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打量眼前忽然出现的郑一,从境界修为上判断,梁一鸣的确并非是郑一的对手。◎,

    郑一在以往,实力同梁一鸣相差无几,两人虽未交过手,但却也有摩擦。

    如今,郑一宗外任务归来,实力更加精进,显然已超过梁一鸣,若此刻两人动手,梁一鸣只怕并未是郑一对手。

    此刻,郑二和郑两人,盯着梁一鸣冷笑不已,就如同郑一所说,他想要保林浩,恐连自身都难保!

    “梁一鸣,我现在点名道姓要挑战你,可敢一战!”郑一趾高气昂,大声喝道。

    不少内门弟子叹息不已,郑一的实力修为,显然已经超越梁一鸣,若两人打起来,梁一鸣估计难撑百招。

    当下,梁一鸣神色变幻不停,面对郑一指名道姓的挑战,他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陷入两难境地。

    “怎么,梁一鸣,你没胆子?就如此,还敢保这小杂鱼?”郑一目光落在林浩身上,满是不屑。

    远处,柳蓉等人冷笑不已,梁一鸣别说保林浩,现在连他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

    “今日我没空,下次再战……”许久之后,梁一鸣咬了咬牙,开口说道。

    此话一出,郑二同郑,捧腹大笑,甚至连不少内门弟子,都是满脸鄙夷之色,梁一鸣面对郑一,竟然不敢接受挑战,人郑一可是指名道姓要挑战他!

    “哈哈,梁一鸣,你接受我的挑战也好,不接受也罢,已经轮不到你做主,老子早看你不舒坦,若今日不让你掉层皮,我就不叫郑一!”这郑一冷哼,锵地声,背后长刀出鞘在手。

    刹那间,强烈刀势伴随冷冽的寒风,蔓延全场。

    郑一只打算教训梁一鸣,也未想将其重伤,宗门不会深究,况且,他同梁一鸣的实力也未相差多少,对自己名声绝对没有影响。

    面对郑一咄咄相逼,梁一鸣怒气燃烧,心愤恨难当,只能抽剑应战。

    “二弟弟,你们两人,去将那小杂鱼狠狠教训一顿,我这里不需要你们帮忙。”郑一看向真郑二和郑,开口说道。

    两兄弟点了点头,满脸阴森笑意,此刻倒要看看,究竟还有谁能够保住这小子。

    “郑一、郑二、郑,果然是个好名字,你们的爹娘,还是有够草率的。”忽然,林浩开口。

    闻声,在场众人都是微愣。

    此人倒是狂妄到了极致,就这个时候了,还敢取笑郑家兄弟的名字,真不怕被打成残废不成………

    以往,或是有梁一鸣保着他,但现在,连梁一鸣都自身难保,他还敢如此嚣张,真是活腻了。

    “哼,那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郑二和郑两兄弟,每一人的实力修为,都要比葛凌高出不止一个层次,还敢口出狂言,不过这也倒好,能够为上官师兄出一口气。”柳蓉脸上挂着冷笑,心暗忖。

    诗语有些无奈,她和林浩虽是同一批进入仙剑宗的新人,不过他们之间的差距,在两个世界,根本不是一路人,永远不会有任何交集,况且,诗语也没什么理由去保林浩,她同郑家兄弟,无仇无怨。

    远处,唐宇和葛力两人,嘴角微微上扬,郑家兄弟出手,自然也是他们的意思。

    两人身为精英级弟子,若对林浩亦或者梁一鸣出手,的确有些说不过去,并且还自降了身份,毕竟精英级弟子和普通内门弟子,在身份地位上,都有一定差异,就好似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

    精英级弟子高高在上,普通内门弟子完全无法相比,这就好似外门弟子同内门弟子的区别。

    ………

    随着林浩极其挑衅的话语道出,郑家兄弟的脸色瞬变。

    “二哥,让我来打死这小杂毛!”郑家老老上前,恶狠狠的盯着林浩。

    “弟,这次让给我,至于以后,机会还多的是。”郑二开口。

    他们两兄弟虽都想对林浩出手,但若两人联手战一位新人弟子,似乎有些难看,一人教训他足以。

    此时,一声巨响,好似闷雷之音忽然炸开,梁一鸣同郑一的刀剑,已狠狠相撞,溅起一片火星。

    唰!

    顿时,两人身形重叠又分离,眨眼之间已交手数招,比试场地越来越广,无形的气浪,伴随着刀剑大势,朝八方蔓延而去。

    附近许多内门弟子,迅速朝后方扩散,为郑一和梁一鸣腾出位置,否则的话,两人的战斗,很有可能会波及无辜。

    不过,这一战,大多内门的弟子的目光,还是在林浩同郑家两兄弟身上,他们倒是想要看看,那天地不惧,口出狂言,嚣张无比的新人小子,究竟会被郑家两位兄弟打的有多惨。

    “哈哈,郑二兄弟,趁着会考还未开始,你们可得快点,不然等会儿长老他们来了,想动手都没机会。”某位男子,看向郑二两兄弟,大声笑道。

    而然,这两兄弟,还在为谁去教训林浩而争论不休。

    “我看,你们两人一起上好了,省得浪费我时间。”林浩略感无趣。

    “你说………什么?!”

    闻声,郑二两兄弟,停止争吵,眉头挑动,冷视林浩。

    “一起上吧,别浪费我时间。”林浩重复道。

    林浩的话,让后山嘘声一片,甚至连之前一些保持立的弟子,也对林浩露出厌恶的神色。

    原本,林浩属于弱势,不过是一个新人,若在此地求助,兴许会有哪位内门精英级弟子上来劝上一劝,让郑二兄弟莫要对林浩出手,放他一马。

    毕竟,精英级弟子的面子,郑家兄弟还是会给。

    只不过,林浩的所作所为,哪里有一副弱势的模样,先拿郑家兄弟的名字挑衅,后又让郑二同郑一起出手,还扬言不想浪费时间。

    需知,郑二兄弟,实力修为已至‘大丹境’后期,绝不是葛凌那种初入‘大丹境’期的修为,能够相提并论。

    别说两人联手,即便随便一人站出来,都能够让林浩掉层皮。

    “你们到底战不战,再不出手可就没机会了。”林浩一边说,一边看向远处梁一鸣和郑一的战局。

    目前而言,梁一鸣还能够坚持片刻,虽落了下风,但没那么快容易输掉,在此之前,若郑二和郑想要出手,林浩也不介意陪他们玩上一玩。

    “小杂鱼,你这是找死!”

    郑二和郑同时怒喝,心怒气爆发,再也管不了许多,同时抽出玄阶兵,朝林浩斩去。

    “狼幻斩!”

    “豹妖风!”

    两把灵兵,爆发出可怖骇人的剑势,斩破虚空,欲将林浩洞穿。

    郑二同郑的剑,快到极致,许多修为普通的内门弟子,甚至无法看清剑迹,只能勉强见到一丝剑影闪过。

    “这两人………”诗语摇了摇头,郑二两兄弟,这是下了狠手,林浩必是要重伤,情况不容乐观。

    宗门弟子,大多年轻,在这个年纪,满腔热血,一旦被惹怒,或许就不再去考虑后果,就如同此刻,若林浩真被他们两兄弟重伤,宗门必是要责罚他们。

    不过,在诗语看来,这也只能怪林浩实在太过狂妄,他同郑二两兄弟的实力,原本就相差极大,却偏偏还要出言挑衅,这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不远处,尹施允心微微一动,考虑是否出手相助,不管林浩如何狂妄,郑二两兄弟下手也有些太重了。

    …………

    “你们的剑,太慢了。”就在此时,林浩冷冷一笑,面对两把迅速而至的灵兵,身形只是微微一侧。

    砰!

    两把灵兵斩在虚空,连林浩的皮毛也未碰至。

    “什么!!”

    郑二和郑家的剑,斩在空处,有些难以置信,甚至不知林浩是如何躲避过他们的剑击。

    “吃我一指试试。”趁这两兄弟发愣时,林浩点指而出。

    唰!

    两指若双龙出海,指劲凝聚成为实质,若剑般锋利,快若惊雷闪电,令人防不胜防。

    郑二两兄弟反应也是极快,此刻也根本来不及多想,只能举剑朝指劲斩去。

    锵锵锵!

    金铁交击声传来,两兄弟的玄阶灵兵横斩而过,不但未将指劲斩灭,反而被生生震退数步!

    “反抗无用!”林浩一声冷喝,整个人瞬间化作残影,若一道风,消失不见。

    虚空,还有指劲残留,两兄弟立即朝后方退去,骇然失色,那林浩的速度,竟快到如此地步,连他们也看不清人在何处!

    “败!”

    忽然,林浩的声音从虚空传来,声出人现,已欺身两兄弟。

    唰!

    两指之势,摧枯拉朽,若惊涛拍岸,甚至不给郑二两兄弟任何反抗的余地,正面击在两人胸口处。

    “哇!”

    “噗!”

    与此同时,两兄弟脸色潮红,被巨力袭身,从四肢至百骸,都在颤抖,张口便有血箭喷出。

    砰!

    两兄弟若断线风筝,横飞十数米远,落地时,身上的力道还未卸去,将地面拖出两道十数米的痕迹之后,这才停下。

    此情此景,落在在场众人眼,如同梦幻。

    马涛与苇河两人,在人群等待双眼,无法相信所见一幕。

    两位‘大丹境’后期的师兄,竟被林浩打至毫无还手力!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