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立即朝后方退步去,身形灵逸飘然,好似横空而行,洒脱自如。

    嗖!

    林浩使用轻功武学《飞身》,跳跃演武台上的铁柱之上,大约有十数米的高度。

    “混账!”杜超气急败坏,这林浩实在无耻。

    杜超专修体魄,对轻功并不精通。

    “你下来!”杜超怒道。

    “你上来。”林浩淡淡开口。

    “你以为躲在上iàn就没事了吗!”杜超说话间,朝后方退去。

    随后,整个人爆发出滔天气势,若一只蛮狮,狠狠朝铁柱上撞去。

    见状,下方众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杜超是想将演武台上的铁柱给撞断!

    随着杜超的冲撞,林浩在铁柱上方却是纹丝不动,像一尊雕塑。

    “演武台是用特殊材料所建,四根铁柱也是,你莫要浪fèi力气了。”寒赛开口说道。

    闻声,杜超这才停下身形,目光看向两名记录的白衣女子,道:“这样算不算犯规,他故意逃避比试!”

    这两名女子充当着裁判的角色,也只有她们能够对林浩的无耻行为进行制裁。

    其一位女子,看向铁柱上方悠然自得的林浩,开口道:“宗门没有规定,所以你的行为不算犯规。”

    林浩的行为并不算犯规,杜超自己轻功不精通,这是他自身问题,和林浩没关xì。

    “这还不算犯规!”杜超险些没被气死,眼见有寒赛师兄出手,胜利在望,林浩却玩了这一手,何其卑鄙!

    “哼。”忽地,寒赛一声冷哼,右掌狠狠拍在铁柱之上。

    刹那间,一层寒冰将铁柱覆盖,并迅速朝上方蔓延而去,若林浩继续呆在上iàn,势必要被寒冰给封住。

    见状,林浩纵身一跃,自铁柱上飞下。

    “就是现在!”杜超眼厉芒闪烁,拳若狂龙出击,狠狠朝林浩轰去。

    天阳指!

    林浩并不退步,面对杜超的强势,随手一指点出。

    轰地一声,拳指相撞,传来阵阵巨响。

    杜超‘蹭蹭’后退,而其身后的那一道寒光涟漪,却朝林浩席卷而去。

    而在这一刻,林浩却已经退无可退。

    天罡护体!

    随着《天罡神诀》施展开来,林浩体表爆发出强大的金色波纹,硬生生将寒光涟漪震退。

    “真是可惜。”寒赛面无表情,不过这一击就算未能得逞,林浩也必败无yí。

    “结束了。”刺客,林浩淡淡开口。

    “结束了?”

    闻声,寒赛冷笑不已,的确是该结束了。

    意境镇杀!

    随着林浩的神念,一股意境之力,须臾间将寒赛镇压当场。

    “这……是!”寒赛脸上的冷笑僵化,身躯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所束缚,甚至是行走一步都困难至极。

    演武台下方,众人见寒赛的状态,似乎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但究jìng的哪里不对劲,也没人能说个所以然来,毕竟林浩什么都未做。

    “寒赛师兄,发生了何事?!”杜超见寒赛神色挣扎,面容有些扭曲,顿大惊失色。

    “这小子……有鬼……”寒赛费尽全力道。

    “什么!”杜超骇然,林浩究jìng做了什么,能将寒赛师兄逼到如此境地!

    “林浩,你找死!”杜超管不了那么多,爆发出全身力量,朝林浩攻去。

    “呵呵,连你一起。”林浩冷冷一笑。

    杜超气势汹汹,而然在半途时,身躯却猛然一滞,寸步难行,仿佛被无形的巨掌所束。

    “什么东西……放开我!”杜超体魄何其强悍,但面对这种无形的束缚,却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该……死”寒赛几次欲施展最强杀招来破坏无形的束缚,但却都失败了。

    “我来问你,是谁让你们对我出手。”此刻,林浩慢悠悠的朝寒赛走去,开口问道。

    “有种……放我一战!”寒赛心憋屈到无以复加,哪里会回答林浩的话。

    林浩面色顿寒,意境力量的程度扩大。

    “哇!”

    当下,寒赛脸色煞白,张口喷出一道血箭。

    此时此刻,全场鸦雀无声,死一般的静,事到如今,任谁也能够看的出来,演武台上的异样,乃是林浩一手导致!

    寒赛和杜超两人,竟被林浩强势碾压,甚至一个念头,便让寒赛口喷鲜血!

    嘶!

    回过神来的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外门排行位列第二的寒赛和位列第的杜超,在林浩手,竟没有丝毫还手之力!

    演武台上,林浩走至寒赛身前,冷笑道:“我的耐性可不是很好,谁人让你们来对付我,最好马上说出来,否则的话,我可能保证接下里会发生什么。”

    虽说,林浩心已经猜到几分,但还要一个确认。

    “林浩……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在林浩的意境镇压之下,寒赛每一次开口都无艰难。

    “听不懂吗……呵呵……”林浩嘴角微微上扬,意境层次的力量再度扩大。

    “哇!”

    面对林浩的意境层次力量,寒赛毫无反驳之力,张口喷出血箭,脸色无比煞白。

    只要林浩愿yì,随时都能取走寒赛的性命,对意境层次的威压,寒赛压根无法反抗。

    此时此刻,演武台下方,在场众人神色呆滞,身为外门排行第二人的寒赛,面对林浩竟毫无还手之力!

    岳高兰神色震惊,寒赛的实力修为,她还算比较了解,整个外门仅次于自己,对于林浩,在岳高兰看来,仅仅是炼丹一途的天fù惊人而已……

    “寒赛,我的耐性不是很好,再问你最后一遍,究jìng是谁指使你们。”林浩盯着脸色煞白的寒赛,不耐烦道。

    “哼……林浩,在演武台上,你还敢对我如何,莫要忘了,我可没和你签生死状,你若敢如何,仙剑宗不会放过你!”寒赛冷笑,虽未想到林浩的实力修为如此之强,但却不认为林浩敢对自己如何。

    “规矩……我从来都不会遵守……”林浩面色一寒,意境层次的力量再度施压。

    此刻,寒赛仿佛被无数座山峰轰击,能够忍受的痛楚,也近乎到达了极限。

    “你……敢!”寒赛神色震hàn,这林浩根本就是一个疯子!

    思%路%客siluke*info的,无弹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