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们多累积一些经验,总有一日能够独自完成炼丹,可这小子完全不按照炼丹套路出牌,根本就是乱来,这样一辈子都难以炼成丹药。”

    “哼,我看你们也都少说几句风凉话比较妥当,难道你们都炼制成功了?现在说旁人如此,哪里来的勇气。”某黑衣少年撇了撇嘴。

    说话之人,除了吴越师兄之外,谁也没有在试炼丹时完成,都是失败者的身份,又何必道说旁人。

    岳高兰朝林浩投递去一个友善的目光,并有鼓励的意味在内,并道:“当初我第一次试炼丹时,也以失败告终,实属正常。”

    闻声,林浩点了点头,这岳高兰端庄淡雅,心地倒也还算不错,在宗门之,的确还是有师姐的样子。

    林浩轻声一笑:“丹我已炼成,何来失败一说,师姐的好意,我已记在心,只可惜此刻却是用不到。”

    丹药已经练成?!

    只不过,此刻林浩心有些顾虑,毕竟在他这个年纪,很少有能够炼制成品丹的例子,尤其是在一口炼丹炉内,炼制出两种不同的丹药,就怕大执事会疑心,若真如此,对他的处境,将会不利。

    很快,林浩灵机一动,将一旁供弟子学习的炼丹秘典,神不知鬼不觉捡起,并装入了怀。

    ………

    听林浩之言,众人先是一愣,旋即摇了摇头,即便他们目前还算是门外汉,可如果丹药真的炼制成功,这大殿之,必然飘香醉人,可并未有人从炼丹炉闻到任何气味。

    “够了!”忽然,大执事冷喝一句,旋即看向某位外门女弟子,说道:“你去将炼丹炉打开,本座倒要看看,他究竟炼成了什么丹药。”

    大执事开口,那女弟子连连点头,不敢有违,走至炼丹炉前,玉臂一扬,瞬间便将炉盖打开。

    旋即,女子朝炼丹炉内望去。

    刹那间,女子神色顿变,双瞳猛然一缩,她盯着木筒内两颗晶莹剔透的雪白丹药,不禁有些发痴。

    旁人见女子面色不对,大多好奇,尤其是吴越,迅速走上前,朝炼丹炉内观望。

    “不……不可能!”吴越看了看满脸淡漠的林浩,又望了望木筒内的两颗雪白丹药,惊讶不已。

    岳高兰有些古怪,当发现炼丹炉内的成品丹药之后,也不仅被深深震撼,这师弟的试炼丹,当真没有失败!

    “高兰,如何?”大执事也知有些不对,连忙站起身来。

    “回大执事的话,两颗丹药,均成。”岳高兰深深的望了林浩一眼,随后朝大执事道。

    “竟有此事!”大执事面色微变,朝炼丹炉走去。

    此刻,岳高兰已经将两只木筒从炼丹炉内取出,交给大执事道:“不知丹药的成品率和品质………”

    岳高兰从丹药的成色上观看,能够发现,林浩所炼制的丹药品质并不低,但具体达到怎样的品质,这还得需要大执事来鉴定一番,才能够得出一个准确的结论。

    “这小子……”大执事并未急着将木筒上的薄膜揭开,反而打量了几眼林浩。

    他那看似狗屁不通的基础炼丹手段,竟还真就炼成了丹药,难不成是巧合……

    当木筒上的薄膜被打开之后,一阵阵醉人的香味,顷刻之间便从其涌出,同空气交融,弥漫在整座大殿之。

    ………

    “好香的气味……这就是炼丹初次成时的味道吗……好想一口吃掉……”

    “奇怪,这可比吴越师兄炼丹成功后的味道香多了!”

    “好想吃……”

    众人闻着从木筒内飘散而出的浓烈丹药香味,甚至有些弟子留下了口水。

    大执事将其一颗晶莹剔透的雪白丹药从木筒之取出,轻放在手掌心内,仔细打量。

    “这是……!”大执事瞬间一惊,他手心之的丹药,竟是‘小魂丹’!而且品质已经达到了等水准!

    像那吴越的初炼丹,炼制出的丹药,其实并无作用,只能算是对人体无害的一类普通丹药而已……

    而林浩所炼制而成的丹药,则属于真正意义上的成品,是真正的丹药!

    其实,林浩完全可以将丹药的品质提升至巅峰,可丹药要提升品质,还得需要特别的材料,而提升品质的材料价格,已经完全超出了他所炼制的两种丹药本身,故此,在未参杂任何辅助材料的前提下,将‘小魂丹’炼成等品质,已经算是极限。

    “‘小魂丹’……”岳高兰听大执事一言,顿时满脸惊讶,这种成品丹药,只有真正意义上的炼丹师才能够炼成……

    即便是岳高兰自己,炼制十次,如果能够成功、四次,已经算是不错。

    大执事迫不及待,将木筒内的另外一颗丹药取出。

    从外观上判断,两颗丹药都是晶莹剔透,无比雪白,外观的区别不是很大,但从气味上,大执事却能够轻易判断出,他手的这一颗丹药,乃是不同类型的‘聚气丹’!

    一般而言,在炼丹炉只能炼制出同样的丹药,想要在同一炉内炼成两种丹药,并不容易实现……

    “小子!”忽然,大执事眉头一蹙,看向林浩厉声喝道:“你究竟是何人!”

    闻声,岳高兰顿时明白了大执事的意思。

    像这种年岁的少年,不说炼制成品丹药,还能够在同一炼丹炉炼制出两种完全不同种类的丹药,根本就是天方夜谭,怪异到了极限。

    炼丹的学问知识,非常繁多,即便是炼丹大师级的人物亲自教导,也很难成功。

    而少年才多大,竟能够轻易完成,定然有疑!

    一股滔天的威压从大执事体表散出,瞬间将林浩笼罩在其,他怀疑,这少年并不简单,甚至本身的年龄,同他的相貌也不符合!或许是从其它势力宗走出,故意混入仙剑宗内,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对此,林浩显得很是无奈,他自然也猜到了大执事心所想,不过换位思考,自己的所作所为,的确很是可疑,便不说大执事,若林浩自己遇到这样的情况,甚至会有更加激烈的手段。

    自然,像这样的情况,倒也不算出乎意料,林浩也有所准备。

    大执事的威压,是来自神魂层面,可从神魂的质量层次而言,林浩根本不畏惧大执事,但他还是做出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慌乱的看向大执事:“我……我怎么了?”

    “哼,你必不是第一次炼丹,能够做到这份上,在这个年纪,绝不可能。”大执事冷声一喝:“好,便让本座看看你究竟多大!”

    面貌能够改变,但灵魂层次却不行,大执事的双眼泛出一片赤色,能够看出林浩的灵魂层面。

    “呵呵……那我便陪你玩玩。”林浩心暗笑,瞬间将灵魂的形态降低到与自身年纪相符的地步。

    他前生为九霄天帝,神魂力量何其骇人,两魂相融之后,达到一个全新的层次,只要林浩愿意,便可随意转变神魂的形态。

    很快,在大执事的眼,林浩的神魂形态无所遁逃……

    “嗯?!”大执事眉头一蹙,有些疑惑,这少年的灵魂形态,和他的外表近乎一模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同,他的‘识灵眼’不可能会看错,这也就是说,他的年纪,真就只有十四岁,也并未是改变了外貌……

    “这是什么回事……莫非我的判断有误?”大执事心思忖,但还是未放低戒心。

    一旁的众多弟子,被大执事举动所惊,尤其那股骇然的气势,让人不敢靠近,纷纷朝后方退去。

    “大执事,你这是什么意思,弟子炼丹成功,难道还要遭受处罚?”林浩‘惊讶’的道。

    “小子,我来问你,你是如何懂得‘聚气丹’和‘小魂丹’的炼制方式,又是如何能够从一口炼丹炉炼制成两种不同的丹药!”大执事虽然心疑惑,但却还是没有放松警惕。

    闻声,林浩满脸‘莫名其妙’,开口道:“这是大执事的丹药秘典所记载的,我当然就知道了。”

    言罢,林浩从怀掏出一本古书。

    这本古书,的确是大执事所有,是由大执事带来,让弟子学习所用,但大部分只是看前几页的炼丹基础手法,方才大执事发难时,林浩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其装入怀。

    “这?!”大执事满脸惊讶,迅速走至林浩身前。

    “大执事你看,这上面不是写着有‘小魂丹’和‘聚气丹’的炼制方法,我看一眼就会了。”林浩将丹药秘典打开,朝后翻去,果然,有两种丹药的炼制方法。

    “你是从这本书上所学?!”大执事深感震撼,书只有理论知识,但实践起来,绝不是仅仅靠着理论知识便能成功,否则的话,在宗门,人人发上一本炼丹秘典,那每一位弟子岂不是都能够成为炼丹师了!

    “正是从这书所学,也不是很难。”林浩点了点头。

    “那你是如何从能够从一口炼丹炉,分别炼制出‘聚气丹’和‘小魂丹’的!”大执事并未全信林浩之言。

    “这书不是记载了吗。”林浩又一次表面出‘莫名其妙’的神色,将炼丹秘典又朝后方翻阅了十数页,上面的确记载着一炉炼制多丹的方法。

    这炼丹秘典,和前世的九霄天帝也颇有渊源,乃是九霄天帝一位徒儿所出于世,并且曾请教过九霄天帝,故此,林浩对书的内容,了然于心。

    “这这这……”此时此刻,大执事望着林浩所翻阅而出的那一页上的内容,震撼到了极限。

    书上的内容,和林浩之前所施展的手法,近乎一致!

    这也就是说,林浩方才的一系列手法,都是参照炼丹秘典上的手法!并非是‘乱八糟’。

    这本炼丹秘典的内容实在太多,并且许多理论知识并无法拿出来使用,只有一个基础手法篇,对新手有着很大的溢出,甚至于,连大执事也未看全部过炼丹秘典。

    炼丹师不可能按照炼丹秘典上的方式方法来炼丹,这对他们而言,根本行不通,尤其是细节上的处理,并非一个参照便可领悟。

    大执事心脏狂跳,神色震撼到无以复加,眼前这小子,做到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