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清幽仙子和蓝儿两人,神色震惊,谁也无法想象,那叶馨竟将灵主级的暴力一击,封印在符箓之,实在可怕!

    即便是他们大联盟国的玄海宗,也没有这般大手笔,用的起封印符箓。

    就如同这方被封印的天地,一样是封印在阵法,但封印在符箓的代价,甚至比封印在阵法还要昂贵。

    “那叶姑娘究竟是什么人……普通势力弟子,定然得不到如此珍贵的封印符箓,其珍贵的价值,完全不弱于一件至宝!”蓝儿惊讶不已。

    若是灵主级强者拥有这般珍贵的封印符箓,绝对不会用来封印灵主一击,这件至宝的价值实在太大,即便是灵王级强者,在陨落时,也完全能够将自己的神魂封印在其,保持不死的状态!

    “你还真是富有……”林浩打量叶馨,略有诧异,封印符箓,他自然认识。

    这种至宝,起码需要炼符宗师级人物炼制,所花费的材料也是巨大,炼化的时间,至少也得数月,比起封印阵法要复杂太多。

    而且,符箓宗师十分罕见,即便大师级人物,整个大联盟国度也找不出一人来。

    “小混蛋,想要吗。”此时,叶馨看向林浩,露出魅惑的笑容,林浩能够在这种局势下现身为她疗伤,叶馨流过一丝暖意。

    “想要。”林浩不假思索,肯定的点了点头,像这种封印符箓,谁人不想得到,若林浩也有一道,那将会是保命的底牌。

    “那作为交换,你要当我的奴隶。”叶馨开口。

    “不要了。”林浩转身离开,他便知叶馨没那么好心。

    很快,清幽仙子和蓝儿两人现身,方才,清幽仙子打算,若是林浩有任何危险,她便出手带林浩逃离此处,想来那血邪灵人也追不上她。

    只不过,叶馨拥有封印符箓,封存着灵主霸道绝伦的一击,血邪灵主被杀当场,所有危机已经解除。

    “你……小混蛋,你为何还同这两位女子在一起。”见到清幽仙子和蓝儿,叶馨又恢复了那一张冰冷的面容,似乎有些不悦。

    “我们打算去尽头看看。”林浩解释道。

    “不行,你要马上离开这里。”叶馨强势道。

    “为何?”林浩不解,他知道楼宫并不简单,而叶馨又好似知晓什么。

    “此处原本是被血煞宗封印的一方邪道传承之地,后被天魔殿带至此处准备解开封印,其或许和当日那几位血煞宗强者召唤的虚空降临有些关系。”叶馨直言。

    血煞宗?

    闻声,清幽仙子和蓝儿面面相觑。

    血煞宗属于海外魔宗,十分可怕,甚至连曾经统治了黄荒大陆的天魔殿,也仅仅是血煞宗的一个附属势力而已,若非血煞宗在海外,谁人敢同天魔殿抗衡?

    “当日伤你的,可是天魔殿的老殿主?”林浩细想当初,那几位血煞宗强者,使用虚空降临,请出了这一脉的天魔殿老殿主亡魂,仅是一击便将叶馨重伤,可见多么恐怖!

    “不错。”叶馨点头道。

    如今这一方天地,极有可能和那老殿主有关,尽头有怎样的存在,甚至连叶馨也无法肯定。

    “已亡的天魔殿老殿主,其真实身份,正为血煞宗的高层,地位仅次于十大护法天君之下。”林浩若有所思,此处越来越扑朔迷离。

    “你乖乖回去,等着当我奴隶,可莫要死在这种地方。”叶馨看向林浩,冷声道。

    “我倒是宁愿死在这种地方。”林浩哼道。

    …………

    “林浩兄?!”就在此时,一声惊呼从后方传来。

    闻声,林浩等人朝后方望去。

    “孙州兄弟?”见到忽然出现的腼腆少年,林浩微微一愣。

    此人正是霸皇宗孙州,之前林浩还曾加入孙州的武者小队,本以为腼腆少年不是死在了秘境,就该是离开了此处,未曾想此刻居然会再次相见,并且出现在楼宫内。

    “太好了,林浩兄弟你没事!”腼腆少年满脸惊喜,立即朝前方走去。

    “此人你认识?”清幽仙子问道。

    “嗯,霸皇宗弟子,的确认识。”林浩点了点头。

    既然林浩相互熟,清幽仙子等人倒也没有多言什么。

    “林浩兄,能在这里遇见你实在太好了,我之前跟随那些强者队伍进入楼宫,不过那些前辈都被死亡侍卫所杀,我侥幸逃出,无路可逃。”

    腼腆少年叹了口气,脸上还惊魂未定。

    闻声,林浩若有所思,旋即道:“我们打算前往尽头看看。”

    “林浩兄弟,几位姑娘,能带上孙某吗?”孙州看向清幽仙子和叶馨等人。

    “可以。”林浩直接答应了下来。

    “多谢林浩兄!”腼腆少年满脸感激。

    随后,林浩等人朝着前方走去。

    这一路上,并未再次遇见死亡侍卫,甚至连妖蛊兽也未有出现,距离楼宫的重点,越来越近。

    数个时辰之后,一座灰暗的殿堂出现在几人眼前。

    这处殿堂便是楼宫的尽头,前方已经没有路可走。

    很快,林浩等人直接走入殿堂。

    …………

    殿堂之内,昏暗幽静,好似封存了千年之久,没有任何声息,四周灰蒙蒙的,给人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

    众人打量一番,发现殿堂之没有什么至宝存在,起码林浩未有发现。

    “那是什么?”忽然,腼腆少年看向前面,神色警惕。

    闻声,众人朝前方望去,打量良久,蓝儿首先开口说道:“好像是……一口古棺?”

    “棺材?”腼腆少年莫名其妙,殿堂之,为何会出现一口棺材?

    “难道,那古棺内,有什么至宝不成。”蓝儿心微动。

    “呵呵,棺材里怎么会有宝物,这位姑娘,你是想宝物想疯了吧。”腼腆少年哈哈笑道。

    话刚落音,发现蓝儿那冰冷的眼神正在注视自己,腼腆少年立即闭上了嘴巴,不敢继续多说。

    “棺材里……应该没有什么宝物才对,但很有可能是天魔殿的目的所在。”这时,林浩理智分析道。

    “我去打开看看。”腼腆少年朝前方走去。

    而然,就在此刻,叶馨好似想起了什么,还不等阻止,浑身顿时无力,呼吸变得急促。

    不止是叶馨,清幽仙子和蓝儿也是如此,瘫坐在地,大口喘息。

    “此处……有毒!”蓝儿面色煞白,无力道。

    “呵呵……此处倒是没什么毒。”忽然,腼腆少年转身,看向几人,露出一丝笑意。

    见状,蓝儿顿时大惊,诧异的看向腼腆少年,她并不傻,从腼腆少年的表现而言,已经能够猜出个大概。

    “是你……是你下的毒!”蓝儿怒道。

    “抱歉……”腼腆少年委婉承认。

    “你……你……什么时候的事,我们不可能没有任何察觉才对……”蓝儿有气无力,她们被人下毒,竟一无所知,直至毒发时才有所察觉,这根本不可能!

    “倒也不算是毒,只不过我身上带着一株彩琉璃花,而这一朵宝华属于邪道宝物,同楼宫内的气息互相混合,自然便是形成了毒息,不过倒也不用紧张,这种毒不会取人性命。”腼腆少年正色道。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林浩看向孙州,无法理解。

    孙州是霸皇宗弟子,和天魔殿没有任何关系才对。

    “林浩兄弟……我对你不起,只不过,孙某也是身不由己。”孙州叹了口气,看向林浩,神色有些愧疚。

    “呵呵,孙州,你做的很好。”就在此时,一道虚影从腼腆少年手的法典浮现。

    “舵主大人,我和天魔殿的交易已经完成,请你们遵守承若,将我妹妹放了,否则的话……相信你们也了解我孙州,你们杀不了我,不出十年,我会屠了天魔殿。”腼腆少年神色平静,眼却爆发出一股可怕至极的气息。

    便是那红发虚影,也是微微一颤。

    小联盟国万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拥有千大道的特殊传承,若非孙州的体质不适合夺舍,只怕他们计划早已完成,又何必抓那么多的天才后辈武者。

    “孙州,你这是和老夫讨价还价,还是你认为,你有足够的实力对付老夫。”红发虚影似乎有些不满孙州的口气。

    “呵呵……我十二岁便已经突破第五道地门,并且随时可以冲击至灵主境,放眼整个黄荒大陆,我孙某已站在后辈王者的巅峰层次,若非因为我妹妹被你们所抓……”说至一半,腼腆少年叹了口气:“不管如何,我妹妹对你们没什么价值,而天魔殿的任务我也已经完成,请务必遵守承诺。”

    “哼,老夫留你妹妹也是无用,这次你为天魔殿立下大功,定会按照我们的约定进行。”红发虚影点头道:“将石棺打开,让老殿主归来吧!”

    “老殿主……看来我猜的果然不错,古棺人,正是当日伤我的亡魂。”叶馨眼寒光一闪,不过她目前无力行动。

    清幽仙子和蓝儿也是同样如此,那种混合毒息已经进入体内。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