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时间,将境界修为从小丹境后期提升至巅峰,出乎林浩的意料,如果能将境界在野传承来到之前,提升至第第五道地门,即便自己未进入宗门传承明,林浩倒也不会如何担忧野传承的威胁。

    一夜时间,弹指瞬间。

    第二日,仙剑宗一则传闻引起了林浩的兴趣。

    据说在昨日,某位青年强行闯关,以极快的速度通过仙剑宗弟子考核,成功进入外门。

    短短一日内,打遍外门无敌手,几位巨头级人物口服心服。

    并且又在今日,又打算通过内门考核。

    此人是谁,林浩心自然清楚,怕是除了林东方,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来。

    林东方易容成为青年模样,加入仙剑宗,这也是林浩的意思。

    不管如何,林东方巅峰时期也是第二道天门强者,实力无比强大,留在自己的身边,以后有许多地方都能够用得到。

    自然,像是这样的传闻,也未有多少人相信,只是听说而已,谁也没亲眼所见。

    对林东方的高调行事,林浩并不满意,如今天魔殿死灰复燃,甚至连老殿主都已复活,属于极为敏感的时期。

    若是此刻林东方太过高调,或许会惊动仙剑宗高层,一旦仙剑宗查起林东方来,会有很多不稳定因素在其。

    虽说林东方非是天魔殿势力之人,但他在仙剑山上,击杀了几位仙剑宗弟子,并将一位新晋长老的精血吸干,若这件事暴露,莫要说此刻的林东方在劫难逃,即便是林浩,也绝对算是共犯,没有好果子吃。

    林浩秘密会见林东方,让他低调行事。

    对此,林东方不以为意,仙剑宗他未放在眼,若不是林浩,他也绝对不可能暂时屈身在仙剑宗。

    只不过,现阶段的林东方,还得指望林浩为自己治疗伤势,最终只能妥协。

    见过林东方之后,林浩回到内门后山,此刻在后山,已聚集了上百位内门弟子,其精英级弟子数量不在少数。

    传承明的第一阶段会考,一共分为数个阶段部分,而每阶段的会考有日时间进行。

    实力普通的内门弟子,也有自知之明,说白了,宗门传承明,几乎都是为精英级弟子,甚至是核心弟子去准备,普通内门弟子,根本没有资本同精英核心级弟子去争取,与其被人笑话,还不如不考,也省的丢人现眼。

    这些实力修为比较普通的内门弟子,大多是来看看热闹,也有小部分心不甘,想要参加会考,同那些精英级弟子争上一争。

    此时,林浩刚刚来到后山,便感受几道凶狠毒辣的目光正盯着自己。

    林浩朝四周打量而去,正发现了葛力等人。

    见状,林浩林浩直接无视几人。

    如今内门聚会的时间已过,在内门之,林浩倒也不怕葛力等人会忽然发难,除了正常的挑战之外,仙剑宗并不允许私斗。

    而且,林浩境界修为,已提升至‘大丹境’,就算是葛力,林浩也不放在心,不说能胜过葛力,但起码葛力无法伤到自己分毫。

    “小子,你倒有胆量。”忽然,自葛力身前,走来一位背剑少年。

    少年看向林浩,嘴角上扬,满脸冷意。

    “唐宇师兄……他该不会是要挑战那小子吧……”

    “莫要胡说,唐宇师兄是什么身份,除非那小子也是精英级弟子,你以为是个人都能让唐宇师兄出手?”

    见唐宇神色不善,一些内门弟子议论纷纷。

    这唐宇,正是当初前往外门,让几位巨头教训林浩的唐姓师兄,连他也未想到,林浩竟能够安然无恙的活着,甚至还如此快速的进入内门,令人有些匪夷所思。

    林浩打量一眼唐宇,冷冷开口:“我有没有胆,应该是我自己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此话一出,唐宇的神色顿变,他已打开第五道地门,身为仙剑宗内门精英级弟子,还少有人敢如此同他说话,若对方也是精英级弟子,那也就罢了,可这小子,进入仙剑宗内门,尚没有几日的时间!

    “不是阿猫阿狗,都有资格和我说话。”很快,唐宇冷静下来。

    “我怎么记得,是你主动找我说话的。”林浩神色不屑,转身离开。

    “你……!”唐宇额头青筋凸显,本以为,这小子见到自己,必是要吓破了胆,可没想到,此人居如此之狂妄!

    他身为精英级弟子,自然不能主动降低身份,去随便挑战一位新人,尤其众目睽睽之下,难免自己落个欺负新人的名声。

    “唐宇兄,那小杂种没多少好日子过。”葛力面色阴沉,冷声开口。

    葛凌是葛力的亲弟弟,现如今,葛凌还在床榻上修养,这个仇,葛力必报。

    林浩打伤葛凌的同时,等于狠狠朝葛力,乃至星辰羽脸上抽了一个响亮的耳光,若非顾虑名声,葛力早已出手!

    “葛力兄,即便你不出手,我也会取他小命,区区新人,敢如此同我说话,他还是第一个。”唐宇眼寒光闪烁,隐约有一丝杀意泛出。

    …………

    对葛力和唐宇,林浩并未放在心,即便是一战,林浩也无所谓。

    在后山,林浩转悠半响,会考还未开始,不知需要等待多久。

    不远处,上官影同诗语两人正好路过此处。

    “林浩师弟,这些日子,你最好自己多注意一些。”诗语看向林浩,淡淡提醒道。

    昨日,林浩将葛凌打成重伤,诗语亲眼所见,按照葛力的性格,绝对不会放过林浩。

    闻声,林浩点了点头,还不等开口,一旁的上官影却冷笑道:“诗语,你实在多虑,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葛力都会出手,不然传了出去,他的名声也不好听。”

    诗语看了上官影一眼,虽说上官影的语气有些令人难以接受,但道理却是不争,那葛力好歹也是内门精英级弟子,想来也不会主主动对一位内门新人弟子随便出手,因为葛力没什么道理可言。

    宗门有明规定,在聚会期间,宗门师兄弟之间,的确能够出手较量切磋,只要不闹出性命,宗门基本不会过问。

    毕竟武者交手,失手总有难免,即便落下伤残,那也只能算技不如人。

    若对手实力高出自身许多层次,那也大可以离开后山区域,一旦远离内门聚会,任谁也不敢无缘无故便出手伤人。

    昨日葛凌同林浩一战,两人都属自愿,葛凌被林浩重伤,那也只能是他技不如人,绝对赖不到林浩身上,况且还是葛凌先对林浩出手,若葛力此刻为葛凌报仇,属实没什么理由。

    “多谢提醒。”林浩朝诗语示意,转身离开,看也未看上官影子一眼。

    见状,上官影子剑眉一挑,体表散发出一股近乎实质性的冰寒气息。

    感受到上官影散发而出的冰寒气息,距离稍近一些的内门弟子,神色骇然,下意识朝后退去,不敢靠近。

    在仙剑宗内门,上官影乃是新星级弟子,并且还是长老所喜爱的弟子,无论从实力亦或者身份地位而言,都不是他们普通内门弟子能够相提并论。

    在仙剑宗内门,即便是一些精英级弟子,也处处巴结着上官影,希望与他交好,谁人会想林浩这般,那神色,好似就未将上官影放在眼。

    “那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昨日将葛凌打成重伤,据说葛凌起码要修养一年半载……今日似乎还不将上官师兄放在眼,莫非,他是某个大世家弟子?”

    “咦,这般一说,倒还真有可能,我看此人,极有可能就是哪一处大势力弟子,或许也是一重天势力!”

    一些内门弟子,对林浩极有兴趣,纷纷猜测道。

    “哼,屁的大世家弟子,那小子叫林浩,听说是从偏远小城而来,就是一个土包子,没见过什么世面,初生牛犊不怕虎。”

    某位白衣女子,神色不屑至极,冷声道。

    昨日林浩在后山的疯狂行为,让不少内门弟子对他的身份极有兴趣,本以为是什么真龙,可有人调查一番之后才清楚,这哪里是什么真龙,就是一从偏远小城来到仙剑宗的土鳖。

    得知林浩真实身份之后,一些内门弟子满脸失望,现如今看来,林浩敢打伤葛凌,不将上官影放在眼,的确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行为。

    需知,葛凌的身后可是有着葛力,而上官影更是宗门新星级人物,就算是葛力,也都要给他几分薄面!

    “那小子根本就是不知死活,不过无论是上官师兄还是葛力师兄,在内门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会亲自对他动手,但两位师兄的拥护者,这就很难说了。”白衣女子盯着林浩的背影,冷笑不已。

    上官影在内门,人气很高,尤其是在女弟子群体,更加如此。

    而眼下这位白衣女子,对上官影极其崇拜,方才见林浩竟敢无视上官影,心升起怒火。

    “上官师兄,那种土包子,不值得你出手,若上官师兄不解气,师妹愿意代劳。”此刻,白衣女子走上官影,声音柔和,同之前谈论林浩时,判若两人。

    白衣女子话落,有意无意还瞪了诗语一眼。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