苇河与马涛二人,虽喊林浩一声师兄,可那全然是看在梁一鸣的面子上,他们可从来不认为,林浩的实力会在自己之上!

    眼前葛凌被林浩强势一指击退,这不是幻觉,也不是做梦,就发生在他们的面前,铁一般的事实……

    “那是……林浩?”

    就在此刻,远处诗语的一对美眸,忽落在林浩身上。

    “他怎么会招惹葛凌……”诗语喃喃,她和上官影也是刚刚才重新回到后山,并未见林浩将葛凌击退,甚至不知发生了何事。

    “哼,那小子真是不自量力,竟敢得罪师兄辈人物,没有丝毫规矩可言。”上官影听诗语一言,也是看向了林浩。

    葛凌恶狠狠的盯着林浩,傻子也能够看出,这两人定有一些仇怨。

    “林浩师弟……的确有些自大了,且不说葛凌是葛力师兄的弟弟,而且还有星辰羽师兄的一层关系在其,仅凭自身实力修为,林浩师弟便挡不住葛凌招。”诗语摇了摇头,做出评价。

    “多了……招,诗语,你也太会给那小子带高帽,他连葛凌一招也敌不过≡。”上官影面色淡漠,冷声说道。

    在诗语和上官影身旁,几位内门弟子神色有些古怪,他们两人身为精英级弟子,未免也太看轻林浩了,方才林浩那强势一指,直接将虎魄神力加持在身的葛凌击退数步!

    自然,他们几人虽是知道内情,但也没人会多说什么,上官影此人心高气傲,又是仙剑宗新星级人物,反着他的话来说,那不是等同有意去得罪他。

    ………

    “小杂毛,我成功将我惹怒了,这让我改了注意,不知要让你卧床数月,还得将你打成残废!”葛凌眼凶意浮现。

    闻声,林浩的双眸,也闪过一丝杀意。

    只不过,这杀意很快便散去,若在此处将葛凌斩杀,对林浩而言,绝对没什么好处,不管如何,他在仙剑宗,还是要遵守仙剑宗的规矩,同门之间的杀戮,算是大忌,一旦发生,宗门必是要追究。

    只不过,既然葛凌要将自己打残,那林浩也只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锵!

    忽然一声清脆之音响起,葛凌身后的剑鞘,飞出一把玄阶灵兵,这把灵兵的兵器,属于普品。

    像宗门弟子而言,哪怕是精英级弟子,在没有大量贡献度的情况下,玄阶灵兵的品质,也只能达到普品程度,只有那些少数的核心弟子,才有可能将玄阶灵兵炼化至品品质,这已是十分难得。

    看葛凌抽出玄阶灵兵,不少内门弟子神色微变,稍微了解葛凌,都知他在剑道上的造诣不俗,而葛凌本身修炼的,便是剑道,至于那虎魄神功,属于炼体一途,由葛凌施展,也使不出一两成的神威来。

    显然,此刻的葛凌,面对林浩,已经是动了真格!

    “那小子……危险了,葛凌的剑道造诣,很是不俗,再加上两人境界闪的差距……”

    “林师弟过于自大,不过这份胆识魄力,我还是挺佩服的。”

    几位少年男女,开口说道。

    只是几人不知,在外门时,林浩的胆识魄力就已经非常人可比,旁人还在和师兄师姐较劲,林浩便已敢和执事较劲,这样的弟子,放在整个仙剑宗,只怕也找不出一两位来……

    “马涛,借剑一用。”林浩看向马涛,我开口说道。

    闻声,马涛有些犹豫:“林师兄……我的剑……是……是黄阶品质……”

    黄阶和玄阶,一阶之差,天地之别,在马涛看来,林浩本就和葛凌在境界上相差巨大,再加上用自己的黄阶兵器去和葛凌的玄阶灵兵对抗,那不是自找死路吗!

    “无妨。”林浩淡淡开口,给人一种能够心安的感觉。

    “林师兄……你要小心啊……”马涛叹了口气,将自己那把黄阶长剑取出,交给林浩。

    今日若不是他们,林浩又岂能和葛凌叫板,追根究底,林浩还是因为替他们两人出头才导致这件事的发生,不管如何,马涛同苇河心感激。

    …………

    “我没看错吧,那小子找马涛借了一把黄阶长剑!”

    “他……想做什么,在境界已经有很大差距的情况下,再用黄阶长剑同葛凌师兄的玄阶灵兵对抗吗……此人难道是个傻子?!”

    “我看他不傻,而是太狂妄自大了一些……”

    另一边,尹施允也有些诧异,方才林浩那强势一指,的确出乎尹施允的意料,这一次借剑,再次让尹施允没想到。

    “可笑,他究竟是如何通过仙剑宗弟子考核的,不知所谓!”上官影盯着林浩,神色满是不屑,还有一丝嘲意。

    在上官影眼,林浩不过就一只蝼蚁,而且是无知至极,没有丝毫自知之明的蝼蚁,若非是因为葛凌同他发生了不快,上官影甚至不会用正眼去打量林浩。

    “唉……毕竟是从小地方走出来的武者,以往未见过什么世面,倒也不怪他。”诗语叹了口气,不管如何,当初他们一共参加过仙剑宗的入门考核,也是同一批进入仙剑宗的师兄姐弟妹。

    “哼,偏远小地方的武者,应该呆在自己的老窝,就不该进入宗门,妄想什么。”上官影冷笑一声。

    眼下,林浩取过马涛的黄阶长剑,看向葛凌,满脸风轻云淡。

    “你是自寻死路!”葛凌挥动长剑,顿时剑光一闪,人已经至林浩身前。

    “残阳陨!”

    一剑斩出,若血色残阳,剑气纵横八方,凌厉惊人。

    唰!

    林浩看也不看,随意挥动手黄阶长剑。

    砰地一声,两剑交击,溅起火星。

    葛凌这一剑何其霸道,但同林浩长剑相击,所有的剑势,在顷刻间消散无影,就好似他从未斩出过这一剑。

    观望林浩同葛凌一战的内门弟子,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只看葛凌的玄阶灵兵一顿,然后便没了下。

    “这怎么回事,葛凌师兄在故意戏弄那小子吗?”

    “两人差距本就极大,或许葛凌师兄是想来一场猫和老鼠的游戏也未必。”

    “不是吧?葛凌的剑,似乎是和林师弟的剑互相撞击之后,剑势才消散的!”

    “哼,开什么玩笑,你的意思是,那小子剑道造诣在葛凌师兄之上?”

    “那也未必……”

    ……

    众人在出议论时,葛凌一声怒喝,玄阶灵兵若似匹练般挥动,眨眼便斩出十数剑。

    而然,林浩左臂背后,右手持剑,轻描淡写之下,将葛凌这十数剑全部拦下。

    “你就这点本事?”林浩盯着葛凌,冷笑道。

    “半月!”葛凌额头青筋凸显,他无法相信,这小子仅凭一把黄阶长剑,就能与他对抗!

    唰!

    冰冷刺骨的剑芒,形似半月,由剑气凝聚,冷冽无比,好似连虚空都要被撕裂一般。

    半月剑芒冲天而起来,一闪而过,要将林浩劈成两截。

    此刻,四周观望此处的内门弟子,目不转睛。

    绝尘无影

    看眼半月剑芒接近,林浩手的黄阶长剑在虚空轻轻一挥,快到极致,甚至连剑迹也无法捕捉。

    剑光爆闪,两股剑势在虚空蔓延开来。

    轰!

    忽然,一声若惊雷般的爆响声传遍全场。

    绝尘无影!

    与此同时,林浩再次斩出一剑。

    虚空好似是层纸,而林浩手的黄阶长剑,便若捅破了这层纸,毫无征兆的出现在葛凌眼前。

    这一剑的速度,实在快到极致,令葛凌心没有丝毫准备,当发现长剑锋芒时,再想躲避,已经晚了。

    唰!

    只见剑光一纵,伴随着葛凌惨嚎之声,刹那间,葛凌整个人朝后方横飞而去,人自半途,口连续喷出几大口鲜血。

    砰!

    很快,葛凌重重摔在地面,身躯微微抽搐,气若游丝。

    此情此景,让四周所有人瞪大双眼,好似忘记了呼吸。

    死一般的寂静

    现场没有丝毫声音。

    片刻后,只见林浩右臂一扬,将手场地朝着后方一掷。

    锵地声,黄阶长剑,直接被林浩丢入马涛手的剑鞘之内。

    一些修为境界和林浩稍强稍弱的内门弟子,双眼盯着林浩,好似见鬼了一般。

    凭‘小丹境’后期修为,同葛凌一战,最终将葛凌重伤,简直难以想象!

    林浩那一剑,直接刺在葛凌身上的某处大穴之,险些将其气海破去,已经伤到了葛凌了本源,即便是修养一年半载的时间,也很难恢复。

    “他……”尹施允面色微诧,林浩的剑道造诣,在尹施允眼,有种令她难以理解的玄妙之处。

    从头至尾,葛凌的剑势远比林浩的剑势要强,按照正常逻辑而言,最终败的,应该是林浩,绝对不会是葛凌才对,但结果却令人有些难以接受。

    尤其是林浩最后一剑,就如同本藏身在虚空,后将虚空捅破,毫无征兆出现,葛凌根本无法防备,被瞬间击败。

    “真没想到,林师弟的实力修为,提升如此之快,方才那最后一剑,的确有些玄妙之处,甚至连我也无法解释的太清楚。”诗语一双眸子眸打量远处林浩,略显意外。

    <b>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