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站住!”

    就当林浩准备离开大殿时,吴越开口喝道。

    闻声,林浩停下身形,不解的看着吴越,难道自己还不能够离开了不成。

    “大执事和岳高兰师姐都在这里,岂容你说走便走!”吴越冷哼一声。

    其实,自己不走也可以,那倒是把炼丹炉给让出来,既不让自己试炼丹,又还得强迫自己留在此处看他们炼丹,哪有这种道理。

    吴越冷笑不已,刚想继续开口,便见远处的大执事朝前方走来。

    “你为何要走。”大执事看向林浩,冷冷开口。

    “留在这里也是浪费时间,不如回去修炼。”林浩面对圣丹堂大执事,神色不变,直言说道。

    “哦,你的意思是,吴越的基础炼丹手法,你都已经算是学会了吗。”大执事面无表情。

    “学会了。”林浩耸了耸肩,这种劣质的基础的炼丹方法,哪里还要去学。

    自然,这仅仅是针对林浩而言,不包括在场这些外门弟子。

    此时,吴越上下打量着林浩,眼讽意渐浓,就这小子,来了没一会功夫,竟敢如此大言不惭,说已经学会了自己的炼丹手法,实在可笑!

    在场那么多师弟师妹,还没人学成一半,谁敢说学会了他吴越的炼丹手法!

    “小子,你可别在此处大言不惭,我的炼丹手法,你这就已经学会了?”吴越冷笑道。

    闻声,林浩扫了吴越一眼,轻描淡写道:“太普通。”

    听着林浩不热不冷的话,吴越心顿时用怒火涌出,在这一批被分堂选的弟子,他天赋最好,也是第一个试炼丹成功的弟子,旁人谁不对他最尊敬有加,想着让自己传授一些心得和知识。

    而这小子倒好,态度恶劣不说,还敢满口大话!

    “那意思是,你已经可以自主完成炼丹了。”岳高兰看向林浩问道。

    “可以试试。”林浩满脸无所谓的神色,他来这里就是为了炼丹。

    林浩的话,让在场众外门弟子嗤之以鼻,这一批弟子,除了吴越师兄之外,还没人能够完成自主炼丹。

    早在之前,也有弟子认为基础炼丹过于无聊,没有任何技巧含量在内,几位弟子也认为自己能够单独完成试炼丹,结果却是一塌糊涂,炼出的废丹不忍直视。

    这样的话,众人已经听了不少,见怪不怪。

    “呵呵,这位师弟,之前你没来时,我也以为试炼丹非常简单,不过轮到我时,炼出的全是废丹……”

    少年淡淡说道,看着林浩,便有种之前自己大话时的感觉。

    “不错,炼丹岂是你想的如此容易,不然的话,宗门内也不会缺少炼丹师了,这不仅要用功学习,还要依仗自身天赋能力,像你这样看一眼便以为自己学会了,未免有些可笑。”某位女子皱眉道。

    林浩对此也懒得解释,让自己上他便上,不让他上自己便走。

    “呵呵,既然你如此有自信,倒也不妨上去试炼一会儿。”片刻之后,岳高兰盯着林浩,轻声笑道。

    不经历过一次失败,又哪里会知晓炼丹的困难,毕竟她曾经也是一步一步走来,并还有过林浩目前的感受。

    “大执事,不如上这位师弟上去试试,也让其知晓炼丹的难易。”岳高兰朝大执事请求道。

    大执事点了点头:“既然此子今日还未试炼丹,那便让他上去试试。”

    “小子,等会你便知道自己的愚昧和无知。”吴越冷冷一笑,等着眼前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出丑。

    可以说,在场上至大执事,下至弟子,没有一人看好林浩,谁也不会觉得林浩真学会了吴越的炼丹手段。

    毕竟,炼丹不仅是要靠技巧手段,也和资深的天赋资质相连。

    初步完成独自炼丹,掌握最基本最基本的手法,也得需要数月,甚至于更长时间。

    像吴越,虽然炼丹成功,但却并非是独自炼丹,之前大执事也在一旁指点过二,否则他也无法完成炼丹。

    林浩哪管旁人如何想法,他今日来的目的,也不过只是想要借用炼丹炉将自己的辅助丹药炼成罢了。

    很快,林浩走上前去,将右掌轻轻放在炼丹炉上。

    炼丹炉此刻还有些烫手,其一些被吴越所炼成的低品质丹药已经取出。

    林浩并未着急动手,站在远处,等待炼丹炉完全冷却下来,这般可以提升炼丹炼制的成品率,算是一些细节。

    “小子,磨磨蹭蹭,你怎还不动手,莫非认怂了不成。”吴越见林浩站在原地,只是摸着炼丹炉身,开口说道。

    林浩并未搭理吴越,依然在等待。

    许久之后,大执事眉头一皱,这林浩都已等了近乎一刻钟,竟还没有炼丹的打算,谁有诸多时间看他在此处耍猴。

    正当大执事等人不耐烦时,林浩终于动了。

    只见林浩一指击出,阵阵指劲在炼丹炉纵横。

    见状,吴越面色顿变,当即呵斥:“小子,你放肆!想毁了炼丹炉吗!”

    闻声,林浩冷冷一笑,轻描淡写道:“我只是将你们留在炼丹炉内的残渣清除干净。”

    话音落下,一阵气劲从炼丹炉内涌出,并卷出许多焦糊状材料残渣。

    “呵呵……小子,你做这些无用功之事,纯粹浪费时间,你既说已经学会了我的炼丹手段,可我之前好像并没有这般做过吧。”吴越讽笑道。

    林浩目光落在吴越身上,好似在打量一位傻子,也不答话,随后又转过头。

    见林浩这种神色,吴越心顿怒,但却也不好多说。

    ……

    将炼丹炉内的材料残渣全部清理之后,林浩便开始朝下方添上精火。

    林浩的这一举动,让在场众人看傻了眼,这似乎和吴越师兄的炼丹方式,大相径庭,完全不一样。

    材料都还未曾准备好,便开始点燃精火,这炼的什么丹?

    见状,岳高兰有些莫名其妙,甚至连大执事的眉头都是一蹙。

    炼丹失败都在众人意料当,大执事和岳高兰也不会责怪林浩,但他的炼丹方式,根本就是乱八糟……

    吴越嘴角上扬,冷声笑道:“师弟,你这炼的不是丹,我看是空气吧,今日才知晓,原来空气也可以当做材料使用,那炼出的丹药叫什么名字,莫非是‘空气丹’?”

    随着吴越的话落,在场不少弟子纷纷大笑。

    林浩也不搭理众人,将精火控制在一定火候,旋即舀了几勺清水在炼丹炉,随后将炉盖封住。

    此时,大执事的脸色愈发难看,这信誓旦旦基础手法都已学会的小子,完全在按照自己的心思乱来,这哪里是什么基础炼丹手法!

    大执事看不懂林浩的炼丹手法,倒也不能说其肤浅,每种丹药的炼制,都有许多种方式,炼丹炉只是一个道具,如此使用,还得操纵者来决定。

    普通炼丹方法,定义为先将材料放入其,后掌控精火的火候大小和时机,而这种精火的掌控,乃是遵循着炼丹炉内的气味来决定细节。

    而林浩用精火炼水,却是为了增加丹药的成品率和品质,和炼丹的基础手法毫无关系。

    很快,林浩取出随身带着的六种材料,用真力将材料震碎,混合装入两只木罐内,并完全封住。

    看林浩居然自己带着材料,岳高兰倒是略显诧异,而且林浩所带的材料,要比大殿内使用材料的价值高上太多,如果使用功劳点进行兑换,只怕也得四百点至五百点之间。

    十数秒后,林浩将炉盖打开,把两只木罐放入炼丹炉。

    …………

    “这小子究竟在做些什么,我怎么看不懂……”

    “我也看不懂,不过和吴越师兄的炼丹手法完全不同,他肯定不能将丹药炼制成功。”

    “哼,之前还说已经学会了吴越师兄的炼丹手法,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一派胡言,等会儿大执事不能轻饶了他。”

    眼见林浩莫名其妙的炼丹房事,在场不少弟子不禁冷笑。

    此刻,炼丹炉下的火候时大时小,并且时间的间隔很短,和吴越所使用的方法,完全不同。

    旁人都在等着看林浩的笑话,不过林浩心却是美滋滋的,毕竟圣丹堂的炼丹炉没有外借一说,他等于白捡了便宜。

    许久后,林浩右掌一挥,将炼丹炉下的精火完全熄灭。

    此刻,炼丹炉并没有任何丹药的香味溢出。

    “小子,这就是你炼的丹,戏耍我们不说,还耍了大执事和岳师姐,你是不是想被处罚!”见林浩将精火灭去之后,吴越阴阳怪气道。

    “罢了,炼丹不易,即便掌握了炼丹基础手法,但想要一次性成功,也是很难,还得需要时间和经验。”岳高兰对着林浩甜甜一笑,似乎是给林浩一些鼓励,不让因为炼丹失败而气馁。

    大执事面无表情,回到远处的座位上。

    对这小子,大执事原本也没抱什么希望,让他试炼丹,也不敢想让其知晓炼丹的难处而已。

    ps:这几天从早忙到晚,更新晚了,继续码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