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就凭你一人,也想要独吞那些宝物吗,简直妄想呢。”某相貌魅惑的女子,冷冷笑道。

    林浩转身看向众人,淡漠道:“玉箱之并没有宝物,我进去的时候便已经是空的。”

    “已经是空的?唬弄鬼呢!”

    “哼,笑话,按照你这样说,宫殿之根本就没有重宝,这一层是故意设了个陷阱,让人送死的吗!”

    “小子,心不要太贪,否则可能会没什么好下场。”

    “为了个玉箱里的宝物,死了几十人,如今你一个交代都没有,就想带重宝离开,未免太没道理了!”

    林浩说的话,在场众人哪里会相信,他们心早就已经认定,必是此子得到了宫殿内所有宝物,不肯交出来罢了。

    林浩虽然不喜欢讲道理,但如今的形式,他不讲道理似乎不行,可自己好像也没什么道理可讲。

    换做自己,林浩可能也会和这些武者一样,但他还真未得到宝物,一件都没有。

    “我说了没有便是没有,你们不信如何,难道想和仙剑宗过不去。”林浩面对众人的咄咄相逼,没有丝毫胆怯,冷声笑道。

    提起仙剑宗的名号,在场一些武者面色微变,天都国宗门主宰势力,即便在小联盟国,仙剑宗的名声也是极大。

    “哼……少拿仙剑宗吓唬我们,仙剑宗难道就不用讲理了吗,为了宫殿的至宝,我的几个兄弟都亡命在其,他们豁出了性命,岂能所有便宜都让你占了!”某青年男子厉声喝道。

    闻声,青年脸色微红。

    “小子,废话少说,你若是仙剑宗内门核心弟子,那也就罢了,我们还怕你几分,你区区外门弟子,只怕仙剑宗也未必承认你的存在。”手持双斧的壮汉冷笑。

    如今,他们的目的就只有一个,让林浩将宫殿内所有宝物交出来。

    “我说了没有,难道你们听不懂吗。”林浩也逐渐失去了耐性,莫要说他真没得到宝物,即便是得到了宝物,想抢他的东西,那得付出生命代价,就如同之前的贺平等人,在诸如此类的问题上,林浩从来不讲道理。

    “呵呵,小兄弟你也不必如此。”林浩身前的白发老者微微一笑,道:“小兄弟,不如让老夫来出个主意,宫殿内有个玉箱,你留下一个,剩下的六个交给老夫,老夫同这群人商量分配。”

    听老者一人,那魅惑女子不甘道:“周大师,这小子何德何能,他自己分一个玉箱的宝物?而我们这么多人,才分六个!”

    “不管怎么说,这小兄弟也是冒着生命危险进入宫殿,自己分一个,合情合理。”白发老者开口,随后看向林浩。

    “我最后说一遍,没有。”林浩淡漠的声音传出,转身便要离开。

    “小兄弟……你若执意如此,怕是老夫也保不住你,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你可要明白。”此刻,白发老者眼一寒。

    林浩根本不搭理那白发老者,头也未回,直接朝前方走去。

    “小子……你既然想死,那我们就成全你!”

    眼见林浩便要离开,手持双斧的彪形大汉和另外两位武者当即冲出,朝林浩攻去。    他们之前打量林浩,此人刚突破‘小丹境’后期境界,而彪形大汉几人,都属于老牌‘小丹境’后期强者,认为拿下林浩,还不是手到擒来。

    “开天斧!”彪形大汉的速度最快,眨眼间便已欺身林浩,双斧由上至下劈砍而出,惊人的体魄力量瞬间蔓延而出。

    “给我滚!”林浩立即转身,一指点出。

    唰!

    指破虚空,快至无影,若长虹贯月,骇人无比。

    轰砰!

    一声巨响传遍全场,只见彪形壮汉的双斧还未彻底劈下,便已被林浩一指点,整个人若断线风筝,横飞而出。

    “哇!”

    彪形壮汉狠狠的摔在地面,张口便喷出一道血箭,他看向林浩,有些惊恐,不可置信。

    那简单一指的威力,他竟毫无还手之力,根本无法与之抗衡,绝对是无敌碾压!

    “你们也滚!”另外后来攻向林浩的两男一女,还不知发生了何种情况,身躯便被无形的风力猛烈撞击,纷纷横飞而出,比起彪形壮汉,根本好不到哪去。

    几个呼吸功夫,迅速击飞四位‘小丹境’后期强者!

    见状,众人不由面色大变,那小子,当真仅是仙剑宗的外门弟子?!

    区区外门弟子,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可怕的实力!

    “这小子实力不错,便由我来对付,不过他身上的宝物,我要分两成。

    “天山剑客……”

    见男子走出,不少人都是一愣。

    天山剑客成名许久,数年前实力达至‘小丹境’后期时,便斩杀了位相同境界的武者!

    而现如今,天山剑客的实力,已达‘小丹境’巅峰修为,据说在‘大丹境’之下绝无敌手!

    “好……有天山剑客亲自出马,那小子必死无疑!”

    “居然是天山剑客……好凌厉的剑势……”

    人群一阵喧哗。

    …………

    “小子,你此刻马上把身上所有宝物交出,包括你在秘境所有收获,若是照做,我可以考虑留你一条性命。”天山剑客走至林浩身前,开口说道。

    “天山剑客,你将身上所有的宝物全部交出来给我,包括你这一生的收获,若是照做,我也考虑留你一条小命。”林浩直视天山剑客,冷声开口,将天山剑客的话,一字不漏的还了回去。

    “呵呵……我见过不怕死的人,但像你这样急着投胎的小子,还是头一回见。”天山剑客身后玄阶灵兵,瞬间出鞘在手。

    “呵呵,我见过没有自知之明的人,但像你这样没有自知之明的,我也是头一次见。”林浩反嘲道。

    闻声,天山剑客的脸色终是阴沉了下来,这小子实在太过狂妄,今日必要死在他的剑下!

    当即,众人只见天山剑客身形一闪,伴随着弥漫在虚空的可怖剑势。

    此刻,好似连微风都成为了随意取人性命的利器,包含着剑的锋芒。

    “追风剑!”

    虚空,天山剑客的剑猛然刺出,即便站在百米之外的众人,皮肤也好似针扎。

    “好厉害的天山剑客,剑道造诣已达到如此程度……!”

    “这天山剑客的确不凡,两个‘小丹境’巅峰修为的强者联手,也不是他的一战之将,‘大丹境’下无敌的名号,岂能是白得。”

    眼见天山剑客的剑如此凌厉,不少武者目光敬畏。

    ………

    这一剑从虚空斩落,令人防不胜防,天山剑客的剑法刁钻古怪,不知多少强者成了他剑侠亡魂。

    唰!

    就在此刻,林浩一指点出,同天山剑客的剑撞在一处。

    砰地声,剑指刚相撞便分离,那天山剑客右臂微颤,一股无可匹敌的力道,从他的剑上传遍全身。

    蹭!

    天山剑客连退了数步,这才将林浩一指的力道卸去。

    百米之外,众人满脸诧异,怎刚一交手,那天山剑客便退了数步,好似吃了亏!

    “体魄大成者!”天山剑客打量林浩,略有诧异,他本看林浩身后背着两把剑,还以为他也是剑道强者,未想这小子的体魄力量也如此可怕。

    如此可见,方才他能将魁梧大汉和位‘小丹境’后期武者级别,也并非偶然。

    “你就这点本事,也敢来做这等抢宝杀人的买卖?”林浩盯着天山剑客,满脸玩味之色。

    “无知小儿,今日你就会死在我的玄阶灵兵之下!”天山剑客大怒,众目睽睽之下,自己竟在一位少年手吃了亏。

    “绝影剑!”顷刻间,天山剑客斩出一道若似匹练的剑影,那剑影若游走在虚空的小蛇一般,欲将林浩吞食。

    当下,林浩不退反进,众人看的清清楚楚,林浩竟是迎着天山剑客霸道至极的一剑,朝天山剑客飞跃而去。

    “来的好,给我死!”天山剑客大喜,这小子不知死活,竟敢迎着他的剑势而来!

    “剑不是你这样用的。”林浩冷笑,话音刚落,锵地一声清脆之音,重邪剑已经出鞘在手,泛着耀眼的寒光。

    绝尘无影!

    唰!

    这一剑快至无影,好似斩破了虚空,斩碎了日月乾坤,天地都在这一剑下倒转。

    《绝尘无影》乃是《绝尘剑法》最快的一剑,如今更是加上了风力本源的力量,甚至连剑影也难寻分毫。

    林浩若一道狂风,轻而易举便躲过了天山剑客的‘绝影剑’,转而两人身形交错时,一剑挥出。

    锵!

    林浩背对天山剑客,头也不回,将重邪剑冲归剑鞘。

    天山剑客艰难的转过身,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要开口说些什么,而然他的喉咙已被切断。

    “剑,是这样用的。”林浩淡淡说道。

    PrintChapterError;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