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已是很显然,紫韵给林浩挖了坑,林浩入坑之后想要从走出,难如登天。◇↓,

    在大殿之,林浩陷入紫韵的幻术之,当着清尘长老和周长老的面,亲口承认自己乃是紫韵的徒儿,如果林浩此刻矢口否认,只怕那两位长老也会为紫韵作证,到时惊动执法堂,至少要掉层皮。

    因为这件事而离开仙剑宗,林浩并不情愿,尤其是传承明即将开始,并且还存在野传承的威胁,现在若是离开,后果不堪设想。

    “紫韵长老……我有一事不明,仙剑宗天才弟子如云,十八位核心弟子,应该还有数位未曾拜师,紫韵长老为何偏偏选我,甚至不惜要冤枉我?”林浩转身看向紫韵,将心的疑惑说出。

    外表上,林浩仅仅只是仙剑宗内门普通弟子,即便算上表现出的天赋潜力,正如在大殿时周长老所言,或许日后有机会成为核心弟子,若是这般,紫韵完全可以去找核心弟子,相信那些核心弟子也应该不会拒绝才是。

    “冤枉……浩儿,师傅有冤枉你了吗。”紫韵瞪着一双美眸,满脸无辜的神色。

    闻声,林浩无奈的叹了口气,紫韵说与不说,目前对林浩而言已不重要,现阶段想要摆脱紫韵,只怕没了可能。

    忽然,林浩脑海想起叶馨那女子来,眼前这位便宜师尊,给林浩的感觉,比起叶馨还要难缠。

    起码叶馨对自己只不过是使用武力威慑,而紫韵则是手段颇多,让他无法抗拒,只能乖乖就范。

    “浩儿吃饭,为师亲手做的。”紫韵见林浩不再多言,柔声笑道。

    当下,林浩走进亭内,坐在石凳上,道:“紫韵长老,你年纪同我也差不到哪去,一口一个浩儿叫着,似乎有些不妥吧。”

    试想,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女子,满口长辈的语气,实在有些难以接受。

    “你是我徒儿,我唤你浩儿,有何不妥。”紫韵轻笑。

    “好,既然紫韵长老喜欢,那便随你。”林浩打量紫韵数眼,盯着满桌佳肴却没什么胃口。

    未过片刻,杜怀长老现身拜访,见林浩在此时,眉头顿时一蹙。

    “紫韵,此子为何会在你府上?”杜怀长老打量林浩几眼,随后看向紫韵。

    “林浩是我的徒儿,出现在我府上,有何不妥吗。”紫韵淡漠开口。

    “这小子是你的徒儿?”杜怀长老闻声,眼闪过一次诧异之色,他从未听说紫韵举行过收徒仪式,从何而来的弟子?

    而且,根据杜怀长老从上官影口所知,林浩从外门进入内门,还没有多久时间,更不可能在这期间拜师。

    “林浩,本座问你,你果真是紫韵长老的徒儿?”此时,杜怀看向林浩,一股难以形容的威严气势,从杜怀长老身上散发。

    “自然是。”林浩淡淡道。

    对这杜怀长老,林浩没有一丝好感,此人在会考时因为上官影,竟用长老身份压人,甚至还想收走他的金碗,实在可恶。

    “哼,你可知欺骗长老在宗内是何等罪名!”杜怀长老当即冷喝。

    “呵呵,杜怀长老,弟子觉得,这件事你应该问紫韵长老,而不该问弟子。”林浩神色不变。

    听林浩此言,杜怀长老的面色,顿时沉了下来,宗门上下,哪位弟子敢用这种语气同他说话!

    只不过,林浩的话虽然刺耳,但却又难以挑出问题,即便是杜怀长老想要刁难,也找不出理由来。

    “林浩,紫韵长老若真是你师尊,你之前便应该唤她为师尊,怎称她为紫韵长老!”杜怀长老声音低沉。

    在杜怀长老眼,紫韵生的貌美,用倾国之色,气质出尘,像似画仙女,而且年龄较小,同林浩相比,也大不了多少,这孤男寡女若是成了师徒关系,每日形影不离,那还了得!

    而且,杜怀长老可以确定,紫韵在仙剑宗从未举行过收徒仪式,所以林浩绝对不可能是她的弟子,这其一定有猫腻存在。

    “杜怀长老,你来紫韵府上,逼问紫韵和弟子之间的关系,是否有些冒失了。”紫韵黛眉微挑,有些不悦。

    闻声,杜怀长老顿时一愣,被紫韵这般一说,杜怀长老这才发现,自己的言行的确有些不妥,毕竟紫韵也是仙剑宗长老,收徒是她的自由,这点毋庸置疑,谁人也无法干涉。

    “紫韵,是杜某人未考虑周全,现行告辞。”杜怀长老有意无意扫了林浩数眼,随后离开紫府。

    紫府之外,杜怀长老脸色阴沉不已,他看上的女人,竟同一位仙剑宗普通弟子独自相处,岂有此理!

    在杜怀长老看来,紫韵本就年轻貌美,而林浩的随时也不大,且不管林浩是否真为紫韵的弟子,孤男寡女整日相处在一起,绝对没什么好事!

    ………

    杜府,后花园。

    上官影同两位青年站在某处水池旁,人静若寒蝉,看向不远处的师尊杜怀,心暗感不妙。

    “冯舟,马志。”片刻之后,杜怀长老的声音从庭内传来。

    闻声,两位青年男子迅速上前。

    “你们两人,不管用何种方法,让林浩从此远离紫韵长老。”杜怀长老冷漠的声音传出。

    “又是林浩!”闻声,远处的上官影,额头青筋凸显,那林浩竟引起师尊的注意,甚至让冯舟师兄和马志师兄亲自出马!

    “林浩……师尊,林浩是谁啊?”青年冯舟有些诧异,紫韵长老他自然是知晓,但在仙剑宗,他并未听说过林浩的名字。

    “上官影会告诉你们。”杜怀长老道。

    闻声,冯舟同马志看向上官影,两人心也是无比好奇,究竟是谁,能够让师尊动如此大的怒火,并且那林浩和紫韵长老又是何种关系。

    从上官影口得知林浩的事后,冯舟和马志先是错愕,随后不屑冷笑,区区普通内门弟子,也配他们出手?

    马志乃是内门精英排行榜上的前几位,而冯舟更为仙剑宗十八位核心弟子之一。

    “马志师兄,冯舟师兄,此事让师弟来解决便可,那种不知所谓的土包子,岂能脏了两位师兄的手。”上官影冷笑。

    “嗯,也好……”冯舟点了点头,道:“不过,既是师尊吩咐下来,那就一定要完成,先调查清楚林浩同紫韵长老的关系,然后解决这件事。”

    “师兄,紫韵长老也是仙剑宗的长老。”马志提醒道。

    “紫韵虽是宗门长老,但太过年轻,岁数同我们相差无几,在宗门也没有什么威望可言,而且,只需要警告一番那林浩,师尊看上的女子,一挑小杂鱼,也敢接近?”冯舟淡漠道。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