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算了……”林浩心暗叹,本以为在这方天地内,贺流死后将不会出现贺家之人,未曾想,到了最后,竟出现一位半步灵主级强者!

    早知如此,自己便该直接将贺平的剑丢掉。∮,

    此刻,凭林浩目前修为而言,面对半步灵主级强者,几乎没什么悬念,必死无疑!

    “这把剑我倒认识,是贺平兄弟的。”林浩点头道。

    听林浩这般一说,白袍老者顿时大怒,眼前的贼子手刃贺平,如今却还同贺平称兄道弟,无耻之极!

    “好,老夫今日便将你碎尸万段,为几位贺家弟子报仇雪恨!”白袍老者的体魄大势笼罩一方天地。

    在白袍老者的体魄大势内,林浩连呼吸都觉得无比困难。

    “前辈且慢,贺平兄弟如何能是我所杀!”当下,林浩后退数步,急忙开口。

    “贼子,你还敢狡辩,你杀贺平等人时,四周有数十位武者势力,他们亲眼所见!”白袍老者冷哼道。

    “前辈,这必然有误会,我的实力修为还不如贺平兄弟,即便动起手来,死的也应该是我……”林浩继续狡辩。

    对此,白袍老者也有些疑惑,他们贺家弟子,一共有四人,实力都算不错,而眼前的宗门小子,才突破‘小丹境’后期修为,若真同贺平等人一战,几乎是必死无疑。

    只不过,白袍老者也曾听那些武者所说,这贼子实力不能以常理衡量,拥有越境挑战的本事。

    “废话少说!”白袍老者哪里会听林浩的狡辩,贺平的剑出现在此子手,还有许多武者作证,可谓人证物证,铁证如山!

    见老者就要出手,林浩只怕自己连他的一招都无法挡住。

    “哼,老东西,既然被你识破,我也无话可说,贺平等人的确是我所杀,但今日你若敢对我出手,贺家又要少一位天才武者了。”林浩忽然冷声大笑。

    “你找死!”白袍老者深知林浩的狡猾,打算立即出手取他性命。

    “怎么,你当真不在乎贺流的性命!”林浩嘴角微微扬起,冷声一笑。

    此刻,林浩还真不惧怕白袍老者,他只是不想现在便拿出底牌而已。

    “贺流……”白袍老者掌至半途,忽然停了下来。

    贺流的确是贺家的天才武者,年纪轻轻便已打开第第五道地门,在十岁之前,有很大的希望冲破至灵主境界!

    而且,贺流已经消失一段时间,这让白袍老者本就心有些不安,如今又被眼前的宗门小子说破,更让白袍老者惊疑。

    只不过,贺流乃是第五道地门强者,眼前的小子即便再强,也绝对没资本同贺流一战,更不提能够威胁到贺流的性命。

    “哼,不错,就是贺流,之前贺流先你一步找到我,不过他运气不好,被几只强大的妖蛊兽困在一处小山谷内,可惜那山谷迟早要被妖蛊兽攻破,除了我,无人知晓山谷所在。”林浩冷笑。

    言下之意,若老者杀死了自己,贺流也必死无疑。

    白袍老者哪里会知晓,贺流早就已经死在了第一层的诡异宫殿,林浩所说的一切,不过都只是拖延时间而已。

    “小畜生,你敢骗我!”半步灵主级的强大威势,让林浩身躯颤。

    “我可没有骗你,你若是杀了我,贺流也必死无疑,不信你大可以一试。”林浩直视白袍老者,丝毫无惧,甚至将贺流的相貌一一道来。

    “小畜生,连贺流都被妖蛊兽困住,你是如何能逃脱!”白袍老者看出一丝林浩话破绽。

    “呵呵,我的重影身法,相信你之前也见识过,妖蛊兽可没前辈你聪明。”林浩道。

    对此,白袍老者也并不否认,眼前这小子的身法,的确有些诡异,能够瞬间分化出几道重影,若是是用来迷惑没什么智力的妖蛊兽,那的确是足够了。

    “小畜生,马上带老夫去那一处小山谷,你若敢欺骗老夫,老夫让你生不如死!”白袍老者心担忧,贺流绝对不能够在此处出现任何意外,否则回到贺家,他将无法交代。

    而且,白袍老者倒也无惧林浩会耍什么小把戏,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计谋都是笑话,一拳便可轰破。

    虽说白袍老者并不如何相信林浩,但贺流的失踪,的确有些蹊跷……

    白袍老者打算,跟着林浩前往那山谷看看,若其言之属实,首先还是得将贺流救出,他也不怕林浩能够在自己手逃跑。

    而林浩则计划,能拖多久是多久,看看有没有机会从白袍老者手逃脱。

    “带你去倒是可以,不过你得放过我,否则的话,我死也要带上你贺家的天才弟子。”林浩冷笑道。

    “好……老夫答应你,不过在此之前!”话刚落音,只见白袍老者迅速抬起右臂,一掌朝林浩拍去。

    刹那间,滔天的掌势弥漫在虚空,在掌势之内,一切都被束缚。

    面对老者忽然的一掌,根本避无可避。

    林浩反应也是极快,瞬间催动本源风力,包括灵身的力量也被唤醒。

    几乎在须臾间,林浩穿戴上一层漆黑色的战甲,周身狂风缠绕,有血色电光浮现而出。

    唰!

    林浩用尽全力,也是一掌拍去。

    砰……

    轰隆隆隆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响之音响彻方圆百里,巨大的灰雾直冲天际,一阵阵无形气流,将数百米内的巨岩震成齑粉,地面也开始崩碎,若巨蟒般的裂痕,朝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很快,从灰雾之飞出一道人影。

    砰地声,林浩重摔在地,脸色煞白,嘴角溢出鲜血。

    白袍老者并未出全力,但即便如此,林浩也难以抗衡。

    “这老不死的!”林浩心暗骂,也未想到白袍老者会忽然出手,自己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好在白袍老者并未使全力,否则的话,林浩连拿出底牌的机会也没有。

    “哼,走!”白袍老者上前,让林浩带路。

    即便此刻不能杀了林浩,但出手解解气却还是能够做到,这样一来,倒也不怕他趁机逃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