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堂主大人,林浩师兄已经带到。”带林浩前来的女子,朝着欧阳朽副堂主恭声开口,随后便退出大殿。

    此刻,圣兽堂大殿之,就之声下欧阳朽副堂主和林浩两人。

    “呵呵,林浩,这些时日未见,你居然已经成为仙剑宗内门弟子,速度可真是够快的。”欧阳朽副堂主打量林浩几眼,旋出声笑道。

    林浩进入仙剑宗,似乎还没几月时间,从外门进入内门,他的速度倒是奇怪无比,不仅如此,林浩的实力修为也有许多提升,让欧阳朽副堂主惊奇不已。

    “弟子只是运气好,不知欧阳朽副堂主,今日找弟子前来,所为何事。”林浩直奔主题。

    “林浩,之前本座让你考虑加入圣兽堂的事,不知你考虑的如何了。”欧阳朽副堂主轻声笑道。

    在欧阳朽副堂主眼,林浩的驭兽天赋奇高无比,或许能够同那些大联盟国的控兽天才相提并论,若是能够进入圣兽堂得一番栽培,日后在控兽一途上,前途绝对无可限量,即便是成为控兽大师级人物,那也不是没什么可能。

    听欧阳朽副堂主开口,林浩眉头一蹙,当即道:“副堂主,之前我c们不是都已经约定好了,只要我赢过程昱,便可不用加入圣兽堂……”

    要让林浩加入圣兽堂,他心可是一百个不愿意,他并不懂控兽的学问,也没什么兴趣。

    见林浩的神态,欧阳朽副堂主微微一笑,他便知晓,想让林浩加入圣兽堂并没有那么容易,今日见到林浩,也只是顺口一提罢了,并未觉得林浩真会因为她的几句话便妥协,像这种少年,脾气倔强无比,喜欢认死理,这点欧阳朽副堂主心也是清楚。

    “林浩……其实这次找你来,的确有一件要紧事,圣兽堂需要你的帮忙。”欧阳朽副堂主沉吟片刻后,开口说道。

    “圣兽堂需要我的帮忙?”林浩有些无法理解,他不过是仙剑宗一位普通弟子,圣兽堂还能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帮忙?

    “是这样……”欧阳朽副堂主缓缓开口:“再过一些日子,小联盟国的宗门预热比试便要开启,我打算让你代表圣兽堂出战。”

    预热比试?

    林浩未能理解我欧阳朽副堂主话含义,这所谓的小联盟国预热比试,究竟为何种意思。

    “小联盟国的宗门势力不在少数,每两年都会有一次后辈新星的武道比试,而在此之前则是预热比试,这比的并非武道,而是炼丹、炼器、医道、控兽等。”欧阳朽副堂主为林浩解释道。

    闻声,林浩若有所思,像这种预热比试,的确存在。

    只不过,他又不是圣兽堂弟子,况且圣兽堂还有一位叫做程昱的天才控兽师,而欧阳朽副堂主却为何要让自己参加?

    “圣兽堂有程昱,应该是足够了。”林浩想了想,如实说道。

    “唉。”欧阳朽副堂主叹了口气:“程昱的确不错,但控兽一途的实力,比起那几大宗门弟子,却还差了不少,上一届的预热比试,我们仙剑宗圣兽堂,甚至连前十都未排进。”

    对程昱,欧阳朽副堂主基本不抱任何希望,甚至是连林浩,她也没觉得能够取得什么好名次。

    仙剑宗在小联盟国宗门势力,只能算等,以上的那些宗门弟子,无论是武道,亦或者其它方面的天赋,都普遍强悍。

    这一次,只要他们圣兽堂能够排进前十,欧阳朽副堂主便已心满意足,并没有别的什么奢求。

    当初林浩和程昱一战所表现出来的控兽技巧天赋,或许能够让他们仙剑宗圣兽堂力挽狂澜,排进前十位也不一定!

    “副堂主大人,这恐怕不妥,传承明即将要开启,我的时间并不是很充裕。”林浩委婉道。

    他并不想参加小联盟国宗门势力的预热比试,若是武道比试,那或许还能参加一下。

    “你……想要进入传承明?”

    听林浩一言,欧阳朽副堂主有些诧异。

    林浩不过刚刚进入内门还没几日,此刻居然就想着要参加传承明,这实在有些不自量力。

    许多老一辈宗门弟子,在内门已有八年,也没机会进入传承明,这林浩成为内门弟子还没几日时间,居然就想着要进入传承明。

    “林浩,先不管你能否进入传承明,小联盟国的预热比试在月之后,到那时传承明早都已经结束。”欧阳朽副堂主道。

    “好,如果是在月之后,我便代替圣兽宗去试试。”林浩点了点头,又问:“敢问副堂主,小联盟国的武道比试什么时候开始?”

    “呵呵,林浩,你的心未免也太大了,小联盟国武道大比可谓盛事,一般只有新星级弟子才能够参加,不过到时候本座可以带着你去观战。”

    对此,林浩也未多言,小联盟国宗门势力的武道比试,林浩其实也没有什么兴趣,至于能不能够参加,林浩并不在乎。

    片刻之后,林浩离开圣兽堂。

    …………

    后山,此刻依然热闹非凡,只不过大部分核心弟子都已离去。

    宗门的核心弟子,数量本就不多,总共一十八人,其还有部分要执行宗门任务,甚少露面。

    林浩来到后山,他原本想参加会试,但却没有高层出现,林浩也只能等待在此。

    之前,会试的通知已派执事传达而出,这次的会试共有日时间,一些在外历练亦或者任务的弟子,大都也得到了消息。

    一些觉得自身天赋实力还不错的内门弟子,纷纷赶回宗门,另外一些则知晓,想要进入传承明,实在太过艰难,所以放弃这次的比试。

    旁人如何想法,林浩不去过问,但这次的传承明,他志在必得,一旦自己无法进入传承明,后果不堪设想!

    “你是,林浩?!”忽然,某位惊奇不已的声音,自林浩身后响起。

    闻声,林浩下意识转身,朝身前的白袍男子打量。

    “你是……”林浩打量男子,发现有些眼熟,但一时刻却未想起。

    “我是梁一鸣!”白袍男子神色有些激动。

    “梁一鸣?”林浩在脑海搜索此名,最终还是没有任何结果。

    “梁一鸣是我现在的名字,我以前叫雨一鸣!”白袍男子连忙解释道。

    “雨一鸣……难道,你是流云城雨家的雨一鸣?”此刻,林浩终于想起此人。

    八年前,在流云城时,林浩同雨家一位弟子关系尚好,不过后来那位弟子因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颗灵丹,雨家高层索要,被雨一鸣拒绝,最后遭到雨家追捕,从此不知所踪。

    林浩万不曾料到,雨一鸣现如今竟是仙剑宗弟子。

    “哈哈……林浩,真是你小子,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雨一鸣满脸激动,上前给林浩一个熊抱,这八年未相见的儿时玩伴,如今竟成为同宗门师兄弟!

    “我还以为你死了。”林浩满脸认真,当初雨一鸣被雨家抓捕,之后便没了任何消息,林浩一度认为他已经死去,所以当一鸣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林浩没有认出来。

    “唉……这件事说来话长,不过我如今已不姓雨,改姓梁了。”梁一鸣摇了摇头。

    听过梁一鸣的解释,林浩这才知道,当初他被与雨家抓捕,幸得一位剑客所救,之后梁一鸣便改为剑客的姓氏,从此和流云城和雨家,没有了任何关系。

    “林浩,我曾经听说,你好像去了圣天宗才对吧?”梁一鸣有些好奇。

    林浩微微一笑,倒也没什么隐瞒,将来龙去脉告知了梁一鸣。

    “洛颜儿……那个贱人!”听完林浩所言之后,梁一鸣火冒丈,不过现如今洛颜儿已是圣天宗备受瞩目的新星级人物,不好招惹。

    “林浩,往事便被提了,日后你在仙剑宗内门,我罩着你,若有人敢欺负你,兄弟第一个不放过他。”梁一鸣拍了拍林浩的肩膀,好似安慰。

    “那以后就靠你了。”林浩点头笑道。

    “内门聚会结束还早,会考高层也还没来兄弟带你去个好地方。”梁一鸣拖着林浩,离开后山。

    仙剑山某处偏僻山巅,竟藏着一口灵泉!

    这口灵泉,成形并没有多久,也就是最近今日,在灵泉旁边,有两位内门弟子把守。

    “梁师兄!”见到梁一鸣,两位内门弟子立即迎了上去。

    “梁师兄,这小子是谁人?”见梁一鸣带着陌生少年,两位内门弟子眉头一蹙。

    “这是我从小到大最好的兄弟林浩,自己人!”梁一鸣冷哼道。

    “林师兄……原来是梁师兄的兄弟,哈哈,误会误会!”听梁一鸣解释,两位内门弟子立即换了一副嘴脸。

    梁一鸣的实力,在‘大丹境’巅峰修为,已经能够开始冲击第五道地门,而那两位弟子,不过是‘大丹境’初期,唯梁一鸣马首是瞻。

    <b>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