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异动之声,林浩须臾间从冥想回归,双眼顿时睁开。△¢,

    “梁一鸣?”林浩看向眼前男子,不是梁一鸣还能是谁。

    “林浩,清尘长老找你。”梁一鸣开口道。

    “莫非清尘长老也让你翻墙而入吗,正门你不会走?”林浩面无表情道。

    “走个屁,我敲了许久你也没来给我开门。”梁一鸣耸了耸肩。

    林浩有些无语,不过对梁一鸣,也未有什么戒心,直接站起身来,同梁一鸣走出别苑。

    …………

    一处大殿,清尘长老等人,坐在上方。

    林浩进入大殿,看向紫韵等人,心疑惑,这几位长老找自己,所为何事?

    “位长老让弟子前来,不知有何吩咐?”很快,林浩开口说道。

    清尘长老首先笑道:“林浩,本座今日想将你收为弟子,不知你意下如何。”

    “收为弟子?”林浩愣了愣神,这清尘长老怎如此突然,无缘无故便要收自己作为弟子,意料之外。

    还不等林浩开口,周长老也开口说道:“林浩,清尘长老喜欢你,本座同样喜欢,今日本座也欲收你为徒,你觉得如何。”

    闻声,林浩彻底傻了眼,清尘长老同周长老,居然准备争自己为徒……

    且不说林浩自己的意愿如何,这两位长老,但凡林浩答应任何一人,都要得罪另外一位长老,况且,他前世堂堂九霄天帝,今生哪里会拜第一道天门的宗门长老为师!

    虽说,这一世,他不止有九霄天帝的记忆,他同样还是当初的林浩,但要拜师,林浩不愿意。

    “两位长老何必同小女子争徒,莫非看紫韵年龄小,好欺吗。”正在林浩不知如何拒绝时,紫韵看向两位长老,轻声道。

    “呵呵,紫韵长老这是哪里话,方才本座也意境调查清楚,紫韵长老当初同欧阳朽副堂主争林浩为徒,似乎被林浩拒绝了才是,他也并未答应,紫韵长老其能说林浩是你的徒儿呢。”周长老微微一笑。

    “嗯,不错……”清尘长老点了点头,看向林浩:“林浩,本座很少收徒,你若拜在本座门下,对你只有好处。”

    “且慢。”紫韵忽然看向林浩:“林浩,我是不是你的师傅。”

    “当然……”林浩正欲道出实情,猛然之间,心神一阵悸动,仿佛陷入无边无垠的宇宙深处,连神魂都是一阵飘忽,就如同某道伟力,跨越了时空天地,降临在此。

    “是……紫韵长老是我的师尊。”此刻,林浩双眼有些木讷,连连点头。

    闻声,清尘长老同周长老眉头一蹙,两人对视,不得其解,之前他们明明已经调查过,紫韵长老并未举行过收徒仪式,林浩定然没有拜在她的门下才对。

    但此刻,林浩亲口承认,即便清尘长老同周长老两人想要说些什么,也不好开口。

    紫韵长老口口声声说林浩是她的弟子,而现如今林浩也亲口承认,若清尘长老和周长老继续多言,这不是摆明欺负人紫韵长老资历浅,年龄小,这种事情,无论是清尘长老,亦或者周长老,都是做不出来的。

    最终,清尘长老和周长老叹了口气,原本是发现了个好苗子,准备大力培养,结果又杀出一位紫韵长老来,关键这紫韵长老实在年轻,比林浩也大不了多少,能够教出什么弟子出来,简直就是浪费资源。

    但不管如何,紫韵毕竟是新晋长老,旁人又不能说她太过年轻,没有教导弟子的经验……

    “呵呵……那真是恭喜紫韵长老了,林浩武道天赋不错,好好培养,成为仙剑宗核心弟子,问题不会太大。”周长老笑了笑,随后同清尘长老离开。

    两位长老越想越是不对劲,若林浩果真是紫韵的弟子,早在会考时,师徒两人怎会没有任何交集?

    “清尘长老,我觉得有些不妥。”离开大殿后,周长老眉头轻挑。

    “有何不妥,难不成你想抢紫韵的弟子,若传出去,岂不是让杜怀笑话,再说,太上长老也绝对不会同意,你可莫要忘了,紫韵可是太上长老亲自册封,连宗主也无权干涉,抢紫韵弟子,太上长老那里也不好交代。”清尘长老叹了口气。

    “清尘长老,我不是这个意思。”周长老摇了摇头:“你想,林浩如今多大,紫韵又多大,这师徒二人年龄相差不了多少,紫韵美貌惊人,若和林浩长久相处,只怕……”

    周长老话至此处,清尘长老自然听的明白。

    年轻男女,女子又如此美貌,长久相处,难免会有些情愫,不过,林浩和紫韵,那可是师徒关系,若果真同周长老猜测那般,这事可就大了。

    “周长老,这种话在我面前说一次也就罢了,万不能传出去。”清尘长老别有深意道。

    “自然是如此,不过若有机会,还是同林浩去说上一说,抛去这层关系,林浩也是个好苗子,或许将来的成就,不会低于凌风,毕竟紫韵太年轻,且不说是否会教导弟子,果真若是林浩的师尊,在宗门也会有闲言碎语,落至小联盟那几处大宗内,仙剑宗也不好听。”周长老轻叹一声。

    …………

    日落西山,天空一片金黄色,好似从九天之上撒下一层金色的种子,偶尔有清风吹拂而过,惬意无比。

    当林浩归过神时,人已在一处别院之内。

    “这……!”林浩心骇然失色,方才自己竟了幻术!

    四周无人,偶尔有令人陶醉的香气飘过。

    “紫府……我在紫韵的别院内?”林浩四周打量一番,发现此处正是紫韵的府邸,可林浩发现,他已经记不清,自己究竟是如何来到此处。

    “紫韵……到底是什么人,竟能够用幻术操控我?”林浩心有些震撼,便是那林东方,巅峰时期身为第二道天门强者,也绝对做不到这一点,而紫韵的境界修为,应该还只是灵主级,竟能够一个眼神便令自己陷入幻术,并让他深陷其,被牵着鼻子走!

    “浩儿,过来。”许久后,自远处的亭,传来一道柔声。

    林浩大步朝前方走去,紫韵一身紫袍,若九天之上走出的仙女,气质出尘,恬美淡然。

    紫韵坐在一旁,亭有玉桌,桌上有佳肴,之前的香味,正是从此处飘出。

    “紫韵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用幻术控制弟子,是否应该给弟子一个解释。”林浩看向紫韵,蹙眉开口。

    之前在大殿,紫韵一个眼神,让自己身陷幻术之内,甚至心神都被紫韵的意念所控制,这换做旁人,觉得无法做到这一点。

    而且,连清尘长老同周长老两人,都未发现自己被紫韵控制,这点实在奇怪。

    “浩儿,你怎能如此质问自己的师傅。”紫韵一双美眸,落在林浩身上,柔声开口。

    “紫韵长老,我何曾拜你为师?”林浩彻底无语,之前自己是被紫韵的幻术所操控,即便是承认了紫韵是他的师傅,但那也并非他自己的真实意愿。

    “那浩儿是嫌弃我这个师傅了。”紫韵面无表情。

    “紫韵长老说笑,弟子从未拜师与紫韵长老,何来认不认师这一说,紫韵长老似乎从来不是弟子的师傅。”林浩的眉头,一直不曾舒展,他的确看不清紫韵的意图。

    自己不过只是仙剑宗一位普通弟子,明面上,武道天赋比他强的弟子也有许多,甚至那一十八位核心弟子,还有一小半也未曾拜师,这紫韵长老若是真想收徒,完全可以找那些核心弟子,而她不惜在清尘长老和周长老两人眼前施展幻术让自己承认,实在没有道理。

    “紫韵长老,今日之事,弟子也不要交代,还请紫韵长老也就此忘记。”最终,林浩摇了摇头,自己即便问,紫韵也未必会说,但拜师一事,他没什么兴趣。

    “说到底,浩儿还是不认我这个师傅。”紫韵显得有些委屈。

    “若紫韵长老非要这般认为,那弟子也无话可说,只能是如此。”林浩无所谓道。

    “那你可知,不认师尊等同于背叛,而然在仙剑宗,背叛长老师尊,可是要进刑法堂受审的。”

    正在林浩即将林浩紫府之时,紫韵的声音淡淡传出。

    闻声,林浩的身形顿时停住,紫韵所说,的确属实,仙剑宗弟子无人不知,不认师尊等同背叛,轻则打碎灵根逐出宗门,重则不好说,正反是没个好结果,不死怕是也要掉层皮。

    “紫韵长老,你若是这般说,实在太没道理,即便刑法堂要硬加罪名给我,也得拿出证据,何人能够证明我是你的弟子?”林浩想了想,随后反击。

    当初欧阳朽同紫韵的确要收他为弟子,不过都被他直言拒绝,实在不行,林浩大可以找欧阳朽副堂主作证。

    而且,林浩相信,欧阳朽副堂主必会卖个面子给他,因为之前他也曾答应欧阳朽,为圣兽堂出战。

    “浩儿,你莫非记不起,之前你在清尘长老和周长老的面前,亲口承认自己是我的弟子。”片刻后,紫韵嘴角微微上扬,这惊人的美,落在林浩眼,则成了恶毒的笑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