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处宫殿很是神秘,方才洪爷等人的队伍,实力绝对能够排在第一流,可没想到,这刚进入大殿没多久,便将自己的性命交代在了其。

    宫殿内还有没有幸存者,无人清楚,不过众人估计,洪爷的队伍,很有可能全军覆在了大殿,不然到了现在,肯定会有人出现。

    “陈峰,大殿内情况如何!”片刻之后,某位年武者开口喊道。

    大约几个呼吸的功夫,从宫殿之内传来回声:“大殿全是尸体,之前进入的武者小队,没有一个存活。”

    “小子,你快些看看,宫殿有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或者存不存在重宝!”一位老者心急如焚,若不是洪爷等人的死实在太过诡异,他定然要立即冲进大殿之。

    只不过,之后便失去了少年的消息,众人只能在外焦急的等待着。

    进入地下宫殿的武者有许多,不过实力稍强的小队,根本未如何在第一层停留,大多进入了第二层或者更深的层数,在旁人心,即便第一层有重宝存在,只怕也没有底层的宝物多。

    ……

    “奇怪……那小子会不会死在了宫殿,都快半个时辰,居然还没有任何的消息。”一位武者小队的领头人,眉头深蹙,觉f得事有蹊跷。

    “未必,或许是那小子发现了重宝给私吞了,怕是此刻正在宫殿装神弄鬼,让我们不敢深入,等我们离开这一层后,或许那小子便会从宫殿走出来!”也有人发出不同的声音。

    毕竟面对重宝,无人不会心动。

    “哼,若真是如此,我定不会放过那小子,居然敢私吞重宝!”

    众人话音刚落,少年的声音却再次从宫殿传出:“宫殿深处有几口宝箱,不过却被阵法封印,我打不开,大家快进来啊!”

    闻声,在场众人顿时狂喜,看来他们的猜想不错,在第一层的宫殿之,的的确确是有重宝存在。

    “走,我们进入大殿!”当下,几支武者小队,立即冲入大殿之。

    眨眼功夫,在场足有一半的人马进入大殿内,不过剩下的另外一半却没有任何行动。

    有些武者小队总觉得事有蹊跷,毕竟洪爷小队众人诡异的死法,让他们毛骨悚然,并不想轻易涉险,重宝虽然诱惑,但若要是没了性命,重宝对他们而言,还有什么价值存在。

    而另外一些武者小队,有着自知自明,他们实力平庸普通,即便进入宫殿去争夺重宝,也不会得到什么好处,完全没有必要冒险。

    自然,这其还有不少和林浩相同的独行武者,也都没有进入宫殿。

    “唉,即便有重宝,也是和我们这些人没什么缘分,倒不如在四周找一找天材地宝,这放在外界也是一大笔财富。”一位年轻女子摇了摇头,旋即便离开的此处。

    此刻,林浩还站在人群之,只是对于宫殿内的重宝几乎没什么兴趣,说白了,目前林浩还未有争夺的资本,进入宫殿也是枉然。

    他的想法和之前那女子相同,与其同人争夺重宝,倒不如看看第一层内有没有天材地宝来的现实。

    林浩刚准备离开,宫殿之便传出阵阵惨嚎之声。

    …………

    “陈峰……你这小子……居然敢骗我们进来……!”

    “救命……”

    “你敢……!”

    一声声凄惨的呼啸,让未进入宫殿的武者众人神色大变。

    许久之后,那名叫陈峰的少年,满身鲜血,若一尊地底爬出的修罗,脸上挂着阴森至极的笑意。

    “桀桀……宫殿内真的有重宝,所有人都死了,你们还不去争一争吗。”少年陈峰声音嘶哑,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手长剑扬起,一剑落下,竟若是之前第一批进入大殿的老者般,斩下了自己的脑袋。

    嘶!

    此情此景,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宫殿果然有问题!

    之前是实力普通的老者,斩掉了洪爷的脑袋,这次仅是一位打开了第道地门的少年,竟将那些四重地门的强者全部斩杀。

    尤其是最后,老者和少年陈峰,都是斩掉了自己的脑袋……

    “见鬼了,那宫殿一定有鬼,这小子和之前那老者,一定都了邪!”某一支武者小队众人,破口大骂。

    此刻,所有人都将宫殿是视为禁区,谁也不敢深入其,即便真的有重宝,那也万万不如自己的脑袋值钱。

    “算了,都离开吧,这宫殿内必然有邪物,绝对不是我们能够驾驭。”有人叹了口气,已经完全放弃进入宫殿的打算。

    第一层都如此凶险,那第二层、第层呢……

    或许,进入地下宫殿,本来就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正当众人打算离开时,某位年男子忽然出现在此,一眼扫过人群,当见到林浩后,神色忽然微愣。

    这男子气势强大,已打开第五道地门,在秘境,也算得上顶尖武者。

    “呵呵,小兄弟,不知能否聊上两句。”灰衣男子径直走至林浩身前,开口说道。

    闻声,林浩也看向灰袍男子,打量两眼后林浩得出一个结论,自己并不认识此人,从未见过。

    “什么事?”林浩不解开口。

    “小兄弟,你身后的长剑我有些眼熟,不知你是从何处得到的。”男子盯着林浩身后的两把长剑。

    此话一出,林浩心顿时大惊,此人所盯,正是贺平生前所拥有的伪玄阶灵兵。

    当初林浩也未多想,便将这把剑带在了身上,不料竟在此处被人认出,林浩哪里敢说出这把剑的来历,此人的身份还未弄清楚,若是贺家之人,那还了得。

    “那灰衣男子,不正是贺流吗……”

    “难不成是贺家第一青年天才剑客!”

    “不错,正是此人,在小联盟国内名气也是极大,据说同联盟国的郡主还有几分交情。”

    旁人议论,林浩听的仔细,这灰袍男子,竟还真是贺家之人。

    男子实力足打开第五道地门,修为强悍,若两人交手,林浩招之内便会被败,想要逃离都很是困难。

    林浩几乎未多想,干脆道:“在下仙剑宗弟子,这把剑乃是贺平兄弟的,难道阁下也是贺家弟子?”

    闻声,灰袍男子点了点头:“不错,贺平是我弟弟,不知小兄弟是在何处见到贺平等人,他的剑又为何会在你手?”

    贺平已死的消息,贺流并不知情,之前进入地底宫殿,见一少年身上背着贺平的剑,大感意外。

    “贺平兄弟方才进入前方大殿内,不知为何将这把剑交给我暂时保管,说是等他出来之后再还给他。”林浩说道。

    之前,林浩本打算说是捡来的,只不过若是这样说的话,这贺流定然会不信,可若说贺平进入宫殿,或许贺平进入宫殿争夺宝物,或许贺流也会进入寻他,一旦贺流也进入大殿,再想出来,只怕也没那么容易了。

    闻声,贺流打量前方宫殿,眉头深蹙,那宫殿门前还有几具尸体,身首分离……

    “你同贺平是如何认识的,他怎么会将这把剑交给你保管?”贺流死死盯着林浩,若不是他观察林浩只有‘小丹境’期修为,绝不是贺平等人的对手,否则的话,定会认为这把剑是此人从贺平手抢来的。

    “哦……我们是在上方的药林园认识,一起采摘了不少灵果。”林浩回答。

    “那你就和我一起进去宫殿寻找贺平等人。”贺流朝前方走去。

    “这……”林浩未想到贺流会来这一手,居然还想要自己和他一起进入宫殿。

    “怎么。”见林浩一副不情愿的模样,贺流冰冷的目光再度落在林浩身上。

    此刻,林浩思绪飞转,若同贺流进入宫殿,定然极其危险,不管大殿内的情况,如果能够发现贺平等人的尸体,那还好说,如果未发现贺平等人的尸体,岂不是说自己在骗他?

    再者,大殿内本就非常危险,常人哪里能够进入其。

    但若林浩不愿进入,贺流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宫殿内非常危险,不少强者进入都死在了其。”林浩看向贺流,开口说道。

    “小兄弟,贺平能将此剑交由你保管,可见对你极其信任,怎么你连为贺平冒险都不愿,莫非说是贺平交错了朋友……对这种人,我很是讨厌……”贺流眼的寒光若实质一般。

    “呵呵,那好好吧,既然话都说道这个份上,那我也不妨随你进入寻上一寻。”最终,林浩只能够答应下来。

    即便在宫殿之内有危险,林浩也自信,自己的生还几率也绝对要比贺流强上百倍,而且,自己还有一张底牌没有使出……

    很快,两人便踏入大殿之。

    刚入大殿浓烈的血腥味便扑鼻而来,再一打量,连贺流都是眉头大皱,这到处都是残肢断臂,骇人不已。

    “贺平,贺逐!”贺流开口大喝。

    半响之后,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一股不详的预感充斥在贺流心,如果眼前的小子言之属实,贺平等人若真进入此处,只怕已经陨落。

    “去前方看看。”贺流说道。

    林浩没什么意见,两人朝前方走去。

    在宫殿深处一角,有着一排金碧辉煌的玉箱,其散发着勾人的气息。

    <b>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