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岳高兰胜了,寒赛日后便不能够找林浩的麻烦,可若是寒赛胜了,岳高兰则不能够插手他和林浩之间的私事。

    不管林浩本人是如何想法,但在其他外门弟子看来,的确便是如此……

    四周不少演武台上的弟子比斗,大多也都停了下来,外门第一的岳高兰和排行第二的寒赛一战,无人想要错过,都想见识见识这站在外门金字塔顶端的两位弟子,究竟是谁更加强势一些。

    演武台上,岳高兰目光直视寒赛,锵地一声清脆之音,身后尺青锋已经出鞘在手,一身气势滔天,无比惊人。

    在尺青锋出敲那一刻,剑影纵横虚空,隐约散发出某种骇人的意志力量。

    “武道意志……”

    见状,寒赛眉头一蹙,岳高兰的实力修为,比之前两人交手之时,更加精进。

    很快,寒赛眉头舒展开来,嘴角微微上扬,脸上挂着阴寒笑意,即便是岳高兰的实力又有提升,寒赛也丝毫无惧。

    他的《天寒功》已修炼至大圆满境界,要不了多久,便能够冲击四重天门巅峰,或许,一年之内,有希望打开第五道天门,如今,寒赛早已不将岳高兰放在眼。

    “好,岳高兰,你的实力又有提升,如此,便让我试试,你究竟达到了哪一种程度!”寒赛冷笑不已,体表荡出一股冰寒涟漪,在虚空蔓延。

    须臾间,在场不少外门弟子打了个冷颤,看向演武台上的寒赛,心惊惧。

    这股寒意,实在可怕,好似提早进入寒冬季节。

    此刻,演武台下方,林浩双眼盯着岳高兰,不禁摇了摇头,这岳高兰,并不在巅峰状态,体内有伤。

    岳高兰和吕哲执行宗外任务,吕哲陨落,而岳高兰虽然逃回了宗,但却也受伤不轻。

    不止是林浩,只怕寒赛也看出岳高兰的异状,所以更加自信。

    “岳高兰,你如今绝非我之敌手!”寒赛一声冷喝,冰寒气势更深,整个演武台仿佛都要凝结成冰。

    寒封八荡!

    刹那间,一阵阵寒光虚影,自寒赛体表蔓延而出,四周气温骤然下降。

    岳高兰站在远处,寸步未移,手长剑却是当空一斩。

    唰地一声,剑光纵横,仿佛要将天地撕裂,剑意气势铺天盖地袭来。

    感受到这股剑势的外门弟子,身躯瑟瑟发抖,惶恐不安。

    尤其是那些实力不足,根基不稳,只打开第道地门的弟子,沾上这道剑势后,就如同整个人被剑影所封,某种霸道无敌的气势久久无法散去。

    轰隆!

    岳高兰一剑斩下,剑势和寒光猛然冲撞,两股恐怖的力量瞬间爆开,卷起肉眼不可见的气浪。

    ……

    “岳高兰师姐的剑势……好可怕!”某位少年,脸色苍白,满头大汗,他虽已打开了第四道地门,身为外门精英级弟子,但依旧无法承受这股恐怖的威实。

    “如果是我的话,只怕连岳高兰师姐一剑都扛不住,会被斩死在演武台上……”李逍不知从何处出现,走至林浩身前,双眼呆滞的看向岳高兰。

    的确,岳高兰的剑势不俗,在林浩看来,若岳高兰的境界和仙剑宗的内门弟子比肩,相信必能够成为内门弟子的佼佼者。

    “寒赛师兄的实力,也是深不可测,就算面对岳师姐这一剑,依然无碍。”

    “现在看来,寒赛师兄的《天寒功》,怕是已经修炼到大圆满境界,若果真如此,这一战胜负难料……”

    当下,外门弟子纷纷私语,讨论岳高兰和寒赛的实力修为。

    外门排行第一的岳高兰和排行第二的寒赛在外门演武台一战,争夺外门第一人的宝座,这消息很快传遍了外门。

    不一会功夫,外门弟子的人数增加至数百,像王傲天、彩儿、方孟等人,都已出现,谁也不想错过这精彩的一战。

    陆陆续续,外门排行榜前十人都已出现在此,包括林浩有过一面之缘的梅姓师姐。

    “岳师姐和寒师兄……没想到两人之间的第一之争,会如此快的来临。”那位列第十的梅姓师姐,惊讶不已。

    就现在的形式看来,岳高兰和寒赛一战,胜负当真难料。

    天寒奇冰!

    寒赛身形一纵,气势横扫八方,演武台方圆数十米,都被一层薄冰所覆盖,那奇寒令人无法忍受。

    即便林浩的体魄素质,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需要用《天罡神诀》来驱散这股寒意。

    无影瞬!

    此刻,岳高兰神色不变,手长剑以肉眼难辨的速度,迅速斩出一道虚影。

    将演武台笼罩的薄冰,刹那间碎裂,若雨点般滴落而下。

    岳高兰的武道意志越发强盛,但体内的伤势却不容乐观,每次出手都会牵动伤势,导致招式威力不足,至少下降分之一。

    寒赛将一切看在眼,神色越发凝重,岳高兰的《无影剑法》似乎也达到了大圆满境界,并且武道意志的力量不弱,若她在全盛时期,自己怕绝对不敌。

    不过,幸好岳高兰有伤在身,这一战他有绝对的优势!

    “寒冰指!”

    此刻,寒赛十指挥动,一道道奇冰眨眼之间挥出,速度达到极致,寒冰气势也无比磅礴。

    剑纵无影!

    岳高兰手长剑若匹练一般,斩出数道剑芒,强盛的剑势仿佛能够摧毁万物。

    轰隆隆!

    两股害人至极的力量互相碰撞,整座演武台都在摇晃,若非特殊建造,只怕演武台都已散架。

    寒气和剑势缠绕搏斗,似若龙虎,惊天动地。

    很快,岳高兰和寒赛同时施展无比玄妙的身法,两人残影交错,虚空能看见残光闪烁,并且传来金铁交击之音。

    演武台下方,围观的众人目瞪口呆,这种程度的对决,已经完全超出普通弟子的极限,也只有外门排行榜上排行前五的巨头级弟子,能够看出一二来。

    像是张桐和杜超便不停讨论,如今岳高兰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出动出击对她不利,只有被动防御出手,这般一来,为寒赛师兄创造出的极大的优势。

    不过,这种优势,也仅限于优势,却无法影响到胜负。

    岳高兰虽在被动防御,但那尺青锋却是可怕无比,能够轻易破去寒赛的攻势。

    “岳高兰的武道天赋……不错……”林浩不由点头。

    像在这种小国,只是属于弹丸之地,能够出现若岳高兰这样的剑道天才,已算不容易。

    如果岳高兰能够保持伤势牵动不大,起码在短时间内不会落败,可一旦伤势牵动过大,那就很难说了。

    百招之后,寒赛眉头皱了又皱,他从未想过,岳高兰的进步竟会如此之大,若岳高兰未曾受伤,只怕自己早就已经落败,无法坚持到此刻。

    岳高兰和寒赛的交锋还在继续,演武台上,剑光和寒影蔓延,好似成为两个国度,是两国的战争。

    岳高兰被动防守,但气势却丝毫不落下风,即便露出破绽被寒赛所察觉,一剑斩出,也足以化解眼前危机。

    两人这第一之争,僵持不下,各自的真力都已消耗不少,可却还保持在某种极其平稳的状态,一时间可能难以决出胜负。

    “寒冰极功!”

    终于,寒赛眼闪过一丝寒芒,体表的阴暗之气,提升数倍不止。

    “时间到。”忽地,远处某位白衣女子,张口喊道。

    “什么?!”闻声,寒赛顿时一惊,这时间就已经到了?!

    在宗门有着规定,演武台上,半个时辰内无法决出胜负,将算平手,百招内未决出胜负,也算平手。

    虽说岳高兰和寒赛交手还未有百招,但是已过半个时辰,所以只能按照平手来算。

    对此,寒赛满脸不甘,同现阶段外门第一的岳高兰交手,他哪里还有心思去计算时间和招式。

    本想着,尽量多磨损一些岳高兰的真气,最终使用杀招将其一招拿下,可谁曾想,时间却忽然到了,当真是棋差一招!

    杜超和张桐等人,也都满脸可惜,两人都相信,随着《寒冰极功》的使出,一定能够击败岳高兰,拿下外门第一的宝座。

    “敢问,平手要如何算,是否能够继续挑战一场?”寒赛看向两位白袍女子,恭声询问。

    “这得看你们谁挑战谁,平手一说,自然是挑战者一方失败,若岳高兰主动挑战你,则是岳高兰失败。”某位女子解释道。

    今日的第一之争,是寒赛所引起,他主动挑战岳高兰,结果战了个平手,那就等同于自己落败。

    即便心有不甘,寒赛也无可奈何,如此好的机会,他竟没有把握住。

    今日他已失败,即便是平手,那也没什么说法,只能够等到一个月后,才有资格重新挑战岳高兰,唯一的方法就是,岳高兰点名挑战他,才不必等待一月之后。

    但岳高兰体内有伤,能够和寒赛战成平手,已经是很不容易,让她主动挑战寒赛,几乎是没什么可能性。

    况且,岳高兰的战斗点数已经超过一千,随时都已经参加内门考核,都已身为外门第一人,又为何无缘无故去挑战寒赛,世上可没有这种道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