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

    大地在崩碎,在准妖的力量下,一切都好似成为了虚无。∈↗,

    “跑不掉了……不可能逃脱……”此刻,灰袍男子眼有着一丝决绝之色,那仙剑宗的小子,让他们陷入如此绝境,即便要死,也得一起死!

    当即,灰袍男子朝林浩追击而去,但还未踏出原地几步,便被从天而降的巨掌拍成了碎片。

    “我跟你拼了!”为首黑影神色疯狂,眼见没有了退路,竟朝着准妖飞跃而去,准备殊死一搏。

    而然,为首黑影还未曾接近准妖,便被一股滔天的煞气扫,整个人化作一滩血水。

    仅仅几个呼吸的功夫,精英小队四人,全军覆没。

    “呜……嘎!”杀死精英小队四人之后,准妖的目光,终于落在林浩身上。

    准妖面露古怪神色,它发现,足有五位气息和相貌一模一样的人类,令它有些疑惑。

    轰!

    林浩的两道重影,被血煞凶气扫,瞬间化作虚无。

    当下,林浩心一紧,再度分化出两道重影。

    不止如此,每一道重影,林浩都分化了些许意境层次的力量在其,迷惑准妖的视线。

    几道重影为一路往左侧逃去,林浩自己则向前方逃跑。

    准妖几乎未如何犹豫,开始朝林浩的分化而出的重影追击。

    准妖虽然具有灵智,但毕竟有限,自然是追人数较多的一方。

    在这期间,林浩又不停的分化出重影,以此来迷惑准妖,本尊则有惊无险的逃出了枯木林。

    …………

    翌日

    林浩逐渐远离枯木林,使用神魂窥视,准妖也未继续追上来。

    呼……

    林浩深吸了口气,还好一切都按照他的推演进行,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个计划,早在精英小队四人出现时,林浩便已在脑海推演许多次,成功率还算比较高。

    也好在准妖的灵智不高,否则林浩也很难逃脱。

    精英小队四人,以为吃定了林浩,他们无论如何也未想到,最终却被林浩给活活玩死,自然,林浩自己也承担了较大的风险

    一夜的逃命,让林浩有些疲倦,尤其是体内灵气精华,也还未完全吸收。

    不久后,林浩寻到一处较为隐蔽的山洞,在山洞内调息。

    天林山脉内,除了精英五人小队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天魔殿成员,这点林浩不得而知,但就目前而言,存在的可能性还算大一些。

    在前方数百里外,有阵法光影气息,似乎同天魔殿大有关联。

    数个时辰后,林浩睁开深邃的双眼,体内灵气精华几乎都已吸收,他的生命层次,也又提升了些许。

    如今,林浩哪怕面对两位‘小丹期’巅峰强者,也能够从容应对,这便是生命层次提升的好处。

    天林山脉一行,虽说宗门考核任务还未完成,但林浩的收获,已是不小,只可惜准妖目前一直都守护在灵泉旁,半步也未曾离去,否则的话,林浩定是要重新返回,争取多吸收一些灵气精华才可。

    …………

    一直到深夜时分,林浩距离阵法光影越来越近,而四周的雾霭也浓郁了许多,间刻度并不算高。

    林浩小心翼翼的朝前方走去,天魔殿的目的,也似乎快要被揭开。

    忽然,林浩身形一滞,眉头微蹙,在雾霭之内,靠近阵法光影的方位,有几道不弱的气息存在。

    “第五道地门……”林浩若有所思,前方的几道气息,甚至有打开了第五道地门强者的存在。

    沉思良久,林浩最终还是朝着前方走去,先接近那阵法光影,只要看上一眼便好,有第五道地门强者镇守此处,林浩自然也不会动手,除非想要找死。

    半刻钟后,雾霾逐渐散去,林浩的视线也终于变得无比清晰。

    正前方,在一小山谷外围,摆放五处阵法台,而每一处阵法台上,都站着一位天魔殿势力之人,五人,有一位打开了第五道地门的强者,还有四位‘大丹境’巅峰强者。

    莫要说第五道地门层次的修为,即便是‘大丹境’巅峰强者,林浩若是遇上,也绝不会是敌手。

    换作以往,林浩定是要头也不回的逃离此处,但是如今,林浩冷冷一笑,从暗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当下,那阵法台上的五位强者,似乎对林浩的出现未有丝毫察觉,每人手托着一道法典,从法典上散发出耀眼的光辉。

    这五人全为阵法师,虽说阵法师不擅长战斗,但自身的实力境界却在那摆着,若是平常,林浩或许能够做到从一位‘大丹境’巅峰强者的手逃生,但要想取胜,根本没有可能,只不过,目前那五位阵法师却在维持阵法等级较高的阵法仪式,全身心投入其,此时此刻,万不可被打断,否则也不必林浩动手,阵法的反噬会将他们重伤,甚至当场陨落。

    小山谷究竟有什么,竟会出动打开了第五道地门的阵法师,林浩心好奇无比。

    能够出动五位造诣高深的阵法师,足以证明天魔殿对这阵法比较看重。

    “呵呵……如此重要的阵法,居然只是让那五位‘小丹境’巅峰的精英小队守护在此,天魔殿,这次你们却是棋差一招。”林浩嘴角上扬,阵法台上那五位阵法师,在林浩眼,等同是任他宰割的羔羊。

    天魔殿对这阵法的确很重视,重视到不敢派出更强的邪道修者,林浩估摸着,天魔殿也是怕打草惊蛇,惊动其它宗门势力。

    “遇到我,算你们倒霉……”林浩微微一笑,纵身飞跃至一处阵法台上,面对近在咫尺的阵法师,重邪剑瞬间挥出,斩掉了他的脑袋。

    与此同时,外围阵法的光影,忽然暗淡几分,另外四人的嘴角,几乎同时溢出鲜血。

    “这么回事!”

    那位打开了第五道地门的老者,精瞳一睁,满脸怒色,另外人,也都先后叫骂。

    而然,话刚落音,老者等人的面色,瞬间苍白了起来。

    只见某一处阵法台上,他们熟悉的阵法师已经变成尸体,甚至多出一位他们并不认识的少年来。

    “你是什么人!”某年男子怒视林浩,开口呵道。

    “呵呵,取你命的人。”林浩笑如和春风,下一秒身形暴闪至年男子旁,还不等旁人反应,林浩挥剑斩出,在年男子诧异和难以置信的目光下,重邪剑将他一分为二。

    剩下人,瞬间清晰,他们也不是傻子,谁都能够看出,这少年来者不善,似乎想故意破坏阵法!

    “少年,你是阵法师?”那实力修为最高的老者,一边继续驱动手的法典,一边看向林浩惊道。

    这少年仅打开了第道地门,但却敢出现在他们面前,必是知晓目前自己等人需要驱动阵法,无法随意行动。

    而除了懂行的阵法师外,普通武者哪里会知晓这些。

    林浩并不回答老者的话,手重邪剑继续挥动,将第位阵法师斩落阵法台上。

    “少年,你敢!”此刻,老者勃然大怒,那小子每斩一人,阵法给他施加的压力则是越大,试想,五人才能够驱动的阵法,若是落在一人身上,那会是怎样的概念。

    只不过,老者虽然愤怒,但却无可奈何,毕竟这阵法事关重要,若出现任何闪失,他的脑袋也保不住。

    况且,即便老者此刻想要对林浩出手,那也无法做到,一旦自己主动放弃阵法,必会被阵法强大的力量反噬,一旦到了那时,即便自己不死,也敌不过那神秘少年,或许比自己现在的处境还要危险。

    “该死……那五人精英小队去了何处,竟无法取得联系!”老者心有些慌乱。

    老者万万没想到,分舵如此重视的阵法,到头来竟会被这小子给搅局。

    “那些该死的‘霸皇宗’核心弟子,将五道地门境界的守护者全拖住了!”

    老者见林浩二话不说,将第四位阵法师也斩杀当场,前所未有的危机充斥在心头。

    若不想个办法,这样下去,他也会死……

    “少年,你且听老夫一言,你可知,我们乃是‘天魔殿’?”老者见林浩朝他不徐不疾的走来,急忙开口。

    闻声,林浩道:“然后呢。”

    原本,老者认为,或许这小子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本想用天魔殿的威名来威慑他,谁知道这小子却满不在乎。

    “少年,天魔殿以往也是黄荒大陆的主宰,即便是现如今,也并非宗门势力可以相提并论……你若就此罢手,老夫保证,今日之事绝不追究,并推荐你加入天魔殿,如何?!”老者看向林浩,满脸诚恳。

    “你……骗小孩呢。”林浩神色不屑,他杀了天魔殿那么多人,天魔殿绝不会放过自己,说什么加入天魔殿,都是屁话。

    而且,即便这老者说的都是真话,林浩对加入天魔殿,也没有丝毫兴趣。

    “少年,你想要如何,这处阵法极其重要,你若将它破坏,天上地下,你逃不掉,必会遭受天魔殿的雷霆怒火,绝不合算!”老者见林浩不吃自己那一套,换了种说辞。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