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见林浩如此强势,贺平也顿时一怒,区区天都国本土势力宗门的普通弟子,竟敢如此狂妄!

    “我说让你滚。”林浩语气冰冷彻骨。

    “好好好,本念在你是宗门弟子,所以给你台阶下,既然你不下,那就怪不得我们了!”言罢,贺平看向身后一位少年,道:“贺逐,这只有‘小丹境’期修为的废物,就交给你了。”

    “贺平哥,这没有问题。”少年贺逐面无表情朝林浩走去,锵地一声,身后剑鞘之内,飞出一柄长剑来。

    “抬手式!”少年也不废话,对着林浩直接斩出一剑。

    一道剑影快到极致,好似虚幻。

    而然,这一剑斩出,林浩却早已消失在了原地。

    “落剑式!”当下,贺逐冷笑,朝着虚空横斩一剑。

    天阳指!

    与此同时,那处虚空,爆发出骇人的体魄力量,在剑影纵横时,忽然一指划破虚空,同长剑相撞。

    只听轰地一声巨响,贺逐感受到一股惊人的体魄力量,身躯一个踉跄,不由自主的朝后方退去。

    “咦……体魄武者……”少年贺逐微微一惊。

    原本以为仙剑宗弟子只修剑道,未曾想居然也修炼体魄力量,方才一交手,贺逐便吃了个暗亏。

    很快,林浩身形重现,也是微微一愣,这世家弟子,竟能够看破自己的身形速度,倒也有些不简单。

    方才林浩虽说并未催动风力本源,但即便如此,其身法速度也不是普通世家武者能够看破。

    “看来这贺家,也并不简单。”林浩若有所思。

    不惧仙剑宗的威名,并且能够轻易看破自己的身形招式,不过,管他贺家如何,林浩也不会去想太多。

    “嘿嘿,贺逐,这小子是体魄武者,可莫要同他肉搏,不然会吃亏的。”贺平自持身份,并不屑对林浩这位仙剑宗的外门弟子出手,只是站在原地观战。

    “贺平哥放心,此人不是我的对手,拿下他轻而易举。”贺逐点了点头道。

    “清风撩月!”当下,贺逐一个箭步窜出,手长剑顺势劈下,快若一阵风。

    此刻,林浩的耐性已经完全失去,眼闪过一道杀光,宛若实质。

    绝尘无影!

    锵!

    唰!

    重邪剑出鞘和斩击的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一切都在眨眼的功夫,甚至贺逐根本没有回过神来。

    噗!

    剑光暴闪,重邪剑传出一声轻鸣,好似在愤怒咆哮。

    贺逐握剑的右臂,被林浩挥动重邪剑瞬间斩飞。

    砰地声,断臂落地,拳头还紧紧握着长剑。

    当下,贺逐口发出惨烈的痛苦呼,甚至于,还未意识到自己的手臂已经被斩,只觉得有些冰凉。

    “贺逐!”此情此景,让贺平等人面色一变。

    “死!”林浩面无表情,眼没有丝毫的怜悯之色,重邪剑朝贺逐斩去。

    “小畜生,你敢!”见林浩就要取贺逐性命,贺平当即咆哮道。

    而然,贺平的话音刚落,便见贺逐的脑袋已经离开他的身体,鲜血若涌泉般从体内喷出,触目惊心。

    贺逐的脑袋,飞在半空之,意识还未消散,看见自己的无头身躯,若烂泥一般瘫到在地,四周被鲜血染成了红色,他的表情惊惧无比,好似已经意识到了什么,紧接着,意识消散。

    …………

    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贺逐便被仙剑宗外门弟子所杀,让贺平等人有些难以接受。

    “贺逐弟!”贺平等人目瞪口呆,他们亲如手足的兄弟,就这样被人斩掉了脑袋,还是在眼前……

    贺平等人的目光,很快落在林浩身上,充满了暴怒和狠毒。

    面对几人可怖的目光,林浩没有丝毫惧意。

    “杀死他!将他斩成碎肉!”某位女子神色阴毒,戾气滔天。

    “你们可以来试试。”林浩嘴角微微上扬,位‘小丹境’修为武者,那贺平是后期巅峰,剩下的一男一女,只不过为刚刚达到后期,即便他们一起上,那又何妨。

    “小杂种,今日在此处,你将会死无葬生之地,包括你的世家,你所有的亲人们,都逃不过贺家的追杀,你注定要被灭门!”贺平怒到了极限。

    很少有势力敢得罪他们贺家弟子,甚至一些‘灵主级’的强者们,也不敢和贺家交恶。

    可现如今,他们贺家弟子,竟被一位仙剑宗外门弟子斩杀,还是当着他们的面,这如何能够忍受!

    “少说废话,你们个,一起上吧。”林浩可没功夫听他们在这里威胁自己,不管那贺家有多大势力,既然杀都已经杀了,也不妨多杀几人。

    林浩喜欢不讲道理的人,因为他也不喜欢讲道理。

    贺家人,此刻已收起对林浩的轻视之心,毕竟贺逐的实力不弱,他能轻易将贺逐斩杀,足以证明林浩的实力可以媲美‘小丹境’后期巅峰。

    人认为,即便这宗门弟子实力不弱,但最多也只能和贺平相比,但他们有人,斩了他不在话下。

    “天剑纵!”

    “寒云掌!”

    “无双斩!”

    人暴起杀招,欲将林浩瞬间斩杀。

    绝尘无影!

    林浩不退反进,面对人攻势,迅速斩出一剑。

    眨眼功夫,四人的身影便闪至一处。

    噗!

    那女子距离林浩最近,被剑势所伤,口喷出一道血箭。

    见状,贺平和另外一位贺家弟子,连忙将女子护在身后,瓦解林浩的剑势。

    仅一个照面的功夫,位贺家弟子不只没能伤到林浩分毫,反而被林浩伤了一人。

    “小心,此人不止体魄强大,剑道造诣也很高!”贺平同林浩拼了招后,急忙后退,开口提醒。

    此刻,贺平有些后悔,之前当真不应该为灵叶果同此人发生争执,只不过,既然事情已经发生,那便已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

    况且,这小子杀了贺逐,绝对不可能善终,即便自己几人杀不死他,在秘境,还有一位贺在高层存在……

    “绝尘无影!”

    眼见人朝后方退去,林浩却不给他们任何机会,立即朝贺平斩去。

    “天剑术!”当下,贺平急忙斩出一道剑幕,护在自己周身。

    而然,林浩的剑至半途,方向却是陡然一变,不再朝贺平击去,而是剑指那贺家女子。

    “不好!”见状,贺平心顿时大惊,此刻想要去救援,显然是来不及了。

    “小畜生,你休想!”另一位贺家弟子反应极快,一把抓住女子左肩,朝后方拽去,同时反手一掌,打出一道寒影。

    轰地一声,在少年诧异的目光下,只见林浩被一掌击,后退了十数步。

    “咦……”贺家弟子心奇怪万分,这小子实力明明强的离谱,为何会轻易被自己的一掌击退重伤?

    “好机会!”贺家弟子同贺平神色大喜,立即朝林浩飞跃而去,趁他重伤,结果其性命!

    “死吧!”贺平咆哮,一剑斩在了林浩的脑袋上,而那贺家弟子也是一掌打在林浩腹部。

    只不过,两人的笑意,很快却是彻底僵在了脸上。

    那林浩被斩杀之后,化作一道泡影,消失不见。

    “小心身后!”忽然,女子失色惊呼。

    贺平同男子刚转过身来,眼前便有剑影闪烁,这猝不及防的一剑,让贺平心大惊,还不等思考究竟是为何,脖子便一凉。

    噗嗤!

    下一秒,从贺平和男子的脖,喷出鲜血。

    两人被林浩一剑封喉。

    远处,那些世家天才和老一辈武者,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

    那少年,在一刻钟内,斩杀了贺家位弟子……而且,人的实力都是不弱,尤其那贺平,境界已达到‘小丹境’后期巅峰!

    “此子好生可怕,拥有此等实力,居然还只是仙剑宗外门弟子……该不会是哪个核心弟子故意换上外门弟子的服装吧……”

    某位老者惊叹。

    “奇怪,那小子的身法究竟有何玄机,竟能够分化出如此逼真的重影来!”

    “这并不奇怪,宗门的武学,都很高深,一些大联盟国的宗门弟子,功法更加千变万化,听都没听过。”

    …………

    扑通两声,贺平和另一位贺家弟子身若烂泥般倒地,当场气绝身亡。

    剩下最后一位贺家女子,满脸呆滞,愣在了原地。

    此时,林浩神色冰冷,若似乎杀神,朝女子大步走去。

    “不要……不要杀我……”女子吓至花容失色,连连朝后方退去,她看向林浩的目光,宛若在打量着一尊魔。

    现如今,女子哪里还有和林浩一战的念头,连贺平等人都死在他的手上,女子毫不怀疑,此人拥有秒杀自己的实力!

    只不过,女子不知道,林浩对求饶完全免疫……

    “只要你不杀我……让我做什么都行……什么都行……”女子苦苦求饶。

    唰!

    林浩没有多余的话,重邪剑斩出一道剑芒,直接将女子斩杀当场。

    远处那些世家弟子和老一辈武者,心惊胆寒,都认为林浩的心狠手辣之辈,绝不能够招惹。

    “唉……那女子相貌还挺美,那兄弟真不知道怜香惜玉……”某位世家弟子,满脸惋惜之色。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