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什么?!”女子看向林浩,不由眉头一皱。

    “你,做什么。”林浩神色淡漠,看向女子,原话还了回去,只是转变了语气而已。

    “我为李青师兄兑换法典,你马上放开法典。”女子神色不悦,近乎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你可知,这世上有一种规矩叫做先来后到,记录功劳点数的令牌你已收下,这法典便已是属于我的,而你此刻却拿着我的东西交给别人,是否有些太草率了。”林浩面色不变,淡漠道。

    闻声,女子倒也来了脾气,法典区兑换负责,乃是她的任务,这一片地方,由自己说了算,法典想为谁兑换便为谁兑换,还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

    而且,女子看林浩面生,认定他是新入门的弟子,竟如此不尊重自己这位师姐,实在可恶。

    “你是不是新入门的弟子。”女子下意识问了一句。

    林浩倒也没有否认,直言道:“不错,我的确是新来的,可莫非因为我是新来的,你们便不需要遵守规矩吗。”

    “规矩?”

    女子冷冷一笑,这若是宗门的规矩,那她定然是要遵守,只可惜,宗门可并没有明规定‘先来后到’的规矩。

    其实,诸如此类的事情,在大殿之也算平常,几乎每日都会发生,但大部分弟子也都比较识相,不会同师兄师姐去争夺兑换物。

    兑换物即便只剩下最后一件,要不了几日也会重新补上,没人会因为争那短短几日的时间去得罪宗门内的师兄师姐,内门是如此,外门更加不用多言。

    “你若是不服气,大可以去找执事理论,如果我们真的触犯了宗门的规矩,执事大人一定会责罚,但是现在,麻烦你松手。”女子厌恶的瞥了林浩一眼。

    “哦……原来没有触犯宗门规矩……”林浩‘恍然大悟’,点了点头。

    当下,李青和女子相视一笑,认为林浩无话可说。

    但接下来林浩的一句话,却让李青和女子顿时一愣。

    “你们没有触犯宗门的规矩……但,触犯了我的规矩!”言罢,林浩面色一冷,瞬间将女子手的法典夺了过来。

    “你……你放肆!”女子眼见手的法典被眼前这位新人生生夺走,当即暴怒。

    “放肆的是你。”林浩冷声道。

    女子无比诧异,她还从未见过如此嚣张跋扈的新人弟子。

    很快,大殿内许多外门弟子,纷纷围了上来。

    “那小子,不是林浩吗?!”

    “林浩怎么会和法典区的负责弟子有矛盾……”

    “并非如此,林浩之前兑换的法典,只剩下最后一本,李青师兄却忽然来到此处,也要那本法典……”

    不少弟子窃窃私语。

    李青何人,在外门排行榜上排位第八,实力何修为都比外门精英级弟子要强,是外门上千位弟子最强的十人之一,名气很大。

    可林浩这位刚入门没多久的新人,在仙剑宗外门的名气却也是不小。

    林浩的那点事,在场有一部分听说过,也有些亲眼所见,莫要说和李青这种弟子级过不去,林浩甚至敢当众人的面顶撞外门执事,甚至执法堂大执事。

    “李青和不是海峰那种层次可以相提并论……外门第八人……”

    “林浩似乎有些不识相了,因为一本法典和李青师兄较劲,只怕到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那也未必……这林浩来到外门之后,好像就从来没有吃亏过,在演武台上,将海峰打成残废,也只不过被关了日的禁闭……”

    此时,一些外门弟子议论纷纷。

    林浩将抢来的法典装入怀,看也不看女子和李青一眼,这法典已在他手,那便就是他的。

    见状,女子气的脸色涨红,怒道:“你的功劳点还没有扣除,赶快将法典交回来,否则便算是抢夺大殿宝物!”

    闻声,林浩冷笑:“令牌不是已经给你了,你自己不愿意扣,这可怪不到我的头上。”

    林浩一句话,让女子哑口无言,恨不得将林浩撕了才好。

    “李青师兄……”随后,女子看向李青,毕竟她是因为李青索要法典,才惹出这等事来。

    对此,李青点头,道:“无妨。”

    言罢,李青身形一闪,顿时将林浩拦在身前。

    林浩冷淡淡的打量李青一眼,开口道:“好狗不挡道,你父母没教过你吗。”

    此话一出,不说李青和那女子,在旁观望这等热闹的外门弟子,也都傻了眼。

    这林浩,未免也太彪悍了一些,李青话还未说,他却先是一顿羞辱……

    “林浩,你是什么东西。”片刻后,李青嘴角上扬,冷笑讽道。

    “李青,你是什么东西。”林浩将李青的话,一字不漏回了去。

    一些观望的外门弟子,脸色变了又变,在仙剑宗外门,除了实力排行在李青之上的弟子,还从不曾有人敢和李青这般说话,林浩算是第一人。

    只不过,想起林浩连夜北执事和执法堂的大执事都敢顶撞,此刻和李青较劲,似乎也算不上什么了。

    “小子,你放肆!”忽然,女子走上前来,目带鄙夷和不屑,冷冰冰道:“这位是李青师兄,外门实力排行第八位,你没大没小,不知尊卑!”

    “尊卑?”林浩神色不变,点了点头,道:“也的确是,今日,我想是有必要让你们分一分和谁为尊,谁为卑。”

    林浩的一句话,让在场少数人想起,前些日子的深夜,林浩单枪匹马闯入海峰房内,硬是挑衅海峰上了演武场,最终林浩将海峰打成为残废……

    莫非,今日林浩又想玩这一手不成?

    只不过我,海峰的实力同李青并不在一个层次之上,那海峰或许连外门前四十都算不上,而李青却排位第八,两人相比,天地之差。

    “小子,如果你不将法典交出来,那只有让夜北执事来主持公道了。”李青也不动怒,反而拿出执事来威胁林浩。

    对此,林浩也表示同意。

    很快,女子走出大殿,大约一刻钟后,跟在夜北执事身后又重新返回。

    方才,夜北执事听女子提起,有人敢抢夺大殿兑换物,当即勃然大怒,刚一进入大殿,他便是一眼发现了林浩。

    “执事大人,就是他!”女子指着林浩,看向夜北执事道。

    闻声,夜北执事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试想,在宗门之,谁人有这般大的胆量,敢进入外门大殿我抢夺兑换物,如果非要挑出一人来,夜北执事定会将林浩给挑出来,好像就没有什么是这小子不敢做的事。

    “林浩!你刚从禁闭涯出来,难到又想回去不成!”夜北执事眉头大皱。

    “和我无关。”谁知,林浩却耸了耸肩。

    旋即,林浩将来龙去脉告知给夜北执事。

    听完林浩的解释后,夜北执事心的我怒气这才逐渐消退,这种事情的确有些失去公平,放在谁人身上,只怕都不会好受。

    只不过,在这宗门也的确没有规定‘先来后到’的问题,这最多算弟子们自身修养的问题,谈不上规定。

    而且,这女子今日的任务,的确是管理大殿的法典区,有足够行使权,除非原则性问题,否则夜北执事也不好多说,毕竟这大殿属于珍品堂,和他这位外门执事没什么关系。

    “林浩,你现在急着打开第四道地门吗,如果不是,迟两日又有什么关系。”夜北执事道。

    “我的确不急,若是旁人,我或许就退上一步,不过像李青这种东西,我并不打算退步。”林浩嘴角微微上扬,他还没去找李青的麻烦,没想到李青却是主动送上门来,林浩岂能放过他!

    “你……说什么?”李青面色阴沉,眼凶光一闪。

    而然,林浩却看也不看李青一眼,朝着夜北执事道:“夜北执事,记录功劳点数令牌,我已经交给她,她若是不扣除,可和我没有关系。”

    女子本是请夜北执事主持公道,可谁曾想,这小子反而让夜北执事为自己当起了证人。

    而且,女子心也有些无法理解,在以往,夜北执事必然会偏向老一辈的弟子,而这次怎么会对林浩这新人如此和气。

    “林浩,你莫要太嚣张了。”李青冷声道。

    “滚蛋。”林浩这次倒是回了一句。

    闻声,李青看向夜北:“执事大人,此人无法无天,如此辱骂宗门师兄。”

    “林浩,你不该如此,李青好歹是老一辈弟子,你怎能这样说。”夜北执事皱眉。

    “哦。”林浩点头:“既然‘滚蛋’不雅,那爬走吧。”

    此时此刻,不少外门弟子险些笑出声来,但夜北执事和李青都在,倒也无人敢笑。

    “林浩……你这是找死……”李青阴鸷的眸子盯着林浩,他抢那唯一的法典,本是想羞辱林浩一番,可结果,似乎并非自己所想的那般。

    “找死的,不应该是你吗。”林浩也不动怒,嘲讽一笑。

    “好……你很好。”当下,李青看向夜北执事,道:“执事大人,这小子丝毫不懂师弟和师兄之间的身份差距,我要让林浩上演武台。”

    “上演武台……”夜北执事沉吟片刻,似乎绝对没什么必要。

    “签生死状!生死由天!”李青眼杀光一瞬,补充道。

    李青的一句话,让不少外门弟子倒吸一口冷气,这个未免也太严重了些!

    若真是签了生死状,生死由天,宗门绝不会插手……

    还不等夜北执事开口,林浩却突然道:“我接受你的挑战,生死由天。”

    ps:总算忙完了,明天起章保底,谢谢大家支持,久等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