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然,李青的实力,在外门排行第八,林浩虽然当初强势将海峰打成残废,但怕也不可能会是李青的对手,可林浩为何会如此干脆的答应……

    “仅仅是一本法典,你们两人便要签生死状,在演武台上决生死吗……”夜北执事眉头深蹙,在这外门,普通外门弟子对宗门而言,并算不得什么,甚至于,在某种意义上而言,或许还不算仙剑宗弟子,除非离开外门,成为真正的内门弟子,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仙剑宗门人。

    可像外门的前十强弟子,进入内门的问题也不大,外门负责的执事也会重点培养,而林浩也是如此,他修为进展神速,并且在武道之外的天赋更加让圣兽堂和圣医堂的正副堂主争夺,欲收林浩为弟子。

    这样的两位精英弟子,如果真签了生死状,后果只怕不好预料,尤其是林浩,夜北执事也不好对紫韵堂主和欧阳朽副堂主交代。

    明面上,两位堂主似乎已经放弃了对林浩的争夺,但夜北执事却不傻,林浩的天赋已经展现,那两个堂口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放弃。

    如果真的比较一二,林浩的重要性,绝对要高出李青不知多少倍,即便拿十个李青来换林浩,夜北执事也绝对不会同意。

    但这场比试,显然对林浩不利,如果林浩真的上演武台和李青一战,并且签了生死状,那夜北执事将无法出手干预,意料的结果,很有可能是林浩被李青给活活打死。

    “给你们几日时间考虑……等你们想清楚了再说,本座并不想让你们签那生死状。”夜北执事沉默良久,这才开口说道。

    闻声,在场一些外门弟子目露疑色,在以往,签生死状上演武台比试的,并非没有,夜北执事每次都会干脆的答应,可这次怎么会犹豫了起来,并且直言不想让林浩和李青去签生死状……

    ………

    “这八成是夜北执事故意给林浩一个台阶下,方才林浩同意和李青签那生死状,只怕也是一时的冲动,两人势力修为明显悬殊,若真签了,只怕林浩会被李青所杀。”

    “此话有理,只不过,夜北执事为何要护着林浩,似乎没什么道理,林浩不过只是一个普通的外门弟子罢了。”

    “不错,在以往,也有两位师姐签了生死状,最后一位师姐被生生斩下了脑袋,夜北执事就在当场,任何表示都没有,都说外门执事心冷如冰。”

    “呵呵,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林浩若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夜北执事有怎么可能袒护他,我听人说,林浩是孟孤执事亲自推荐的。”

    某位弟子小声说道。

    孟孤执事?

    闻声,众人不免有些诧异,那孟孤执事是内门执事,身份比起夜北执事,还要高上一些。

    “难怪林浩这般嚣张狂妄,原来是和孟孤执事有些关系……但一旦签了生死状,别说执事,就算长老和宗主也无法干涉,林浩的胆量还真大,幸亏夜北执事给他一个台阶,否则……”

    不少人心思忖。

    此刻,夜北执事盯着林浩,意思已经很是明显,并不想让林浩和李青签生死状,这并非是闹着玩的,一旦生死状生效,生死由天,宗门绝不会干涉。

    “林浩,李青,你们日后再来找我,签生死状不同小可,必须想清楚了。”夜北执事开口说道。

    闻声,李青冷冷一笑,道:“也罢,既然夜北执事说话了,那弟子自当从命。”

    夜北执事在外门,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既然夜北执事开口,李青也不敢违背,心想,即便不签生死状,借着这个机会很恨教训林浩一顿,那倒也无可厚非。

    谁知,林浩接下来的一番话,却让在场众人彻底震惊。

    “不必考虑,现在就可以签,签完生死状,即刻上台分生死。”林浩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邪意。

    他可没什么耐性浪费在李青这种跳梁小丑之上,既然李青番两次找自己的麻烦,甚至提出签生死状,那林浩自然也不会退缩。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说要将李青打死,林浩绝不会留他一条命。

    “李青,你现在若是跪地求饶,并告诉我幕后主使是何人,或许我可留你一条狗命,这生死状不签也就罢了。”还不等夜北执事开口,林浩又补充道。

    “林浩你……”夜北执事满脸惊诧,自己保着他,可这小子却执意去送死,他和李青的势力修为,明显悬殊。

    “夜北执事不必相劝,弟子心意已决,当下摆在李青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磕头赔罪,说出我想听的话,二便签了生死状,生死各安天命。”林浩面无表情。

    “哈哈……好好好。”李青一声狂笑,点头道:“夜北执事,这小子自己找死,一而再再而的挑衅弟子,这生死状,弟子也同意签。”

    林浩的强势,倒对了李青的心意,这次即便夜北执事,也找不到任何理由来怪罪自己了。

    “既然给你生路不走,那你就走死路好了。”林浩面色不变,随后看向也被执事,请求签那生死状。

    此刻,夜北执事沉吟良久,最终叹了口气,林浩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若继续保林浩,反对两人签生死状,这便有些说不过去了。

    毕竟,林浩和李青现如今只是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挨不上边,宗门也明确规定可以强行制止签那生死状,如果夜北执事强制性不让林浩签生死状,外门等同失去了公平性,也不符宗门规矩。

    之后,夜北执事又向林浩确认数遍,甚至给林浩传递了一个眼神,但林浩却吃了秤砣铁了心,今日定要和李青签生死状。

    无奈之下,夜北执事只能答应。

    当下,白衣女子似乎有些不安,仅是因为一本法典,便让那新人弟子断送了性命……

    不过转念一想,李青师兄都已经答应夜北执事的要求,可以不签生死状,但那新入门的弟子却不听,执意要和李青来一场生死之战,这又能怪谁,若怪,也只能怪那林浩不识抬举,是自己想要找死。

    ……

    外门,演武场。

    几位精英弟子正在擂台上较量,忽见夜北执事带着李青和林浩来到此处,都停下了身形,好奇不已。

    得知新入门的林浩同李青签了生死状后,战台上的李逍等人,纷纷瞪大的双眼,这小子怎会傻到如此境地,他和李青的实力修为,明显还有很大差距!

    李逍走下演武台,对林浩的所作所为很是不解,签了生死状,定会分出个生死,除非李青故意手下留情,否则林浩必死无疑,但像李青这种人,只怕不会手下留情。

    无论内门弟子,亦或者外门弟子,杀人犹如家常便饭,像李青这种外门排行第八,宗门经常会派发一些剿灭周边山贼的任务,杀人夺命属于常事。

    自然,李逍也不认为林浩是什么省油的灯,海峰在演武台上认输求饶为前提下,林浩都能将海峰打死成残废,只怕心狠的程度,不弱旁人。

    若李逍等人知晓,生死状几乎是林浩逼着李青所签之后,不知又会对林浩如何评价。

    ……

    演武台上,林浩负手而立,淡淡的打量了李青一眼。

    李青在外门之内,除了在自己排行之上的那些师兄师姐,还从不曾遇到敢如此对自己不敬的师弟。

    生死状已签,并且生效,此时即便将林浩活活打死,宗门也绝对不会责问。

    此刻的李青并未动怒,自签了生死状的那一刻,结局便已经定下,林浩必死无疑,对面一位将死之人,李青也没必要在意。

    演武台下,外门排行第五的张桐和第四的杜超,也都在此,两人看李青竟和林浩签了生死状,不由相视一笑。

    林浩一旦被杀,星辰师兄那边,必然会有许多好处,日后他们进入内门将更加方便。

    “呵呵,杜超师兄,李青这小子倒还算有些本事,在实力修为如此悬殊的情况下,还能让林浩签下生死状。”背剑少张桐轻轻一笑。

    杜超若一座小山,站在人群能造成足够威压,只见杜超点了点头,朝前方轻移而去,不少弟子迅速后退,被杜超的体魄气势所惊。

    “李青外门排行第八,此人能够死在李青手,也算莫大的荣幸。”杜超咧嘴冷笑。

    林浩的死活,他们并不关心,只要能够为完成星辰师兄的嘱咐便可。

    很快,演武台上破空之音忽然响起,并且伴随着一道道重叠交错的残影。

    当下,李青终于出手。

    李青速度很快,普通弟子凭肉眼只能够捕捉到一丝残影,很难看见李青本尊到底在何处。

    碎天掌!

    眨眼功夫,李青便已来到林浩身前,还不给众人反应的时间,一掌便劈在林浩腹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