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才强行冲撞自己还不曾苏醒的神魂和意境层次力量,险些让他的武道根基受损。

    这次林浩的运气,也算不错,白发老者的神魂离开体内后,他魂海亿万的意境层次力量,再度陷入封印状态,否则的话,他的身躯,绝对无法承受那股意境力量,很有可能和白发老者同归于尽……

    “你……可恶啊!”白发老者怒到极致,本想夺舍此人的身躯,可到了最后,身躯没夺舍成功,自己神魂力量被吞噬了不少,让他的灵王级力量直降灵主!

    此刻,白发老者若还无法获得一具身躯,那他的神魂,将会逐渐泯灭!

    至于林浩的身躯,白发老者暂时不敢打什么主意,那小子体内有古怪,好似封存着某种防夺舍的至宝,万不能继续进入!

    “可恶……可恶!可恶!!”白发老者愤怒到了极限,目光最终落在一旁的腼腆少年身上。

    不过,白发老者却是发现,腼腆少年的体质特殊,无法夺舍。

    感受自己的神魂力量越来越薄弱,这样下去,神魂会彻底泯灭!

    当下,白发老者再也顾不了那么多,神魂涌入古棺之。

    古棺内,是一具黑色骨架,也正是白发老者生前的躯体。

    很快,黑色骨架从棺内起身,迅速凝聚上一层干枯的血肉,就好似一具黑色的干尸。

    “我要将你带回天魔殿,弄清楚你体内的奥秘之后,重新夺舍!”黑色干尸怒吼。

    “你来试试!”林浩打量黑色干尸,并没有丝毫畏惧。

    白发老者若是纯灵魂体,林浩倒还怕他,只不过,他此刻已并非灵魂体,借用以往的身躯,已算重生。

    神魂并不能直接对外界造成影响,除非是灵魂形式的存在,就好似当初,叶馨被那几位血煞宗强者使用的虚空降临所伤。

    当初的虚空降临,正是将这位白发老者的亡魂请出,因为是灵魂体的存在,所以可以给予叶馨重创。

    方才,白发老者在灵魂体时,完全可以将林浩斩杀,不过他却是想留着林浩,对林浩的身躯还念念不忘。

    大好的机会,已经被他错过……

    此时此刻,黑色干尸的实力,只达到‘大丹境’层次,想要恢复到灵主级甚至更搞境界的修为,在短时间内很难办到。

    对‘大丹境’修为,林浩至少目前不会惧怕,尤其黑尸刚刚复生,还处于比较虚弱的状态。

    “今日,我便让你再死一次。”林浩声冰彻骨,重邪剑寒光闪烁。

    闻声,黑尸嘴角微微上扬,体表忽散发出某种莫名的规则力量。

    见状,林浩忽然一惊,好似意识到了什么。

    此处秘境,同这位天魔殿的老殿主有着莫大关联,而秘境的一切,理应也属于他来掌控。

    “休想!”林浩当下一剑斩出,不管黑尸欲要做些什么,林浩都不能够让他得逞。

    这一剑斩出,剑势滔天,光影闪现不停,欲将黑尸一剑两断。

    此刻,黑尸的迅速朝后方退去,一道漆黑色的纹理出现在虚空,将重邪剑死死拦住,无法前进分毫。

    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阵阵邪煞气息从后方传来。

    只见十数具死亡侍卫黑一些成群的妖蛊兽出现在殿堂内。

    这些死亡侍卫,比起林浩之前所见到的,更加强大,每一具的生命层次,至少也达到了半步天灵级,而妖蛊兽同样强大。

    就凭此刻的林浩,甚至连一只妖蛊兽也无力抵抗!

    “不好!”林浩神色大变,如今的自己,已经成为了瓮之鳖,别说斩杀虚弱的黑尸,随便一具死亡侍卫,也都能够取走他的性命。

    自然,黑尸的目的并非要杀死林浩,而是擒下他,带回天魔殿总部。

    “蝼蚁,束手就擒。”黑色干尸淡漠开口,后方的死亡侍卫,瞬间朝着林浩飞扑而去。

    那可怕的邪煞气息,扰动一方天地,林浩根本无力反抗。

    而然,就在此时,林浩的四周,忽然出现一道金色光泽,并将林浩围在其。

    那些死亡侍卫和妖蛊兽,实力虽然强大,但却无法穿透金色光泽,抓住其的林浩。

    “这是……金盾虚空阵……”林浩微微一愣,目光下意识落在不远处的腼腆少年身上。

    “欠……你的……”腼腆少年嘴角微微上扬。

    在最开始,也正因这金盾虚空阵,才将清尘仙子和叶馨等人送离此处。

    “多谢……”林浩的身躯在金光之,逐渐透明,随时都会消失。

    见状,黑尸面色阴沉,万未料到,关键时刻会出现这种纰漏。

    眼见林浩在金盾虚空阵消失不见,腼腆少年满脸笑意,暗淡的双眸缓缓闭上,脑海浮现出那难以忘却的音容笑貌。

    …………

    某小镇外,虚空好似一阵扭曲,某位黑衣少年好似从天而降,落在此处。

    此时,林浩松了口气,未想到腼腆少年,居然会在关键时刻帮助自己逃出生天,如非如此,只怕他的下场,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金盾虚空阵,能将人随机传送至千里范围内,林浩打量四周,心了然。

    此处距离仙剑山并不算远,大约仅有百里路程。

    这次宗门考核任务,一波折,但不管如何,林浩倒也算是完成了任务,如此返回宗门,并没有什么问题。

    随后,林浩若一道狂风,瞬间消失在原地,不见了踪影。

    凭林浩的速度,半日不到便已经来到仙剑宗。

    进入宗门,不少外门弟子见到林浩,神色惊诧无比,仿佛见了鬼一般。

    林浩也未多想,直接朝外门大殿飞跃而去。

    等林浩离开之后,众多外门弟子聚在一起。

    “林浩师兄……居然还活着,不是都说他死在天林山脉了吗!”

    “那可是岳高兰师姐说的,天林山脉出现异常,她等了林浩师兄许久也未等到,本以为是死了,没想到今日居然活着回来到宗门!”

    一些外门弟子议论纷纷,但不管如何,林浩的确没死在天林山脉,这是铁一样的事实。

    片刻后,林浩走进外门大殿,直接朝着内堂走去。

    此刻,夜北执事正在大殿之,见到林浩忽然出现,脸色微微一变。

    “夜北执事,内门第二阶段的考核任务,我已经完成了。”林浩首先开口说道。

    “你……没死?”夜北执事惊诧不已。

    前两日,岳高兰独自一人回到仙剑宗,却未见林浩的踪影,当时夜北执事便有一种不祥预感,问清楚来龙去脉之后,只剩下无奈。

    夜北执事本以为,林浩极有可能死在了天林山脉内,被天魔殿之人所杀,可今日林浩却活生生的回到了宗门,让夜北执事无比诧异。

    “死?”

    林浩有些莫名其妙,自己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夜北执事怎会说自己死了。

    “没死便好。”见林浩神色古怪,夜北执事心便已清楚,他和岳高兰两人的猜想,有所失误。

    “天魔殿在天林山脉的目的,你说你已经查清楚了?”夜北执事很是好奇。

    根据仙剑宗得到的消息,在天林山脉内,出现一处古怪秘境,应该同天魔殿有不小关系。

    甚至于,也有一些仙剑宗外出历练弟子,恰巧进入秘境之,得到一些宝物之,发现秘境内太过凶险,最终无奈离开。

    “不错,天魔殿的任务,我已经查到……”林浩点了点头,语气肯定。

    “说来我听听。”对于天魔殿的在天林山脉的目的,夜北执事还算比较好奇,而且林浩能够调查清楚,也在夜北执事意料之外。

    “有关于……曾经统治了黄荒大陆的那一位天魔殿老殿主。”林浩沉吟片刻,这才缓缓道来。

    此话一处,夜北执事面色大变,林浩居然调查出这种情报?!

    曾经,天魔殿在黄荒大陆纵横八方,一手遮天,是绝对的统治者,没有任何一处宗门势力能够与其对抗,除了天魔殿的强悍之外,最关键的,还是那位实力深不可测的天魔殿主!

    “林浩,你的消息可否属实,若有任何虚假,这种罪名不是你能够承担的起。”夜北执事震惊之后,满脸正色道。

    毕竟,林浩所带来的情报,实在太过重大,仅是出现了那位天魔殿主的名讳,便让人心惊胆寒。

    “定然没有任何虚假。”林浩道。

    闻声,夜北执事陷入沉思,他点了点头,随后带着林浩离开外门大殿,前往仙剑山巅。

    一座玉楼,浮现在半空之上,夜北执事带着林浩,走进某处阵法内,眼前一晃,两人便来到玉楼之。

    玉楼之内,各种珍贵的宝物琳琅满目,甚至于林浩还发现了魂阶神兵的存在。

    “空间指环……”林浩的目光,落在一枚古朴的指环上,不过这指环,被封印在阵法内。

    “执事夜北,有重要情报,还请清尘长老。”夜北执事站在一旁,朝玉楼深处开口。

    过了片刻,某位白袍老者,缓缓从深处走出。

    这老者充满无上威严,不怒自威,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气息,甚至让林浩觉得有无形的大手,扼住自己的喉咙。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