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过,林浩今日所展现的身法速度,则有些扑朔迷离,令人挖空了脑袋也想不明白。

    林浩的身法武学《重影步》,其实也不能完全归类在身法一类,严谨算来,可以说是某种特殊神通,不仅让身法速度变得无比鬼魅,还可分化重影来迷惑对手和战斗。

    但林浩今日的胜出,和《重影步》的施展没有任何关系,即便林浩不使用身法,李青也绝不是他的对手,在签订生死状时,李青的结局便已注定。

    林浩也曾给过李青机会,让他给自己磕头赔罪,并说出自己想听的事,奈何李青不识抬举,认为自己稳胜。

    此刻,在众人诧异的注视之下,林浩看也不看气绝身亡的李青,从容走下演武台,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张桐和杜超两人,别有深意的盯着林浩,今日的结果,大大出乎意料。

    “李青的实力修为,和我相差不是太多,如果我和林浩一战,胜负大概只有五五……”张桐陷入沉默。

    毕竟,林浩在演武台上所展现的实力惊人,速度极快不说,似乎还可以归至体魄武者一类,和杜超有些相似。

    随后,张桐看向杜超,开口问道:“杜超师兄,如果你和林浩一战,不知胜负几几开?”

    毕竟对付一个林浩,若让寒赛师兄亲自出马,似乎也有些说不过去。

    杜超收回目光,冷冷道:“我若出马,十招之内可分胜负。”

    “十招……”

    闻声,张桐点了点头,他并不觉得杜超说大话,反而还有些保守。

    毕竟,杜超属于体魄大成武者,普通的玄阶灵兵才能够对邓超造成伤害,并且还有个前提,灵兵的使用者,修为境界还不能和杜超相差太多,如果是黄阶兵刃,则不会对杜超造成任何伤害!

    张桐心清楚,杜超修炼的某种炼体功法,已达巅峰层次,普通的水火不侵,刀剑不伤。

    整个外门,能够对杜超造成威胁的,也就只有寒赛和外门第一、第二人。

    “张桐,你的意思是,想让我对林浩出手。”此刻,邓超盯着张桐。

    对此,张桐尴尬一笑,并不否认。

    毕竟张桐的实力修为和李青相差也不是太多,不认为自己有十足把握战胜林浩,唯有杜超出手,才没有丝毫意外。

    “也罢,那小子的实力倒也不错,阳身的素质较强,由我出手,也未尝不可。”杜超嘴角上扬,满脸冰冷的笑意。

    “要签生死状吗?”张桐问道。

    “不必。”杜超摇了摇头,道:“接二连找林浩签生死状,夜北执事那边一定会起疑心,况且,也没有什么好的理由,我只负责狠狠的教训那小子,也不打算取了他的命,星辰师兄交代下来的任务,完成即可。”

    “张桐师兄说的是,李青那小子也是咎由自取,白白断送性命。”张桐见李青的尸身被人抬走,眼没有丝毫悲悯的神色。

    ………

    执事大殿,林浩站在一旁,被夜北执事好一顿训斥,毕竟同宗师兄签那生死状,实在有些不妥,只可惜宗门没有规定,否则夜北执事定不会同意。

    自林浩在演武台上展现的实力而言,夜北执事便已认定,林浩是铁了心的要斩掉李青,否则他也不会执意要签生死状。

    林浩并不解释,他和李青无冤无仇,若非不是再被挑衅,林浩也不会动真格。

    目前,林浩还有些疑惑,究竟是谁在幕后指使,要如此和自己过不去,他来到仙剑宗,似乎并未得罪过谁。

    若真算起来,那就只有当初在流云城时,和星辰羽的矛盾。

    “林浩,在外门最好少惹些是非,否则下次我定让你去宗外执行任务,明白了没有。”夜北执事叹了口气,对眼前这位弟子有些无奈。

    林浩点了点头,一副遵命的模样。

    “只不过,我不信你。”夜北执事叹了口气,林浩的性格他自认还算比较了解,冲动易怒,但凡有人惹怒了他,必会遭受他的报复。

    自然,夜北执事所了解的,也只是自己所见。

    “你在外门好好修炼,尽快将打开第四道地门,传承明,再过不久便会开启,暂时没功夫管理外门。”夜北执事开口说道。

    闻声,林浩终于提起了精神,传承明对林浩而言,有种莫大的吸引力。

    前世的九霄天帝,也正是因为在传承明经历九生一死,这才从真正意义上崛起,成就天帝的赫赫威名。

    在传承明内,虽然随时都有可能陨落毙命,但其机缘也是极其诱人。

    只不过,在仙剑宗内,只有内门弟子才有资格争夺传承明的位置,外门弟子想都别想,野传承倒是有一定可能……

    “夜北执事莫非是想保送我进入传承明吗……”林浩神色一动,微微笑道。

    “你想的倒是美。”夜北执事冷哼道:“莫要说是我,即便长老和宗主,也没这个权限,能保送弟子进入传承明。”

    林浩耸了耸肩,方才只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传承明有自己的意识,也是自主挑选能够进入传承明的候选人,人力不可为。

    “小子,你要记清楚,只有内门弟子,才是宗门重点培育的对象,一切大机缘,也都在内门,你可得好好修炼,努力提升修为,你的天赋,本座也都看在眼,紫韵堂主和欧阳朽副堂主,一个说你医道天赋出众,一个说你控兽天赋惊人,不过在本座眼,你的武道也是不差的。”夜北执事打量林浩几眼,开口说道。

    林浩的武道资质,夜北执事也都看在眼,据说林浩刚来到仙剑山时,他只不过仅打开了第二道地门,终在宗门考核时突破至第道地门。

    短短时间内,将海峰一战打废,和李青签生死状,演武台上,将其一剑封喉……

    凭林浩的资质而言,成为内门弟子,根本不会有任何问题,只要就是一个时间罢了。

    “夜北执事,仙剑宗的传承明,究竟是如何挑选的?”林浩看向夜北,不解问道。

    “宗内传承明的初始挑选,我们还可以操控,以武力获得候选名额,大约有十人左右,但最终传承明会自行从十人之挑选出几位,直接传送至明内。”夜北执事想了想,解释道。

    闻声,林浩点头,看来,仙剑宗的传承明,果然不是人力可以控制,最多只能决定一个候选名额,而即便在比武之胜出,谁人能够进入传承明,还需要传承明自行挑选,若是选不,那也没办法。

    “这次传承明多久会开启,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参加。”林浩笑道。

    “多久会开启这都未必,到了一定时间,传承明会自主启动,一切都不在宗门的控制范围内,估摸着也就最近几个月内……只不过,凭现在的你想要参加,几乎没可能。”夜北执事摇了摇头,并不看好林浩。

    进入内门的条件,实力和修为必须开启第四道地门,并且达到期修为,而这样的实力在内门之,只能算是最平常不过。

    内门一些精英级弟子,都已经打开了第五道地门,也就是说,还得需要通过层层比试选拔,甚至有可能会和打开第五道地门的精英弟子交手。

    而林浩目前修为,只在第道地门巅峰,即便是在几个月的时间内进入内门,都难如登天,更不提去参加传承明的选拔赛。

    “几个月的时间……”林浩暗暗思忖,似乎已经足够了。

    ……

    离开执事大殿,林浩朝炼丹堂方向走去。

    在仙剑山靠近外门的区域,也有一处分堂,大多是用来为执事炼丹所准备,而真正的圣丹堂则建立在内门区域,林浩目前无法通过。

    在宗门,林浩并不介意展现自己的才华,他目前是仙剑宗弟子,宗门也只会惜才,会更加重视自己这位外门弟子。

    很快,一座有些破旧的大殿映入眼帘,并且能够闻到一阵阵草香的香味。

    “又是一次失败的炼丹……”闻着气味,林浩摇了摇头。

    据说,近几日分堂大殿召了不少有炼丹素质天赋的外门弟子培养,可炼丹并不容易,朝夕不可成,需要时间的累积。

    只怕这些失败的成果,就是来自那些外门弟子之手。

    “等等。”

    正当林浩准备进入大殿时,和一位女子险些撞个满怀,并被拦了下来。

    林浩停住身形,看着女子,露出一丝不解。

    “你是外门弟子?”女子蹙眉,打量林浩。

    闻声,林浩点头。

    “这都几时了!你怎此刻才来!”确认林浩的身份之后,女子颇有不满。

    林浩一阵无语,敢情这女子把他当做圣丹堂准备培养的弟子了。

    还不等林浩开口解释,女子又道:“快点进来,今日大执事和副堂主都来了,十人炼丹,只有一人成功……”

    女子叹了口气,转身朝大殿内走去。

    ps:秋快乐!今天实在太忙了,各种酒局,抱拳,抱拳,哈哈。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