弟子吧。”

    “正是。”林浩并不否认。

    “据我所知,四大世家的内门精英弟子,每个月的俸禄才不过十几两白银,外门弟子最多十两……你可知血青和灵谷这两种材料是什么价?”掌事道。

    还不等林浩开口,掌事又道:“这两种材料在我阁属于精品,你要的东西起码需一万两白银!”

    “一万两这么贵?”林浩微愣,他原本以为这两种材料五百两白银便能入手,不曾想价格也是高的离谱。

    见林浩的神色,管事笑了笑,他便知这林家的外门弟子应该买不起,除非是外门精英级弟子有在山脉猎杀凶兽的能力,将凶兽贩卖后才会有大量银票。

    不过这些外门精英级弟子,他也都认识,看林浩实在面生,而且即便四大世家的精英弟子,来到丹药阁也会觉得囊羞涩。

    ……

    “罢了,灵骨给我两,血青二两。”林浩开口。

    不管如何,这两种材料必须入手,不说一共需一万两白银,即便十万两、一百万两,自己也得弄到手。

    “你说什么?”掌事愣了愣,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灵谷两,血青二两。”林浩又道一声。

    “小兄弟……这一共需一万两白银。”掌事提醒林浩。

    “价钱我知道,可我现在身上没有这么多的银票,不知可否用东西进行抵押?”林浩只能用一块品灵石进行抵押。

    “说了半天,你还是没银子。”掌事摇头,他便知是这个结果。

    “可我有这个。”林浩上前,伸手入怀。

    啪!

    一声清脆,品灵石被林浩拍在了柜台之上。

    “这是……灵石?!”眼见柜台上的灵石,掌事顿惊。

    “一块品灵石价值一百块下品灵石……用来抵押你看如何。”林浩淡然道。

    “品灵石?……小兄弟你稍等片刻,我需要请示掌柜!”

    灵石可不是白银能够相提并论,比起金子还要更加珍稀!

    掌事连忙起身,叫来一位女子暂看阁内,自己则是一路小跑而去。

    林浩闲来无趣,在这丹药阁走四处观望,无非是看那些丹药的炼功如何。

    片刻后,林浩摇了摇头,虽是有些珍品材料,但炼丹造诣火候不够,成品率自然也就不高。

    柜台内那位穿着朴素的女子则是怪异的盯着林浩。

    这位少年岁数不大,但盯着丹药阁内的珍稀天材地宝却时不时摇头,女子看在眼有些气愤。

    “喂,你摇什么头!”女子我指着林浩,面色不悦。

    林浩转过身来,见那女子的脸色难看,并未答话。

    “你这是什么意思,瞧不起人吗?”林浩的神色态度让那女子有些动怒,直接从柜台之走出,冷笑道:“我们丹药阁无论是材料或者成品丹药,在流云城都是第一流的。”

    闻声,林浩点头:“若仅限在流云城,的确算为第一流。”

    “仅限在流云城?!你凭什么说这种话,什么都不懂就敢在这里高谈阔论!”女子吵道。

    高谈阔论?

    林浩无奈,自己似乎什么都没有说过,并且也承认丹药阁的丹药和材料在流云城内属第一流,怎却惹的这女子冷嘲热讽。

    “你是此处的炼丹师吧。”林浩打量女子,能够从她身上闻到一丝淡淡的草药味,故此说道。

    “你还算有点见识,不过我是炼丹学徒,我师父才是炼丹师……再过几年,丹药阁内许多成品丹药都将会是我炼制的。”女子面庞带着一丝傲然之色。

    “你怎知我和炼丹有关……?”随后,女子回过神来,有些疑惑道。

    “对炼丹略懂一二,所以对炼制丹药过程的味道有些敏感罢了,恰巧你身上有这种味道。”林浩也不隐瞒。

    “你?对炼丹……略懂一二?!”闻声,女子先是错愕,旋即冷笑道:“我六岁开始学习炼丹,到现如今已有十几个年头,便是如此才敢说略懂一二。”

    她看林浩的年纪不过十四岁,敢说自己对炼丹略懂,莫非自在娘胎就开始研究丹药不成。

    见女子目光有些鄙夷,林浩也不解释。

    未过多久,之前离开的年掌事便带着某位白纱女子走进丹药阁。

    “公子,这是我们丹药阁的掌柜白秋。”掌事介绍道。

    林浩看向白秋,微笑示意。

    白秋之名林浩当年也曾听过,乃是白家的嫡系小姐。

    白家属于一重天势力,之前的拍卖阁也是白家旗下产业,无论实力和势力都远远凌驾流云城四大世家。

    ……

    “因为一块品灵石,白家小姐能够亲自出现,倒也尽责。”林浩心思忖。

    “这位公子,你交付的品灵石,若我没有看错的话,应是出自我白家旗下的拍卖阁……”白秋盯着林浩,想问出个结果来。

    她只是丹药阁的掌柜,对拍卖阁的事并不知情,只不过方才见面掌事拿来一块品灵石,上面却有白家拍卖阁的特殊印记,所以才会故此一问。

    “原来如此,我道白秋姑娘怎会因为一块品灵石而亲出面,还请白秋姑娘借一步说话。”林浩怕此处人多口杂,之前也答应过拍卖阁不将消息透露出去,无非是因为白秋为白家嫡系小姐,林浩这才愿意实情相告。

    两人走进内堂,林浩也不隐瞒,将《风雷掌》卖给拍卖阁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道了出来。

    ……

    “风雷掌原本……”白秋听完林浩所言,黛眉微蹙。

    看白秋不信,林浩伸手入怀,将拍卖阁的上客令牌掏了出来:“白秋姑娘这块令牌应当认识,若不然,大可去拍卖阁问上一问便知晓。”

    白秋见到林浩拿出拍卖阁的上客令牌时,便已信了他的话,忍不住重新打量林浩。

    此人年少,却拥有《风雷掌》原本,实匪夷所思。

    若旁人得武道秘笈原本,必当做至宝,岂会傻到去拍卖?虽说《风雷掌》原本卖出一块品灵石也不算吃亏,但原本的意义则是不同。

    “林公子……不然我出两块品灵石,你将风雷掌原本取回转卖给我?”白秋沉吟一番,随后开口道。

    听闻此言,林浩微愣,第一个念头便是自己吃了大亏,少得一块品灵石。

    只不过,要让林浩出尔反尔,回拍卖阁反悔,他的脸皮还未厚到这种程度。

    况且,双方都已签字画押,绝没有反悔的道理可言。

    “抱歉,这我做不到。”林浩耸了耸肩,心虽有些可惜,但也无奈。

    “那便罢了……是白秋开口失理……”白秋眼闪有一丝忧色。

    拍卖阁是她妹妹在掌管,得到《风雷掌》原本,必能在白家邀功,那时低位怕会更上一步。

    原本秘笈乃是武道世家梦寐以求的宝物,高层虽用不到,但世家弟子却可修炼。

    能够拓出数不清的神识本,届时每一位世家弟子都可修炼,对世家的壮大不言而喻。

    林浩自然也知道这些,但却并不在乎。

    至于白家内部是否争斗,更同他毫无干系。

    “那一块品灵石便暂压此处,林公子凑齐一两万银票,日之内都可来取回。”白秋和林浩走出内堂,将所需的药材交给了林浩。

    “多谢,林某日内定来取回。”林浩点头告谢,刚走至门前却又退了回来。

    林家并没有炼丹场地,即便得到材料也难炼丹,倒不如在这丹药阁一试。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