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林浩打量腼腆少年,十二岁便打开第五道地门,并拥有冲击灵主级的资本,放在黄荒大陆,的确属于后辈王者级人物,看来这孙州,应该并非是霸皇宗弟子。⊥,

    “你不是霸皇宗弟子吧。”林浩开口说道。

    “不错……孙某人的确不属于宗门势力弟子。”孙州点头,道:“借用霸皇宗弟子的身份,也是为了获取大多宗门弟子的信任,我的目的,不过是寻找一些天赋罕见的宗门天才弟子,之前虽然抓到几人,但都有些平庸。”

    “所以,你的目标,这次是我。”林浩冷声一笑。

    “的确,林浩兄弟实力天赋,的确骇人,尤其是你在第一层的表现,不止让孙某震惊,连天魔殿高层也大为惊讶。”孙州说道。

    “林浩兄弟凭‘小丹境’期修为,一力抗衡近乎十多位武者,这其包括了八位‘小丹境’巅峰,还有一位‘大丹境’武者,最终在战斗突破,将所有人斩杀……”腼腆少年将林浩的辉煌战绩,一一道来。

    闻声,蓝儿和清幽仙子神色震惊,甚至不可置信,小丹境期修为,对抗十多位武者,还包括了八位小丹境巅峰,一位大丹境武者,结果还是林浩将所有人斩杀?

    “你的天赋很强,体质也非常合适,也正是因为这点,被天魔殿高层看,要你成为老殿主新生的契机。”腼腆少年叹了口气。

    “如今看来,当初在秘境时,那些心宫殿的地图,也都是你故意散播出去的吧。”林浩此刻终于恍然大悟。

    “正是如此,只怪那些武者被至宝迷了心,任何一处秘境,怎会有如此多的地图。”腼腆少年摇了摇头。

    “原来如此,我都明白了,你隐藏的倒是很深。”林浩道。

    “小子,原本这处阵法被你破坏,对天魔殿而言,算是极大的灾难,只不过,也恰巧是因为你天赋罕见,最适合老殿主夺舍重生,天魔殿恢复巅峰时期的大计,有提早了一步,这还真是天意弄人。”此刻,那红发虚影笑着说道。

    此刻,红发虚影的心情极好,一旦这次老殿主复活,他这一舵之主的功劳最大,必然有数不尽的赏赐!

    “好了,不要废话,快将古棺打开,让老殿主神魂复苏!”红发虚影急切道。

    闻声,腼腆少年点了点头,走至石棺处,右臂一扬,瞬间将石棺启开。

    在石棺内,有一具黑色的骨骼,上面好似雕刻着密密麻麻的玄奥图案。

    “你的计划,只怕没有那么容易实现。”忽然,林浩站起身来,冷声笑道。

    见状,红发虚影和腼腆少年都是一愣,那小子明明已经了混合毒息,此刻为何能够站起身来,像没事人一般?

    “你……你没毒?!”腼腆少年不可置信,这种毒息,除非灵主,灵主之下绝对无法幸免。

    就如同清幽仙子,虽是灵主级强者,但被这方天地的规则压迫,实力修为降低至第五道地门,所以无力抵抗混合毒息。

    林浩即便天赋罕见,但他根本不可能幸免!

    “嗯,没毒。”林浩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怎么可能?你如何能够避免混合毒息,难道你身上有避毒宝物?”腼腆少年诧异万分。

    “我什么宝物都没有,只不过会一些医道,对毒息比较敏感。”林浩笑了笑。

    早在腼腆少年出现在楼宫时,林浩便已经起了疑心。

    凭他的实力,不说进入楼宫,就算是心宫殿怕都无法靠近,更不提进入地下世界的第二层,乃至接近楼宫尽头。

    而且,之前腼腆少年更是说出了‘死亡侍卫’的名号,普通宗门弟子,如何能够知晓‘死亡侍卫’?!

    孙州的表现林浩怀疑不已,只不过林浩并没有什么铁证,之所以带上孙州,也是想看看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迷药。

    而孙州身上的邪道花朵气息,林浩也有所察觉,他本就擅长医道领域,更知道何为混合毒息,自然有所防备,事先用银针封住自己的几处穴位。

    …………

    “林浩,既然你早就知道,怎么不提醒我们?!”蓝儿气不打一处来,若林浩有所行动,她们也不至于了混合毒息。

    “并非不提醒你们,只是怕打草惊蛇,毕竟早在之前,这里还属于天魔殿掌控秘境,天魔殿绝不会允许自己的计划失败。”林浩微微一笑。

    只有天魔殿认为一切都在掌控之,他们才会安心离去,否则极有可能出现第二个血邪灵主,乃至第个血邪灵主。

    最可怕的一点,此处的死亡侍卫,能够被天魔殿掌控,如果林浩提前识破了腼腆少年的阴谋,天魔殿极有可能会派出更多的强者进入此处,若所有死亡侍卫被聚集,他们必死无疑。

    “我想,一旦天魔殿老殿主重生,这方天地将会不复存在,所以天魔殿势力提前撤走,不知对也不对。”林浩看向那红发虚影,冷声笑道。

    闻声,红发虚影眉头一蹙,仅是一位少年,他竟有些看不透。

    秘境有不少邪道力量,以往便属于邪道传承秘境,一旦老殿主复生,定会将秘境的邪道力量全部抽走,以便快速恢复自身实力,规则若是消失,秘境定会产生毁灭性的力量爆炸,对于这些基础知识,林浩又怎么会不懂。

    “孙州,你现在放我们离去,这件事便算了。”林浩看向腼腆少年,开口说道。

    “很抱歉,你的要求我无法完成,不过我可以答应你,让她们人离开,就算是我对你的补偿。”孙州指着清幽仙子等人道。

    至于林浩,孙州无法放他离开,必须使用他的身躯,让天魔殿老殿主夺舍重生。

    “好,那你放了让他们离去,我留下。”林浩答应。

    还不等清幽仙子等人回过神来,一道金色光泽从孙州掌心涌出,将人覆盖。

    旋即,人从此处消失不见,好似从未出现过。

    “金盾虚空阵……”林浩微微一笑,这孙州倒还有些保命手段,金盾虚空阵,能够将人传送至数千里之外,无视秘境空间。

    “孙州,你竟将那人放走!”见状,红发虚影顿时一怒。

    “舵主,我孙某人的任务,只是留下林浩,让你们这一脉的天魔殿主夺舍重生,并没有帮你留下旁人的义务。”腼腆少年盯着虚影说道。

    闻声,红发虚影一声冷哼,当务之急还是让老殿主重生,至于那人,倒也无关紧要。

    “林浩兄弟,现在就请你安安静静的等着老殿主神魂复苏。”随后,腼腆少年说道。

    “抱歉……林某人向来没有等死的习惯。”林浩冷笑,手忽然出现一件巴掌大的金色战甲,虽然残破,但其蕴含的神力,却令人心惊。

    “不死金衣?!”见到林浩手重宝,红发虚影顿时一愣。

    虽是这件不死金衣已经残破至极,但依然不可小看。

    “孙州,我最后说一次,放我离开,我暂时不想与你动手。”林浩发出最后通牒。

    然而,在林浩开口时,那孙州身形一闪,迅速朝林浩抓来,只要不给林浩使用不死金衣的时间,一切都成定局!

    风!

    林浩的反应也是极快,风力本源在顷刻之间催动,整个人若一道狂风,迅速朝后方退去。

    与此同时,林浩的真力融入不死金衣。

    下一秒,滔天的可怖气息,笼罩在殿堂之内,罡风暴起,天昏地暗。

    此刻的林浩,身着金色战甲,气息已达第五道地门层次,接近半步灵主!

    “这一战,看来是无法避免了。”林浩叹息。

    “好,没想到你也拥有如此重宝,既然如此,那便战吧,生死,我听天命的。”腼腆少年并没有气急败坏,反而十分平静。

    锵!

    重邪剑出鞘在手,面对腼腆少年,林浩没有丝毫轻视之心。

    此人在十二岁便达第五道地门巅峰层次,拥有冲击灵主的可怖天赋,放在黄荒大陆,也属于后辈王者级巅峰人物。

    “林浩兄弟,你有两个结局,一是杀死我,二是被老殿主夺舍重生,这两条路,由你我共同来选。”腼腆少年朝林浩大步走去,身上的气势迅速攀升,若暴雨一般。

    不过两个呼吸的功法,腼腆少年身上所散发的气息,已经达到半步灵主层次。

    很显然,在这方天地,腼腆少年曾封住了自己的气息修为,现如今面对身着不死金衣的林浩,终于开始解除修为的封印限制。

    两道近乎相同的气息,在此处疯狂冲击,肉眼可见的波纹涟漪,在虚空扩散。

    “何必要拼个你死我活,不如就此别过。”林浩道。

    “抱歉……为了我妹妹……”腼腆少年眼安然失色,脑海浮现出一位白衣少女,若银铃般的笑容,挥之不去。

    “天冥掌!”

    忽然,腼腆少年一掌击出。

    这一掌,如同上苍的手掌,饱含着可怖至极的掌法大势,一旦拍出,任你速度鬼魅,也无法逃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