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你这色胚,这就是你和他的区别,只怕他拥有一颗纯粹的武道之心……美色可无用。●⌒,”一旁女子冷笑。

    “不管怎么说,离那小子远一点,而且千万不能得罪了他……太可怕了。”

    “唉,贺家还有一位老者也在秘境,只怕这件事没那么容易善终了。”

    林浩斩杀人之后,从他们的身上搜来十五株灵草,还有几颗灵果,每一样都价值不菲。

    “想抢我的东西。”林浩一声冷哼,这几人还真把自己当成软丝子随意捏来捏去。

    “这小子的剑不错……”林浩将贺平的长剑捡起,仔细打量,竟是玄阶品质,虽说和宗门的真正玄阶品质相比差了不少,但价值却不会少。

    林浩倒也不客气,直接将贺平的长剑收走,反正他以后也用不到了。

    而林浩离开一个时辰之后,某位老者来到此处,看向已经绝命的四人,悲愤的咆哮。

    一股滔天气势横扫八方,顽石都在这股可怖的气势之下,化作齑粉。

    四面八方的世家势力,心惊胆颤。

    “那是……那是贺家的……半步灵主!”

    “什么!竟然是半步灵主!”

    “好可怕的气势,仅是这股气势,便足以震死第道地门巅峰的武者!不愧是半步灵主!”

    四周大世家势力,下意识朝远处退去,不敢过于接近。

    半步灵主,势力已凌驾第五道地门,不过由于此处有某种规则的压制,那半步灵主的实力,也被迫降到了第五道地门。

    可即便如此,普通第五道地门强者,也绝敌之不过!

    “都给我站住!”一声咆哮,似乎连苍穹都在颤抖。

    所有想要离开此处的势力,无奈之下只能停住身形,毕竟贺家四位弟子被杀,想来是那半步灵主是要问个清楚明白。

    “全部过来!”老者一眼扫过全场,几处世家势力不敢有违,只能朝老者走去。

    片刻会,数十人在老者身前一动也不敢动。

    “我贺家四位弟子,是谁所杀!”老者神色阴沉,厉声喝道。

    “半步灵主大人……这真和我们没什么关系!”某位世家家主小心翼翼道。

    “哼!”老者一声冷哼:“就凭你们,也不会是我贺家四位弟子的对手。”

    “是是是……您说的是,再说我们也没那个胆量,并且贺家都是我们世家势力的楷模,无比崇敬,又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几位世家高层连连说道。

    “说,你们可知是谁所为。”老者体表泛出一股滔天大势,甚至让人不敢直视。

    其实,谁也不想管这档子闲事,一方面是贺家,另一方面为仙剑宗,而那小子看起来像外门弟子,但保不齐真是某位核心弟子也未必,说出来讨好了贺家,那岂不是得罪了仙剑宗?

    再者,他们也看的清清楚楚,最开始是贺家四位弟子不对,欲抢人灵叶果,到头来自己实力不如人被杀,这又能怪得了谁……

    自然,这种话可没人敢说,谁也不觉得自己命长了些。

    最终,迫于半步灵主的威势,某位世家高层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大人,是仙剑宗弟子做的。”

    “仙剑宗?天都国本土宗门势力?”闻声,老者微微一愣,似乎有些意外。

    他们贺家同仙剑宗无冤无仇,四位弟子怎么会被仙剑宗弟子所杀,似乎没什么道理。

    “你们谁若敢说假话,必死无疑。”老者冷声道。

    “大人,句句属实,的确是仙剑宗弟子所为。”又有人出声道。

    “起因为何。”老者忍着怒气。

    “这……”众人有些犹豫,毕竟老者是贺家之人,他们若要是说贺家弟子坏话,似乎有些不是很合适。

    “唉……可能是您贺家四位弟子和那仙剑宗弟子都有些年少轻狂,是因为灵叶果导致的。”

    “灵叶果?”老者若有所思。

    “不错,您贺家的弟子看上了仙剑宗弟子的几颗灵叶果,想要购买,不过价格出的实在是有些稍低了……”

    “多少价?”老者又问。

    “一块下品灵石……”说话之人苦笑,一块下品灵石想买几颗灵叶果,这和抢还真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老者似乎有些不信,那四位贺家弟子虽然平日了狂妄了些,但也不至于狂妄到如此地步!

    能够将贺平四人斩杀,在老者想来,一定是仙剑宗的核心弟子,最不济也是内门顶尖的精英级弟子才对,贺平四人,就敢出一块下品灵石去购买几颗灵叶果,这当真是狂妄到了骨子里……

    只不过,他们只是想得到几颗灵叶果,而那仙剑宗弟子却直接索取了四人的性命,无论如何,那仙剑宗弟子也一定得死!

    “那小子相貌如何,可知是仙剑宗何种等级的弟子!”老者又问。

    “少年,大约十几岁,剑眉星目,长发乌黑披肩,一身黑衣,从装扮上来看,应该是仙剑宗外门弟子。”

    外门弟子?!

    此话一出,老者彻底震惊。

    仅仅是外门弟子,甚至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宗门弟子,不过还在考核期罢了!

    而贺平等人,最强修为在‘小丹境’后期巅峰,剩下人也都在‘小丹境’期巅峰和后期,怎么会被一位外门弟子斩杀!

    “仅那仙剑宗弟外门弟子一人?”老者心怀疑。

    “对,只有一人,那小子虽然是外门弟子,但实力修为绝对一流!”某世家宗主点头。

    “不管你是仙剑宗外门弟子也好,内门弟子也罢,杀我贺家弟子,必死无疑!”老者一声咆哮,右臂扬起,将四具尸体带走,转身便消失不见。

    “爷爷,那半步灵主带走四具尸体作何?”一位女子奇怪道。

    “他们身为贺家弟子,那半步灵主岂能让他们暴尸荒野,定是带去埋葬了。”

    …………

    此刻,林浩已经离开药园,对贺家半步灵主出现之事,一无所知。

    “你这贱人,竟敢我至此,究竟和霸皇宗是什么关系!”就在此时,前方一声暴喝之声,让林浩听了个一清二楚。

    闻声,林浩小心翼翼朝前方走去,想要看个究竟。

    片刻后,林浩躲在一处巨岩后方,偷偷朝前瞄去。

    只见一位天魔殿五道地门强者,脑袋竟被一剑斩掉,正落在林浩身前。

    “这……”林浩赶紧收回目光,甚至连下手之人也未看清,他发现自己似乎不该上来凑热闹……

    这位天魔殿五道地门强者,林浩之前在腼腆少年小队时也曾见过,当时两位霸皇宗核心弟子,正在同他和另一位天魔殿强者激斗,短时间内未分出胜负。

    可就在此地,怎会被人一剑斩了脑袋?

    林浩知道,下手之人绝不会是霸皇宗那两位弟子,他们不可能轻易便将这第五道地门强者斩杀。

    霸皇宗两位核心弟子,一人名叫白玉堂,一人名叫仇风,林浩也听腼腆少年提及过。

    原本,白玉堂和仇风两人,同天魔殿两位强者激战至此,胜负难分时,忽出现一位相貌倾世之女,这女子一出现便杀人,只可惜让另外一位天魔殿强者也逃了。

    “姑娘……你好美,仇九被你深深吸引了……”此时,胖子仇九走至女子身旁,惊叹这世间还有如此美艳之人。

    而然,话音刚落,一道剑影暴起,白玉堂还不知发生了何事,却见仇九的脑袋冲天而起,死法同之前那天魔殿强者如出一辙。

    很快,白玉堂回过神来,无比惊诧的看向女子:“姑娘你!”

    本以为是友非敌,可这女子却出手便杀人!

    女子神色冰冷至极,不近人情,那绝美的容貌让人看之便会心动万分,具有天仙之姿,可却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狂魔。

    “姑娘,这件事你若不给霸皇宗一个交代……”白玉堂来不及悲伤仇九的死,也不敢贸然对女子动手。

    谁知,女子只字不言,转身便要离开。

    “不给个交代就想走!”见女子要离开,白玉堂哪里会善罢甘休。

    而然,还不曾近女子身,女子反手便斩出一剑,滔天的剑势力好似要将人撕裂成碎片。

    “魂阶神兵!”感受到女子手长剑可怕,白玉堂骇然失色,还不等护住心脉,便被剑势重创,口喷出一道血箭。

    魂阶神兵,已达到神兵级层次,世所罕见!

    即便是普通人,若能驾驭魂阶神兵,也能轻易斩杀第、第四道地门武者!

    见白玉堂被剑势力重创昏迷,侥幸未死,女子似乎也没有补上一剑的习惯,转身便走。

    ………

    “魂阶神兵……究竟是什么人……”林浩躲在岩石后方,动也不动,额头渗出一丝冷汗。

    此时,一阵脚步阵却忽然响起,朝岩石方向走来。

    “不好……”林浩顿时一惊,立即弓着腰朝不远处丛林方向跑去。

    “站住。”一道温柔婉和无比,若风铃般的声音从后方响起。

    此刻,林浩停下身形,道:“林某人无意冒犯,恰巧路过此刻,和霸皇宗等人不熟,就此别过!”

    言罢,林浩立即催动风力本源,整个人若一阵狂风,迅速消失在原地。

    ps:还剩2章,可能要晚点,不过一定更完!即便过了12点,也不算明天的章节。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