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方天地,有着规则压制,天灵境强者无法进入此处,但打开了第五道地门的强者却不受法规则的压制,对众人而言,依然是最大的威胁。

    如今霸皇宗和天魔殿各有两位五道地门强者在此处争斗,谁也不想插手。

    对于天魔殿势力强者,林浩也不想多管,自己将阵法破坏,若是被天魔殿人认了出来,后果不堪设想,尽快远离这是非之地,才是王道。

    腼腆少年也没多留,带着众人迅速朝前方走去。

    ……

    “不妙,难道也有别的武者势力得到心宫殿的地图不成……”一刻钟后,林浩和腼腆少年等人已经远离了那几位五道地门强者的战斗区域,但却发现其他武者的身影。

    “很有可能……”腼腆少年点了点头,开口道:“既然我能够得到心宫殿的地图,保不准旁人也能够得到。”

    闻声,众人不免有些心急,谁知心宫殿内的天材地宝有多少,或许他们这些人都不够分,若还有别的武者势力进入心宫殿……

    “快些赶路,我们争取最先进入心宫殿。”某位少女提议道。

    言罢,众人在腼腆少年的带领之下,迅速朝前方走去,谁也不想最后才进入心宫殿,在众人心,此处一定是秘境,其有着规则的压制,或许是某位大能的传承之地也未必。

    对他们而言,灵主的传承已经足够吸引,若是灵王或者第二道天门的强者传承,必然有逆天机遇,绝对能够改变一生。

    还未走多远,雅兰身形忽然一顿,诧异的看向前方。

    与此同时,林浩和腼腆少年等人,也是听闻一声惨嚎,只见前方另外的势力人群,某位相貌姣好的女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作白骨,直至烟消云散。

    “怎么一回事!”见状,腼腆少年骇然失色,难以理解前方发生的变故。

    紧接着,又有几位武者,身躯迅速腐烂,化作一滩血水,惨不忍睹。

    “你们看,那是什么?”雅兰手指一方,惊道。

    林浩和腼腆少年朝雅兰手指之处望去,正在前方的人群内,只见有数十只拇指大的妖蜂在人群盘旋,而一旦有人被妖蜂蜇,身躯便会化作一滩血水。

    “是凶兽群?”某位天才少年显然疑惑,他似乎从未见过这般奇特的凶兽,威力还如此强大,一击必杀,毫无悬念。

    “那好像不是凶兽,我还从未见过如此可怕奇异的凶兽。”雅兰摇了摇头,作为仙剑宗内门弟子,自然见多识广,但像此类的妖蜂,她虽然没有见过,但却能够肯定,绝对不会是凶兽。

    “邪蛊……”当下,林浩眉头一蹙,开口说道。

    “邪蛊?林师弟,你认识那些妖蜂不成?”雅兰看向林浩,急忙询问。

    “嗯……是邪道修行者炼制的邪蛊兽,比起凶兽还要难缠,并且蕴含邪道死亡气息,一旦被击,必死无疑。”林浩解释道。

    “林浩兄弟,你可有破解的办法?”腼腆少年眼泛出一丝异色,未想到林浩连邪蛊都清楚。

    “尽量避开这些妖蜂群是最好。”林浩想了想,开口说道。

    这些妖蜂群,不要说他们,即便是初入第五道地门的强者被蜇,也会瞬间化作血水,必死无疑,没有任何悬念。

    不过,妖蜂群虽然厉害,但胜在数量不算太多,并且每只妖蜂,蜇杀一位武者之后,自身内的死气灌入武者体内,自身也会失去性命,所以也并不算那么可怕。

    而且,那些妖蜂群最为可怕的,只不过是体内的死气罢了,本身实力只有‘小丹境’初期修为,只要不被妖蜂蜇,先一步将其斩杀便可。

    前方的武者群死伤过半之后,终于有人开始反击。

    “这些妖蜂的实力并不如何,先一步将它们斩杀!注意不要被蜇!”

    “杀死这些妖蜂!”

    前方人群,传来一阵暴喝之音,未过多久,剩下的十数只妖蜂,终于被杀死,一个也没留下。

    其实,这些妖蜂,除了体内的死气之外,也并没有那么可怕,按理说,也不应该有如此大的伤亡。

    不过,一直以来,进入这处秘境的势力武者,莫要说什么威胁,甚至连一只凶兽也未碰见,自然都以为,这秘境没有危险存在,所以没了什么戒备之心。

    再加上那些妖蜂个头极小,若不认真观望,甚至难以发现,即便发现了妖蜂的存在,大多数人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威胁可言,根本就是防不胜防……

    ………

    “太可怕了!”雅兰倒吸一口凉气,十几个呼吸的功夫,前方武者损失起码有十几人,甚至还有顶尖联盟国的大世家弟子!

    在小联盟国,天都国整体都属于落后的国度,尤其在武道一途更加如此,因天都国灵气稀薄无比,无法和顶尖的小联盟国度相比,甚至,若不是有仙剑宗存在,撑住了天都国的气运,只怕天都国或许连第五道地门的强者极其少见。

    总而言之,小联盟国顶尖的国度,在武道上的发展,远远要高于天都国,各国内的世家,也有天壤之别。

    “大家都小心一些,只怕越是靠近心宫殿,像这样的东西会越来越多。”腼腆少年皱眉说道。

    “心宫殿内定有至宝存在,否则的话,怎么可能有妖蜂群守护,娘的,危险越大就证明机遇越大,绝对不可错过!”

    “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先一步进入心宫殿,不能让别的武者势力抢先!”

    许多少年天才脸上的惧意消失不见,并且有些激动。

    之前被妖蜂群攻击的小队众人,见后方竟还有武者时,立即走上前来,为首一位年武者道:“你们也是打算进入心宫殿?”

    闻声,腼腆少年和雅兰等人对视一眼,旋即腼腆少年开口道:“不错,正是如此。”

    “哼,既然是这样,之前我们被妖蜂群攻击,你们为何不出手相助,还在一旁观看?”年男子满脸怒容,气不打一处。

    腼腆少年有些莫名其妙,似乎有些不懂年男子的用意,莫名说道:“你们被妖蜂群攻击,又不是我们被攻击,为何要出手?”

    “笑话!”年男子冷哼:“小子,你们也想进入心宫殿,却让我们打了头阵,如今将妖蜂群覆灭,却损失惨重,你等必须拿出一定的赔偿,否则就别想进入心宫殿!”

    直至此时,腼腆少年和雅兰这才明白,原来这年男子认为自己的小队吃亏太大,而他们的小队却丝毫未损,心气恼不过,若他们的小队走在前方,被妖蜂群攻击的,便另有其人了。

    换位思考,若林浩等人被妖蜂群攻击,损失惨重,这年男子的小队跟在后方丝毫未损,心也会愤愤不平。

    ………

    “呵呵,这位兄台,你有些误会,我们也是刚刚才来到此处,并不了解情况,所以哪里敢贸然出手,况且,我等也并非是故意跟在你们后方,让你们去打头阵的。”腼腆少年含笑解释。

    这话说的合情合理,让年男子也无话可说。

    “哼,我可不管你们先来还是后到,我劝你们还是放弃进入心宫殿的打算。”年男子想了想,依然强势说道。

    闻声,腼腆少年和压力也有些微怒,此人实在没有什么道理可言。

    “怎么,兄台是打算威胁我们霸皇宗和仙剑宗的弟子了。”就在此时,林浩上前一步,看向年男子,淡漠说道。

    “仙剑宗……霸皇宗?”闻声,年男子的小队众人,面色微惊。

    在小联盟国,无论是落后的国度,亦或者是巅峰国度,宗门依然是代表着巅峰势力,即便是小联盟国最强的世家势力,也未必敢招惹落后国度的宗门势力,更别提一次招惹两大宗门势力。

    “王峡大哥,还是算了……”某位男子见雅兰和腼腆少年皆着内门弟子服,实在不愿意招惹。

    “哼……宗门弟子就可以不讲理了吗……除非你们这次走在前面,否则的话,这件事不算完。”年男子给自己找了个台阶。

    对此,腼腆少年等人却也没什么意见,走在前方,虽然可能要承担更大的风险,但也有可能最先进入心大殿。

    片刻之后,腼腆少年带着众人走在前方,而年男子小队则在后方跟着。

    “王峡还真够无耻的,居然让我们走在前方,到时候若再次遇到妖蜂,我们可就倒霉了。”某位来自天都邻国的少年,冷声哼道。

    话音刚落,只见林浩迅速朝前方闪去。

    此刻,林浩来到一处山脚下,将两枚果子摘下,收入怀。

    “灵叶果!”腼腆少年等人见林浩摘下的两颗,都属于灵果,纷纷大惊,争前恐后朝前方跑去。

    这一处的灵果比较密集,而且每一颗的价值都不菲,少说也值几块品灵石,尤其对他们这样的武者而言,具有无法抗拒的诱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