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双巨掌,捅破了九天,以无敌之姿震慑这方天地,那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君主,主宰九天,无敌天xià!

    “这是……什么力量……什么层次!!”阴森老者心神大骇,还不等继续观望,神魂瞬间回至自己体内。

    当即,老者迅速朝后方退去,额头渗出一丝冷汗,刚才自己经lì了什么……

    “这是……幻术?”阴森老者根本无法解释方才究jìng发生了什么,只能归到幻术之上。

    只不过,一位仅在‘小丹境’修为的少年,能够在自己对他使用搜魂术的同时,用幻术反噬自己?

    这如何办得到!

    “幻术师?不大师?不!宗师?!”阴森老者喃喃自语,无法置信。

    “阁下,你到底是什么人!”阴森老者诧异的打量着林浩,愈发看不透这少年。

    说来只怕也无人相信,他居然看不透一位‘小丹境’少年!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恢复伤势。”林浩嘴角上扬,尽显高深神秘。

    阴森老者沉吟片刻,旋即才道:“你有什么本事……我的伤,除非医道宗师出手,否则不可能治愈……”

    言罢,只见林浩手多出一盒银针,器灵身的力量起开,银针凌空而起,朝老者几处大穴施去。

    老者本有防备,但见银针所施的穴位,对自己无法造成什么影响,故此也没有反抗。

    嗖!

    几道银针落在老者身上,几个呼吸后,银针重新回到林浩手。

    “这……怎么可能!”阴森老者惊诧到了极限,区区几根银针施展,他的神魂层次力量,居然不再下降,并且阳身的痛楚,也缓了许多!

    阴森老者的震hàn,绝对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这一切,竟来自眼前‘小丹境’少年……!

    此时,阴森老者能够肯定一点,这少年绝对不简单!

    “仙剑宗有一位新晋长老,可是死在了你的手。”林浩问道。

    “哼,的确有一位灵主级死在我手,只是可惜,我的‘阴煞阵’已经完全用尽,否则再杀几位灵主级,手到擒来。”阴森老者也不否认。

    对此,林浩也未多想,像阴森老者,虽说目前的实力已降至第五道地门,但巅峰时期也打开了第二道天门,有着一些强大的阵法,也在常理。

    “前方有一处灵泉,如果我所猜不错,那灵泉的形成,应该和你有关xì。”林浩又道。

    “废话,凭此处灵气浓郁程度,也妄想形成灵泉……”阴森老者冷笑。

    林浩这才得知,他的猜测完全正确,灵泉的确是老者故意从空间戒指取出,如今他这种程度,灵泉对老者丝毫无用,便把灵泉当成诱饵,想让一些宗门弟子接近,吸走他们的精血。

    至于那位新晋长老的接近,完全是一个意外,凭他现在第五道地门的实力修为,也不想招惹灵主,也幸亏‘阴煞阵’还剩下一道,否则老者还未必敢露面。

    ……

    “追随我。”林浩忽然开口。

    “什么?”阴森老者未回过神来。

    “追随我,你的伤势,我会帮你复原。”林浩重复道。

    “你让我,追随你?”老者一愣,他的巅峰时期,已打开了第二道天门,称霸一方,更是一宗长老,让他追随一位‘小丹境’少年,开什么玩笑!

    “你想永yuǎn躲在黄荒大陆这种偏僻之地?”林浩的话语,似乎充满的诱惑魔音:“跟随我,要不了多久,你的仇便能报。”

    “你到底何人,绝不会是黄荒大陆一处宗门的弟子。”阴森老者终于开始正色打量林浩,这少年的语气,大到没有尽头,但他方才所展现的手段,连自己这位打开了两道天门强者,也无法揣摩。

    “我不会只听你言两语便把自己卖了,不过我们可以先做朋友。”阴森老者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若日后他发现此人真有惊天本领,追随他也不迟。

    “好。”林浩果断答应。

    不管怎么说,此人巅峰时期也是第二道天门强者,即便如今的实力只停留在第五道地门,但对林浩的作用,也是非常巨大。

    “你我需要签署一份血契,不管在此之前,你需要进入仙剑宗,成为内门弟子。”林浩说道。

    “你让我加入仙剑宗!”闻声,老者顿时一怒,他是什么层次的人物,圣地一方长老,如何能够加入这种宗门!

    “我想,你需要仙剑宗来掩护自己的身份,况且,我如今是仙剑宗弟子,你难道要一直苍在地底?”林浩冷笑。

    对此,阴森老者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的确,他是需要一处藏身之地,仙剑宗倒还比较合适,况且他还需要林浩的医道治疗,总不能每次都让要林浩来这里找他。

    “好,老夫便暂shí委屈自己,进入仙剑宗,我还得易容成青年才行……”阴森老者想了想,最终还是答应下来。

    “凭你的实力,今日内门,应该不用许久,这件事我便不参与,你自己想办法。”言罢,林浩转身离开。

    “老夫名林东方,小子你叫何名。”见林浩离去的背影,阴森老者问道。

    “我名林浩,你名林东方,倒是巧了,不知可是随我的姓。”林浩的声音传入老者耳。

    “狂妄的小子,若敢戏弄我……”老者一声冷哼,消失不见。

    …………

    “林浩,你跑哪去了,今日的会考都已结束。”见林浩出现在后山,梁一鸣走上前去,不解询问。

    “之前有点事,所以没赶得上。”林浩笑了笑道。

    会考会持续数日,所以林浩倒也不担心,今日错过,那便明日便可。

    “对了,关于那灵泉,我听你的,苇河同马涛两人去通报了高层,换取了不少贡献点数。”梁一鸣道。

    对奖励的贡献点数,梁一鸣倒也没有任何失望,宗门还算大方,即便是灵泉生生长在仙剑山上,可毕竟是弟子所发现,而且没有私自将灵泉使用,非常难能可贵。

    “玄阶灵兵,一鸣,收获不小啊。”林浩看梁一鸣手持玄阶神兵,若有所思,定是他用奖励的贡献点数兑换而来。

    “嗯,的确可观,我这里还剩了不少贡献点数,专门为你留着,你看看需要什么,我去帮你兑换。”梁一鸣正色道。

    贡献点数,林浩自己还剩不少,暂shí也用不到梁一鸣的,所以便直接拒绝。

    “对了,长老还让我去交代灵泉之事,先不陪你了。”言罢,梁一鸣转身离开,朝前方走去。

    梁一鸣离开之后,林浩继续留在后山,心想着那阴森老者之事。

    凭林哈现在的能力,只能缓住阴森老者的伤势,不让他修为下降,这还得需要大量丹药来消耗才行。

    虽说林浩的贡献点数还剩下不少,但他自己还有物品需要兑换,不可能用来为阴森老者换取丹药。

    有这样一位强者,跟随在他的身旁,对林浩而言,现阶段的确意义重大,但一切的前提,还是需要那老者对他心服口服才可。

    正在林浩深思之时,一道白影在自己眼前横飞而过,林浩也未多想,下意识右臂一扬,将那白影接了下来。

    “马涛?”林浩定神一看,此人不是马涛,还能是谁。

    “林师兄……”此刻,马涛满脸惊慌。

    林浩转头看向前方,只见苇河也出现在自己眼前,并被某位内门弟子一拳打翻在地。

    “葛凌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苇河起身,连忙朝后方退去,同马涛站在一起。

    “哼,你们两个混账东西,发现灵泉这样的好东西,竟敢不告知我!”那白袍男子凶狠无比,让苇河同马涛两人瑟瑟发抖。

    那葛凌已是‘大丹境’期修为,苇河同马涛两人,自然不可能是其对shǒu。

    “今日也是巧了,老子刚好心情不爽,你们两人给我滚过来!”葛凌一声冷喝,声若是惊雷。

    马涛和苇河脸色煞白。

    见马、苇两人对葛凌如此惧怕,林浩有些不解,开口道:“你们为何不报出梁一鸣。”

    梁一鸣的实力修为在葛凌之上,而马、苇两人同梁一鸣的关xì应该还算不错,没道理被人这般欺负。

    闻声,马涛赶忙对林浩使眼色,示意林浩不要多说。

    “哪来的小杂碎,梁一鸣算什么东西,也想吓住我?!”林浩的话,被葛凌听的一清二楚,当即冷笑道。

    “林师兄,葛凌可是葛力师兄的弟弟啊!”苇河心惊肉跳,林浩敢当着葛凌的面说出这种话来,真是找死!

    “葛力……”林浩若有所思,那葛力之前也在后山,好像是星辰羽的师弟,两人都拜在某位长老门下,关xì很是亲近。

    这葛凌是葛力的弟弟,甚至还带上了星辰羽的关xì,难怪苇河同马涛两人对他如此惧怕,即便是梁一鸣,也未必敢得罪葛凌。

    “哦,原来如此。”林浩点了点头,旋即看向马、苇两人,道:“这里没事了,你们走吧。”

    “啊?”

    苇河同马涛面面相觑,那葛凌今日如何能够放过他们,即便是要要走,只怕也走不了,他们也不是葛凌的对shǒu。

    “小杂毛,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此时,葛凌冷视林浩,他要教xùn马涛同苇河,这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新人,竟让他们离开!

    思︽路︽客siluke~info的,无弹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