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弟子,在仙剑宗内共就只有一十八人,每一位核心弟子,实力修为都并非是精英级弟子能够相比,只有在精英排行榜上排名顶尖的几位弟子,或有可能敢同核心弟子动动手,但这也仅限于动动手。∑,

    会考第二关,众人全未料到,长老竟是要他们和核心级弟子比试,这还不如直接将他们淘汰算了。

    只不过,有些弟子的考虑的还算比较周全,正如周长老虽说,同核心级弟子交手是真,但如何并未是一定要战胜核心弟子,肯定是有可行的考核方法。

    许久之后,自远处,某位慵懒男子打着哈欠,缓步走来。

    “凌风师兄!”

    见到慵懒男子,在场众多弟子神色惊诧,莫非周长老让他们交手的核心弟子,就是凌风不成?!

    自凌风之后,莫烈和苏月也相续出现。

    这人,在仙剑宗同属核心弟子,并且在核心弟子,排行也算极高,实力非常强大,绝不是普通弟子能够相提并论。

    “莫烈师兄,苏月师姐……那不成是要同这位核心弟子动手?!”唐宇神色诧异,会考难度怎会如此之大。

    “见过长老。”

    位核心弟子走至清尘长老等人身前,恭声道。

    “这会考第二关的考核,比的是剑道、武学功法、轻功身法。”很快,周长老开口。

    闻声,在场大部分弟子陷入沉思,众所周知,在仙剑宗内,莫烈的剑法造诣极强,凌风的武学功法无双,而苏月则是轻功身法闻名,可以说各有千秋。

    通过周长老之后的解释,众人这才清楚了比试方法。

    无论是会考弟子,亦或身为考核者的核心弟子,纯粹较量剑道、武学功法,还有轻功身法,而每一次的较量,胜出规则都有不同。

    如同莫烈比试剑道造诣,至少需在莫烈剑下坚持招,招以下为考核失败,而坚持招以上则为胜出,若不擅长剑道,使用会考弟子自身擅长的兵刃,倒也可行。

    全面了解规则之后,不少弟子松了口气,若纯粹比试剑道之类,他们倒也能够同核心级弟子交手,纯粹的剑道比试,真力和境界修为则禁止使用,即便是同核心弟子出手,也很少会出现一招败北的情况,若是运气好些,交手招以上,也不是没有可能,甚至对上官影这些弟子来说,轻而易举。

    “我先来!”此时,某位手持流星锤的壮硕弟子,朝莫烈大步走去。

    此人境界修为还未至精英级,在‘大丹境’巅峰,但体魄气势却异常强悍,似乎不弱于一般的精英级弟子。

    “张汉……曾凭‘大丹境’巅峰修为,击败过一位精英级弟子,实力绝不可小看。”

    眼见张汉出场,梁一鸣轻声说道。

    同为‘大丹境’巅峰修为,但梁一鸣却自知并非张汉对手,只因张汉的体魄修为非常强悍。

    “莫烈师兄,小弟不会使剑,单凭我的这流星锤,在你的剑下比划招,想来也没问题。”张汉盯着眼前莫烈,开口说道,嗓音嘹亮。

    对此,莫烈只字未言,从身后抽出一柄极为普通的长剑,无品无阶。

    这也是会考的一部分规则,像核心级弟子所拥有的兵刃,绝非普通弟子的兵刃能够相比,成为会考的考核者,莫烈自然也只能换成一柄普通长剑。

    “莫烈师兄,请指教!”张汉言罢,手流星锤顿时挥动而起,破空声不绝于耳。

    若非张汉体魄力道惊人,不使用真力和境界修为的情况下,或许未必能够挥动他手的流星锤。

    此刻,众人心充满了期待,若张汉能够在莫烈的剑下坚持招,那他们通过的机会,也是相应增加许多。

    当下,张汉的流星锤还在半空,众人便看一道剑影突然暴闪,眼前一花。

    下一秒,梁一鸣和张媛等弟子目瞪口呆,莫烈的剑,已顶在张汉脖颈处,仅需莫烈一念之间,张汉的喉咙便会被长剑贯穿,惨死当场。

    “这……怎么会……”张汉额头渗出一丝冷汗,他甚至未看清莫烈是如何出剑。

    “败了,一剑……”

    “好快的剑,莫烈师兄不愧有‘疾剑’之称。”

    “第二关会考,比起第一关要难了许多,想要从莫烈师兄手坚持剑,并不容易啊。”

    张汉败的如此之快,不免让人有些沮丧。

    不过,虽说张汉败在莫烈手,也并不代表立即出局,剩下的苏月和凌风,若能够随便胜出一场,便算通过第二关会考。

    并且,坚持的时间越久,比拼的招式越多,还能够获取宗门贡献点数的奖励。

    在莫烈手被败之后,张汉显得有些沮丧,将流星锤收起,开始同苏月比试轻功身法。

    “娘的,老子的轻功身法都是弱项,这拿什么去比……”张汉郁闷不已,意料之落败。

    “凌风师兄……你是师弟最后的希望,还希望凌风师兄手下留情啊。”最终,张汉叹了口气,将目光落在凌风身上。

    只要能在功夫武学上同凌风切磋招,张汉依然能够通过会考,之前的失败,将算不得什么。

    “如果不是有长老监督,我肯定不还手让你直接过关,此刻我左手不想动,就用右手和你切磋吧。”凌风打了哈欠,一脸懒洋洋的模样,果然在左手负在背后,打算用一只手同张汉过招。

    见状,张汉欣喜不已,凌风的实力修为,比起莫烈还要强上一些,一只手同他过招,的确有这个资格。

    “虎啸龙吟!”

    张汉口喝道,一个箭步飞跃朝慵懒男子飞跃而去,只要能够坚持招,他便算过了会考。

    而然,就在此刻,慵懒男子右臂一扬,瞬间将张汉的招式破去。

    砰!

    张汉应声被慵懒男子一掌打翻在地,神色有些呆滞。

    “呃……这位师弟,我看你还是别想着参加传承明了,我一只手你都不行,传承明也不会选你。”慵懒男子哈欠连天,将右掌收回。

    张汉哭丧着脸,满心无奈,直接被淘汰出局。

    考核弟子们陷入沉思,虽只需要通过位核心弟子的任何一人便算过关,但很显然,凌风、莫烈,乃至苏月这人,有哪一位是省油的灯?

    “不好过啊……”梁一鸣眉头深皱,想要过关,谈何容易,这比起幻阵,还要困难几倍。

    “梁一鸣,张汉的实力虽比你强,但只强在体魄修为上,轮起剑道造诣,他定然不如你,所以你在莫烈的剑下撑过招,不是没有可能。”林浩轻声开口。

    “我还真没什么自信,莫烈师兄的剑太快,方才莫烈师兄使出的那一剑,连我也只能看见一丝剑迹,但若要挡下,并不容易。”梁一鸣摇了摇头,他的剑道造诣自然不是张汉那种炼体武者能够相提并论,可莫烈的剑快至看不清,实在令人无奈。

    “呵呵,也不是没办法,你若相信我,我倒能让你过了莫烈那一关,但苏月和凌风,你就不要想了。”林浩神秘一笑。

    闻声,梁一鸣顿时大惊,连忙道:“你说的都是废话,我肯定相信你,你身上是不是有能够在短暂时间内增强实力的丹药之类?!”

    “那东西我没有,不过你按照我的吩咐做便好。”林浩在梁一鸣耳前轻语片刻。

    “林浩……你这出的什么幺蛾子……”听清了林浩的计划之后,梁一鸣的嘴角抽了抽,实在无法理解。

    “别的不用多说,你只要听我的便可。”林浩也懒得继续解释,梁一鸣唯一的突破点便是莫烈,若换做那慵懒男子和苏月,无论林浩如何指点,梁一鸣现阶段也休想通过。

    两人秘密交谈之时,已有十数位弟子在位核心弟子手败下阵来,暂时还没有一位通过。

    “你上吧。”林浩看向梁一鸣,笑了笑道。

    “好,那我上了……”梁一鸣点了点头,神色有些不自信。

    “林浩,我真上了啊。”路至半途,梁一鸣回头看向林浩。

    “你倒是上啊。”林浩有些无语,梁一鸣还未离去。

    “莫烈师兄,请指教!”最终,梁一鸣走至场央,朝莫烈抱拳道。

    莫烈并未开口,沉默数秒之后,这才睁开了双眼。

    唰!

    与此同时,剑芒一闪。

    “等!一!下!”忽然,梁一鸣大声喝道。

    长剑停在半空,莫烈看向梁一鸣,有些不解。

    “莫烈师兄……咱还没说开始,我这一点还未准备,你下手太突然了……”梁一鸣尴尬道。

    闻声,场上的氛围顿时变得有些轻松起来,不少弟子露出善意的笑容。

    “准备好了同我说。”莫烈有些不悦,他还听过如此奇葩的理由,不过作为核心弟子,这点包容量还是有的。

    “莫烈师兄,你刚才已经出过一剑,这算不算剑的一剑?”梁一鸣眼珠子微转,开口问道。

    梁一鸣心想,只用坚持招便算胜出,那方才莫烈已斩出一剑,若是算入其,自己的胜率岂不是更大了一些。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