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子的实力恐怖至极,并且手持一柄魂阶神兵,想要抹杀自己,只需一个念头而已,林浩哪敢多留。︽,

    进入丛林后,见那女子似乎并没有追上来,林浩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仔细想想,自己和那女子素昧平生,往日无仇近日无冤的,似乎也没什么理由对自己下手才是。

    此刻林浩觉得,早些回去仙剑宗比较好,此处鱼龙混杂,自己又杀了贺家弟子,保不齐贺家也有高层在这里,若要相遇,那还了得。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已走到这一步,若不去心宫殿看上一看,岂不是亏了。”林浩心暗忖。

    还不等林浩打算离开,他的左肩便被人一把抓住,骇人的气势弥漫在虚空之,让林浩不敢轻举妄动。

    “我让你离开了吗。”女子温和柔美的声音传出,不过听在林浩耳,仿佛平地起炸雷般。

    “姑娘这是何意,你我素昧平生,无冤无仇,没必要和过不去吧。”林浩头也不回,站在原地未动,开口说道。

    “小混蛋,你可是同我素昧平生。”女子冷哼道。

    闻声,林浩一愣,转过身来,朝女子望去。

    这是一位女子,精致至极的五官美到令人呼吸急促,墨染般的发丝随意披散在身后,到达腰部以下,一双美眸充满灵彩,灵动无比。

    女子身着白纱,像那画仙女出尘。

    “是你这贱……”林浩看清女子的模样,顿时大惊失色,本想说句贱人,可话至嘴巴,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又咽了下去。

    “贱什么。”女子面色微冷,一把将林浩束缚,让他无法逃脱。

    “没……叶馨美人,未想到你我数月后会在此相见……”此时的林浩,欲哭无泪。

    这女子正是当日血洗了流云城的魔女,好似最大的乐趣便是杀人,从没有什么理由可言。

    当初林浩便落入这女子手过,不过最后女子故意让林浩去采摘一颗果子,让林浩逃之夭夭,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

    “小混蛋,你给我摘一个果子,可是摘了几个月的时间,果子呢。”女子绝美的面容,近乎要贴到林浩脸上,身上散发着勾人的幽香气息。

    “这……你当日不是故意放我离开的吗……”林浩无奈笑道,这貌若天仙的女子,他还当真得罪不起。

    “我是放你去给我摘果子,不是让你逃命……今日遇见,我伤势已经治愈了八分,看你如何逃跑。”女子面色微微一红,但眨眼功夫,又恢复了本色。

    “叶馨姑娘,你我无冤无仇,况且我当日还从血煞宗几位强者手,冒死救过你的性命,恩将仇报怕是不妥吧……”林浩沉吟片刻,轻声笑道。

    林浩虽然不喜欢讲道理,但这个时候却不能不讲道理……

    “我让你救了吗。”叶馨冷道。

    此话一出,林浩顿时哑然,他千算万算,也未算到叶馨能说出这种话来……

    “你……你怎么如此不讲道理?”林浩心后悔,当日便不该从血煞宗强者手将此女救出,到头来还是苦了己。

    “我不喜欢讲道理。”叶馨淡淡道。

    “好吧,你想如何。”林浩彻底被叶馨打败,拥有如此绝尘之姿,却如此不讲理的女子,偏偏实力修为高的出奇,林浩也深感无力。

    “我刚好缺个奴隶,你给我做奴隶如何。”叶馨想了想,道。

    “不如何,士可杀不可辱。”林浩直接拒绝,让自己给她做奴隶,开什么玩笑。

    “不知有多少人想做我的奴隶,你却不愿?”叶馨有些吃惊。

    “那叶馨姑娘不放去找别人,莫要说奴隶,你说让我做你的男人,我还得考虑考虑。”林浩冷笑。

    今日又落在这个贱人手,林浩也算认栽,想让自己做她奴隶,做她的春秋大梦。

    “你……你再敢胡说,我割掉你的舌头!”叶馨顿时怒道。

    “我说的本就为事实,你割我舌头又如何,你这般凶毒的女子,让我做你的男人我都不愿意。”林浩也是豁出去了,反正自己也落在叶馨手,估计是没个好结果。

    此刻,林浩心最大的愿望便是想要时光倒退,自己绝对不会从血煞宗那几位强者手救下她。

    “哼,你不愿做,我便偏偏要你做。”叶馨冷声道。

    “这……”林浩微微一愣,怪异的看向叶馨。

    被林浩盯着打量,叶馨面色又是一红,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道:“我说的是奴隶。”

    “不然呢?”林浩若有所思。

    “你!你这小混蛋,今日落在我手,定不会轻易放过你。”叶馨发现,自己在这少年面前,似乎总是在吃亏。

    很快,叶馨玉掌多出一张符篆,道:“签了契约,日后你就是我的奴隶。”

    这种契约,具有天地规则,任何一方不得任意违背,否则会受到规则处罚,若林浩真签了符篆,那日后还就只能当叶馨的奴隶了。

    “你想得美,我死也不签。”林浩宁死不从。

    或许叶馨只需要一句话,便会有许多少年天才争前恐后来签订这份契约,不过林浩则不相同,他拥有前世的记忆,怎么可能会愿意成为别的奴隶。

    “你若签了这份契约,日后便是我的人,时候一到,我带你离开黄荒大陆,去真正的武道盛世。”叶馨充满魅惑的面容,贴近林浩。

    叶馨并非黄荒大陆之人,林浩早便知晓,不过凭林浩自己,总有一日也能够离开黄荒大陆,去真正的武道盛世同那些王者争锋,为何要让叶馨带着?

    “叶馨姑娘,我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我林某人说了不签便是不签。”林浩语气坚决,没有任何可以商量的余地。

    “你这小混蛋,既然不愿成为的奴隶,那留你何用,我杀了你!”叶馨开始威胁。

    “你杀了我,我也不签,你若是让我做你的男人,或许迫于性命危险,我会违心答应你。”林浩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若叶馨真想下杀手,林浩也有底牌能够保住一条性命,只不过,看叶馨的样子,似乎言不对心,起码林浩未感受到叶馨有任何杀意。

    叶馨还想开口说些什么,忽然面色一变,目光有意无意看向远处。

    “哼,你这个小混蛋,在此处等我,不许你离开。”言罢,叶馨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看叶馨已经走远,林浩这才松了口气。

    “傻子才等你!贱人!”林哈当即催动本源风力,未过许久,也消失在丛林之内。

    那叶馨显然对自己不怀好意,林浩可不会真傻到留在原地等她。

    今日能够重见叶馨,让林浩也未能料到,而且林哈发现,那叶馨自己是越来越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脑海,就好像有一段本不该被忘却的记忆,硬生生被完全抹去,这让林浩很是不舒服,而且林浩隐约觉得,这段本不该望去的记忆,很有可能是关于叶馨。

    不过,既然想不起,林浩也不会勉强自己。

    …………

    “叶馨来到此处……似乎有些蹊跷。”数个时辰后,林浩在某山间一处小溪边喝了口水,心想起叶馨来。

    叶馨和‘血煞宗’应该有些关系,而天魔殿又属于海外的血煞宗管辖,如今叶馨来到此处,莫非她知道这里是天魔殿的地方?

    此处的种种,让林浩越来越摸不准,只是觉得这里绝非秘境这般简单。

    “快,心宫殿就在前方,都快一些!”未过多久,一位年男子盯着手古图,神色无比激动,朝后方众人说道。

    闻声,所有人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好似之前所有劳累和艰辛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心宫殿就在前方?”林浩也来了兴趣,大口喝了些溪水,也朝前方赶去。

    如今心宫殿的位置,已经算不上什么秘密,不少武者都得到了心宫殿的地图,少说也有上百份。

    林浩虽是知晓此事没有想象的那般简单,不过却还想去看上一看。

    轰隆隆!

    忽然,大地在轰轰作响,地面上的尘土被震至半空。

    唰!

    前方的武者小队,还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便见从地底深处,忽然钻出一只庞然大物,瞬间将两位武者卷入地底,消失不见。

    “什么东西!”为首武者骇然失色,甚至没有看清到底是何物。

    男子身后的十数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速度太快,都未看清,只知道他们队伍少了两人,被神秘之物卷入地底。

    那武者小队没有看清,可林浩却看的一清二楚,应该属于地心植物。

    在许多秘境内,都自然生长着各种奇异的植物,例如高等传承之地,那些植物的生命层次,甚至能够达到第五、六道天门之境,万分可怕。

    见到那地心植物后,林浩立即飞至一颗巨树之上,免得自己也被攻击。

    很快,土灰色的巨形藤条再度出现,迅速缠住数位武者,直接拖入地底。

    这次,众人看的真切,一个个吓至脸色苍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