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之,外门弟子大约有十人左右,一个个围在炼丹炉旁瞪大了双眼,望着某位男子正在略显生疏的炼制丹药。

    这大殿内的外门弟子,正是前些日子某位圣丹堂执事从外门挑选而出,打算培养众人的炼丹天赋。

    在仙剑宗,懂得炼丹一道之人,非常稀少,而真正能够炼制成品丹药的,更加只手可数,对于炼丹类人才,圣丹堂也是迫切需要。

    只不过,炼丹并非朝夕可成,需要时间的累积,并且还需要一定天赋能力,否则难以成功。

    此刻,炼丹炉旁,那黑衣男子朝丹炉内添入精火,不一会儿功夫,众人便闻到一股刺鼻的焦味。

    “又失败了……”方才带林浩进入大殿的女子,叹了口气,炼丹实在太难,不仅要对各种材料的作用了然于心,并且要对精火的时间和大小有着精确的计算能力,但凡有任何偏差,很有可能便毁了一炉材料。

    只不过,像这些外门弟子所使用的材料都是极其廉价,圣丹堂也不可能拿出上好的材料来给这些弟子使用。

    ……

    “连峰,你失败了。”很快,某位黑衣男子盯着满脸沮丧的少年,开口说道。

    当下,不少外门弟子窃窃私语,今日最为基础的炼丹方式,并且经过大执事的几次亲身教导,不曾想仅有一人成功。

    “吴师兄,抱歉……”被叫做连峰的少年,叹了口气。

    吴师兄冷笑道:“这也是正常,炼丹一途并非你们想象的容易,若人人都能速成,那才叫有鬼。”

    闻声,众人点了点头,这吴师兄是他们十位外门弟子炼丹造诣最强的一人,也是今日唯一在基础炼丹上成功的例子,让不少外门弟子崇拜不已。

    “大执事大人,不如让弟子再演练一遍,让他们看个清楚。”此刻,吴师兄看向后方的某位老者,恭声说道。

    “可以。”白衣老者点头赞同。

    得到大执事的同意后,吴师兄嘴角上扬,迅速走至炼丹炉旁,将炉盖打开,取出其炼制失败的丹药之后,开始自己配制材料。

    林浩站在后方,心倒也不着急,既然自己要借用炼丹炉,那就只有等这些外门弟子炼丹结束之后才可。

    “这位师姐,我们外门弟子可以借用炼丹炉吗?”林浩看向方才带自己进入大殿的女子,张口询问。

    当日在凤临镇内,林浩借用丹药阁的炼丹炉,还得花费不少银两,也不知宗门之使用丹炉,是否需要荣誉点数来兑换,如果需要荣誉点数,林浩只能多做几场任务,等累积足够之后再说。

    女子古怪的看向林浩,道:“当然不行,圣丹堂的炼丹炉都不是普通炼丹炉能够相提并论,也只有圣丹堂的高层才可以使用,弟子只能在学习的阶段按照规定使用。”

    闻声,林浩眉头一皱,若这般说来,自己想要借用圣丹堂的炼丹炉,岂不是没了可能……

    林浩转念一想,既然无法借用炼丹炉,那便借着这个机会,将自己的丹药炼制而出也不是不行。

    “小子,注意看!”一道微斥声,在林浩耳边响起。

    那吴师兄正在不悦的盯着林浩,似乎不爽他的走神。

    闻声,林浩也未多言,像这种基础的炼丹方式,并没什么好看的,也不可能吸引到林浩的注意。

    “不然让我试试?”林浩我想了想,提出自己的请求。

    “你?”

    听闻林浩一言,那吴师兄满脸冷笑:“你连学丹都不认真,还想自己动手?最多是损失一些材料而已。”

    当下,不少外门弟子纷纷将目光落在林浩身上。

    正当林浩想要说些什么,某位背剑的素衣女子,走入大殿之内。

    “岳师姐!”见到女子,那吴师兄顿时一惊,连忙恭声道。

    “岳师姐……谁啊……”一些外门弟子并不认识来人,见那吴师兄的神色,不由好奇。

    “岳师姐你都不知道……岳高兰,外门排行榜位列第二!”某位弟子小声解释道。

    闻声,众人纷纷瞪大了双眼,平日里,那些外门前十人高高在上,神龙见首不见尾,许多弟子都无缘得见。

    尤其是前五人,经常进行宗外任务,在外面露面的时间也很少,任务完成之后,几乎都在修炼之。

    今日见到排行榜上排位第二的岳高兰,在场这些外门弟子,神色激动不已。

    “切,外门排行前十就那么了不起吗,我就不相信了。”此刻,有少年小声嘀咕道。

    “说什么呢,外门前十可代表了外门最高层次的战力,是最有希望进入内门的精英!”闻声,某位面色清秀俏丽的女子教训道。

    “切,说什么傻话呢。”少年不屑:“师姐,外门前十人那么厉害,怎么被人给生生打死了,别把他们当成神话。”

    “被打死了?”女子微微一愣,诧异道:“谁被打死了?”

    “这你都不知道,外门排行榜位列第八的李青啊,被一位不在排行榜上的师兄活活打死了,我听人说,两人签了生死状,李青不敌被杀,这件事都不让说出去。”少年说道。

    林浩和李青签生死状,乃至李青被杀,这件事并未传的很广,也没人敢传出去,毕竟在宗门出了这档子事,并非光彩,即便是有生死状也一样,但即便如此,依然有部分外门弟子得到了这较为震撼的消息。

    一旁外门弟子立即凑了过来,似乎对这个劲爆的消息有极大兴趣一般。

    “放肆!”忽然,那吴师兄一声怒喝:“岳师姐在此,还在这里闲言碎语!”

    被吴师兄一喝,那少年顿时不敢继续多言。

    “大执事,师弟师妹们进展如何了?”女子岳高兰看向远处的大执事,轻声问道。

    “只有吴越一人成功。”大执事淡淡说道,似乎对这群天赋相对还算高的弟子而言,也没有抱太大期望。

    “岳师姐,大执事,我会尽量为师弟和师妹演示,并教导他们。”吴越抱拳道。

    “你继续,我看看你的炼丹水准。”岳高兰道。

    “好。”吴越连连点头,继续朝炼丹炉内放置一些普通材料。

    ……

    “还不错,资质在这群师弟师妹,应该算比较高了。”岳高兰望着吴越的手法和一些基础炼丹处理,点了点头。

    岳高兰曾是此处最优秀的炼丹弟子,即便此时,还在分堂担任炼丹师的职位。

    林浩望着吴越炼丹,大感无趣,这哪里是懂得炼丹,根本连最基础方式方法都没摸清,即便能够炼成丹药,也是品质极其劣质的丹药,起码在林浩眼,和废丹并没有什么不同。

    岳高兰一眼扫过全场,随后目光落在林浩身上,发现其他弟子都在聚精会神的学习吴越的手法和技巧,而此人却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甚至露出一丝厌烦的神色。

    “其他师弟师妹都在学习,为何你却不愿观看?”岳高兰走至林浩身前,轻声询问。

    林浩看向岳高兰,道:“炼丹基础手法有什么好看的。”

    此话一处,岳高兰顿时微愣,此人口气却是不小,竟说炼丹基础手法没什么可学。

    “炼丹看起来不难,但手法技巧繁多,每一类的炼丹技巧,炼出的丹药品质都不尽相同,而一切技巧都建立在基础手法之上,师弟可明白呢。”岳高兰倒有耐性,并未训斥林浩,反而为他出声解释。

    “岳师姐,实在抱歉,这师弟是今日刚来的,什么都不懂,希望岳师姐不要同他计较……”之前领林浩进入大殿的女子,还以为林浩惹怒了岳高兰,连忙道。

    对此,岳高兰轻声一笑,并未对林浩有什么看法,甚至当初她自己初学炼丹一道是,和眼前少年的想法也是相同,炼丹基础看似简单,并未觉得有什么需要学习,一眼足以,但亲自炼丹时,这才发现错的离谱,基础炼丹技巧往往是最为重要的一点。

    “灵珊师妹不必紧张,这位师弟只是有些心神飘忽而已,点醒一番便好。”岳高兰道。

    随后,女子灵珊瞪了林浩一眼,怒道:“好好学习,否则一会儿岳师姐不找你麻烦,吴师兄也会发火!”

    “我还能不能上去试炼丹药,不行我可就走了。”林浩的一句话,彻底让女子灵珊脸色沉了下来。

    “你自己来迟了怪谁,今日只能学习,试炼需要等日之后。”灵珊怒道。

    “哦……”林浩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便日之后再来。”

    言罢,林浩想也不想,转身便要离开大殿。

    此情此景,让在场不少外门弟子头皮发麻,这小子心还真大,当着岳高兰和吴师兄的面,说走便走,而且大执事还在呢。

    “小子,你给我站住!”吴越厉声喝道。

    “还有什么事。”林浩疑惑道。

    他本来就不是这群人的一员,难道还不让走了?

    林浩此行前来就是为了炼制丹药,如果不行,留下来也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