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赛眼寒光闪烁,一月之后,岳高兰的伤势,必然已经恢复的八八,那时想要胜过岳高兰,更加困难,除非他将实力替身至此第四道地门的巅峰修为……

    “一月时间,巅峰修为……”寒赛心也是没底。(彩虹网)

    “寒赛,这一战你已输,日后请莫要继续找林浩师弟的麻烦,若有什么事,直接找我便可。”岳高兰将尺青锋重新放入剑鞘之,开口说道

    闻声,寒赛一声冷哼,道:“我自然遵守约定,可我这约定,也仅限于我本人遵守,旁人是否遵守,这就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寒赛口的旁人,指的自然是杜超和张桐两人。

    在外门排行,杜超排位第,实力仅次于岳高兰和寒赛,但若采用肉搏的方式,岳高兰和寒赛两人,哪怕是联手,都会被杜超完虐!

    由此可见,杜超恐怖的体魄。

    “我要挑战。”忽然,张桐看向两位白袍女子,开口说道。

    “挑战何人。”某位女子道。

    “林浩!”张桐目光落在林浩身上。

    闻声,女子点了点头,看向林浩,象征性询问道:“林浩,外门排行第四的张桐要挑战你,你可接受。”

    按理来说,关于战斗点的挑战,往往是不能拒绝的,除非有特殊原因。

    在场外门弟子,看向林浩的目光充满了怜悯。

    张桐在外门的排行,可是已经达到了第四位,据说最近的修为又有提升,他若是挑战林浩,那林浩在演武台上,必是要被完虐。

    ……

    “林浩究竟是如何得罪寒赛师兄他们,只怕日后,林浩在这外门,都混不下去了……”

    “不错,如今寒赛师兄和排行第一的岳高兰师姐都能打成平手,就算寒赛师兄出马,还有张桐师兄,甚至是杜超师兄!”

    “真是个扫把星,走到哪便将事情惹到哪,这以后,除非林浩每日都跟在夜北执事身边,否则在外门,还不是寒赛师兄他们说的算,即便岳高兰师姐现在还是外门第一人,但却独来独往,唯一的好友吕哲师兄,还在执行宗外任务时陨落身死,只怕她也保不住林浩……”

    当下,不少外门弟子窃窃私语,都在等待林浩的答复。

    “林师弟,张桐挑战你,你还不快快答应下来。”之前败北在杜超手的张风,开口说道。

    “对啊……你不会是怕了吧……”

    “哈哈,林师兄,你认输算了,张桐师兄在外么排行第四呢……”

    一些外门弟子开口奚落道。

    以往,张桐还真不想和林浩一战,不过他的实力又有提升,林浩早已不放在眼。

    林浩沉吟片刻,旋即却摇了摇头,看向两位白袍女子说道:“我不想接受张桐的挑战。”

    “可以,那便等同认输。”某位白袍女子说。

    关于战斗点的比试,一旦拒绝,那就等同认输,林浩会被扣除仅有的一百战斗点。

    听闻林浩不愿接受,张桐嘴角搞搞扬起,满脸冷笑,这也算林浩识相。

    “唉……林师兄的实力当真不弱,但即便如何,要他和张桐师兄一战,还是有些强人所难了,毕竟张桐师兄排行第四。”

    “嘿嘿,林浩也是欺软怕硬,一旦遇到强者师兄,也只能乖乖认输,他在外门以‘狂’出名,但此刻,林浩又狂在何处。”

    “明知不敌而还要上,说的好听点是气魄盖世,说的难听点就傻,林浩认输也无可厚非,难道真让他和张桐师兄一战……”

    “只不过,即便林浩认输又能如何,寒赛师兄等人已经想要对他出手,今日不成,那还有明日,就像之前某位师兄弟说的,除非林浩一直跟在夜北执事身边……”

    一些保持立的外门弟子,纷纷道出自己的看法。

    “林师弟,认输并没关系,凭你现在也不是张桐对手,但你日后的成就,一定远超他们。”此刻,岳高兰却忽然开口说道,无形之抬高了林浩。

    岳高兰口的成就,指的自然是林浩在炼丹这一途之上。

    在岳高兰看来,像寒赛等人,日后最多也就是成为内门弟子,而林浩则不同,凭他那惊人的炼丹天赋,只要他突破到‘天灵’境界,或许便有可能被副堂主收为入室弟子,以后更有机会成为圣丹堂的执事高层!

    “多谢岳师姐。”林浩点了点头,明白岳高兰是在鼓励自己,但他,何需什么鼓励。

    还不等岳高兰继续说些什么,便看林浩朝两位白袍女子道:“很抱歉,我不接受认输。”

    不接受认输?!

    不少外门弟子笑出声来,心想林浩的脸皮未免也太厚了一些,既不接受挑战,还不肯接受认输,哪有这样的规矩,若真这般,那好事全部让他给占了,以后他只需要和弱者弟子交手就行,强者弟子挑战,一律拒绝,但有这样的好事吗。

    “你若不接受挑战,只能当做认输弃权来处理,自己考虑清楚再做决定。”某位白袍女子眉头微皱,也觉得这外门弟子脸皮未免厚了些。

    “呵呵,张桐挑战我,未免太浪费时间了。”林浩淡笑道:“不如让我来挑战他。”

    闻声,在场外门弟子面露疑惑,张桐挑战林浩,亦或者林浩挑战张桐,有什么区别吗,起码没人看的出来,便是岳高兰也是如此。

    “这有什么区别?”两位白袍女子也不理解林浩的意思。

    “自然是有的。”林浩点头,道:“我不仅要挑战张桐,我还要挑战,他,还有他。”林浩一指点出,共落在人身上,颇有点指江山之势。

    这林浩亲自点出的人,在全场彻底安静了下来。

    林浩所点的是分别是,张桐、杜超,还有……寒赛!

    “林浩……他刚才说……什么来着?要挑战谁?!”王傲天以为自己看错了,或者听错了。

    “似乎是张桐师兄、杜超师兄……还有寒赛师兄。”彩儿神色有些呆滞。

    “他要分别挑战那位师兄?!开什么玩笑!还没和张桐师兄交手,就敢如此叫嚣杜超师兄和寒赛师兄,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哈哈……这小子,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白日做梦!”方孟一声大笑。

    “林师弟,不要冲动。”岳高兰也劝道。

    在岳高兰看来,林浩只是宗门新人,而张桐则不同,宗门战力素质非常强劲,不好对付。

    “你挑战谁都可以,等你先和张桐决出胜负来吧。”那白袍女子道。

    “你可能误会我的意思了。”林浩淡漠道:“我要同时挑战他们人。”

    此话一出,全场鸦雀无声,仿佛时间都凝固了般。

    甚至于,张桐,杜超和寒赛也愣了愣神,似乎没明白林浩话的意思。

    “你要同时挑战他们人?!”两位白袍女子对视一眼,随后看向林浩问道。

    “是的。”林浩点头。

    “你……确定?!”两位女子再询问。

    “确定。”林浩淡漠道。

    “哈哈哈……这小子疯了!”王傲天捧腹大笑,在他看来,林浩的确是疯了,而且无可救药。

    “林浩……你没事吧?”彩儿愣愣的盯着林浩,还以为林浩真的疯了。

    一己之力,去挑战张桐、杜超,甚至还有和外门第一岳高兰打成平手的寒赛师兄,这不是疯了,又是什么……

    “林师弟,不要冲动!”岳高兰虽不清楚林浩到底在想些什么,但这么做,没有丝毫意义!

    谁知,林浩却朝她微微一笑,并未多言。

    ……

    “我懂了……”某位黑衣少年道:“这林浩深知自己必输无疑,所以干脆点名挑战那位师兄,这样一来,即便是输了,那也不丢人,甚至是一种荣耀!”

    此话一出,不少外门弟子恍然大悟,暗觉有理。

    日后若是传了出去,旁人也只会说,林浩气魄盖世,敢同时挑战外门排行榜上最强的几人,即便是输了,那也是对手人多势众,林浩双拳难敌四手,输也输的漂亮!

    “这林浩,心机却是不小,竟还能够想出这一招来,就算输掉比试,也不输气势,还能让自己在外门的名声大噪,一箭双雕啊……”

    “哼,真不要脸,小人行为!”

    “嘿嘿,话不是这么说,什么叫小人行为,人家林浩是有脑袋,是个聪明人,这倒是个好点子,日后若有哪位强者师兄挑战我……我也用这个办法,不错不错……”

    一时间,在场外门弟子争个不停,有人称赞林浩脑子聪明,也有人弟子认为林浩太有心机,做的是那无耻行径。

    此刻,张桐和杜超等人,也都若有所思,明白了林浩的想法。

    “我挑战他们人,不知可行。”林浩不管旁人如何说,看向白袍女子道。

    “宗门没有规矩说不行,那便是可行。”其一位白袍女子点了点头,随后朝寒赛人问道:“林浩要挑战你们人,是否接受。”

    闻声,张桐险些破口大骂,这林浩倒是厚颜无耻,竟然想到这种办法!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