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力明明记得清楚,诗语在自己之前便是通过了阵法终点,上官影第一,诗语第二,所以自己才应该是第名才对。︾,

    “周长老,好像弟子应该是第位,诗语是第二位……”葛力面带疑惑,开口朝周长老提醒道。

    不止是葛力,连诗语自己也不得其解,难不成,除了上官影之外,有人还要比自己更早一步离开幻阵不成?!

    但在场弟子,境界修为与她和上官影最接近的葛力,在内门精英级弟子排行榜上,也足足相差了十个名次。

    “怎么,你在质疑我?!”周长老面无表情的盯着葛力,让葛力心有些发毛。

    “周长老,是弟子一时愚昧……”葛力连忙告罪,不敢继续多言,心所想,即便真是长老算错了,自己也不该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这般,岂不是让长老很没面子。

    “上官影,你是第二位从幻阵走出,可去执事大殿领取五千点贡献点数。”周长老又道。

    上官影面色阴沉,双拳紧握,不经意间,狠狠的瞪了一眼林浩,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当周长老宣布上官影的成绩只排第二时,在场这数十位弟子,彻底懵了,在他们心,今日的会考,上官影必然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绝美不会出现任何意外,而结果,有人的成绩,比起上官影还要更好。

    第一人究竟是谁?!

    除了远处的外围弟子之外,这数十位弟子百思不得其解,上官影的实力修为,在他们之明显是最强,上官影不是第一人,还能够有谁?!

    “林浩。”

    这时,紫韵的美眸落在林浩身上,轻声道。

    “弟子在。”林浩走出人群。

    “林浩,你是第一位从幻阵走出,宗门奖励一万贡献点数,可去执事大殿领取。”紫韵道。

    “多谢长老。”林浩道谢一声。

    此时此刻,这数十位弟子的目光,纷纷落在林浩身上。

    “林师弟……怎么会……”诗语惊的瞪大了双眼,朱唇微启,难以置信。

    林浩的境界修为,在这些人,只能算是垫底的存在,他如何能够超越自己甚至是上官影,取得第一?!

    “不可能,这种事情,骗人的吧!就凭他,第一?!”女子张媛彻底傻了眼,方才她还在嘲讽林浩是因为运气,这才侥幸通过幻阵,而此刻,紫韵长老竟说林浩是第一位从幻阵走出的弟子!

    葛力和唐宇两人,更是无法相信,林浩何德何能,超越了他们所有人!

    “哈哈……你们这群精英级弟子,傻了眼吧,人林浩仅仅用半刻钟就从幻阵走出来了!”

    “嘿嘿,还整天瞧不起我们普通弟子,现在敢问诸位师兄,心是如何的想法。”

    一些对精英级弟子没什么好感的普通弟子,当场捧腹大笑,尤其是之前葛力还对长老提出质疑,现在更是成为了笑柄。

    “那小子,一定在幻阵作弊了!就凭他的实力,连突破幻阵都是一个问题,还妄想超过我们,这不可能!”张媛冷声一喝。

    “对,一定是作弊了,区区普通弟子,拿下第一,谁人能服!”

    “还请位长老明鉴,这场比试,上官师兄才应该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不能让某些害群之马破坏了比赛的公平!”

    不少弟子纷纷开口。

    若说到作弊,几乎没这个可能,前提是林浩的身上,必是要有意见灵主级的至宝,可林浩身上若真有灵主级至宝,位长老又怎么可能不会发觉。

    而且林浩之前自己也说,自己被传送至重点附近,大部分靠的是运气,且不管林浩的解释是真是假,只要没有作弊,比试便真实有效。

    “放肆。”此刻,紫韵黛眉一蹙。

    “紫韵长老,这件事关乎到我们精英级弟子的荣耀,还请为弟子们做主。”张媛看向紫韵。

    紫韵虽是长老,但年龄我同他们也相差无几,加上为人亲和,在弟子,并不如其他长老具有威慑力。

    “你能代表所有精英级弟子?”林浩瞥了一眼张媛,面带不屑之色。

    “你这个普通弟子,毫无尊卑,竟敢如何同师姐说话!”张媛怒视林浩,语气冰冷。

    “待我有空,倒是可有教教你谁尊谁卑。”林浩不以为然。

    “你找死!”张媛勃然大怒,眼泛出一丝狠毒之色。

    “你等还真是放肆了!”周长老猛然开口,这些弟子,竟敢对长老存在质疑,甚至当着长老的面争吵不休,成何体统!

    闻声,张媛迅速收敛,不敢继续多言。

    “呵呵,周长老,因何事大动肝火。”就在此时,一位年男子出现在此,出声笑道。

    “参见师尊。”见到来人,上官影连忙拜见。

    “嗯。”年男子点了点头,满脸威严之色。

    “杜怀长老,小事一桩。”周长老笑道。

    这年男子,正是仙剑宗高层长老之一,在仙剑宗内名望极大。

    “杜怀,你来此处作何。”清尘长老淡淡问道。

    “清尘长老,我的徒儿在此,自然是要来看看他的成绩如何,这次的幻阵第一人,我想应该是影儿争到了第一吧。”杜怀长老道。

    闻声,上官影面色有些难堪,若他真拿了第一,自然是另外一副表情,只可惜……

    “杜怀长老,一山还有一山高,这世间没有绝对之事,你的徒儿,也就只拿了一个第二。”清尘长老话带刺。

    众所周知,在仙剑宗高层,清尘长老杜怀长老向来不合,两人之间的矛盾已持续了十数年,根深蒂固。

    “清尘长老真是爱说笑,我的徒儿,可是一直比清尘长老你的徒儿要优秀,这点谁人不知,从核心弟子到精英弟子,清尘长老的爱徒,似乎一直是被我的徒儿死死压制才对吧。”杜怀长老淡笑道。

    闻声,清尘长老面色顿时一沉,杜怀长老之言,虽是挑衅,但却又为事实,两人的徒儿,无论是核心弟子一辈,亦或者精英弟子一辈,清尘长老的徒儿,都不如杜怀长老,这也是清尘长老心的疙瘩。

    “谁能告诉本座,究竟是哪个弟子,比上官影还要优秀。”此时,杜怀长老看向众人,笑容满面。

    “回禀杜怀长老的话,哪里是什么优秀的弟子,只不过是一位普通弟子罢了,我们怀疑他作弊!”张媛手指一旁的林浩。

    “哦……”

    闻声,杜怀长老来了兴趣,双眼打量林浩,似要将林浩身上所有的秘密都挖出来。

    “你是第一位从幻阵突破的弟子?”杜怀长老面无表情,他发现林浩的境界修为,只不过是区区‘大丹境’初期罢了,莫说能够超越上官影,即便是能否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幻阵的考核,这都还是一个未知之数。

    对此,林浩并不否认,点头道:“是我。”

    “好,本座问你,你是如何超越上官影,首先突破幻阵的。”杜怀长老问道。

    “随便突破的。”林浩想也不想,张口即来。

    随便……突破?

    闻声,若葛力和张媛等人,纷纷冷笑,这小子本事不大,口气倒狂的可以,在长老面前,还敢大放厥词。

    “呵呵……是吗,可本座觉得,你或许是作弊也说不定。”杜怀长老笑道。

    “既然如此,那就请长老拿出弟子作弊的证据吧。”林浩倒也无所谓。

    “你们谁人,去他身上搜上一搜。”杜怀长老道。

    “弟子来!”唐宇从人群走出,他本就不相信,凭林浩的境界修为,能够抢在上官影之前突破幻阵,这之一定有猫腻。

    “林师弟,长老为了洗清你的嫌疑,所以让我搜身,你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唐宇冷声笑道。

    此刻,林浩陷入沉思,他的身上,的确有一件东西,若是被发现,可不好解释……

    可还不等林浩开口,唐宇便迅速上前,在林浩的身上开始摸索。

    几个呼吸之后,唐宇神色一惊,他从林浩的怀,居然掏出一口金色的小碗来。

    从林浩身上搜出的金色小碗,刚一出现,便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唐宇打量金色小碗,也没看出一个所以然来,这似乎就是普通的金碗罢了,没什么不同。

    “林师弟倒是惬意,随身还带着金饭碗,和常人果然不同。”唐宇一声冷笑,便打算将金碗还给林浩。

    “至尊宝物……”而然,就在此时,周长老却略有些吃惊道。

    弟子看不出来这金色小碗是何物,但他们却能够瞧出一些端倪。

    这金色小碗,必然是从第一道天门搜出的至尊宝物,只不过因年代悠久,这至尊宝物不知因为何故损坏严重,变成了如此形状。

    “至尊宝物……”唐宇大惊,看向林浩:“好,果然是你作弊,带着这等宝物进幻阵之,也难怪你第一位突破幻境!”

    此时此刻,众人恍然大悟,敢情这林浩,还真是作弊了!

    “林浩啊……你啊!”梁一鸣心焦急,凭林浩的实力而言,根本不用作弊,完全能够通过考核,如今因作弊拿了个第一,只换取一万贡献点数,这根本得不偿失!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