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浩站在风,面对灵王级神魂力量的压迫,没有丝毫反应。『≤,

    “林东方,你灵王级的神魂力量,对我只怕不起作用。”林浩神色淡漠,缓缓开口。

    闻声,林东方神色大震,满脸不可置信,他堂堂灵王级神魂力量,面对林浩这种处于第四道地门境界的武者,居然起不到丝毫压制作用,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

    “不可能!”林东方不可置信,灵王级的神魂力量,至少能够对灵主级强者造成一些影响。

    虽说神魂并不具备很强的攻击力,但灵王级的神魂,针对一位第四道地门武者,依然是毫无悬念。

    只不过,林东方不知,林浩的神魂力量,已经达到灵主级期,并且有意境层次的力量守护,凭他遭受重创的灵王级神魂,又能对自己造成什么影响?

    林浩看向林东方,嘴角微微上扬:“林东方,就凭现在的你,只怕还奈何不了我。”

    “你……!”林东方又惊又怒,自己巅峰气势,打开第二道天门,纵横八方,主宰一方天地,而然现如今,却对一位仅打开第四道地门的少年,毫无办法!

    “呵呵,林东方,游戏结束了,你的炼丹炉我收下,而我所炼化出的颗丹药归你,日后可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林浩盯着林东方,冷声一笑,旋即转身离开。

    见状,林东方心顿惊,他目前还需要指着林浩压制自身伤势,就林浩之前炼化出的颗丹药,又能够坚持几日?

    其实,即便身边没有林浩,林东方依然能够吸取武者精血,压制自身伤势,但这般实在有些冒险,一次不慎,将会迎来毁灭性的灾难。

    最重要的一点,林东方志不压制伤势,而是能够治疗!

    “林浩,等等!”眼见林浩便要离开,林东方急忙喊道。

    此刻,林浩背对林东方,嘴角微微上扬,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

    “林东方,你还有什么话说。”林浩转过身来,神色如常。

    “哈哈,林浩,之前老夫不过是同你开个玩笑罢了,你可莫要当真。”林东方面色不变,开口笑道。

    “林东方,可我不喜欢开玩笑,现如今你只有一个选择,追随我,否则,你只能自生自灭。”林浩淡漠道。

    闻声,林东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阴沉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故意的?”

    林东方不傻,他活了数百年,林浩的把戏,自然能够意识到。

    对此,林浩也不解释,他在等待林东方的选择。

    凭林东方这种层次的强者,岂会如此容易追随自己,而林浩的所作所为,只是想让林东方知晓,他们两人之间,谁人是主谁人是次。

    林浩所展现的手段,都只是在告诉林东方,他有这个实力,能够治愈林东方伤势,而然林东方这种邪道强者,若不同他签订天道血契,留在身边,始终是个祸害。

    如果两人没有签订天道血契,林浩的身边也绝容不得林东方,但凡林东方伤势恢复一些,对林浩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林东方,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林浩道。

    “小子,你倒是说说,有哪两条路。”林东方冷哼。

    “这一条路,同我签订天道血契,你追随我,而我则负责治疗你的伤势,直至痊愈,第二条路,有多远滚多远,自生自灭。”林浩不徐不疾道。

    “小子……!”此刻,林东方的面色,好似能够滴出水来,若是可能,林东方只怕瞬间便会将林浩撕成碎片。

    “路就在你的脚下,自己选吧,我的时间有限。”林浩负手而立。

    “林浩,你究竟是什么人?”林东方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林浩此人,林东方看之不透,言行举止,心机城府,绝不是在他这个年纪能够拥有,反倒像是个活过千年的老怪物,他和林浩从第一次见面至今,林东方发现,自己好似一直都在被算计和掌控之,这种感觉令他很是恼怒。

    “你不必管我是什么人,哦,对了,你若是愿意追随我,在有可能的情况下,或许我会帮你报此血仇。”林浩嘴角上扬,微微笑道。

    “血仇……!”闻声,林东方额头青筋浮现。

    他本身为圣地一方长老,位高权重,纵横一方,而然却被仇敌陷害,妻女被凌辱致死,自己也被四处追杀,此仇不共戴天!

    若是能够回圣地宗门,报此血仇,就算丢了性命,那又有何妨!!

    “就凭你?!”林东方冷喝。

    “呵呵,是否能够帮你报仇,这得看你是否忠心与我,而你治疗你的伤势,大可加入天道血契,若五十年内无法彻底将你治愈,天道血契将会失效,如何。”林浩笑道。

    “五十年?!”闻声,林东方一愣。

    五十年的时间,对他而言,虽不算太长,但自己的血海深仇,岂能等到五十年!

    “十年之内!”林东方沉吟片刻,道。

    “成交。”林浩毫不犹豫。

    “你!”见林浩如此干脆,林东方顿时明悟,自己又被这小子给坑了,看林浩的神色,莫说十年,就算五年,他也会答应,但话已说出,自然没有反驳的道理。

    …………

    随后,两人各取一滴鲜血,涂抹于唇,并宣布两人的各自的誓约。

    半刻钟后,一道虚无缥缈的神念,将两人的意志笼罩在一处,天道血契约立时生效。

    天道血契同普通血契不同,具有天道的束缚力,是最为狠毒的契约,若有人胆敢背叛自己的誓言,将会被天道规则所降下最为恶毒的惩罚。

    不过,林浩也留了个心眼,他的誓约,十年之内无法帮助林东方治愈,最多是天道血契自动解除罢了,而林东方若要违背誓约,在契约解除之前若对林浩出手,则会遭遇天道最恶毒的惩罚。

    “主公,契约已结,希望你能遵守你的诺言。”林东方看向林浩,开口道。

    “自然。”林浩点了点头。

    此刻,林东方的脸色阴晴不定,心也有自己的算盘,天道血契固然可怕,但也需要结契者有足够的意识让天道血契降下诅咒。

    若林浩被瞬间秒杀,他将没有机会沟通天道诅咒!

    林东方身为圣地邪道宗门的长老,岂能容忍自己追随林浩!

    若他身为惊天大能也就罢了,林东方固然看不透林浩,但他离惊天大能,只怕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小子,你最好祈祷别落在我的手……”林东方心冷哼。

    两人很快重回仙剑宗,林东方返回外门,而林浩则直接去了自己的别苑之。

    房内,林浩思绪飞转。

    虽说林东方同自己签订了天道血契,但等同于是被迫,绝不是心甘情愿。

    而且,林浩深知,天道血契也有些瑕疵,在林东方未背叛自己之前,天道血契将不可能落下惩罚,可若是林东方一旦背叛,只要将他瞬间斩杀,自己的意念就会来不及沟通天道血契,所以也无法生效。

    不过,林浩倒也未太过担忧,自己只要控制林东方的伤势恢复,林东方无法成长到自己秒杀自己的地步,那么天道血契对他而言,将是一道天堑,林东方永远无法跨过,即便林浩给林东方十个胆量,林东方也不敢对林浩出手。

    很快,林浩将此事抛之脑后,将四百五十年份的风灵果取出。

    风灵果无需炼化,直接便可食用,不止能够增加修为,还能让食用武者对风系力量增强极大的感悟度。

    普通风灵果尚且如此,而林浩手的这颗,年份更加久远,效果自然也是更好。

    将风灵果食用之后,林浩盘坐在床沿,体表四周,一阵微风徐徐吹拂。

    随着时间的推移,林浩体内的风力本源开始有所感应。

    ………

    一夜时间弹指瞬间,翌日晨初时,浓烈的灵气伴随无形的罡风在林浩身前扩散开来。

    几息之后,灵气同罡风逐渐散去。

    林浩睁开双眼,口吐出一道浊气。

    “风灵果配合两颗百年份的北斗灵叶,竟有如此大的效果……”林浩面色微喜,如今他的境界修为,从‘大丹境’初期,一举迈入期。

    不止如此,借着服用风灵果后的领悟倍增,林浩对自己体内的本源风力也有大概的认知,并且将其系统规划。

    风灵世界,一共分作九重风灵界。

    现如今,林浩的风灵力量,还止步在第一重,接近第二重。

    一旦将本源风力修炼至第九重界,便可领悟真正意义上的风力本源,纯粹自然的毁灭力量,一念出,风云变,天崩地灭!

    “看来我之前所领悟的本源风力,都还只是九牛一毛,不愧是能够同千大道并驾齐驱的本源灵世界……”林浩不由感叹。

    以往,林浩对于风力本源的操控,并没有任何章法可言,其威力也无法发挥至最强。

    不过,将风力世界的体系规划之后,对于风力本源的理解力,林浩也加强了几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