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间,林浩欺身而至,双指携带狂龙之势,骇人的体魄力量,瞬间在虚空弥漫开来。

    两兄弟大惊失色,下意识挥剑,同时朝林浩斩去。

    他们身为‘大丹境’后期修为,竟被林浩悄然无息的近身却毫无发现,难以置信。

    双指点出,摧枯拉朽,两兄弟的剑还未落下,人已若断线风筝,横飞十数米之外。

    此时此刻,在场内门弟子无不神色大变,目瞪口呆。

    以一敌二,郑家两位兄弟,竟还被林浩轻易击败……!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两兄弟身躯颤抖,目光充满惊骇,落在林浩身前,在他们眼,林浩本如同蝼蚁,只要他们愿意,随时都可将他捏死。

    可交手之后,两兄弟这才发现,林浩的实力强大,远不是他们能够相提并论。

    “那小杂鱼……!”

    唐宇同葛力两人,面色阴沉,郑家兄弟出手,本以为林浩必要被狠狠教训一顿,而结局出出人意料,所败之人,反而是郑二和郑!

    “郑二和郑,居然败了……”女子柳蓉目光呆滞,对两兄弟被林浩击败的事实,甚至我还有些难以接受。

    诗语同样惊奇,从林浩的境界修为而言,他的身法同体魄力量,实在不该如此之强,更没有道理能够击败郑姓两位兄弟。

    尹施允眼奇光一闪,本还打算是否出手替林浩解围,可眨眼功夫,林浩自己便已解决。

    上官影厌恶的打量林浩,旋即一声冷哼。

    即便林浩能够击败郑二和郑,但郑姓老大那关绝对过不去,只能郑一将梁一鸣击败,接下里就轮到林浩。

    …………

    此刻,梁一鸣身形爆闪,被郑一长刀所逼退,身形有些踉跄,连连逆行。

    两人交手至今,已过了上百招,梁一鸣面对郑一,愈发吃力,已经明显出现败势,身上也多了几道伤口。

    “梁一鸣,就凭你,还不够哈,今日就让你在我脚下颤抖!”郑一冷声大笑,全然未注意到郑二和郑等人已被林浩击败。

    “郑一,你别高兴太早。”郑一也不服软,长剑横斩而过,剑幕重重,寒光闪烁不停。

    “游龙斩!”郑一冷哼,长刀陡然劈出,力势沉猛,刀芒若水涟漪,朝四周扩散而去。

    嗖地声,刀破虚空,刀剑相击,锵锵作响,两人一个呼吸间,同时击出数招,郑一步步紧逼,而梁一鸣则迅速后退,有些不支。

    “给我跪下!”郑一冷哼,长刀之势更重。

    “不好……”梁一鸣心大惊,面对郑一强势,梁一鸣如今不敌。

    而然,就在此刻,一道身影忽至,恍惚间,梁一鸣发现,林浩居然若鬼魅般,正出现在郑一身后。

    天阳指!

    还不等郑一回过神来,林浩一指击出,狠击在郑一背部。

    与此同时,郑一惨呼,口瞬间喷出血箭来。

    砰!

    郑一被林浩一指击,横飞出去。

    “你……小杂种……你竟敢对我出手!”郑一脸色煞白,将嘴角血迹擦去,恶毒的盯着林浩。

    忽然,郑一好似意识到了什么,那林浩不是有郑二同郑出手教训,怎会忽然出现在自己和梁一鸣的战局?!

    “二弟……弟!”郑一下意识朝远处望去,竟发现郑二同郑两人,脸色苍白,跌坐在一旁,显然已经负伤。

    “这怎么可能……”郑一诧异,自己两位弟弟的实力修为,虽然不如自己,但也绝对不差,对付林浩,几乎不需要如何出力。

    而现如今,他们两人竟全被击败!

    不止是郑一,就是连梁一鸣也傻了眼,本还担心林浩会被郑二那两兄弟惨揍一顿,到头来却是两兄弟败了。

    “小杂鱼,你找死!”郑一顿时起时,长刀舞出一阵光影,身形飞跃,瞬间挥动长刀朝林浩劈去。

    “你还不行。”见郑一不管不顾朝着自己攻来,林浩脸色淡漠,手臂伸展,右掌朝前方轻轻一挥。

    嗖!

    顿时,一道狂风凝聚成形,若刀剑般锋利,在郑一还未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狂风已经席卷而至,将郑一卷入半空,若破沙袋般在虚空摆动。

    很快,狂风散去,郑一摔落在地,身上衣物皮破碎,大大小小尽是伤口,虽然伤口不大,但数量却是不少。

    此刻的郑一,极其狼狈,已经彻底失去战力,在一旁大口喘气,神色若般打量着林浩。

    此情此景,让众内门弟子彻底傻了眼,郑姓兄弟,竟是先后败在林浩手,若不是亲眼所见,谁人能够相信?!

    “这……怎么可能……”柳蓉额头渗出一丝冷汗,郑二两位兄弟之败,已经超乎所有人的意料,而郑一的实力修为,更是已达到‘大丹境’巅峰,居然也轻易被林浩击败。

    虽说,在之前郑一同梁一鸣对战之时,林浩出其不备将郑一所伤,但这绝对不是郑一被击败的理由!

    所有人都发现一个问题,他们小位新进内门的弟子,他之所以如此狂妄,并非是没什么见识,反而自身实力无比强悍,拥有狂妄的本钱!

    尹施允神色惊讶,当初在流云城山脉之,林浩不过还是一个不起眼的少年,被普通高阶凶兽所威胁,随时都会丢掉性命。

    这算起来,似乎还没有半年时间,而那位当初连普通高阶凶兽都能轻易击杀的少年,竟已成长到如此高度,连‘大丹境’巅峰修为的弟子,都败在他的手。

    当下,林浩瞥了一眼郑姓几位兄弟,不屑冷笑,现如今,即便是仙剑宗普通精英级弟子,他也未必放在眼,更不提这种货色。

    “林浩……你怎么……如此强大?”梁一鸣神色诧异,打量林浩,仿佛第一次认识他。

    “并是我强,只他们太弱,仅此而已。”林浩摇了摇头,淡淡开口。

    闻声,无论是郑姓位兄弟,亦或者在场这些内门弟子,嘴角都是微微一抽,这话说出来,实在刺耳无比。

    郑姓兄弟心懊恼无比,若早知林浩是这等实力修为,即便葛力和唐宇开口,他们也绝对不会同林浩作对,如今倒好,丢人现眼。

    很快,后山彻底安静了下来,几位仙剑宗高层人物,出现在后山之。

    来人是两位老者,一位年轻女子,这人不经意散发出的气势,让人心凛然。

    “那就是仙剑宗千百年来,最年轻貌美的长老级人物吗……天呐……这和一些师姐的年龄相仿,而我气势居然如此恐怖!”

    “那女子叫紫韵,原本乃是圣医堂的堂主,不过自从新晋长老陨落之后,紫韵长老便代替了空缺的长老之位,别轻貌美,但其实力甚至不输给一些专攻武道一途的长老!”

    见到那淡雅女子,在场内门弟子心惊艳,若是没人去说,旁人见了,兴许以为只是仙剑宗的一位师姐级人物,谁能够想到,如此年轻貌美的女子,竟是仙剑宗高层长老?!

    对紫韵长老,林浩也算熟悉,当初紫韵同欧阳朽副堂主,曾都收林浩为弟子,不过之后却被林浩拒绝。

    想林浩前世纵横天地,攻至十方天宫,拥有九霄天帝的威名,即便今生从头开始,修为低微,那也不想去拜第一道天门武者为师。

    自然,林浩心虽没多大排斥,但这种可有可无的东西,能省便省。

    前世他身为九霄天帝,今生却依然还是林浩,至于拜师一事,林浩心没什么抗拒,但也不愿草率行事。

    紫韵美眸扫过全场,最终却是落在林浩身上。

    “这是这么回事。”忽然,两位老者,姓位兄弟,眉头顿时一挑。

    不用多言,定有弟子在后山生事。

    “这……”在场弟子弟子,无人开口,毕竟打小报告这种事情,谁的心也是不愿。

    “清尘长老,他们位,被人指使,前来欺辱我和梁一鸣。”林浩上前一步,正色说道。

    此话一出,众人彻底傻了眼,那林浩当真是睁眼说瞎话,郑姓位兄弟被他打的如此狼狈凄惨,到头来怎还成了羞辱他?

    为首老者,林浩也见过几面,当初内门第一阶段考核,便是这位清尘长老监督。

    “他们人欺辱你们,怎受伤的是他们自己。”清尘长老身旁的周长老,冷声开口。

    “技不如人,自然是要受伤。”林浩如实说道。

    闻声,周长老冷笑:“如此说来,是你将人打伤了。”

    “不错,是弟子打伤,不过他们是咎由自取,我没打死他们,已经算念及同宗之情。”林浩直言。

    这句话落在众多内门弟子耳,简直狂妄到极限。

    此刻,梁一鸣额头渗出一丝冷汗,林浩在长老面前,还敢说出这种话来,若等会儿惹长老不悦,他们两人都没什么好果子吃。

    “凭你‘大丹境’初期修为,能败了他们人。”周长老打量林浩一眼,的境界修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