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山脉之,似是有人在战斗,半步灵主气息……”白袍女子沉吟片刻,旋即说道。

    “半步灵主……”红衣少女有些惊讶:“莫非是天魔殿层?”

    “有可能,过去看看。”白袍女子同红衣少女身形一闪,瞬间消失不见。

    ……

    此刻,林浩被白袍老者押着,快速朝前方走去。

    白袍老者虽不全信林浩,但关于贺流的安危,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心还是焦急。

    林浩这一路上却是有意拖延,速度不快。

    方才白袍老者出手,也并未将林浩重伤,还得指望他带路,可见林浩有意无意耽搁时间,眼浮出一抹厉色。

    “小畜生,你若敢在老夫面前耍花招,今日必然将你碎尸万段。”老者看向林浩,杀意惊人。

    若非还需要林浩带路,白袍老者早已将他分尸,岂能留林浩活到此刻。

    对此,林浩也未多言,只能加快速度。

    如今的林浩,即便伤势痊愈,想要从白袍老者的眼皮底下逃离,难如登天,两人的境界修为相差实在太大,没有逃跑的可能性。

    “只能拿出底牌了……”半刻钟后,林浩发现逃生无门,心暗叹。

    林浩的底牌,本不想浪费在此,但面对白袍老者,也是毫无办法。    可还不等林浩有所行动,两道破空之音却在林浩和白袍老者耳边响起,林浩下意识望去,竟是两位女子。

    “是她……?”看见白袍女子,林浩起初觉得有些眼熟,仔细一打量,林浩这个才发现,这位相貌绝美,气质出尘的女子,竟是清幽。

    当初在流云城时,林浩曾前往附近山脉历练,在某一处山洞之,无意发现此女赤果身躯在洞内疗伤。

    那时林浩还被此女追杀,幸急生智,装作不谙世事才逃过一劫。

    “贺大叔?”见到老者,清幽仙子和身后的红衣少女都是一愣,本以为或有可能为天魔殿贼人,到了此处却发现是贺家的大执事。

    “咦,清幽仙女,蓝儿仙子……”白袍老者也是认出了两女。

    贺家的大公子,同眼前的两位仙子在大联盟国的一处宗门修炼,为师兄师妹的关系,白袍老者所以认识两女。

    “贺大叔,蓝儿还以为是天魔殿贼人出现,既然不是,那便告辞。”红衣少女蓝儿,微微一笑,转身便要离开。

    不过,蓝儿发现,清幽的美眸却是盯着贺大叔身后的黑衣少年看个不停。

    “清幽师姐,怎么了?”蓝儿奇怪开口问道。

    片刻之后,清幽看向林浩,道:“我们……是否在何处见过?”

    距上次清幽和林浩相识,已过去了数月时间,虽不算长,但目前林浩灰头土脸,嘴角还有血迹,的确有些难以辨认,但面目轮廓却让清幽觉得很是熟悉,但一时半会却未想起来。

    “我是林浩……”林浩眸内清澈无比,相比平常的深邃,判若两人。    “你……!”闻声,清幽忽然想起,数月前在流云城山脉,那位淳朴天真的小小少年。

    自己被天魔殿势力贼人追杀,也多亏那少年最终出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那时的林浩,天赋虽然不错,但境界却很低,这才不过数月时间罢了,他却已经打开了第四道地门,拥有‘小丹境’后期的实力……

    只不过,清幽当下却未如何关注林浩实力的提升,她心疑惑,林浩怎么会成为了这副模样,并且受伤不轻,还跟在贺家大执事身前。

    “大姐姐救我,他要杀我!”林浩忽然开口,向清幽呼救。

    原本林浩准备拿出自己的最大底牌,但此刻清幽出现,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闻声,清幽的美眸,顿时落在白袍老者身上,蹙眉道:“贺大叔,林浩究竟做了什么,让你如此对待他?”

    在清幽看来,林浩生长在偏远的小城,性格淳朴天真,并且乐意助人,而贺家大执事身为半步灵主级强者,怎如此对一位少年!

    “怎么,清幽仙子和这小畜生认识?”白袍老者也有些诧异,清幽和红衣少女蓝儿,身为大联盟国宗门势力的顶尖天才,怎会和这小子有交集。

    “不错,我正认识他,所以清幽想要问问贺大叔,林浩一位少年,究竟是做了什么人神共愤之事,才让身为半步灵主的贺大叔如此相待!”清幽听白袍老者一口一个小畜生,脸色也不如之前那般好看。

    不管如何,当初林浩救过自己的性命。

    “清幽仙子有所不知,这贼子因为一把玄阶神兵,在秘境杀我贺家数位弟子!”白袍老者咬牙切齿解释道。

    闻声,蓝儿顿时一惊,不由打量林浩数眼,这小子胆量却不小,连贺家弟子都敢动手!

    “什么……”清幽也未料到,林浩居然做出这种事来。    “林浩,贺大叔所言可是属实?”随后,清幽看向林浩,如果真是如此,这件事她也无法插手。

    “嗯……”林浩点了点头,直接承认。

    听林浩亲口承认,清幽刚想开口说些什么,林浩又道:“但这又不是我的错,他们贺家几个小子,要买我千幸万苦得来的几颗灵叶果,但就出一块下品灵石,我不卖就要抢,我又不是软柿子给他们随便捏来捏去。”

    见林浩眼神清澈,淳朴天真的模样说出这种憨厚的话来,红衣女子忍不住一笑。

    “小畜生,休要胡言乱语!”白袍老者脸色一红,贺平那几个小子,的确品行不如何,但也不能随意传了出去。

    “很多人都看见了,不信去问。”林浩道。

    白袍老者哑口无言,的确有数十位武者势力亲眼所见,这事一问便知,他也无法狡辩什么。

    “大姐姐,他家弟子要抢我东西,还要杀我,难道我还不能还手吗,我父亲教导我,我不能主动欺负别人,可别人要欺负我,我就要打回来,这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也叫以牙还牙。”林浩满脸‘天真’的模样道。

    “林浩莫怕,大姐姐今日在此,谁也不敢将你如何!”清幽相信林浩,当初在山脉初见的印象,一直深刻在心,她不相信如此淳朴的少年会做出那种杀人抢宝的勾当来,反而看白袍老者的神色,林浩极有可能说的是实话。

    如此这般,清幽于情于理都要出手相助,这少年当初可是救了她一条性命。

    “清幽仙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不管如何,此贼子杀了我贺家几条性命,甚至连贺流都有可能被他所害,难道你要保护这贼子不成!”当下,白袍老者也有些怒从心起。

    “贺大叔,林浩不过是‘小丹境’后期修为,如何害的了你贺家贺流,说一千道一万,是你贺家弟子不对在先,被杀被斩也是自食恶果。”清幽面色如冰。

    “哼,清幽仙子,此贼子同你似乎没什么关系,你未免管的也太宽了一些。”白袍老者不甘示弱,哪管是否贺家弟子不对在先,林浩一定要死。

    “有关系,你没听他叫姐姐吗,那他便是我的弟弟,你要杀我弟弟,可问过我吗!”白袍老者的强势,在清幽眼不值一提。

    “清幽仙子,你可要想清楚,我贺家大公子可是你的师兄,为了这贼子,似乎不太值得。”白袍老者无奈之下,只能将贺家大公子搬出来。

    贺家大公子乃是小联盟国顶尖的后辈王者之一,实力天赋强大无双,甚至被大联盟国宗门势力看,被长老级人物收为弟子。

    得罪他们贺家,等同于得罪贺家大公子,得罪大公子身后的长老!

    即便清幽和贺家大公子为同一宗门势力,那也要掂量一二。

    “清幽师姐……贺大叔说的不错,贺皇师兄不是我们能够得罪的,还是算了吧……”当下,红衣少女蓝儿小声劝道。

    像贺皇那种内门核心级弟子,已凌驾了灵主,直逼灵王级,谁敢得罪?!

    “不管是谁,今日谁动林浩,便是同我作对。”清幽一挥白袖,没有丝毫可以商量的语气。

    若非林浩,数月前在那山脉,她早已被天魔殿贼人凌辱身死。

    “你你你……”白袍老者气至面色通红,清幽仙女的实力惊人,比他不知强了多少,即便这方天地有规则威压,若要动起手来,一定是自己吃亏。

    “呵呵……清幽师姐,没必要如此执着吧。”忽然,一道温和的声音,传入众人耳畔。

    某位白衣青年,手把玩折扇,来到此处。

    “左卫师兄!”见到男子,蓝儿眉头一蹙,此人于她们向来不和,没想到也会出现在此。

    “呵呵,原来是左公子,你来的正好。”白袍老者顿时微喜,这左卫和他贺家大公子贺皇关系也还不错,应该会帮他。

    “贺大叔,事我也听的清楚明白,这小子胆大妄为,敢杀我贺皇师兄的家族兄弟,我左卫不会袖手旁观。”左卫瞥了身前的林浩一眼,冷笑道。

    PrintChapterError;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