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贼!”女子双拳紧握,旋即朝腼腆少年道:“孙师兄,你快走,此人实力强大,你并非对手……”

    “你先走!”腼腆少年头也不回道。△,

    “我了这贼人的奇毒……全身松软无力……”女子摇了摇头,满脸苦笑。

    早在数个时辰之前,她与同门师弟便了这淫贼的独门奇毒,这奇毒尤对女子克制,否则的话,方才她同被杀的师弟联手,又岂能怕了姬刀!

    “原来如此……”腼腆少年若有所思,眼前这位仙剑宗内门弟子,实力只怕也是不弱,难怪面对姬刀没有还手之力,原来是了奇毒。

    姬刀十数年前,之所以能够潜入势力凌辱女子,自身鬼魅的身法和实力只不过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则是姬刀拥有独门奇毒,天灵修为之下无法幸免,尤其对女子而言,这门奇毒的威力更甚。

    “孙师兄,多谢你出手相助,快跑吧……”女子看向腼腆少年,此人显然并非那姬刀的对手,若继续战下去,腼腆少年必会人头落地。

    “这……绝不可!”腼腆少年摇了摇头,他身为霸皇宗弟子,岂能被这淫贼给慑走,若被宗门知晓,颜面何处!

    更何况,他又哪里能见仙剑宗弟子被淫贼侮辱,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无能为力。

    “少在这里废话,今日你们谁也走不掉。”花衣年步步紧逼而至。

    “呵呵……阁下实力修为虽然强悍,但这两位都是宗门弟子,莫非阁下不怕遭遇宗门的报复吗。”

    就在全场鸦雀无声时,一道声音淡笑传出。

    闻声,众人眼有好奇之色,纷纷朝后方望去。

    说话之人,居然也只是一位少年。

    “是他……”腼腆少年见到林浩,有些惊讶,方才他邀请林浩结伴而行,却被当场拒绝,而此刻,他却要做出头鸟,难道不怕花衣年手的长刀不成。

    毕竟,连宗门之,普通的内门弟子,在此人手下都没有什么还手之力,除非精英级弟子,或者老一辈内门弟子出手……

    “咦,这年头,管闲事的人好像变得多了,不怕死的小子,也变得多了。”见林浩出声,花衣年冷笑道:“小子,你是什么人,莫非也想管这事不成。”

    林浩摇了摇头,道:“我最讨厌管闲事。”

    闻声,众人叹了口气,管闲事就要丢掉性命,谁喜欢去管,而且这忽然出现的小子,比起那仙剑宗和霸皇宗两位弟子,实力相差十万八千里,哪里有资格管这等闲事。

    “嗯,那你就闭上嘴巴,有多远滚多远。”花衣年很是满意林浩的回答,他喜欢不管闲事的人。

    “话都让阁下说了,不知可否我说上两句。”林浩并不在意,微微笑道。

    “你想说什么?”花衣年很是好奇。

    “正如我之前所说,阁下在此处明目张胆对仙剑宗弟子施暴,难道不怕被报复追杀吗。”林浩淡淡说道。

    “哈哈……报复……”花衣年夸张大笑:“老子杀宗门弟子时,你还没出生,没见识过老子的威风,宗门弟子,有多少我杀多少。”

    “是吗。”林浩点了点头,只见右臂一扬,身上的外衣随手甩去。

    黑色的劲装,胸口处有一柄神兵灵剑,四周仙云缭绕。

    “仙剑宗弟子?!”见状,在场众人都是一愣,这忽然出现的小子,竟然也是仙剑宗弟子!

    那仙剑宗内门女子,顿时大喜,也未想到林浩和她为同门。

    但仔细打量林浩一番后,女子却又叹了口气,不过仅仅是一位外门弟子,如何能够同‘大丹境’的姬刀对抗……

    “可惜我身上有奇毒,否则若是联手,或许可以一战……”女子叹了口气,有些绝望。

    林浩神色淡漠,直视花衣年,未有丝毫畏惧。

    “嘿嘿……又是一位不怕死的宗门弟子,真好……老子最喜欢杀宗门弟子……”花衣年舔了舔嘴角,死死的盯着林浩。

    “今日,林某在此,你谁也杀不了。”林浩冷冷一笑,每句话都透着强大的自信。

    这话在旁人听来却有些狂妄自大,仙剑宗的两位内门弟子,一人被斩了脑袋,一人身奇毒,没有还手之力,可花衣年的本事。

    而这忽然出现的林姓少年,只不过是一位外门弟子,却敢说出如此的大话来……

    自然,没有人会去嘲笑林浩,甚至一些大世家的天才弟子,打心底对林浩钦佩无比,甚至想要出手帮忙,只不过,理智却不允许他们那么做罢了,否则,会死的很惨。

    …………

    “林师弟,你我联手战他!”就在此时,腼腆少年看向林浩,开口说道。

    哪怕林浩只是仙剑宗的外门弟子,但实力却还算不错,起码在‘小丹境’期修为,两人联手一战,就算不敌,可至少也能够拖延一段时间。

    “嘿嘿嘿……好,你们两个不知死活的小子,那就一起上吧,否则也没什么意思。”花衣年阴笑道。

    “不必了,对付你这种东西,我一人足矣。”林浩平淡道。

    此话一出,花衣年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他遇到过狂妄的宗门弟子,但大多数皆为那些精英内门弟子,亦或者是最为强大的核心弟子,而然眼前这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林姓小子,只不过是一外门弟子,却要比内门弟子更加狂妄!

    “我要你的命!”花衣年一声怒喝,手长刀微微轻鸣,若离弦之箭般朝林浩冲去。

    “小心!”见状,腼腆少年急忙提醒。

    姬刀的手段实力,他之前也有领教,此人很有能耐,不是外门弟子能够对付的。

    “哼。”林浩并未理会腼腆少年善意的提醒,当即踏出一步,不退反进,徐徐朝花衣年走去。

    轰!

    地面在摇晃,林浩每踏出一步,脚下便会多出一道深坑,体魄力量,若狂风暴雨般朝花衣年笼罩而去。

    “这……!”感受到体魄气势,在场众人无不变色,这股体魄力量,非同寻常,似乎是炼体大成境的霸道,比起那腼腆少年,还要强出不少。

    轰!

    轰!

    一连踏出步,体魄威势达到巅峰,花衣年的长刀,斩在半空,最终却也未能落下,好似遇到无形的阻力。

    “正好拿你来试试风的力量。”林浩满脸云淡风轻,右臂微扬,掌心内涌出一道无形风卷。

    当下,花衣年心有股强烈的危机感,虽不知为何,但依然将长刀迅速收回,护在其身。

    唰砰轰!

    无形的风卷若咆哮而至的野兽,要将花衣年撕裂。

    “浪里长刀!”此刻,花衣年立时劈出八刀,刀光凝聚成芒,从而抵抗者无形的威胁。

    撕……

    撕!

    噗!

    数秒之后,花衣年的脸上被风卷撕开一刀血口,有血液溢出,乃至于身上的花衣也被风卷撕裂。

    此情此景,让在场众人心跳加速,一位外门弟子,竟有如此实力,刚一出手便让花衣年这种老牌淫贼受伤……

    “小子……我要杀了你……”花衣年用手擦拭脸颊的鲜血,神情怨毒,语气阴狠。

    方才花衣年并不知晓林浩所使用的手段,也正是被伤之后,花衣年这才恍然大悟,是风的力量撕扯。

    “我之前已经说了,你谁也杀不了,连你的性命,也已不属于自己。”林浩看向花衣年,若看死物。

    其实,正如林浩之前所说,他讨厌管闲事,只不过,自己好歹也是仙剑宗弟子,眼见仙剑宗弟子一人被杀,一人即将被辱,林浩若不出手相助,似乎也有些说不过去,既然无法袖手旁观,林浩也只有挺身而出。

    如今,‘大丹境’初期实力的强者,林浩根本不会放在眼。

    花衣年此时施展鬼魅身法,速度奇怪无比,在虚空只见有彩色残影闪烁不停,行踪很难捕捉。

    “雕虫小技。”林浩冷笑,花衣年的速度的确很快,可林浩在‘灵世界’将本源风力炼化之后,自身速度也有风力可进行加持,绝对快过花衣年。

    唰!

    半个呼吸功夫不到,林浩也消失在了原地,同时一阵狂风大作,卷起此间尘土飞扬。

    “浪里取头刀!”花衣年大喝,手长刀横斩而去,直指林浩首级。

    “滚!”林浩怒目一睁,挥拳轰去。

    花衣年的速度虽快,但却始终没快过林浩的拳头。

    砰地一声,长刀还在半途,林浩的拳头已轰在花衣年的下巴上。

    此时见花衣年的身躯浮现,若陀螺一般在地面滚动,拖出一道长长的痕迹出来。

    “哇!”一息后,花衣年口喷出一道血箭,面色惨白。

    见此情景,众人愣至原地,这小子,简直就像一尊蛮妖!

    腼腆少年和仙剑宗内门女弟子,面色有些呆滞,区区外门弟子,竟拥有如此实力?

    女子忍不住怀疑林浩的真实身份,他当真为仙剑宗外门弟子?而不是内门精英?

    “你就这点本事,也出来采花?胆子比我还大。”林浩收回拳头,漫不经心的朝着花衣年走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