臻家大长老想让赵平离去,但却要将林浩和岳高兰两人留下,其目的已是显而易见。

    对于赵族,臻家大长老并不想得罪,赵族的实力强大,并不输给臻家,若是在此处对赵平如何,只怕会引起赵族和臻家的战争,这是谁都不希望看见的。

    只不过,毕竟臻无悔被赵平所带来的后辈所伤,连臻青也被欺辱,若就这样将他们全部放走,那岂不是说,他们臻家彻底怕了赵族?

    只要将林浩和岳高兰留下,等同也就给了臻家一个台阶下,还能够让臻无悔等人出口气。

    而且,赵平等人所发现的秘境之地,也得归臻家所有,这点毫无疑问,也没什么可以商量的余地。

    臻家大长老相信,下方的幽林山谷,定是有一处秘境,否则的话,赵平等人的行为,很难解释的通顺,而且秘境也是亲自从赵平口透露而出,应该不会有假。

    此刻,臻家大长老的口气无法让人拒绝,一句话便已经蕴含着强大至极的气势在内,让赵平和几位赵族弟子感到无比压抑,甚至有想要逃离此处的打算。

    “臻家大长老,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草率了,他们可是我赵平的贵客,岂能让你们带走……”赵平面对臻家大长老,虽是有些心虚,但依然还得表现一番,他必须拿出赵族少主的气节,不然日后传了出去,赵族的脸面要放在哪里。

    对于林浩和岳高兰两人,赵平并不担心,他们乃是仙剑宗势力弟子,臻家除非吃了雄心豹子胆,否则绝对不敢对两人如何。

    “赵族的小子,怎么,你如今是在和老夫讨价还价吗。”当下,臻家大长老开口,淡漠的看了赵平一眼,体表荡出一丝惊人的威势,好似一座大山压至,让赵平等人冷汗直流。

    “赵平兄弟,既然如此,你便先行离开好了,在此处我们还需要多留片刻。”忽然,林浩的声音传来。

    “嗯……赵公子离去便是。”岳高兰也随声附和道。

    闻声,赵平犹豫一番,最终点了点头,道:“好,既然林大哥和岳姑娘都这般说了,那赵某等人便先行离开,日后若是有时间,希望来我赵族做客,赵族必会款待二位。”

    赵平言罢,扫了一眼臻家几人,当目光落在臻无悔和臻青两人身上时,很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旋即便带着几位赵族弟子,大摇大摆的离开此处。

    赵平等人几开,臻家并未阻拦,他们此行的目的很是明确,第一是赵平口的秘境,第二则是林浩。

    “奇怪……赵平就这样离开了……”此刻,某位臻家弟子神色有些古怪,这若真发现了秘境,赵平会轻易离开?

    “没什么好奇怪的,大长老在此,就赵平那小子还敢放肆不成。”臻青冷笑道。

    不过,若是真有秘境之地,也不能拖的太久,或许赵平回去禀报赵族,想要争取这一处秘境也未必。

    此刻,臻家大长老先是打量了林浩几眼,旋即又看向岳高兰,开口道:“你们两位小辈,伤我臻家少主,此事不会简单作罢,先去臻家请罪。”

    臻家大长老从臻无悔口得知,打伤他的林浩,只不过是从一处偏远小城而来,而那女子则是从诛天城而来。

    流云城的势力,和臻家相比,完全弱如蝼蚁,臻家不会在乎,但诛天城则不同,也是天都国内的一座大城,其内也有不少大世家存在,所以臻家大长老还需调查一番。

    “臻家的,不管你等想做什么,我劝你们马上离开此地,否则后果自负。”林浩面色一冷,淡漠开口。

    原本,臻家众人以为,大长老亲临,这两人定会束手就擒,但未想到,这小子竟如此嚣张,当着他们臻家大长老的面,还敢这般放肆!

    臻家身份一重天势力,可以和赵族相提并论,家老祖虽无法突破到下个境界,已闭关数十年,但臻家大长老的实力修为,也在第五道地门境界,如今一个小辈,竟敢这般放肆。

    “林浩,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和我臻家大长老这般说话,马上跪下认错,否则今日必死无疑,将你碎尸万段!”臻青眼凶光闪烁,厉声喝道。

    “臻姑娘,若是识相,劝你还是闭上自己的嘴巴为好。”这次岳高兰主动开口。

    她和林浩出宗进行试炼第二阶段的任务,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代表仙剑宗,岂能让一方世家作威作福,莫要说他们未曾做错何事,即便穷凶极恶,那也轮不到旁人来定罪,唯仙剑宗才有这个资格。

    “你……你说什么!”闻声,臻青怒不可遏,这两人难道真的不怕死。

    此时,臻家大长老的神色并不好看,两个后辈,敢在自己面前这般说话,放在以往,这种事情不可能会发生。

    “将这两个小贼拿下。”臻家大长老朝身后两位年女子开口。

    这两位年女子,实力不弱,皆在第四道地门期修为,在臻家也算一大战力。

    “是!”

    “哼,不知死活的小子!”

    说话间,两位女子身形一闪,分别朝着林浩和岳高兰袭去。

    在她们看来,这两位小辈,几招之内便能够拿下。

    见状,岳高兰冷哼一声,身后尺青锋瞬间出鞘在手,刹那间,某种骇人的剑势荡漾八方,好似要将天地都斩成碎片。

    斩!

    一剑斩下,爆发出肉眼可见的恢弘剑影爆发而至,将迎面而来的年女击飞出十数米之外。

    岳高兰的强势一击,实在快到极限,甚至连臻家众人还不知发生了何事。

    不远处,林浩一指点出,也将攻向自己的年女子瞬间击败。

    许久之后,臻家众人瞪大了双眼,尤其是臻无悔和臻青两人,惊呆当场。

    那两位年女子,实力修为不久前迈入第四道地门期,极其强大,可竟被林浩和岳高兰瞬间击败!

    “不识抬举!”林浩看向臻家大长老,冷道。

    “小辈,在老夫面前,岂容你猖狂!”臻家大长老勃然大怒,顿时出手。

    “你敢!”与此同时,岳高兰上前一步,取出一块令牌。

    那令牌上,有一柄玄奥的长剑图案,四周仙雾缭绕,并散发着气运之势。

    “什么!”看见令牌,臻家大长老顿时失色,立即停下身形。

    这块令牌,他自然也是见过,乃为仙剑宗弟子身份的象征。

    “你们是……仙剑宗!”臻家大长老倒吸一口凉气,他无论如何也未想到,这一男一女,竟然是仙剑宗势力弟子。

    “不错。”岳高兰将令牌收回。

    当下,臻无悔和臻青两人彻底傻了眼,仙剑宗是什么概念,他们自然知晓,天都国主宰势力!

    表面上,天都国的主宰为天都皇室,但谁人不知,仙剑宗才是天都国内最强势力,天都皇室也无法与其相提并论。

    若是招惹了仙剑宗,那后果不堪设想……

    “他……竟是仙剑圣地弟子……”臻青神色呆滞,喃喃自语。

    仙剑宗弟子,对他们而言,高高在上,任何一处世家弟子,一旦进入仙剑宗,必会快速崛起,尤其可见仙剑宗的威势。

    臻无悔和臻青做梦也没想到,他们居然招惹了仙剑宗弟子,甚至还请大长老出手,欲对付仙剑宗弟子……

    臻家众人心发冷,仙剑宗若想要让臻家灭亡,只需要一个念头便足以,那是他们绝对招惹不起的庞然大物。

    “怎么,诸位还想继续吗。”岳高兰冷眼扫过臻家众人。

    “呵呵……误会,两位小友千万莫要较真,这只是你们几位小辈之间的误会罢了……”臻家大长老微微一笑,赶忙解释。

    即便他们臻家老祖在巅峰时期,可绝对不敢和仙剑宗作对,需知,仙剑宗内的普通‘天灵’高人已经有许多,高阶‘天灵’强者也有存在,除非是巅峰的一重天势力,否则谁敢招惹仙剑宗?

    “既是误会,那你们臻家是否需要给一个说法。”林浩看向臻家大长老,冷声笑道。

    闻言,臻家大长老有眉头一挑,还未明白林浩的话含义。

    若他们执意要和臻家过不去,那只有拼个鱼死网破,虽说两人是仙剑宗弟子,但在目前在天林山脉,也就仅仅有他们两人,而臻家大长老已打开第五道地门,对付林浩和岳高兰,轻而易举。

    “二十块品灵石,作为补偿。”林浩漫不经心道。

    自然,林浩也知晓其利弊,若真将这臻家逼急了,保不准会做出什么事来,但适当提出一些赔偿要求,还在臻家的能力范围之内。

    “什么,二十块品灵石!”臻无悔大惊,这也太过分了!

    “呵呵……两位,老夫之前也说了,这都是误会,况且也是你们打伤臻家少主在先,不如这般,十块品灵石,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你我双方便当从未发生过,如何。”臻家大长老忍者心怒意,笑脸相对。

    “岳师妹,你觉得如何。”林浩看向岳高兰,轻声一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