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当下,莫烈眉头大皱,方才是梁一鸣说自己未准备好,主动叫停,竟还敢问他算不算已过了一招,居然还有如此厚颜无耻的弟子。

    “哈哈……”

    “梁一鸣,你什么时候也学的这般厚颜无耻了,等下若真将莫烈师兄惹怒,可别怪莫烈师兄丝毫机会都不给你,哈哈哈哈……”

    “梁师弟,你确定自己是来比试,而非来逗大家一乐吗……”

    随着梁一鸣的话落,不少弟子捧腹大笑,他竟问莫烈之前被他喊停的一剑,作不作数……

    “莫烈师兄,我开玩笑,你别当真,现在可以开始了。”梁一鸣神色尴尬,抽出兵刃。

    ……

    ……

    ……

    数秒之后,莫烈同梁一鸣两人,站在原地,谁也没有主动出手。

    “既已开始,还不出手!”莫烈有些不耐烦,他不主动出手,则是怕梁一鸣等会又要喊停,不如让他先出手。

    “莫烈师兄,还是你先出手吧……”梁一鸣想了想,直言道。

    “你胡闹!”莫烈顿怒,只看剑光一闪,莫烈已经出手。

    “咳咳咳……”就在此时,林浩连咳声。

    听见林浩的暗示,梁一鸣反应也是极快,身躯朝后一斜,手长剑须臾间挡在自己小腹前。

    锵!

    金铁交击之音传来,似有火星飞溅而出。

    “挡住了?!”不少弟子看莫烈的剑,竟被梁一鸣的剑刚好拦下,都是一愣。

    莫说旁人,便是连梁一鸣自己,神色也无比诧异,有些难以置信。

    在梁一鸣之前,有十数位弟子同莫烈交过手,最佳纪录则是两剑,但挡下莫烈两剑之人,乃是精英级弟子。

    “不错。”莫烈点了点头,梁一鸣能够接住自己的剑,的确让莫烈有些意料之外。

    唰!

    随着莫烈的话落,第二剑紧随而至,朝梁一鸣斩去。

    “咳……”

    林浩的咳嗽声,也同时响起。

    “一声……我挡!”梁一鸣手长剑朝上一挑,护在自己脖颈处。

    锵!

    又是金铁交击之声,莫烈刺出的一剑,再次被梁一鸣所截下。

    “又拦下了!”

    “我靠,这梁一鸣,剑道造诣何时变得如此之高,之前连几位精英级师兄,也未接的如此轻松啊!”

    “奇怪,梁一鸣的剑道造诣,同我似乎相差无几,连我都曾经看清楚莫烈师兄的剑,梁一鸣如何能够挡的下?”

    “难道是莫烈师兄故意放水,想让梁一鸣胜出不成!”

    “找死,这种话你没证据也敢乱说,莫烈师兄可是核心弟子,并未还身为清尘长老的徒儿,怎会给人故意放水!”

    此时,众人议论纷纷,梁一鸣能够接下莫烈的剑,让大家有些无法理解,甚至弟子认为,梁一鸣和莫烈是否有些关系,导致莫烈故意放水,打算让莫烈通过考核。

    需知,虽有位核心弟子,但只要随便通过一位,便算胜出。

    自然,莫烈故意放水,这也仅仅是众人的猜测罢了,在没有确凿证据之下,这种话无人敢乱说。

    “奇怪,梁一鸣似乎事先就知道莫烈的剑斩何处,所以能够轻松挡住……”当下,周长老面色有些古怪,他观察梁一鸣,甚至未如何盯着莫烈的剑,只要莫烈一剑斩出,梁一鸣便能够判断莫烈斩出的剑要落至何处,随后举剑护身……

    不过,若硬要说是莫烈故意放水,无论是清尘长老还是周长老,都并不如何相信,莫烈此人心高气傲,并还是清尘长老的徒儿,绝不会在这种考核下故意放水,再者,莫烈同梁一鸣,也并未有什么交集可言。

    紫韵一双眸眸,不知不觉落在林浩身上,早在之前林浩发出第一声咳音时,紫韵便已经注意到了林浩。

    …………

    “莫烈师兄,多谢你手下留情,我这已接下第二剑,还有最后一剑。”梁一鸣面色狂喜,心却无比震撼。

    早在之前,梁一鸣便已同林浩商量好,定让要莫烈先手出剑,而梁一鸣则需要在林浩的暗示之下,抽剑护身便可。

    林浩咳一声,便证明莫烈要攻他的脖颈,咳两声则代表小腹处,咳声……

    原本,梁一鸣也未如何相信林浩,但随着他成功挡下莫烈的两剑,梁一鸣已经完全没了任何质疑,心只剩下深深的震撼。

    “好,梁师弟,没看出你还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莫烈打量梁一鸣几眼,心也是十分古怪。

    首先,莫烈可以肯定,自己绝对没有放水,凭梁一鸣的剑道造诣而言,能够接自己一剑,已经算是不错,最关键的一点,梁一鸣甚至未看他如何出剑,却能够判定剑要攻向何方……

    莫烈觉得古怪,这在场众人,其实都觉得古怪,完全看不懂梁一鸣,也不知他为何就能轻易莫烈的剑。

    “这第剑,你可接好了。”莫烈面无表情,手长剑缓缓扬起。

    此刻,梁一鸣深吸一口气,倒不是为了能够看清莫烈的剑斩,而是要听清楚林浩给出的暗示。

    莫烈面色平淡,手右臂微微扬起,还不等众人回过神来,只听嗖地一声,莫烈的长剑在须臾间朝着梁一鸣斩出。

    当下,浓烈至极的剑风,朝着梁一鸣铺面而去,好似一切都要在这剑风被斩碎。

    梁一鸣甚至能够感觉到,这股剑风似要凝聚到极致,让自己的皮肤,隐隐刺痛。

    “快咳啊……”梁一鸣顺着呼啸的剑风声,想要捕捉到林浩的暗示。

    “咳咳咳咳……”

    终于,林浩那久违的咳声,再度出现。

    “四声?!”梁一鸣大惊,瞬间朝后方退了半步,手长剑自胸前横斩而过。

    砰!

    莫烈的剑终于出现在众人眼,不过这次,莫烈的剑却是被梁一鸣主动拦截而出,让莫烈深感意外。

    区区‘大丹境’巅峰修为,竟真能够看见他出剑的轨迹……

    “原来真是他。”紫韵别有深意的打量着人群的林浩。

    这咳嗽之声,在旁人却是听不出有什么蹊跷,不过却未能逃过紫韵的耳朵。

    每次莫烈在出剑时,林浩便会发出咳声,莫烈出了剑,林浩咳了次,再加上梁一鸣诡异的表现,足能证明一切。

    至于周长老和清尘长老,压根未朝林浩身上去想,只是觉得梁一鸣和莫烈的表现都有些反常,像极了是梁一鸣同莫烈早已串通好,但事实如何,两位长老也很难去下定论。

    “梁一鸣,几日不见刮目相看啊,你这剑道造诣,居然有如此大的提升,佩服佩服!”

    “嘿嘿,梁师弟,你还是第一位通过第二场考核的弟子,这朴树迷离的拦击之剑,让周某人大开眼见。”

    当下,不少弟子出声祝贺,虽然些许人心怀疑,但谁也不敢多说什么,没有确凿证据,谁敢说核心弟子同梁一鸣事先串通好,演这么一出戏?

    其实,连莫烈自己都觉得有些冤枉,旁人虽未说,但莫烈也能够猜到一些,若他自己的旁观者,必也会认为考核者同会考弟子串通。

    但莫烈可以发誓,他真未帮助梁一鸣作弊……

    “师尊……我……”莫烈看向身旁的清尘长老,也不知该如何解释。

    对此,清尘长老给莫烈投去一个宽心的眼神,自己的弟子,清尘长老还是能够信的过。

    …………

    “奇怪,就凭梁一鸣的本事,他能接下莫烈师兄的剑,这事有些蹊跷。”唐宇眉头深蹙,但心也是不相信莫烈会给梁一鸣放水,毕竟一位是核心弟子,而梁一鸣连精英弟子都算不上,两人之间绝不可能有任何交集,相信莫烈也不会无缘无故给梁一鸣放水。

    葛力沉思良久,也没想明白究竟为何。

    “梁一鸣,你已接下莫烈剑,是否继续比下去,每十剑、十剑、五十剑,都有贡献点奖励,若是拒绝,也可以同苏月和凌风开始比试,通过两人或位核心弟子全部通过,也有不少的贡献点数奖励。”

    此刻,周长老看向梁一鸣,开口说道。

    “不比了……弟子能过就已经是万幸,继续比下去不过就是浪费时间而已。”梁一鸣想也不想,直接拒绝。

    和莫烈对剑,梁一鸣还能够听林浩的暗示,判断莫烈长剑斩落的轨迹,从而拦截或是防御,但凌风比拼的武学功法,苏月是轻功身法,这可没办法投机取巧。

    况且,他的表现,相信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怀疑,如果莫烈一直比下去,必然会被人发现其猫腻,到时为了一些贡献点数的奖励而连累林浩,得不偿失。

    “你确定不继续比下去?”周长老有些诧异。

    “弟子确定,不必了。”梁一鸣连连点头。

    既然梁一鸣不愿继续比下去,周长老也未继续多言,只是让梁一鸣退下。

    况且,轮剑道造诣,除了少数的精英级弟子同核心弟子,也没几人能够纯粹的接下莫烈五剑,更不提十剑、十剑………

    “我来。”

    梁一鸣退下之后,一直沉默不语的上官影,终于出声,走至场。

    见上官影现身,众人的目光,顿时落在其身。

    上官影即便在精英级弟子,实力也算极强,精英排行榜上有名,甚至比葛力还高出十位排名,比诗语高出两位排名,能够代表今日会考弟子的最强战力,自然备受瞩目。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