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被封印在阵法的一方天地,的确是有些灵果的存在,一路走来,林浩已经采摘到第颗灵果,而每一颗的价值都是不菲。¤,

    不止是林浩,但凡进入此处的武者,或多或少也都有些收获。

    此地不止是有灵果的存在,还有大量的天材地宝,若能够提升兵器品阶的‘升灵石’,或附魔护甲的‘髓灵精’等。

    目前,对林浩作用相对最大的便是灵果,林浩在稳固修为的同时,还能够有进一步的提升。

    小半日后,林浩已前进了上百里路程,期间遇到不少武者,但都没什么交集,毕竟众人进入此处,大多是抱着寻宝的目的,哪有心思注意其他武者如何。

    ………

    “前方的兄弟稍等片刻。”

    林浩只听身后有人开口,下意识停住身形,朝后望去。

    只见某位少年,微微一笑,快步而至。

    “叫我?”林浩打量此人片刻,有些疑惑,自己好似并不认识他。

    “这位兄弟,我如今只有一人,不知可方便同行?”少年有些腼腆,含笑说道。

    “怕是有些不方便。”林浩委婉拒绝,自己又不认识此人,又怎会与他同行。

    “好吧,那是孙某冒昧了……本想着兄弟也是打算前往心宫殿的。”少年脸色微微一红,鼓足了很大勇气才邀人同行,未想到被直接拒绝。

    “心宫殿?”闻声,林浩一愣,在这小世界,还有一处宫殿?

    见林浩满脸好奇,少年点了点头,笑着道:“对啊,昨日有许多武者都见到了海市蜃楼,在数百里外的,的确有一座心宫殿,想来其或有重宝,我也想去见识一二。”

    “竟有此事……”林浩若有所思,他一直对天魔殿的这次举动有些好奇,但目前为止,除了一些灵果和天材地宝之外,林浩也并未发现这一方天地有什么引人注目的重宝存在,而这次从少年口说出的心宫殿,或是有些蹊跷。

    还不等林浩继续开口,一声惊呼之音,却是吸引了两人的注意。

    只见前方百米之外,某位年男子身着花衣,手持着一把黄阶巅峰的长刀,长刀上的鲜红血迹凝聚成珠,滴落在地。

    花衣年的脚下,倒着一具无头尸体,在尸体旁,还有一位白衣女子。

    “仙剑宗……内门弟子?”见状,少年顿时一惊,那女子身上的衣物穿着,的确是仙剑宗内门弟子无疑,而被花衣年所斩下了头颅的男子,也正是仙剑宗内门弟子。

    “嘿嘿,你这小女子,在我姬刀的手,可是没有逃掉的可能哦。”年男子猩红的长舌,舔了舔嘴角,望着白衣女子,目露淫光。

    “你……你这畜生,竟敢杀我仙剑宗弟子!”女子又惊又怒。

    “哼,什么宗门势力,老子可不在乎,死在老子手的宗门弟子不知有多少,但像你这种内门弟子的美色,老子却还没尝过,你倒是说说,是让我先斩了你之后爽一把,还是先爽一把之后斩了你。”花衣年冷笑不已。

    “放肆!”见此情此景,林浩身前的腼腆少年,纵身一跃,瞬至白衣女子身旁,口怒喝道。

    见到腼腆少年,花衣年和白衣女子都是微愣。

    “仙剑宗的师妹不必惊慌,在下霸皇宗孙州!”腼腆少年自报名讳。

    “请孙师兄出手相助……”听闻腼腆少年来自霸皇宗,女子面色微喜。

    霸皇宗和仙剑宗,同属宗门势力,两宗宗主之间的关系还算不错。

    “仙剑宗的师妹请放心,孙某人自当出手。”腼腆少年点头,随后看向不远处的花衣年。

    当下,几人的举动,吸引了不少附近武者出现,其包括一些大世家势力。

    “仙剑宗……霸皇宗?!”见到腼腆少年和白衣女子后,不少势力武者有些惊讶,这处秘境内,果然吸引到了宗门弟子的出现。

    “那花衣年又是什么人,实力修为好似不错……但就这般,却敢杀仙剑宗的弟子?”

    见花衣年脚下躺着一具无头尸体,从身上的衣着来看,显然也是仙剑宗弟子。

    “他……他莫非是……姬刀!”有人打量花衣年几人,顿时失色。

    “姬刀?那是谁,我怎么没听说过。”几位世家弟子有些疑惑,似乎从未听说过这等名号。

    “不错,此人出道时,你们还尚且年幼,姬刀人称采花刀,最爱淫辱大势力女性弟子,十数年前,姬刀胆大包天,潜入小联盟国一处强盛宗门,奸杀了位外门女弟子,后被追杀。”有老者见多识广,开口解释道。

    “被宗门势力追杀?那他还未死?”在场几位世家的后辈弟子惊讶,被宗门追杀,那是什么概念,就算一些大世家,都要被灭门!

    “并非如此,此人当年的实力修为,已经达到第五地门的程度,正是因被宗门追杀重伤,武道根基受损,境界也下降严重……本有十年都未出现,没想到今日会现身在此……”老一辈武者道。

    听闻过那花衣年的事迹之后,原本一些想要出手相助的世家弟子,心有惊涛骇浪,第五道地门,那是什么概念!

    而且,即便此人重伤,实力修为下降严重,那又能掉到哪里去,也只有宗门弟子,才敢对花衣年出手。

    …………

    “小子,既然你想要找死,那我就只有成全你。”花衣年看向腼腆少年,嘿嘿大笑。

    “贼人,你实在放肆!”腼腆少年眼有寒意浮现,他堂堂霸皇宗弟子,在世俗,谁人敢对他如此说话!

    “嘿嘿,小子,你要做这出头鸟,老子定会给你机会,你过来领死吧。”花衣年对腼腆少年勾了勾食指。

    见状,腼腆少年顿时暴怒,一步踏出,轰声震耳,好似地面都在摇晃。

    霸皇宗,主修霸体乾坤,体魄气势极其强大,仅身法上的运用,便让在场那些大世家的弟子有些吃惊。

    “乾坤倒转!”腼腆少年一声巨喝,右臂若狂龙伸展,气势滔天,一拳划破虚空,响起刺耳的呼啸之音。

    “宗门弟子……好强大!”感受到腼腆少年这一拳的威势,众人骇然,若换成他们,只怕无论如何也扛不住。

    而然,花衣年却满脸不屑,也未见他如何动作,身前却出现了一道刀影。

    轰地一声,腼腆少年面色一变,被刀气逼退数步。

    “什么……”腼腆少年吃惊不小,此人的刀法,居然如此厉害,甚至比一些主修刀法的宗门弟子,还要可怕。

    只不过,身为霸皇宗弟子,拥有绝对的骄傲,绝不容许自己败在这种草莽贼人的手。

    “乾坤百炼!”腼腆少年再度进攻,体魄气势比起之前更加强大,在这股气势,尘土飞扬,碎石漂浮。

    “哈哈,小子,你实力修为还算不错,但就要和老子动手,你还嫩了太多。”见腼腆少年朝自己冲来,花衣年大笑,手长刀一扬,作势便朝腼腆少年脑袋斩去。

    刀势和体魄气势交融在一处,好似这方天地都要碎裂。

    腼腆少年眉头一挑,他体魄虽然强大,但也不敢和华裔年的长刀碰撞。

    正在腼腆少年欲躲避这一刀的同时,花衣年手长刀却忽然收走,招式陡变,趁腼腆少年不备,一腿扫他的腹部。

    砰地声,腼腆少年被花衣年横扫而,身躯弯顿时暴退,呼吸急促,体内血液翻涌。

    “哈哈,小娃娃,就凭你这点眼力见,还敢英雄救美,今日你这美救不成,自己的性命还要交代在此处。”花衣年嘿声笑道。

    “你……你这贼人,我取你狗命!”腼腆少年怒到极致,身为霸皇宗弟子的骄傲,绝不容被人践踏!

    “小子,你谁的命都取不了,自己的命反而是要丢了。”花衣年一声大喝,整个人猛然间化作残影,速度快到极致,肉眼难寻。

    “好快!”腼腆少年有些惊慌,此人的速度实在太快,即便是他,也无法全部捕捉。

    “采头刀!”花衣年于半途,手长刀斩出一道刀光,直取腼腆少年的脑袋。

    “不好……!”腼腆少年心神剧震,此人的实力,竟已达到‘大丹境’初期!

    花衣年十年前曾是第五道地门的强者,就算实力修为下降,如今也有‘大丹境’初期实力,绝非是他能够对付。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之下,只见那扑朔迷离的刀光,已接近腼腆少年,眨眼功夫,便能斩下他的脑袋。

    而然,就在千军一发之际,一阵弱不可见的风卷忽然出现,竟将那刀光粉碎。

    自然,在旁人看来,就好似花衣年所斩出的刀光,自主消退一般,无人见到那风卷的存在。

    “这是……”此刻,花衣年有些莫名其妙,眼见那腼腆少年的脑袋便要被斩掉,刀光却无缘无故消失不见……

    “嘿嘿,小子,你运气真是不错,老子可能方才出手失误了……”花衣年盯着腼腆少年,满脸冷笑,旋即,花衣年的目光又落在仙剑宗那内门女子身上:“小宝贝,你可莫要着急,老子很快便将这小子的脑袋斩掉,然后再好好陪你玩耍。”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